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9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2 14:41:03

很長一段時間沒上來,是因為在忙搬家跟作業展。現在總算可以好好的喘口氣,來跟大家分享之前我所住的那間"被放符的房子"。

這棟位於永康市仁愛街的房子是在一年半前一個同學介紹的。因為那裡包水包電又有廚房,心動之餘就跟同學去看房。我看中的是在二樓廚房旁邊一間很大間的雙人雅房,在什麼都包的情況下得知房租只要三千五,住在那間的學姊又說那間真的不錯,所以我就訂下來了。

之後媽帶了我家隔壁會看房子的阿伯來到台南幫我看房子,剛開始他看了看,說沒問題,陽光也照的進來,他幫我喬了一下一些桌子櫃子之後,就正式跟房東簽約。房東夫婦都很愛錢,要繳錢的時候打電話叫他們過來開門還問我有沒有帶錢…。這是題外話。回到正題,我是在前年的七月搬進去的,那時候a同學與b同學分別住在三樓跟四樓,但是據我所知,那時候只有我搬進去,其他都是空房。

為什麼會提到這個呢?是因為在我搬進去的第一天晚上,我整理的很晚,睡覺時已經一兩點了。當我舒服的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我聽到了樓上有人走動的聲音。我覺得很怪,我房間的樓上剛好是三樓的陽台(跟我房間一樣大),我曾經上去過(因為我在找洗衣機,但房東沒附),就因為有上去過,所以知道三樓陽台的推門很吵(因為生鏽)。可是我沒聽到推拉門的聲音,卻一直聽到有人走來走去的腳步聲。遇習慣的我因為很累,所以也沒多注意什麼,就這樣睡著了。

九月份時,同樣是租二樓的學妹都搬進去了,一個房間在我隔壁,另一個的房間還要經過廚房浴室,在樓梯的旁邊。剛開始我們三個感情算滿好的,都會一起出去逛夜市跟吃飯,他們也會煮飯給我吃(他們廚藝比我還厲害)。一陣子後,其中一個a學妹問我:「你會不會常常聽到廚房有聲音啊?」
我看了他一下,也說出我的感覺:「有啊,有時候明明聽到外面有人走動,不然就是動椅子或煮飯的聲音,但當我門打開的時候,廚房卻一個人也沒有。」
他也說:「我也常常聽到這些聲音,有時候明明很晚了,卻還會聽到有電視的聲音跟一些其他的聲音,開門去看卻都沒有人在。」

雖然聽的毛,但還是覺得"不要去侵犯到他們就好了"。之後還有一次,我在房間的床上抬腿。抬的那面牆壁的另一邊剛好是b學妹常常把作業黏著畫圖的"畫板"(因為作業都要畫四開以上,所以才黏在牆上畫。)。抬到一半突然感覺到"碰"的一聲,好像牆壁被人用力捶了一下,我以為b學妹畫作業畫到要瀕臨崩潰的地步,起身正要走去隔壁笑他的時候,發現他房間一個人也沒有,那面牆上依舊粘著作業,但我愣住了,走到a學妹的房間後發現他們兩個正快樂的在看影片。

他們住了半年就搬了,原因是因為這棟房子太偏僻了,附近都是樹跟草叢,而且也離學校很遠,所以接下來的半年二樓只有我住,但這期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接下來的暑假,樓梯旁那間搬來了兩個女生,我跟他們並不怎麼熟也不會打招呼,只有講過幾次話。但是他們住進來後沒多久,就發現他們放在浴室裡的盆子裡除了裝著水,好像還浮著類似被燒掉的符,像是去廟裡求來保平安或淨身的那種。不過我也沒多問。

過了幾個禮拜,當我走進浴室轉身準備關門時,看見右方有個黑影從樓梯側面的牆壁浮出來然後衝向我,他雖衝向我,我也有看到他,但我的手卻還是很自然的把門關了起來。關門後的我愣在原地,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那個黑影的和我差不多高約一百七,心臟還在碰碰跳著,他離我離的很近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清楚的黑色人型模樣讓我想忘也忘不了。

九月份我跟朋友c兩人騎車回高雄玩,晚上他就睡在我家(那晚只有我們兩人在家)。晚上睡覺時c堅持要鎖房間門,這樣他才覺得有安全感,所以我們就鎖完門後沉沉的睡著。隔天早上八點多我起床馬上就發現房門是開的,覺得很奇怪的我把c叫醒問他是不是有開門。他說沒有,我也說沒有。那門是誰開的?心知肚明的我們不想再多說,我們很快的梳洗完後就出發去西子灣玩。

事後回到台南的c才跟我說那天門開了之後發生的事。那時我先去浴室刷牙洗臉,留下他獨自在房間裡照鏡子。照到一半他突然隱約看到有一個人影出現,那個人還有開門的動作,之後就快速的衝向他,然後消失在他眼前。我聽完全身發毛,第一個就是想到我看到的那個黑影。但是c看到的不是黑影,他有看到那個"人"穿著綠色的上衣,臉是模糊的,其他地方也是模糊的。

看到"他"的不只有我跟c,還有朋友t。t有次來台南找我玩,晚上我們就一起睡。他那時候也沒跟我說他發生了什麼,一直到中秋節他才跟我說他在浴室也有看到"他"。那時他正好洗完澡打開門,就看到一個黑影飄向樓梯旁的那間房間。

之後我媽帶我去問神明,我還記得那時候是濟公來處理的。問他我為什麼會一直看到黑影的時候,他用毛筆沾著紅墨水在桌子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放符",我看的頭皮發麻,還有說是被之前住過的房客放的,因為跟房東有一些事沒處理好。之後我寫了地址給濟公看,他問我說我的房間開門進去是不是朝南,我說是,因為每次太陽下山時太陽都會從左邊照進來。然後濟公就說了一些該注意的事情(因為被濟公附身的阿伯要去我的房間現場處理),還有提到要那個阿伯一層一層的往上巡。事情都交代好了之後,兩個阿伯載著我跟我媽到了台南宿舍那裡,一進門口負責的阿伯馬上皺緊眉頭盯著四周看,尤其是旁邊的車庫,因為那�好像有什麼東西,但我看不到。

上樓之後阿伯叫我帶他慢慢往樓上看,我就帶他走上三樓、四樓,我看他臉色變了,要踏上五樓的時候他已經滿頭大汗,就說到四樓就好,該下二樓處理事情了。依照濟公交代的,我把門鎖打開但沒有打開門,由阿伯把門打開,不一會兒阿伯就坐在椅子上等待濟公附身。很快的濟公就來了,我媽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濟公說:「這棟房子問題很多,本身不乾淨又被人放符,所以才會常常看到。」還有問我看到的黑影是誰,濟公說:「他一直不敢出來啊!一知道我要來就不敢出來了。」但是後來濟公還是有跟那個"人"溝通到。「他說他跟房東有一些問題,所以才會一直在這個房子裡。」至於為什麼會來嚇我,濟公則是解釋說他因為看到我們幾個都是年輕的女生,所以才會想要認識一下,不過他完全沒有惡意。而且濟公還有提到那個"人"也同時在那個房間裡,他們在約法三章。

他們溝通完後,濟公跟我說:「我已經跟他說好了,叫他哪裡都可以去就是不能進你房間,所以你沒事就不要亂跑待在房間就好了,因為他會出現在哪裡我不敢保證!」另外一個阿伯拿著一杯鹽加米在我的房間四周狂灑,濟公很快的處理完後就退駕了,被附身的那個阿伯則是馬上衝去廁所拉肚子。他滿頭大汗的回來,說:「這棟真的很陰,越高越陰,很受不了。」

雖然有被濟公封住眼睛讓我看不到那些東西,但之後我還是有看到他跟聽到聲音。比如說上完廁所打開門就看到他穿牆而過,睡覺時發現他站在我床邊彎著腰看我,吹頭髮的時後聽到有人在講話的聲音,有男也有女。雖然比較好睡了,但我還是不敢出去房外,除了要去洗澡或上廁所,也不敢上去樓上。

這棟房子夏天爆熱冬天爆冷,中午的時候冷到會頭痛,晚上時候冷到會想哭,蓋了三層被子(棉被+蠶絲被+毛毯)也穿了三件衣服(牛奶絲+毛衣+厚外套)依舊抖到不行。更誇張的是中午在房間裡冷的要死,出去外面卻很溫暖。不僅如此,這棟房子也很潮濕,下雨天時地板的縫隙還會滲水。另外一個受不了的就是很多蟲,壁虎、馬陸、螞蟻、很大隻的蚊子(約十元硬幣大)、蜘蛛、蝸牛、蟑螂…等,還有其他很多不知名的怪蟲。

這間位於仁愛街的房子,房東的名譽竟然在學校的租屋中心是位居前幾名的,真不知道學校是以什麼來做評比的。要在永康鹽行找房子的人請小心,還有特別便宜又潮濕的房子也要注意,不要白天看屋喔!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