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4 10:35:18

夜遊

耶~~~下班囉~~一到午夜12:00,不囉嗦馬上打卡下班,不加班一向是我多年以來的原則,也是公司長官看我不順眼的地方,沒辦法,誰叫公司要排我做中班咧,12點下班正是出去玩的黃金時段嘛。

才一發動車子,手機就突然響起來,看一下來電號碼,唉~竟然是“小君“

心情像是一堆打翻的調味料,五味雜陳的,為什麼咧?因為她老是派一些勞民傷財的事給我,像是跟她同學一起去港式飲茶2480元、華納威秀看看電影980元,陽明山上吃飯1800元,連她的手都沒有摸到..無價(萬事皆可達,唯有情無價),騙肖仔..真是的..我受夠再作凱子了,為她付出這麼多竟然連手都沒摸過,換成你們說嘔不嘔?真是不想再理她了,心裡雖是這麼想,手還是犯賤的把電話接起來…

我:「喂」

小君:「喂,你在幹嘛?」

我:「我在想妳啊」

小君:「真老土,什麼時代了還有人在玩這個,呵~~」

我:「我是說真的,沒有在玩啊!我...」(我想說些什麼的)

小君:「你怎麼呀?“小君”」咦~電話那頭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小君:「欸∼你等一下,小雯在叫我了」

然後就聽到腳步聲、嘰嘰喳喳的講話聲,電話就斷了

天啊∼∼不是吧∼∼這個臭娘們,一定又在省電話費了,抓準我一定會打電話過去的,我就偏偏跟妳耗,開車回家去吧,但是在路上又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到底是要找我幹嘛?於是,我又沒個性的打電話過去了(鳴~~我真是沒用)

我:「欸~電話怎麼斷掉了?」

小君:「唉啊~我不小心壓到了,不好意思」(媽啦~最好是不小心啦,來這套)

我:「哦~那沒事我要回家了」

小君:「少來了,你怎麼可能這麼早回家,我跟你說喔,小雯今天和她男朋友吵架耶,心情很不好,現在跟我在一起」

我:「然後咧?」(我真是怕她要去唱歌喝酒)

小君:「所以我們想要出去逛一逛,你有空嗎?」

哦~~嘿嘿~逛逛又不花錢

我:「有空,有空,當然有空」

看來今晚節目就這樣塵埃落定了

        十分鐘後,到她們宿舍樓下,打電話上去跟兩個大小姐說“我到了”,我就把椅子弄倒下來準備小睡片刻,因為按照慣例她們一定要摸20分鐘以上的,妝一定要化的美美的,剛躺下就聽到有人在敲車窗的聲音,才正在想是不是擋到人家的車子,睜開眼一看,媽啊~~看到兩個鬼,不是~不是~是兩個人“素顏”登場,真是夠了,看來她們已經把我當成自己人了,對我己經懶得遮遮掩掩,這樣也好,以後我再也不會為她的美色所迷惑,終於可以走出來做自己了。(YA~)



        兩個人一上車,看不出來心情有有什麼特別不好的,不過看她們二人沒化妝也不可能要在外面拋頭露面,今天真的是純逛逛聊天了,是省錢的好夜晚啊。

“妳們兩個想去哪裡啊?“

小君吐一句說“隨便”

最好是隨便啦~~要是只有小君一個人敢說“隨便”,我一定把她載回家,女孩子可以這麼隨便嗎?真是的~就是擺明了有二個人,知道我不敢亂來,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小雯忽然頭伸到前面說“我想去大窖“

咦?大窖?好熟啊,可是在哪裡啊?完全沒有印像,糟了,這下可糗了,晚上出來玩的路線,南到新竹的南寮漁港,北到十八王公在我小小的腦袋中搜尋了一遍,就是沒有真是奇怪了,看來只好不恥下問了,“大窖是在哪裡啊?”

小君篤定說:往林口發電廠那邊去好了

我說:是靠近哪裡?跟我說我比較好找路

小雯說:大窖一下,隨便海邊或山上都可以啊,哪有靠近什麼地方的?

我:?????

小君疑惑的說:是大聲的叫出來的大叫,你還好吧?

我突然之間恍然大悟,靠北啊!然怪聽起來那麼熟悉,卻又摸不著方向,好一個大叫啊,那小君妳剛才幹嘛說往林口發電廠那邊去,害我一直以為大窖是像烘爐地還是貓空那種地方咧,我不禁要為自辯解一下我是因為懂太多了,才會出這種錯誤的,所以有時候無知真的是一種幸福啊。



        聊天之間已經來到了南坎交流道了,不知道要往南還是往北走,這時她們終於說實話了,“Robert,(這是叫我)今天我們二個人要回家喔”厚∼難怪沒化妝,原來是要清清純純的回家啊,這裡要說明一下,她們是楊梅人到桃園來上班的,所以我方向盤毫不猶豫往右一拉,往楊梅出發囉!誰要載她們去台北玩結束了又不順路的送她們回家,今天是擺明了沒有搞頭的一攤嘛,當然是越早結束越好。



        本來我是要認賠出場的,早早送她們回家以後,我還有自己的時間,可是在她們強力的要求之下,我還是在新屋交流道就下來了,原因是她們想看檳榔妹,真是想不透,她們自己就是檳榔妹了,還要互相交流比較一下的,就這樣晃台三線晃啊晃的又買了50塊檳榔,還當奧客買礦泉水、買香煙、買咖啡,看了四、五家檳榔攤,看到漂亮就跟人家亂拉咧,說:唉呀∼妳不要在這裡賣啦,依妳的條件,如果來跟我...不然就是:好可憐喔∼這麼晚還要上班,不如來跟我...等等的一些廢話,正附和古人的一句話『小人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嘿嘿∼



        沒有過多久我們到了楊昇高爾夫球場,延著山路一路彎延,高度也不斷的伸高,不時可以看到遠方的燈火,突然過了一個大彎前方豁然開朗,整個楊梅鎮的夜景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們腳下,車一停我們三個人紛紛拿著飲料香煙,從車子裡鑽出來,吹著清新的晚風,聽著蟲鳴蛙叫,滿天的星斗和燈火相互輝映,整心胸也開擴了起來,腦袋�的壞思想也隨風而逝了。我們也開始聊天,是聊天喔,不是互相吐來吐去的抬摃喔,也因為這次的聚會使我對小君和小雯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她們是吸血鬼的印象還是無法抹滅掉)



        這裡因為是她們二人地盤,所以一直講一些學生時代去那裡玩,突然小雯問我說要不要去探險,“探險”好遙遠的名詞喔,記得只有在國小的時候和鄰居騎著腳踏車,在陌生的鄉間小路四處遊蕩,在完全迷路的時候產生的緊張感和探險刺激的感覺傻傻分不清楚,的確是讓人著迷的活動,於是我們就決定到後面的茶園探險。



        按照慣例一定是先講傳奇,以增加恐怖感,於是她們二個人將故事娓娓道來,事情是發生在二年前,有一個少女半夜被人押到那個茶園強暴,事後少女想不開當場在茶園中的一個涼亭上吊自殺了,事情至此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可是恐怖的事情在三個月以後發生了,那天凌晨三點多,有一個愛運動的老頭子從後山一直散步到那個涼亭,突然覺得很累,於是就坐在涼亭休息一下,就在坐下的瞬間四週一切都靜下來了。



老頭子拿起毛巾蓋住自己的臉,把汗水擦去,就在把毛巾拿下來的時候他看到了∼∼四週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可是可以感受旳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是有一種被人盯著的看的感覺,就在這時候老頭子覺得脖子好像有人輕輕搔過的感覺,癢癢的、涼涼的,用手抓一抓脖子,那感覺還是存在,於是他回過頭一看,天哪,他後面就吊著一個女人,剛才就是這吊死鬼的腳搔到他的脖子,看祂的臉更可怕,是一般吊死鬼沒錯,伸出長長肥大的舌頭,可是祂應該是向上翻的眼睛,竟然是瞪的大大的看著老頭子,這一嚇把老頭子嚇的是當場暈倒,一直到茶農來的時候才發現送醫院,這事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這樣傳開了,所以本來凌晨三、四點有人在散步的茶園,現在也沒人敢去了,如果半夜有人在這路上走的,那就千萬別跟祂說話,因為祂鐵定不是人∼



就這樣說著說著已經到了前山的入口了,這一路上雲淡風清我感受不到恐懼,可是往右一看,一棟陰森森的透天別墅就在眼前,它像是己經矗立在這好幾十年了,雖然有明亮的月光卻照不亮這古老的大宅,然後是一個90度的右轉彎,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就好像是按了啟動開關一樣,竟然開始起霧了,為了增加刺激感我把CD調到一個外國樂團“謎”ENIGMA他們的曲風很特別,很迷幻,不時還有人會發出慘叫聲,真的是很配現在的場合。(得意ing)



這霧也真是奇怪濃的像牛奶一樣,而且又一片片的捲起來,於是我打開霧燈,我的霧燈也是改過的是白光的照的很遠,可是這一開她們二人異口同聲叫我關掉,我看了一下也決定還是關掉吧,因為那光照出去霧的翻騰看的一清二楚,還不時看到黑影亂竄,總讓人覺得隨時會有東西從�面跑出來,我漸漸感受到這裡可怕的迫力了。

馬路也很小,剛好一台可以過去而己,路旁的樹枝不時掃過車頂、車窗,發出奇怪的聲音,涮∼∼喀喀喀∼∼這時候的小雯己經用二件外套把自己包的緊緊的,只露出眼睛,還一直問涼亭過了沒,小君倒是一派輕鬆的在玩音響,顯得很有興趣的樣子,我心中暗暗奇怪,我音響換好久了她早應該玩膩了吧?怎麼今天會忽然興趣盎然的樣子,突然間~涼亭無預警的在左前方出現了。



媽的∼這裡真是處處透著詭異,明明是霧茫茫一片,看不到前方五公尺,可是左前方20公尺的涼亭旁邊竟然都沒有霧,這時候小君突然拉住我的手臂,我嚇了一跳,一回頭又看到一顆頭顱在我右手後面,天啊∼∼死小雯什麼時候把自己的頭塞在駕駛座和副駕之間,是想把我活活嚇死啊,壓力真是太大了我受不了ENIGMA的音樂了,我想把它切掉換到別片CD,咦?面板全都鎖死了,音樂切不掉,媽啦∼死小君妳是按到了什麼東西啊,就這樣按著按著,偶爾一提頭看一下涼亭,幹∼∼看到了,不會吧,我一下把剎車踩死,強烈的撞擊力讓車上的人都頓了一下,小雯開始叫了,幹嘛啦?還不快開走停在這很可怕耶,對,小雯反應很好,可是小君呢?完全不說話,靜的太奇怪了,而且不知道是我神經質還是太緊張了,我覺得小君的眼神變了,變的很哀愁,跟平常開朗的她完全不同了。



我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我把油門越踩越凶,越開越快,突然∼我覺得小君扶住的手好冰啊,我很直覺得把她的手撥開,這一撥開我突然覺得心情又穩定多了,我想我可能知道遇到什麼了,跟本鬼早就在車上了,(阿娘喂)聽說檳榔可以辟邪,(八家將、官將首都有吃,不是我亂說的喔)我趕快塞二顆檳榔到嘴巴,很凶的跟小君說:幹∼妳不要碰我,妳是啥小啦,我想如果我判斷錯誤的話,小君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理我了,說也奇怪她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副駕駛座上,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沒有再有任何反應了。



就這詭異的氣氛中又開了10幾分鐘,遇到了一個T字路口,不知道是往左還是往右,現在可以信任只有小雯而己了,我都還沒開口問,小雯就說:“往右”,我馬上就要右轉了,這時候小君突然出聲了“往左啦”,媽啦∼我真的呆掉了,我看著她們二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看著她們二人各說各的,突然∼我看到一絲幽綠在小雯的眼睛一閃而過,我立刻往小君說的方向轉去,剛開始我一度以為我判斷錯誤了,路越走越小,接著又一個右轉,竟然直接轉到大馬路,真是感謝主,讓我看到了久違的路燈和車子。(呼∼得救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