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4 10:39:39

暖冬的晚上,天氣並不怎麼冷,晚風輕輕的吹,吹得樹影搖曳生姿,學生宿舍的四周卻瀰漫了一股冷清的氣息。
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幾乎整個宿舍所有的同學都外出,在這要早不早,說晚不晚的時刻,宿舍幾乎是空無人湮。
小陸一個人待在宿舍,因為他的女朋友跟父母約好要一起享用平安夜大餐,他只是乖乖的待在宿舍,等待著女友與家人的聚會結束,再來找他。
身為系上BBS站鬼故事板的板主,小陸幾乎是無時無刻都在看鬼故事,現在也不例外。
宿舍的電腦放著節奏輕快的流行曲,一邊瀏覽著網路上的鬼故事,在空無一人的宿舍裡,小陸早已經習慣。
突然,身邊的手機想起自己熟悉鈴聲,是周星馳-上海灘賭聖電影裡面大家耳熟能詳的《叉燒包》,這代表著是他們同寢的室友打來的。
「死阿剛,你跑去哪啦!」接起電話,小陸就沒好口氣,因為阿剛是他們寢室裡唯一一個沒有家室的人,在這樣無聊的平安夜裡,也是小陸唯一指望可以陪自己的人,但是阿剛卻沒有回來。
電話那頭傳來悠閒的語調(哎唷!別這樣啦!我只是去網咖待了一下,順便帶點滷味回去吃啊!你要吃什麼。)
小陸真是搞不懂這些沈迷線上遊戲的人,那種無聊的練功模式居然可以吸引那麼多人,尤其是像阿剛這種病入膏肓的人,自己明明有電腦有網路,卻還是偏偏要跑到網咖去玩,給人家賺錢,,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吃,你趕快回來啦!我一個人在宿舍無聊死了。」
(無聊,你不是再看你的鬼故事嗎?我沒回去是你一個人無聊,等我回去是我們兩個一起無聊。)
小陸不敢否認阿剛的話,因為那確實事實,但是也總比他一個人在宿舍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好吧!
「少囉唆啦!你說要回來就趕快回來,滷味給我買回來吃,我在房間等你。」
心煩的小陸隨便三兩句話就打發掉阿剛。
電話那投的阿剛也只能答應,(好啦!我說過要回去啦!你等我。)
小陸正要掛電話,那頭卻又傳來阿剛的呼喊聲。
「做什麼啊?」
(沒啦!想請你幫我收一下衣服,我晾了衣服在一樓,去幫我收一下吧!最靠裡面的那排。)
「你不會回來自己收啊!」小陸整個被惹毛。
(幫個忙會死喔!大不了幫你帶晚餐回去。)
「你說的喔!成交。」小陸答應了,閒著也是閒著,收幾件衣服換一頓晚餐,還挺划算的。
掛電話前,小陸好像隱約聽到阿剛說叫他小心點。
奇怪,在宿舍裡面是會出什麼事情啊!有什麼好小心的。
小陸的手離開滑鼠,慢慢站起身來伸個懶腰,看了那麼久的網路文章,起來滑動一下也好,他走到阿剛的床位下,拉出他平常裝衣服的大籃子,然後抱著籃子往一樓走去,一路上還輕快的哼著剛才聽的流行歌曲。
打開房門的小陸不禁感到訝異,這樣的宿舍他還從來沒見過,他們的宿舍一棟正方形的建築物,中間擁有很大的天井,可以從一樓看到四樓,走出房間,幾乎就可以看清整棟宿舍,一樓中庭的廣場上還有擺一些小桌子和小椅子,讓同學沒事的時候可以坐在中庭聊天,但是今天這個宿舍對他來說似乎有點陌生。
只剩下走廊上點著淡藍色的燈,每一間寢室幾乎都是暗的,整棟大樓只能用死氣沉沉來說明,平常熱鬧的走廊,也一個人影都不見。
「哇靠!還真暗,大家都不在,學校就想連電費都省囉!」淡藍色的燈光雖然不似平常那樣明亮,但是要看的清楚路還是綽綽有餘。
小陸沒有多想,抱著大籃子就往一樓走去,他住在二樓,所以往下走一層就是一樓了。
來到晒衣場,小陸眼尖的看到阿剛最喜歡的那件寫著「Wang 40」的球衣T恤就掛在竿子上,所以小陸趕快把竹竿上的衣服全掃進籃子裡,然後又抱著大籃子往寢室走。
小陸踩著輕鬆的步伐上到二樓,過了轉角,卻越來越覺得自己周遭的景象跟平常不太一樣,怎麼少了半個人高的圍牆,原本該在樓梯口的飲水機也不見了。
莫名期末的小陸稍微回頭看了一下樓梯,樓梯還在啊!但是周遭的景象不對。
不對啊!這裡怎麼是一樓,我不是明明已經爬上來了嗎?
看著四周的景象,沒錯,是一樓啊!中庭、桌椅,還有遠方的晒衣場,搞什麼鬼啊!我不是明明已經到二樓了。
小陸沒有多想,以為自己在房間裡看網路文章看到昏頭,還自以為自己已經爬了一層,又認命的在上一層樓梯。
上面一層的景象另小陸硬生生的停下自己的腳步。
怎麼!還是一樓!
好像有東西在小陸的腦子裡炸開,「鬼檔牆」。
不會吧!人家都是騎車或是開車才會遇到鬼檔牆啊!現在怎麼連爬個樓梯也會出事啊!算了,上不行就下吧!
小陸轉過身,往樓梯下走去,因為宿舍是有B1的,所以小陸也不覺得怎樣,只好乖乖的往下走去。
X的,還是一樓,不會是真的遇上鬼檔牆了吧。
小陸開始慌了,不管他上二樓還是下B1,卻始終見到那個中庭,和散發著詭異氣氛的小桌椅,他放下手上的籃子,決定暫時將阿剛的衣服拋棄。
並且開始一間一間的摸索,門上的房號清楚的寫著113、115、117,每一間房門都是從外面往裡面鎖,幾乎可以確定一個人都沒有,只剩下廁所裡面有日光燈的白光透出。
眼尖的小陸看到一間門口沒有鎖的房間,格外興奮,看來房間裡面的人應該在,這樣他就可以求救了。
小陸試著轉了門上的手把,運氣不錯,門居然也沒有鎖,推開房門,房間內一盞燈也沒有,只有微微的月光從窗外透進來,窗下似乎坐著一個人,雖然面朝著他,卻因為窗外的月光而看不清長相。
「同學,不好意思,我迷路,可不可以……。」
小陸話還來不及說完,窗下的人緩緩的站起身來,不…應該說是飄起來。
那個人一身白衣,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而且他整個飄起來只看到上半身。
「啊!」小陸尖叫一聲,打開房門就往外跑。
他也不管是否真的可以離開一樓,想也不想就往大門口衝,心想這裡是一樓,那出去總可以吧!
一鼓作氣的衝出去,小陸望著眼前的景象實在感到欲哭無淚,他已經衝出了宿舍大門,但是迎接他的還是宿舍的中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突然之間,小陸聽到走廊盡頭的浴室好像傳來陣陣的水聲,在這樣的情況下,當然是想也不想就衝過去。
來到浴室的門口,望著眼前一排的洗澡間,其中兩間有人在洗澡。
或許是裡面的人聽到他跑進來的聲音,其中一間的水聲剎時停止了,裡面的人拉開浴簾的一角,探出頭來。
這個人小陸認得,是隔壁寢的凱勝。
「陸家泉,你怎麼在這啊!沒跟女朋友出去玩。」
「沒啊!」小陸沒有說太多,因為他覺得眼前的凱勝好像有點不對勁,怎麼整張臉好像漲成青紫色的一樣。
「那你跑來浴室幹嗎?什麼也不帶,你來洗手喔!」凱勝又繼續說,但是他始終是維持一個頭在浴簾外。
「不是,我剛才迷路了。」小陸語帶保留的說。
「迷路,你北七喔!在自己宿舍還迷路。」
小陸又問:「凱勝,你不是住我隔壁寢嗎?那你為甚麼不在二樓洗澡,要跑到一樓來。」
凱勝還來不及回答,在凱勝隔壁的洗澡間浴簾下,緩緩流出鮮紅色的液體,凱勝看我的視線似乎已經不在他身上,目光就朝隔壁洗澡間的地下看去。
小陸不動聲色,接著和凱勝的目光相接。
「呵呵!」凱勝突然笑了出來,「不好意思喔!大頭就是這樣,他每次頭都洗不乾淨,所以都把頭拿下來洗。」
凱勝話才說完,一個人頭就從浴簾下滾了出來,硬生生的滾到小陸的腳邊,小陸清楚的看到,那個人頭的主人就是跟凱勝同寢的大頭,但是他的臉也和凱勝一樣漲成青紫色,頭髮上也滿是肥皂泡沫,就像剛才在洗頭一樣。
凱勝沒有任何訝異的感覺,只是一邊斥責著大頭,「大頭,你真的頭很大耶!洗一洗還會掉下來。」
接著怪異的事情又發生了,小陸腳邊的那顆頭顱居然也說起話來。
「我要洗頭啊!不拿下來怎麼洗,肥皂太滑了,拿不穩掉下來不行喔!」
凱勝接著說:「算了,我幫你撿吧!」
說完,凱勝拉開浴簾,從洗澡間裡走出來。
此時在小陸眼前的,是一個好像穿著一件敞開著長外套的人,只不過長外套換成了他的皮膚,裡面顯而易見的空空如也的胸腔和腹腔。
小陸突然感到一陣噁心。
「幹什麼?有什麼好噁心的,我只是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洗。」
凱勝好像沒事的樣子走出洗澡間撿回大頭的頭,小陸這才看清楚,凱勝那間洗澡間後面的牆壁上掛著一件件看起來像是人體臟器的東西,有心、肝、肺,好像在豬肉攤一樣。
小陸再也沒有遲疑,拔腿轉身就奔出浴室。
跑沒幾步,就撞上迎面而來的一個人,小陸和來者相撞,兩人都硬生生的往後倒去。
「搞什麼啊!」
聽到自己熟悉的聲音,小陸很快的認清來人,「阿剛,你來回來啦!」
「陸家泉,是你喔!你是怎樣啦!走路不長眼睛。」
小陸雖然確定來者是阿剛,但是還是不確定的望向四方,「阿剛,剛才超恐怖的,宿舍裡一個人也沒有。」
「我不是人喔!」阿剛撿起地上兩包滷味,拍拍褲子上的灰塵站起身來。
「我是說剛才啊!我看到隔壁寢的凱勝和大頭,結果大頭洗一洗頭,就把自己的頭洗下來了,凱勝還把自己的器官都拿出來洗。」
阿剛根本不相信小陸,「你白痴喔!我看你是亂七八糟的東西看太多了。」
「是真的,不信我帶你去看。」
「看。」阿剛楞了一下,然後馬上恢復正常,伸手推了一下小陸,「好啊!走。」
小陸帶著阿剛小心翼翼的來到浴室的門口,裡面的安靜的一塌糊塗,兩人轉進空無一人的浴室,凱勝和大頭早就不知去向,地上甚至連一點濕的痕跡都沒有。
「有什麼?什麼都沒有啊!」阿剛翻了翻白眼。
「真的,剛才真的有。」
「不想聽你胡說八道,我要回房吃滷味了。」阿剛這次不再理會小陸,轉身就往二樓去。
小陸見到阿剛要走了,連忙追上去,「阿剛,那個樓梯被鬼擋牆,不要上去啊!」
「擋個屁,你有毛病啊!」
小陸邊追邊叫,還是無法阻止阿剛上樓,兩人剛上到二樓,所有的景象都好像恢復正常一樣,就連阿剛的衣服也不知何時安安靜靜的躺在樓梯口。
「哇!你把我的衣服就丟在樓梯口喔!你知道這很貴的耶!要是被人家撿走怎麼辦。」
看到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小陸一科心也算放下來了,開始跟阿剛打鬧起來,「借放一下又不會怎樣,況且今天晚上根本沒有人在宿舍,誰會撿走啊!」
說完,小陸就丟下阿剛往房間走去。
「喂!你要幫我拿啊!」阿剛在後面喊著。
小陸只是隨便揮揮手,然後回到自己房間。
自己熟悉的環境,熟悉的電腦,在加上熟悉的人,小陸感到此刻的心情格外好,又開始瀏覽著網路上看看有沒有新的鬼故事文章。
不一會,阿剛抱著一大籃衣服和兩包滷味進來,「你這個冷血無情的傢伙,虧我還幫你買了一包滷味。」
小陸在一旁不以為意,彷彿把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拋諸腦後,看到阿剛拿起滷味就猛嗑,小陸當然也不干示弱。
「好吃吧!」阿剛一邊吃還不忘邀功。
「看在滷味好吃的份上,剛才的事就不跟你計較了。」小陸說。
「什麼事啊?」
「沒什麼啦!快點吃。」
兩人都不理其他的事情,低下頭就是一陣猛嗑。
過了半晌,阿剛突然開口:「我剛才在路上聽到一個很恐怖的鬼故事耶!你要不要聽。」
「真的嗎?好啊!」小陸一邊吃一邊說,他身為系站BBS鬼故事板的板主,常常到各大網站去蒐集一些經典的鬼故事分享給系上的同學,這就好像是他的使命一樣,聽到阿剛這樣說當然是連聲說好。
阿剛就開始一邊咀嚼著滷味,一邊把剛才聽到的故事說出來。
「話說很久以前,有一對男女朋友,他們兩個的感情相當好,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跟對方一起,結果有一次,兩人相約要一起看電影,約在電影院前面見面,再一起進去。
但是那個男的遲到了,讓那女孩從下午五點一直等,等到晚上十二點,那個男的才終於出現,在見到他後,那個女孩非常開心,兩人就匆匆買了張戲票就進去了,經過驗票員,那個男的的手一直緊緊的抓著他女朋友,女孩子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沒有多問,等到找到位子坐定後,女孩才發現,整個廳裡面只有他們兩人,不過既然是午夜場,這樣也不錯,至少沒有人打擾。
女孩終於有勇氣開口問自己的男朋友,『你今天為甚麼那麼晚才到。』
結果那個男的幽幽的開口說:『你確定我是你男朋友嗎?』。」
「哇!死阿剛,幹嘛講種鬼故事給我聽啊!」
一直在吃滷味的阿剛抬起頭來說:「你確定我是阿剛嗎?」

ps.縱使是你最熟悉的地方和最熟悉的事物,也可能變成你所不知道的樣子。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