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4 11:20:19

一日,我對湯尼說,“我膩煩這個居住了二十幾年的城市:漫天 的灰,滿街的車,林立的摩天大樓,還有照得夜空如白晝的霓虹燈。”
  湯尼說:“這句話大概是今年流行的口頭禪吧!幾乎每個人都在 這麽說。”
  我舉起啤酒杯說,“爲和我一起受折磨的人乾杯。”
  湯尼冷哼一聲,沒有搭腔。
  每次我惹他討厭時,他便如剛才般從鼻子�發出一記冷冷的哼聲。
  我習以爲常,不以爲異,依舊喝一口啤酒,嘟囔一句“沒意思”。
  湯尼終於禁不住我的囉嗦,不耐煩地說:“你整日無所事事地到 處遊蕩,所以你整日如鸚鵡一樣重復‘沒意思’。”
  他見我臉色陰暗下來,忙拍拍我的肩膀以示道歉,問:“你的畫 展進行可順利?”
  我苦笑說:“與其說是我的畫展,不如說是我父親的小型聚會更 貼切。我那蹩腳的畫,無人在意。”
  湯尼不贊成地搖搖頭,說:“你有畫畫的天份。”
  我欲開口時,見湯尼的女友——慧慧朝我們走來。她見我的第一 句話是“郭秀明,請你趕快自我眼前消失。”
  我作茫然狀,問:“小弟何事惹大嫂生氣,望明示。”
  “你……”她瞪大雙眼,卻說不出話,模樣十分逗人。
  湯尼哈哈笑,伸手擰擰她的腮幫,回頭對我說:“那日你見到她 的同事如見到鬼似地拔腳就溜,害得那女孩下不了臺,慧慧覺得沒面 子。”
  “這事怎麽說也怪不得我,哪有把刀架在脖子上逼人去相親的道 理。”
  慧慧臉色已緩,說:“人家長得如花似玉,又知書達理。如不看 在你與湯尼幾十年老友的份上,我才捨不得將如此‘美玉’介紹與你。”
  見她一副“呂洞賓”式的委屈相,我忙一疊聲的“對不起”才讓 她消氣。
  她在湯尼身邊坐下,問:“你的畫展如何?”
  我歎口氣,湯尼說:“秀明說他厭煩都市生活,心�鬱悶。”
  “我一舊同學在鄉間有處很好的房子空關著。如果秀明願意,我 可與舊同學商量讓秀明暫住那�一段時間。那�山明水秀,秀明在那 �定可出些作品。”
  “在何處?”我眼中放光。
  “桃花村。”
  湯尼忽地發出怪叫,“慧慧,你又與祝磊聯繫?”
  “與舊同學聯繫,有何不妥?”慧慧似笑非笑,看看湯尼。
  我看看一臉苦相的湯尼,想起他提起過慧慧念大學時,曾暗戀一 男子,好象叫祝磊。
  我心�正暗自好笑這平日瀟灑非凡的湯尼此刻如一只呆頭鵝,忽 聽慧慧說:“桃花村的房子是其亡妻心愛之所。他不願睹物傷人,所 以一直將其空關。”
  “這樣的話,他未必同意我借住那�。”��我失望地說。
  “祝磊是極豁達的人,他或者會同意你暫住。我與他商量後同你 說。”說著慧慧瞟了一眼“呆頭鵝”。
  三日後,湯尼把鑰匙給我說一切安排妥當,我隨時可以入住。
  當我提著行李到達桃花村時,已是傍晚時分。我雖坐了一天的車, 此刻卻無絲毫疲倦感。嗅著鄉間特有的清新空氣,我步伐輕鬆地向祝 磊的房子走去。
  開鎖後,推門而入,我頓時目瞪口呆,此房佈置與我口味一般無 二!我吹著口哨,回頭將門關上。
  自此,我開始過上全新的生活:除去每日畫畫外,我或是看書, 或是研究烹飪。
  鄉間的生活頗單調。我一方面享受我的孤獨,一方面不免惦念家 人和朋友。
  住了將近半個月,有人來看我。客人既非相識的朋友,也不是反 對我入鄉計劃的家人。
  那日,我背著畫架,踩著余暉回家時,見屋門外背對我,站著一 短髮女子。看她衣著,我估計她至多二十二歲光景。
  我問,“小姐,找誰?”
  她回頭。
  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位我這二十六年來見過的最美的女子:晶瑩 白皙的肌膚,霧濛濛的黑眼睛,秀氣的鼻,還有粉色的嘴。
  在這美得不似真人的女子面前,我失魂落魄,壓根記不起該說什 麽,該幹什麽。
  她眨眨眼,沖我嫣然一笑,問:“你是郭秀明?”
  我這才還了魂,心�暗罵:郭秀明,好歹你也是見過世面的人, 怎會如此不堪。
  咳嗽一聲之後,我點點頭,說:“我是郭秀明,此地暫住的房客。 你找我?。”
  “我叫美美。祝磊是我的姐夫。”她伸出手。
  我輕輕握了握,心想大概她是來收房子的。
  “請進。”我邊開門邊說。
  進屋後,我倒杯水給她,說,“今天我是反客爲主。”
  她接過杯子,說,“我一直是這所房子的客人,一直享受被招待 的樂趣。以前姐姐和姐夫常在這�過周末,我有時會來湊湊熱鬧。”
  “這�的確是個好地方。”
  “在你眼�,這桃花村的美麗大概比我看到的要多些吧!”
  “爲什麽?”
  “因爲你是畫家。我想畫家更懂得欣賞美。”
  “每個人對事物的想象力不同,我想對美的認識也會有所不同。 可能,真正的畫家對美有比常人更敏銳的直覺,可惜我不是他們。”
  “可是,我很喜歡你的畫。”
  “你見過?”我驚訝。
  “我和姐夫曾去過你的畫展。可惜那時沒能見著你。”
  因開畫展是我父親的決定,如果我能作主,我寧死也不出這個醜。 所以那日,我只是到那�應個卯,很會就離開。
  “那日我有事情要辦。”我說。
  “所以,前些天知道原來借住桃花村房子的人是你,我就要姐夫 陪我來找你。因爲姐夫一直沒空,我今天就自己過來。”
  我臉發燙,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麽。正巧,有人敲門,我連忙去開 門。
  這回,來者是一陌生的年青男子。他膚色偏黑,身材高大。
  他問:“你可是郭秀明?”
  我點頭。
  他說:“我是祝磊,慧慧的同學。”
  我忙說:“請近。”
  他微微一笑,跟我進屋。
  美美見到姐夫,很驚訝,說:“你今天不是沒有空?”
  祝磊苦笑說:“你說來就來,一刻都不能遲。我不緊隨你這小鬼 頭,怎可安心睡覺?”
  我說:“你們累了一天,就先喝口茶,休息一會。我來做桌菜, 當是爲你們洗塵。”
  美美揚眉,高聲說:“你會做飯?”
  我哈哈笑說,“因爲我知道精湛的廚藝比閃亮的鑽石更能討女子 歡心。”
  祝磊說:“如果這樣,我就拜秀明爲師,潛心研究鍋碗瓢盆。”
  “你不用上班?”美美問。
  “我給自己放假。”
  美美歡呼一聲,而我心�卻盤算三人應怎樣同住這小屋,祝磊在 旁說:“我們在此地有兩處房子,秀明仍住這�,我和美美住到村頭 的那一處。”
  美美忙接著說:“我們天天在秀明處吃飯。”
  當天深夜,我堅持送他們到村頭的住所。他們的房子比我住得那 間大,但其裝飾太累贅,不及我的那處精製。
  我略坐片刻後回家。
  月色淡淡,我走在鄉間的小石路上,深呼吸一口夜風,心情十分 舒暢。快到家門口時,我驚訝地發現屋外的石階上坐著一位著一身藍 的女子,低垂著頭。
  我慢慢走近她,心�有絲懼意。
  她大概是聽見我的腳步聲,將頭擡起。
  我看見了她,懼意煙消雲散。
  我雖不認識她,但是她讓我安心。
  “你好!”我說。
  她朝我笑,卻不出聲。
  “我姓郭,名秀明。你呢?”
  她依舊對我微笑,雙眼如月牙般彎而細長;她小小的牙在月色下 如珍珠一般光潔白淨。
  “你可否進來小坐片刻?”我問,心�極盼她答應。
  她點頭。
  我邀她進屋。
  開燈後,我看清楚她的模樣,長相十分清秀,特別是其膚質好得 出奇。我越瞧她越覺眼熟,便問:“我們曾經見過?”
  她搖頭。
  “你住在這村子�?”我問。
  她不語,只靜靜看我。
  我說:“你不說話,我怎麽和你交流。”
  她依舊不言不語,我忽然知道她不說話的原因,小心翼翼地說: “你不說話就做手勢,我一樣能明白。”
  我想即使我沒學習過啞語,從她的手勢我中也會略略知道她想說 什麽。
  誰知,她對我很俏皮地一笑,不開口也不做任何手勢。
  我沮喪地問:“你爲什麽坐在我家門口?”
  她走到我的畫架前,朝我招招手。
  “你想讓我爲你畫畫?”
  她用力點頭,顯得十分孩子氣。
  “可是我畫得並不好。”
  她皺眉,可能是覺得我在敷衍她。
  我忙說:“我一定會盡力讓你滿意,這樣行了吧。”
  她笑了,笑得嫵媚動人,看得我心神蕩漾。
  接著,我就準備工具,而她則安靜地坐在椅子上。
  她是我所見過最乖的模特——不說話,不亂動,連表情也始終如 一。不知過了多久,我見她忽然向我眨眼睛,我問:“你累了?”
  她搖頭。
  “你要走了?”
  她點頭。
  “何時再來?”
  她看著我,奇怪的事發生了。
  我竟知道她想說什麽,雖然她沒有開口。
  “每日的同一時間我會等你出現。而且,我不會給任何人見到這 畫。”我對她說。
  她很滿意地離開。
  她莫名其妙地出現和離開,讓我如墜夢中一般。
  我躺在床上,盡我所能地回想今日一整天發生的事情。
  先是美美,再是祝磊,然後是不說話的陌生女子,今天可算是熱 鬧非凡。
  我太累,沒有精神多想,很快就入睡了。
  我的生活開始熱鬧起來,白天有祝磊和美美,夜晚不說話的女子 準時出現。我忙著接受新的友誼,忙著畫畫,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 自己的生活充實而豐富。
  祝磊是個健談的人,可是關於他的亡妻,他只字不提。有次我問 他爲什麽會租房給我。他淡淡地說:“美媚平日喜歡畫畫,你住這� 她會高興的。”
  “美媚是你的妻子?”
  他嗯了一聲,當下就轉變話題。
  湯尼告訴過我,祝磊與妻子感情融洽。誰知她妻子一次心臟病發 作,來不及救治,離開人世。那時,祝磊如被抽魂,每日不知爲何活 著。幸好有小姨美美和好朋友慧慧等人的適時開導,這才振作起來。
  我知道他不願意再回憶過往,便儘量不提。
  美美和我越來越熟,我對她的美貌也越來越有免疫力。她的性格 有些男孩氣,與我先前想象的完全不同。漸漸,我將她視爲小妹,甚 至是小弟。而美美對我卻是一日比一日溫柔,一次,祝磊對我說: “美美似乎被你迷住了。”
  我哈哈大笑說:“她只是沒有吃厭我燒得菜。”
  “不管是什麽原因,她總之很喜歡你。”
  我說:“她喜歡我就和喜歡你一樣,那是兄妹之情。”
  “難道你對美美不動心?”祝磊這次的問題特別多。
  “我爲什麽會對美美動心?”
  “美美是世間少見的美女,況且性格活潑。你沒有理由對她不動 心。”
  我苦笑說:“我心�早有物件,十個美美也不及她。”
  祝磊好奇地問:“她對你可好?”
  我哀歎連連說:“她至今沒有與我說過話。”
  祝磊連連稱奇。
  夜晚,我的女神準時敲我的門。
  我們如以前一樣,她坐著,我拿著畫筆站在畫架後,裝模作樣地 畫。其實,我早可完成她的肖像畫,但怕畫一旦完成,她就會消失, 所以一直拖延時間。她從不與我說話,我卻明白她的意思,這也許是 吸引我的地方;她千變萬化的笑容也許是吸引我的地方;她安靜地坐 姿也許是吸引我的地方……我天天在想爲什麽她會這麽吸引我。令我 不安的是,每當她不在身邊時,我無時無刻不在思念她,有時候會讓 我焦躁不安。
  美美發覺我的心神不寧,問我:“你最近爲何魂不守舍?”
  我不知如何回答,對著美美發呆。
  美美的臉漲得通紅,說:“你別這樣盯著我。”
  我回過神,忙向美美道歉。
  美美低聲說:“我未見你時,對你很好奇。我現在熟悉你,發現……”
  我心不在焉地問:“什麽?”
  “秀明,我想我愛上你了。”
  我如夢初醒,不知如何應對。
  此時,祝磊進門,美美紅著臉說:“姐夫,我先回去了。”
  祝磊疑惑地看著美美的背影,問我:“她怎麽了?”
  我說:“她對我說她愛上我了。”
  祝磊渾身一顫,惡狠狠地看我一眼,低沈地問:“你怎麽說?”
  “我不知道該怎麽說。”我沮喪之至。
  “你不是對他人情有獨鍾麽?”他問。
  “所以我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祝磊的臉色直到此時才稍稍緩和,他說:“讓我對她說。”
  緊接著,他就離開了我。
  我傻坐著,美美的表白和祝磊惡狠狠的眼光讓我頭開始劇烈地疼 痛。我多麽希望我的不說話的女神就在我身邊,於是我取出她的畫像, 看著她。慢慢地,我的頭疼好些了;慢慢地,我覺很疲倦,昏然欲睡。
  半夢半醒時,聽見有人說:“秀明,美美不相信我的話。你一定 要和我去與她說明白。”
  我努力睜開眼睛,看見祝磊在我房�來回走動。
  “好吧。”我起身,想將我的畫放好。
  不料,祝磊一把將畫板奪去,看了一眼後,大叫一聲,將畫板扔 出。我連忙自地上將它拾起,罵到:“祝磊,你失心瘋!”
  祝磊嘴唇抖索,聲音顫抖地問:“你認識畫中之人?”
  “怎麽了?”
  “郭秀明,你爲何要在此地租房?是不是故意這麽做,好接近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我嘴�這麽說,心�已覺不對勁。我 的腳慢慢往門口移,可惜祝磊一下就躥至門口,將門鎖住。
  “你做什麽!”我喝道。
  “我不管你知道什麽,就憑你認識美媚,就憑美美愛上你,你就 不能再活在這世界上。”
  “這畫中之人是你的亡妻美媚?”我嘴唇發幹。
  “你以爲你這明知故問會讓我放過你嗎!”
  我忽地冷靜下來,說:“你的妻子原來是你殺的。”
  祝磊的臉色益發陰沈,說:“你還知道什麽?”
  “你是因爲美美所以殺美媚?”
  他怪笑著。
  “你不愛你妻子嗎?”
  “她怎可與美美相比。”
  我搖頭。美美的確很美,但她的美太單純。美媚的美是流動的, 是無時無刻不在變幻的。我悲哀美媚的遇人不淑。
  “你爲何要殺人?你大可與你妻子離婚。”
  “離婚?其實如果不是美媚提出要離婚,我不至於將她殺死。”
  我想起祝磊現在擁有的公司、住宅等等一切均是承繼美媚的遺産, 我大聲罵道:“你這個貪婪的混蛋!”
  他陰森森地看著我,神經質地笑。
  “若殺我,你如何脫身?”
  他得意洋洋地說:“萬事最難的是第一次。對付你,我的經驗綽 綽有餘。”
  說完,他撲向我。我心�一驚,人往後躲,卻不料重心不穩,整 個人倒在地上。
  俗話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我先被美美的事攪得頭疼,後又得知自己一直愛戀的是早不在人 世的美媚,在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想或者讓祝磊達成他的願望,我就 可得到我想要的解脫。就在我這麽想的時候,就在祝磊靠近我的時候, 我聽見有人在輕叫:“祝磊,你在做什麽!。”
  祝磊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他那神經質的笑凝結在臉上,我在他 的眼睛�看到極度的驚恐。
  他猛回頭,與我同時看見一個一身藍的女子。
  美媚站在燈光下,毫無表情地看著祝磊。
  祝磊尖聲大叫著沖至門口,打開房門,如閃電般迅速消失在夜色 中。
  美媚站在原處,注視著仍坐在地上的我。
  我也看著她。
  周圍很安靜,依稀可聽見遠處的蛙鳴。
  很久,我才聽見自己沙啞的聲音在問:“你還會再來嗎?”
  她悲哀地搖搖頭。
  不知爲什麽,我笑起來,笑得太利害,以致於喘不過氣,以致於 掉下眼淚。
  她輕輕地說:“我不是想報仇才接近你的。”
  我笑著說:“原來你一直不與我說話,是怕在談話之間你會泄露 天機。”
  “我不想騙你。”
  “你爲什麽會出現?”我問她,又像在問自己。
  “我知道美美對你很好奇,所以我想知道你是怎樣一個人。”
  “你怕美美遇人不淑?”
  “現在你知道我是一個沒用的好人,這下你該放心了吧!”
  “我很喜歡你的畫。”她說,“很喜歡,很喜歡。”
  “美媚”我自地上躍起,“和我在一起。我們到你覺得安全的地 方,然後我們就在一起。”
  美媚流淚了。
  我大驚,欲一把抱住她。然而,我擁抱的只是空氣,美媚已經不 見了。
  我傻楞楞地站著,直到美美氣急敗壞地來找我說她姐夫不見了。
  我們忙著找人。
  第二天下午,祝磊被找到了。
  他被推斷是在夜間沒看清道路,失腳自山坡上滾落時候扭斷了脖 子,當場死亡。
  事情安排妥當後,我與美美回到了城市。
  生活似乎恢復如常。
  我開始專心畫畫,漸漸小有名氣。
  美美大學畢業後,堅持要求留在我身邊學畫。
  湯尼說美美改變了我。
  我對湯尼說他說得對。
  事情本是如此,沒有美美,我就遇不上美媚。
  在湯尼和慧慧結婚的慶典上,湯尼問:“秀明,你何時和美美結 婚?”
  他見我不出聲,說:“你對美美像大哥勝過愛人。”
  我正想告訴湯尼我對美美的感情本就是大哥對小妹的關愛時,慧 慧穿著旗袍,滿臉喜氣走向我,對我說:“秀明,你有這麽一個愛你 的美美。我和湯尼對你大可放心了。”
  我對他們苦笑。
  那夜,我喝了許多酒,朦朧之間,看見美媚。我低聲喚她:“美 媚,別離開我。”
  有人回答我:“秀明,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我酒醒三分,看見美美紅著臉,微笑地看著我。
  我疲倦地閉上雙眼。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