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5 09:32:51

小學生熱鬧的放學,在導護媽媽的牽引下,大家都很聽話的走著路隊回家。不過也有幾個頑皮的小孩不想按照規矩,偷偷的離開隊伍離去走屬於自己的小巷道。

「樹阿!等等我啦!」小悸抓著身後那重重的書包,加快腳步跟上眼前的小女孩。

小悸跟樹兩人是鄰居好友,平常就一起上下學,在他們小孩之間有屬於他們的秘密通道,那通道是他們自己去發覺的,可以不用跟著隊伍走著繞遠路才能回到家。

不過那通道是在不知名的小巷口旁邊,似乎很少有人經過,他們從那裡進去,出來剛好是他們的家門口呢!

「快點阿!小悸!輸的人請喝飲料喔!」樹轉頭對著喘呼呼的小悸扮鬼臉。

「吼唷!故意的喔!妳知道我今天東西拿很多,還要我用跑的喔!不管啦!這場不算!」小悸皺著眉頭大喊,抓著那沉重的書包,要不是今天老師要大家把課本帶回去,她就不用這樣落後一節啦!

「好啦!好啦!真是的!」樹停下腳步,轉身向她伸手。「東西給我一點吧!我幫忙拿!」

「恩!」小悸點點頭。

「看妳幫忙的份上!這是我中午沒喝的養樂多請妳吧!」小悸從書包裡頭拿了小罐的養樂多遞給她,這是樹最愛喝的飲料。

「謝謝!」

看著樹滿意的接受,一拿起就馬上打開咕嚕嚕的喝完,隨即伸手一扔.看到這樣子,小悸凝著眉頭拉著樹說,「不要丟啦!」

「幹麻拉?這裡又沒人看見!怕什麼!」樹說完還看看四周,確定一下。

「可是......亂丟垃圾不好.....」

「沒什麼可是的!好啦!快回家啦!天快黑了」

「恩.....」小悸被樹拉著走,她轉頭看著地面上空瓶的養樂多,心裡還是很在意。

隔天早上下課的時候,小悸被樹叫出去。只看見樹滿臉難看生著悶氣,正當要發問的時候,樹推了小悸一把。

「妳很無聊耶!幹麻惡作劇阿!就算我亂丟垃圾!也不用把我昨天喝完的養樂多丟在我的抽屜裡頭吧!」

樹莫名的叫罵,聽得小悸一愣一愣的。看著小悸毫無反應,樹更加生氣。

「今天起我不要跟妳回家了!妳也不要跟我走秘密通道!」樹丟下話,轉身就走。

「.........樹!樹!」小悸一臉發愣,根本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看著樹怒氣沖沖的走掉,只好等放學在跟她說清楚好了!

放學之後,樹先脫離路隊,小悸偷偷跟上去,兩人在陰森森的秘密通道裡頭一前一後的走路。

「樹!樹!妳聽我說,那個不是我丟的啦!」

「走開!我不要聽!」樹只顧的往前走,不想理會後面的人。

「樹!真的不是我啦!妳要怎樣才能相信阿!」小悸無奈的望著樹的身影。

「我就是不相信啦!」心裡頭只有悶氣,一股腦的說氣話。

「樹!」

「不要叫我!反正我們以後不是朋友了!」樹轉身朝她大吼,拔腿就跑,把小悸遠遠的丟在身後。

小悸在身後不斷的吶喊也換不回樹的轉頭,而這是樹最後一次看見小悸。在那秘密的通道裡頭,無數的竹林隨著風搖晃著,輕輕的帶引著詭異的氣息直到通道的最近頭。

過了十年後。

樹回到鎮上,她悲傷的望著這裡的風景。

自從那一次事件後,她搬離了這裡,久久都沒回來過,因為那次的打擊讓她永遠被負著罪惡的罪狀。是她讓小悸失蹤不見,是她拋棄小悸不顧的......

還記得小悸的父母到她家痛罵她,罵她不是人。

緩緩閉上眼,如果時間能夠從來呢?她一定會陪著小悸走完秘密通道的!

來到最偏僻的小巷口,在旁邊就是稀少人群走的秘密通道,她探頭一看,一時之間愣住了。哪來的秘密通道,那是一個連人都走不過去的水溝縫細,她緊緊皺著眉頭,怎麼會消失呢?

還記得這裡的出口是個一大片的竹林呢!怎麼會無緣無故消失?

正當要離去的時候,身旁阿婆經過,樹趕緊拉著阿婆問。

「對不起...請問這裡的通道呢?」

「...............?」阿婆半瞇著眼睛,彷彿有點被嚇到,她探頭望著小巷口旁邊的縫細,很小聲的罵道。

「別嚇死人了!我在這裡住五十年,根本沒有所謂的通道阿!而且....這裡的小巷口旁邊...常常有腳步聲,卻看不見人影....還有小孩子哭的聲音.....」

「........?」樹一臉疑惑皺著眉頭。

望著阿婆離去,她不相信!這裡沒有通道?那十年前她所發現的通道呢?她還走過耶!可是又聽到阿婆說這裡有小孩的腳步聲和哭聲....感覺很不對勁!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困惑之中,她在無意識當中來到自己以前的校園,看著老舊的學校,一時過去的懷念和回憶湧上心頭。想到和小悸在這裡相處的時光,眼淚緩緩流下。

走到以前的班級,看著裡頭空盪盪的教室,她走過去,伸手輕輕摸著木製的課桌椅,一股感傷的情緒從心頭綻放。

看著自己當初坐的位子,她拉開椅子坐了下來,看著桌上俏皮的字體,那時候小悸是坐在她前面呢!兩人常常在上課時互相打鬧,然後被老師罰到走廊上罰站哩!

只是...她還在...小悸呢?已經不在了。

「小悸.........小悸....對不起..對不起..我當初不應該丟下妳的....我一定會陪妳走完通道...一定會...」

樹忍不住的趴在桌上大哭,後悔和懊惱已經糾纏她十年,這十年來她都永遠夢到小悸依然在通道等著她伸手過去接她。那個夢真實又悲傷,而她總是不停的呼喚小悸,但是小悸都只背對著她不理會她的呼喊。

當夢中的小悸要轉頭的時候,她卻剛好醒來,就這樣持續了十年之久。

「樹................」

很輕很細的聲音呼喚著,樹緩緩抬頭,看著四周,沒有人影,聲音是從哪來的?

「樹...............」

再次的呼喚讓樹瞪大了雙眼,這是小悸的聲音,她激動的站起來。

「小悸!小悸!是妳嗎?妳在哪裡!」

她對著空氣喊,然而回應是冷冰冰的空氣和無言的回音,她剛剛很明顯聽見小悸的聲音,難不成她昏了頭?可是那聲音很真實彷彿就在身邊一樣。

突然發呆之中,一雙慘白的手從小小的抽屜裡頭伸出來緊抓著她的衣裙不放。

樹愣住,嚇到驚慌失措叫起聲來。她拼命的掙脫,拼命的掙扎,那雙慘白的手就是不肯鬆手,直到樹拿起身旁的椅子往那雙手砸去。

好不容易鬆手了,樹緩緩後退幾步,全身發抖盯著抽屜看,那雙手怎麼進去的?怎麼會在那裡頭?

一時之間,全身發麻,從腳底至脊椎,最後在後腦杓那裡微微懺抖。

抽屜那雙手停止了一會,接著又繼續抖動,不斷的向前掙扎揮舞,那噁心不像肌膚的顏色,白色裡頭帶著灰灰的紫色。突然,雙手抓著抽屜旁的支撐,努力似乎要把自己的身軀拉起。

樹看到這幕,想拔腿就跑,然而雙腳軟得不聽使喚,只能耗在原地看著不知名的物體爬出來。

緩緩的,隨著抽屜不斷的抖動,一顆黑色的頭顱從那狹小的抽屜裡頭伸了出來,靜靜的就不動了。手也不在繼續掙扎了。

「.......」樹冒著冷汗,呼吸急促,看著詭異的畫面。

「......樹...........」那顆頭顱說話了,緩緩的抬起頭來,一張熟悉的臉映照在樹的瞳孔裡。

「小悸!樹顧不得這何不合乎常理,上前一奔,緊緊拉著小悸的雙手,使命的想拉出去。

「小悸!小悸!妳可以出來嗎!可以嗎?」

「....樹..........我..不能......」小悸低沉的聲音,陰森森的眼神盯著樹看。

「為什麼!」樹急得快哭出來。

「........因為我還在那通道裡頭.......沒有人陪我走出去...我一直找出口..一直找..就是找不到............」

「我陪妳走!我陪妳走阿!我跟妳一起找出口......」樹捂著淚水蹲下來,抱著那顆頭顱痛哭著,「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把妳留在那的...」

「...妳要陪我走完喔...........」慘白的雙手上前抱住樹的肩膀,小悸的嘴角一絲絲冷笑。

接著,一陣狂風從緊閉窗戶的教室裡頭吹起,陰森森的旋繞在這小小的空間,從空中飄下來的竹葉輕輕躺在那張樹的桌子上。上面的桌子刻著.....

            ”小悸.樹.永遠朋友”

沒過幾天,大家發現那個小巷口旁邊水道縫細擠著兩具一大一小的屍體,彼此牽著手。

===========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