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5 09:42:19

某天晚上,夜寒如水,皓月當空。地大地礦系的幾個男生突發奇想,到操場上去燒烤。

  十一點多了,操場上一片寂靜,空無一人。幾個人很快生起了火,突然生火的地下響起一陣「畢畢剝剝」的聲音。大家覺得奇怪,一個人開玩笑說:「以前地大是關過王光美的,說不定這裡就是她藏寶的地方。」幾個人雖然不信,但好奇心大起,把火移到一邊,在地下挖了起來。

  一會兒果然挖到了東西,但卻不是什麼寶藏,只是一快黑色的木板,上面寫著幾個血紅的繁體字。地礦系大多語文不好,大家公推一位語文好的同學(姑隱其名,陳亮代之)來讀。看看其中是否牽連到寶藏之事。陳亮得意的讀到:「黑夜發著光,飛鳥死在天上,孤獨得忍受悲傷。三咒齊現,閱者必亡。」「嗨」大家哄了一聲,「還以為真有什麼藏,原來是無聊的玩笑!」陳亮也不屑一顧,順手把木板丟到火堆裡,木板被火一烤,血紅的字彷彿淌下血來,燒得「茲茲」響。不知為什麼,陳亮心裡隱隱有些擔心,彷彿有什麼事要發生,卻又說不出來。心裡有事,燒烤也索然無味了。

  回到宿舍,陳亮翻來覆去睡不著。「閱者必亡?不會是真的吧?」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宿舍裡的燈突然大亮,白的耀眼,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燈管「乒乒」的一隻隻爆裂,碎片四處飛濺。屋裡又一團漆黑。大家紛紛弄亮手電,看看有人受傷沒有。鄰床的一位同學突然坐起來,詭異的微笑著對陳亮說:「第一個。。。。。。」然後又倒頭便睡。陳亮一驚,「第一個?難道是第一個咒語?黑夜發著光?」想想黑夜突然電燈大亮不就是黑夜發著光嗎?想到這裡頭皮發麻,心裡呼呼悠悠的。趕緊搖醒那個同學:「剛才你說什麼?」「說什麼?什麼也沒說呀,」那個同學睡眼朦朧,不耐煩的回答:「你見鬼了!」最後一句更讓陳亮害怕,他哆唆著,喘著粗氣,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已:「幻覺,幻覺,一定是幻覺。。。。。。」   

  陳亮天明之時才稍睡一會,不久鈴聲響起,該上課了。陳亮瞇瞇糊糊被同學拉起,直奔教學樓。

  正匆忙奔走之時,忽聽「拍」的一聲槍響,一隻流血的麻雀從天上墜落,正落在他們幾個前面。陳亮吃了一驚:飛鳥死在天上?!第二個詛咒應驗了!!陳亮渾身發冷,心亂如麻。這時本校的一個體育老師提著一隻氣槍,笑嘻嘻的跑過來,撿起麻雀,經過陳亮面前,突然抬起頭來,對陳亮陰陰地笑了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說道:「第二個。。。。。。」陳亮頓時面無人色,混身發抖。同學見他不走,光是站在原地哆唆,問道:「怎麼啦?」陳亮一把抓住同學的胳膊,結結巴巴的問:「他,他,他剛說,說什麼?」「神經!什麼也沒說呀!快上課了!」

  同學拖他到了教室。陳亮根本無心聽課,好容易熬到下了課,趕緊去找他熟識的一個老師,把這件奇異的事告訴了他。不料老師卻哈哈大笑:「世間那有這種事!我們唯物主義就是反對這種不著邊際的唯心主義,我看你是最近學習壓力太大了,大學生嘛,應該有張有弛,我這裡有一本莎士比亞的戲劇集,你拿去看看吧!」陳亮隨手翻開一頁,書中用紅筆勾了一句:情願孤獨的忍受悲傷。幾個血紅的字如同一隻隻怪獸撲面躍來,正是第三個詛咒!!!如同五雷轟頂一般,陳亮說不出話來,趕忙合上書。這時老師從眼鏡後邊射出兩道冷電般的目光,陰森的笑笑,俯到陳亮耳邊輕輕說:「第三個......」一股冷氣襲遍陳亮全身,陳亮「登登登」後退幾步,再看老師正伏案疾書,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陳亮燙手似的甩掉書,奪門而出。

  「三咒齊現,閱者必亡!」陳亮知道死神已經步步向自已逼近了,而自己卻無可抵擋,更無處躲藏,心裡反到平靜了許多。陳亮把事情又原原本本的告訴同宿舍的同學,可是沒一個人肯相信他。陳亮微微歎了口氣,坐在床上一言不發。同學們都以為他病了,也沒在意,都去上課了。

  下午同學們回宿舍,看到陳亮一個人還呆呆的坐在那裡,目光呆滯,面如死灰,如同一座雕像般的肅穆而沉重。喊了他幾聲不見答應,一個同學便開玩笑的輕輕一推他,陳亮應聲而倒,七竅流血,早已死了。同學們驚呼起來,幾個宿舍的都跑過來看,有膽大的把陳亮手中緊攥的紙團打開,見有幾個血紅的大字,便讀道:「黑夜發著光,飛鳥死在......」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