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17 | 回覆: 15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5-16 18:26:00

世上有成千上萬個恐佈故事,如果問哪一個是最恐怖的,大概會得出無數個答案,結論莫衷一是.  
事實並非如此,世上確有一個最嚇人的恐佈故事.  
我在日本的時侯,有一位老伯告訢我,一篇叫[牛頭]的日本故事是世上最恐怖的.  
我本是很喜歡看恐佈故事的人,既然聽到[牛頭]那麼厲害,自然想知道是篇怎樣的故事.到底有多恐佈.  
我嘗試問那位老伯,但原來連他也不知道故事內容,只聽過關於[牛頭]的傳聞.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這篇作品,嘗試四處查證,終於找到一點頭緒.  
在昭和40年[1965年],日本怪奇小說家 小松左京 所寫的一篇名為[牛頭]的短篇小說中曾提及過[牛頭]這篇故事.  
必須搞清楚,世上最嚇人的恐怖故事[牛頭]不是 小松左京 的作品,只是小松在自己的小說中提及.  
據講真正的[牛頭]在明治年代初期出版,由於太過恐怖,很多的看過故事的人都因刺激過度而發狂,甚至更有人就此氣絕身亡,在社會上造成混亂.所以當時的日本政府列[牛頭]為禁書,並將市面上所剩的餘書燒燬,以免流傳.  
-=-=-=-=-=-=-=-=-=-=-=-=-=-=-=-=-=-=-=-=-=-=-=-=-=-=-=-=-=-=-=-=-  

小松左京生於1931年,京都大學意大利文學系畢業,曾任雜誌記者,在1961年憑[為大地帶來和平]奪日本科幻小說賞,1973年推出他的代表作[日本沉沒]、不但嬴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此書銷量更突破四百萬本.[牛頭]是他其中一篇短篇小說.[牛頭]的原來日語名稱是[牛之首][USHI NO KUBI]. 筒井康隆生於1934年,在同志大學文學部畢業,曾出版過科幻同人誌,後來獲一代推理大師江戶川亂步認用而全力從事創作,著作有[美國的炸彈],[最後之傳令] 等,近年也參與藝能界演出,拍過[雙生兒]等電影及[新聞女郎]等日劇.  

-=-=-=-=-=-=-=-=-=-=-=-=-=-=-=-=-=-=-=-=-=-=-=-=-=-=-=-=-=-=-=-=-  

我懷疑事實到底有沒有那麼誇張,後來一位酪愛看書的日本朋友處得知,日本名作家 筒井康隆  
過去也曾在自己的專欄中提及[牛頭],作說[牛頭]可怕到了極點,訐多知道故事內容的人已受不了箇中的恐怖情節而嚇死了,聽過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來愈小.  
由此看來,傳聞中最恐佈的故事確存在,可是的開始擔心.[牛頭]如果真的如傳聞中那麼恐佈,我是不是能夠承受得來呢?  
我的好奇心已徹徹底底的被勾起了,不打聽到[牛頭]的故事內容,我絕不罷休.  
我在日本的時候,常去光顧神田一家舊書店,和老闆雖然不很相熟,但付錢買書總會閒聊幾句,聊的當然是關於書的話題.  
老闆已五十多歲,經營書店也超過二十年,對書本的各種事情可說是無所不知,所以我特地去找他打聽有關[牛頭]的事.  
可是當我一提到[牛頭]這個故事的時候,老闆當場變了瞼色,這是的始料不及的.  
我進一步問他有沒有看過或聽過這故事,知不知道故事內容,平日和和氣氣的老闆竟然沉不住氣,板起面叫我在他面前別再提任何有關[牛頭]的事.看樣子,老闆是聽過故事,但他為何有那麼奇怪的反應,我不太清楚.  

-=-=-=-=-=-=-=-=-=-=-=-=-=-=-=-=-=-=-=-=-=-=-=-=-=-=-=-=-=-=-=-=-  

學生聽[牛頭]集體嚇暈  
關於[牛頭],日本有不少相關的傳聞,據說在三十年前,那年代的中學教師大多聽過[牛頭]故事.有次,一位中學生帶領學生去旅行,在旅行車上百無聊賴,老師建議學生輪流說恐佈故事.當全班學生都說過了,輪到老師的時候,自恃膽量過人的他,宣佈要說[牛頭]的故事.學生們聽見[牛頭]二字已嚇得驚呼大叫,有些同學更用力掩�自己的耳朵,避面聽見  
,老師沒理會學生過激的反應,自顧把故事說了出來,說完之後,旅行車忽然緊急煞停,老師發覺車上大部份學生已嚇得兩眼翻白,昏了過去,老師心知闖禍,馬上叫司機駛往醫院,怎料一看司機的模樣,老師大吃一驚,原來連司機也嚇得魂飛魄散,座椅上沾滿他的冷汗,司機雙手抖過不停,向老師表示無法再駕駛下去,可見牛頭有多恐怖.  

-=-=-=-=-=-=-=-=-=-=-=-=-=-=-=-=-=-=-=-=-=-=-=-=-=-=-=-=-=-=-=-=-  

之後,我嘗試向各種不同背景的人打聽,聽了好幾個版本的[牛頭]故事,內容雖然恐怖,但不至於把我嚇至半死的地步,因此我認為全都不是傳聞中的真正版本.  
怎料有一天,一位在日本某出版社任職的朋友告訴我,他認識一位聽過[牛頭]故事的作家,我馬上要求安排見面.  
那位作家住在千葉,我特地乘車去拜訪他.他已六十多歲,過去寫過不少貝說,近年產量已不多,處於半退休狀態,姑且稱他做s先生.  
s先生最初不知道我的來意,我只是訛稱是他讀者,無論如何想見他一面.  
我預先做了點準備,看了幾本他的著作,見面時我先稱讚他一番,跟他談了一會他所寫的作品,然後才切入正題,問他有關[牛頭]的事.  
s先生聽罷,面上露出十分凝重的神情,並反問我為何問及那恐怖故事.  
我如實告訴他,我對故事感到好奇,要見識一下何謂世上最可怕的恐怖故事.  
我們當時的對話必須寫出來,否則難以明白s先生的反應.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別知道那故事內容的好.]s先生一番好意的道.  
[既然知道有這個故事,若不能聽聽,我怎麼也無法釋懷.]我說道.  
[我未聽過的時候,心情和你一樣,可是我知道了內容後,我就後悔了,我後悔自己聽了那可怕的故事,陰影.......一輩子也港刷不去....我決家將故事帶進棺材,從此不再向人提起,故事內容,我實在連想也不願想起....]說罷,s先生已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求你破例告訴我!求求求你!]我誠心的懇求  
不妨告訴你.聽了[牛頭]的故事,會有不幸的事發生在你身上.]s先生仍苦口婆心的道.  
[不要緊!今天無論如何也要知道故事內容!]我已豁了出去.  
[既然這樣,那我告訢你![牛頭]這故事發生在......]  
s先生開始講述,但一想起故事內容,竟然痛苦地按住胸口.  
我大吃一驚,馬上通知她太太,救護車趕到時侯,s先生胸口的劇痛已綬和下來.  
救護人員抬s先生上車送院的時候,他對我說:[我年事已高,腦袋中回想起那故事,心臟已承受不了,你去問另一個聽過[牛頭]的人吧.]  
到了今天,我仍然尋找傳聞中的[牛頭]故事.  

-=-=-=-=-=-=-=-=-=-=-=-=-=-=-=-=-=-=-=-=-=-=-=-=-=-=-=-=-=-=-=-=-  

我四處打聽[牛頭]故事的時候,從一位歷史系學生口中聽過一篇相關故事.傳聞在明治初年,日本政府進行大型檢地[農地產量統計和人口調查,官員在東北地區某荒廢村莊內發現一些牛頭骨和人骨埋藏在地下,大惑不解,起初以為是甚麼祭典祀儀式,為瞭解真相,於是展開徹查.得出的結論是,當地發生過嚴重飢荒,可以吃的飛禽走獸已給村民吃光了.一天,有個頭顱大得像牛頭的畸形人迷路走入村內,村民明知他是人類,但為了裹腹,胡謅是隻牛,把那人活生生打死並宰來吃.自己吃上癮,把村內強抓人出來.將牛頭綁在他頭上,訛稱是隻牛便宰來充飢,藉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來減低吃人的罪惡感.村民不想讓這不光彩的事流傳開去,就大加渲染,說任何人聽了[牛頭]都會發生不幸事.  

第一章  

傳說的開始-阿牛  

聽到s先生的話,我不禁打了冷顫,看他的表情似乎不是威嚇,還有些許的憐憫,但不安隨即就被s先生的問題給打散了,"你知道'東北小村'的故事嗎?  

東北小村、令人心寒的名字,牛骨與人骨所交織出一則令人顫慄的真相,也正是這篇物語的源頭......  

我點了點頭,"是嗎,那你還是有興趣知道真相嗎?,他再一次想確認我的決心;這時,我有一點火大,我大聲的說"拜託,我千里迢迢的來到這是為了聽到'牛之首'的真相,什麼詛咒 ,我才不在乎,所以快點告訴我吧"  

s先生依然不改臉色的望著我,"那我就講給你聽吧"....  

現在想想,那時明明有第二次拒絕的機會,我就這樣把它捨棄掉,神阿,我真的是太傻了!  

以下就是故事的內容,根據s先生的說法,故事分成主篇與夜會話兩部分交替進行  

那就開始這則故事吧,再次聲明,要離開的請早........  

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年代不詳的小村莊中,之所以年代不詳,純粹是因為故事血腥的程度、使當權者不願意讓人知道發生的年代,唯一知道的是-那年發生了一場很嚴重的飢荒。  

稻子不管怎麼種都,無法使它發芽;而已收成的稻子也被各地的領主納為己有,一切的一切都會讓人覺得"牛之首"只是時代下的必然產物  

(說到這裡,s先生不禁嘆了一口氣,拿出身上的菸,整間房間瀰漫著煙霧,使我有種說不出的氣氛,吸了幾口菸後,s先生才繼續描述其內容)  

每則故事都一定會有主角,只是這故事的主角比其他人更不幸,生下來時頭上有著一雙像角的東西,村裡的人都將他視為不祥之物,不斷的奴役他,而善良的他總是無所怨言的工作,久而久之村裡的人都稱他為"阿牛"  

本名就連親生父母都忘了  

此時s先生跟我解釋阿牛應該只是頭骨異常的畸形兒,不過那種時代才不計較這麼多、就算是親生父母也是不會將這種小孩視為自己生的,說到這,s先生眼角泛著淚水 自言自語道"兒子阿!父親對不起你阿!"  

此時看到這幕的我正想起身安慰s先生 、但他很快的就回復為先前的表情"抱歉,失態了,那我們繼續吧"  

這時我萬萬沒有想到一個會為兒子的死如此自責的父親,竟然是如此對待自己的兒子......  

就在某一年,當時發生了極為嚴重的現象-1年又3個月沒有下過雨,整個國家頓時陷入慘狀、然而,阿牛所在的村莊卻因為阿牛辛苦的挖到井水才免於飢荒之苦,"阿牛一定是牛神的轉世阿!!!!" "阿牛我們對不起你"  

諸如此類的話一下子就在這小村莊傳誦著,過去的怪物今日卻成了新的英雄,而善良的阿牛因一下子無法適應這種場面,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心中卻感到非常的充實.快樂;在這種心情的催化下,他做出一個決定"我要幫助更多的人!"  

當晚,他便離開村子,開始他的助人之旅;但他沒想到他的第一個目的地、竟是他人生的終點站.........  

說到這裡,s先生停下喘了口氣,說:"你應該肚子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吧",說完,s先生的太太拿出了一碗麵-一碗牛肉冷麵.......  

s先生看到我露出了一絲猶豫,連忙說"雖然有些不恰當,但內人的冷麵可是極品阿! 嚐嘗看吧"  

雖然有些遲疑,但先前我向s先生表達了我的決心,加上我尚未進食,因此便吃了起來,在美味的食物下,故事繼續展開.....不!為什麼我還覺得那麵是如此的美味難道....我真的是...  

不!神阿!請救贖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第二章  

清次-殺意的蔓延  

離開村子的阿牛,漫無目的的展開他的旅程,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想著"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那我就要幫助他們"  

("阿!多崇高的理想阿!",s先生以帶有一絲嘲諷的態度形容著阿牛)  

就這樣,有著遠大目標的他開始了他的旅程;一天過了,二天過了,三天過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牛總算找到一個了村莊,不,明確的說,以墳場來形容還比較恰當-枯朽的樹,老舊的房子,到處林立的墓碑-如此的慘狀。  

不禁令阿牛呆立了半晌,但在他天生的使命感下,阿牛吞了吞口水,股足了勇氣向村子走去.......  

"那是什麼阿?" "那是怪物嗎?!" "是死神!!!!!",村裡的人一看到阿牛,反應就如同當初阿牛出生時的情況,每一個人都迴避著他,而阿牛看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笨拙的答道 "我....我不是怪...怪..物,我...我是來...幫.....你們的"  

不斷重複著這些話的阿牛、反而更詭異,幸好有個旅經於此的旅人認出了阿牛,他大叫"他就是傳說的牛神阿!他可是使一個村子免於飢荒的神阿! "  

聽到這樣描述的村人,都改變先前的態度湧向阿牛、七嘴八舌的道"真的嗎,他真的是牛神嗎?  

"一定是的啦,看他頭上的角就知道了"  

"太好了村子有救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將阿牛搞的頭昏腦脹,他連忙的說"我.....一定會盡....盡力助...助大大家的"  

眾人齊聲歡呼,今晚阿牛成了村子的英雄..........  

隔天一早,阿牛開始去找尋水源,眾人的內心都滿懷期待等著好消息,但是第一天沒有任何收穫,村人不斷在心裡說"沒關係,只是時機未到罷了"  

第二天,阿牛也是一大早就出發去尋找水源,但結果依然一樣是毫無收穫,眾人還是不斷的安慰自己,但有些不滿已在一小撮人中蔓延  

(說到這裡,s先生突然嘆了一口氣說"真可笑阿,那些人竟然只想靠著一個人的力量來拯救村子,卻不會出力幫忙,或許村子的滅亡可說是罪有應得阿"說到這裡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彷彿看到s先生露出了冷笑-一種刺骨的寒冷)  

一個禮拜過後,依然是沒有任何收穫,可想而知的是眾人的憤怒與不滿已達到最高點,但善良的阿牛絲毫沒有察覺到這種改變,還是不停的東奔西走到處挖掘井水,一心渴望著村子能早點解除旱象..........  

"可憐的阿牛,當初能挖出井水,或許正是所謂的奇蹟吧!他怎麼會知道其他地方的地下水老早就已乾涸,根本不可能挖出一滴水阿"  

s先生露出一臉感傷的表情的感嘆著,聽到這番話,我的內心有那麼一絲難過的感覺.  

這則故事對已經知道結果的我來說無非是種打擊,結局是一場悲劇-一個好人被一群喪失理智的人殺死的悲劇。  

我當時已經無法純粹的再將它當成一般的鄉野怪談而津津有味的聽著,或許聽完這故事的人都會有這感覺吧!  

某天晚上,已喪失理智的村人們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處置阿牛,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把他趕出村子吧!" 不好吧,要是他真的是神轉世,那我們可是會遭到報應的阿!"  

"神?別笑死人了,他只是一頭牛-一頭沒有用的牛"  

這時有個人聽到這番話大聲的說  

"沒錯.那傢伙只是頭牛,也是上天恩賜的禮物,上天一定是要他成為我們的食物的"  

眾人聽到這番話不禁啞口無言,並看向發言人,發言的是村中有名的惡棍-清次,也是"牛之首"的始作俑者。  

他用那已發紅的雙眼看向眾人"你們沒聽懂嗎?牠只是一頭牛,別把他神格化了,村子的規矩不是沒用的牛就得宰掉嗎?我們還等什麼阿!難道要讓眼前的食物跑掉嗎?!"  

眾人停頓了一陣子,每個人都震懾於清次的發言,但逐漸的有人開始呼應了清次的說法"是阿,仔細想想牠真的只是一頭牛阿,那雙角,那聲音根本就是牛"  

"說的沒錯、以前我們竟然相信一頭牛的話,我們一定是瘋了"  

一下子,眾人在飢餓的催化下,每個人都說服了自己阿牛只是一頭牛-一頭像人的牛,於是眾人便在清次的帶領下,準備殺向阿牛的住所..........,就這樣,一場令後人恐懼的傳說即將誕生了 .....  


第三章  

村人與牛肉  

聽到這,我不禁為清次的言行感到驚駭,雖然就當時的環境來考量,"吃人"對發生飢荒的年代是稀疏平常,但清次那使吃人合理化,而不帶有一絲遲疑的行為,讓我再度打了冷顫  

當時,我的心中不禁發出了疑問"這樣的人還能算是人嗎?"  

但沒有多少時間讓我思考這問題、s先生已經開始講起接下來故事的發展;現在,我覺得當時讓我打冷顫的原因或許不是因為清次的殘酷言行,而是那以不帶任何情感描述清次的s先生.......  

自從阿牛來到村莊後,村裡的人便幫阿牛在附近搭了一座小木屋供他休憩,而清次此時率領著飢餓的民眾來到小屋前  

"大家進去宰了那頭牛吧!!!!"  

清次慫恿著眾人進入  

"砰!!!"  

走在前頭的壯漢一腳踢開了門,眾人蜂湧而入-只見房內空無一人,不,明確的說,屋內仍保持全新的模樣  

"這是....?"  

清次在心中發出疑問,"它在田邊阿!",一個村人望著不遠的稻田喊著,眾人向田邊靠過去,發現阿牛在田邊睡著了-手上拿著鋤頭,身上沾滿了泥巴,嘴裡喃喃的唸著"明天.....一....定...Z..Z..會..Z.Z..."  

看的出來,阿牛仍然在努力的想辦法要挖掘出水源,此時有人小聲的說"真的...要...殺了他嗎?"  

此話一出,人群中開始有了騷動,"是阿,他是那麼的用心,我們卻...."  

"清次,真的要做嗎?"  

眾人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確的,但這想法隨即就被清次的吼聲給毀掉了  

"你們這群笨蛋!到底要被這頭牛騙到什麼時候阿?!你們是要等一天,三天,還是一個禮拜才能有水可喝有食物可以吃、醒醒吧!別說一個禮拜了,再三天我們村子恐怕就要滅亡了!"  

提到村子目前的情況,一個家中還有兩個孩子的婦人不禁哭了起來,"是阿,再這樣下去,家中的..光與華就要....就要.. 餓死在家中了..嗚..嗚..."  

婦人的淚水使的眾人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大家都面臨了相同的處境-的確,再這樣下去,不只是自己,就連家中的親人也會餓死,一想到這,眾人都不禁流下淚來........  

吵雜的聲音驚醒了在一旁沉睡的阿牛,他揉揉惺忪的雙眼,看著週遭的人群發出了疑問:  
"你....你們....還...沒睡..嗎?"  

看到阿牛醒來後,眾人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阿!他醒了!"  

"怎麼辦阿?!清次!!!"  

"還要照計畫行事嗎?"  

人群一下子慌忙大亂了起來,望著慌亂的人們,阿牛正想起身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但還沒起身,就感到腦袋一陣昏眩,"砰"的一聲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站在阿牛身後的人,正是清次-右手拿著鋤頭柄,臉上一付不屑的態度說,"你們慌什麼阿?這裡有我在怕什麼!還不幫我把牛拖到倉庫去!"  

望著清次那如惡鬼的表情,眾人也只好把阿牛拖到倉庫-那間本來應該是他新居的木屋.......  

在木屋中,滿頭鮮血的阿牛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你....們到底..底...要...做什麼阿?"、

聽到阿牛開口說話時,一些尚有良知的村人不禁抖動著身體說:"牠說人話~~它會說人話阿!它是個活生生的人阿!!!!"  

聽到這的阿牛心裡也有些底了,他驚訝的問:"你...你們..要..殺..我..我嗎?"  

目的被揭穿的村人們感到一陣羞愧,而一些膽小的村人在大叫一聲後也相繼昏倒在地,看到這情況的清次連忙拿布團將阿牛的嘴堵住,只聽到阿牛只能發出"嗚.嗚" 的聲音  

清次看著這樣的成果滿意的向眾人說"聽阿!這不是牛的聲音嗎?有什麼好遲疑的!"、飢餓的感覺腐蝕了眾人的腦,雖然不久前才聽到阿牛的"人聲",但過度飢餓的他們這時竟然採信了清次的說法,"是阿,是牛的聲音阿!""那哞~哞~哞的聲音正是許久沒聽過的牛哞阿!"  

"快點宰了牠吧,我們已經好餓了阿!!!"  

"快阿!快阿!",瘋狂的人們在火把的映照下顯的更加詭異-扭曲的人型,空洞的雙眼,只會重複同一句話"殺了牠!殺了牠!"的場景的確為這故事添增了不少詭異的氣氛  

(說到這s先生拿出一幅名為"慘劇降臨之夜"的畫給我觀賞,那是他將那一晚的場景用鮮紅的亮色搭上黑色扭曲的人型完成的油畫,到現在那張畫給我的印象不亞於那一碗鮮美的牛肉冷麵,該死!我怎麼又提起了那碗麵阿!我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罪人阿!!!)  

看著村人的反應,清次滿意的轉過身對阿牛說"看到了嗎?他們可都是期望你那鮮美的肉已久的人阿!與其奢望挖出甘泉,倒不如犧牲自己拯救我們的村子吧!"  

語畢,清次高舉著柴刀向阿牛的頸骨揮下,在刀光中,只見到阿牛不斷的湧出淚水-沒有人知道那是悔恨的眼淚還是同情的甘露-瘋狂之夜就在清次的一刀下展開.......  

編按:以下為夜會話的部分,乃是在描述那育有二子的婦人在得到牛肉後,帶回去給孩子享用的故事  

得到"牛肉"的婦人飛也似得向家中奔去,雖然剛經歷了一場瘋狂的祭典,但一想到今晚家中的孩子終於有食物可以吃了,剛剛那種血腥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到了家門口,她用力的敲著門說:"孩子們阿!媽媽帶食物回來了阿!!!"  

聽到"有食物"的孩子也顧不得瞌睡蟲的侵襲連忙跳下床問:"有食物!終於有食物能吃了"  

"是什麼阿?"  

進入屋裡的婦人也顧不得慌亂的衣著說:"是牛肉阿,剛才村裡抓到一頭迷路的牛,媽媽剛才就是去分牛肉的,媽媽馬上去燙一下肉" "耶~有肉可以吃了!有肉可以吃了!"  

過了一段時間,婦人拿出了剛燙好的牛肉,雖然沒有經過調理,但對兩個孩子來說已是美味了  

"好好吃喔!"  

"對阿!這肉雖然難咬但吃起來好鮮美喔!"  

"好有咬勁喔"  

"娘,妳怎麼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經吃過了,你們只要顧好 自己就行了"  

沒有人注意到婦人雖然在笑,但眼眶卻沾滿了淚水......  

知道"牛肉"真相的婦人,說什麼也是不肯吃的  

她望著兩個剛因吃飽而呼呼大睡的孩子的睡臉,內心不禁充滿了掙扎與不安,於是她便望向窗口乞求:"牛頭大神阿!請您原諒我們吧,假如要是真有報應的話,就請讓我一個承受吧!別牽累....到我的孩子...阿~",話說到一半,眼淚就已流滿了地,在她的心中,她希望這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發生這種慘劇........  

第四章  

令人顫慄的牛之首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婦人終於捱到黎明的到來,當她張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所發生的事只是場夢,然而當她踏出門後,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無法抑止的淚水此時不禁奪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牛肉後,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回想起剛剛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他們在內心中有了共識-昨夜已是過去了,今後不管怎樣都不會再讓這種血腥的事降臨於村子  

然而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將這一切的沉默打破,也讓心中的誓言化為烏有.....  

"阿!!!!",一聲尖叫從昨夜發生慘劇的屋中傳來,聲音響遍了村子,眾人聽到這聲慘叫連忙趕過去,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村中一位飽學經書的先生此刻嚇倒在地,而讓他發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離屍體-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殘餘物.  

"這是怎麼回事阿?!"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阿!"  

眾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不禁大叫了起來-  

因為屍體頭骨的額頭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  

(編按:去照照看鏡子,人的額頭到鼻子這塊 T型骨跟"牛"的形狀很像喔....)  

望著眾人驚懼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師急忙否認"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來確認昨夜的事是否是真的,誰知道一進來就...一進來....阿!!!!真的,不是我!!!"  

說到一半,飽受驚嚇的他開始語無倫次的哭了起來,眾人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心中也開始有了幾分恐懼.....,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怎麼了?大家都聚在這,難道又有什麼'好吃'的嗎?"  

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而清次那滿臉不在乎的神情與村人的驚懼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看著眾人嚴肅的表情,清次隨口問說:"怎麼了?"  

村人便將頭骨破損的事告訴他,然而聽完後,清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哩,沒想到這種愚蠢的事竟然讓你們這麼害怕,老實說吧!那是我挖空的!"  

語畢,清次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物品-正是頭骨失蹤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頭的形狀清晰可見.......  

聽到清次的自白,眾人不禁大駭問道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你不怕報應嗎!?"  

聽到眾人的質疑,清次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報應?哼!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今日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聽到清次的話,眾人驚訝的說不出話-大家都被他的話震懾住,我想就如同我一樣,眾人都屈服於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無法發出聲音....  

"你胡說!!!!"  

一聲怒吼嚇醒了所有愣住的村人,那是剛才語無倫次的私塾教師發出的吼聲,只見他雙瞳睜大指著清次繼續說到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害我們到什麼地步阿!我們都知道我們吃的是人,一個無辜的人阿!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來面對!?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到別的村子去將所有事情說出來!!!!"  

眾人一聽連忙要攔下飛奔而去的老師,但不知怎來的力量,看似瘦弱的先生將眾人推開向住處衝去,看到這情況,老邁的村長不禁跪倒在地、

"天阿!我們要怎麼辦阿....,就算現在我們免於飢荒,我們也無法洗刷"吃人"的污名阿!"、

"放心吧!村長,我會將這件事解決掉的,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此時沒有人敢反駁聲音的主人,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而此時此刻的他臉部正因為剛才一席話而憤怒著,而他的臉部因憤怒而產生極度扭曲只能讓人聯想到"修羅".......  

黃昏時分,私塾教師已做好離開的準備,此時此刻的他已對這個村子絕望了  

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門口處傳來了敲門聲,"叩~叩~叩~",處於敏感時刻的他手上拿著匕首,謹慎的問到"誰?有什麼事嗎?"  

"是我-村長,快開門阿!清次已經發瘋了!他現在見人就打,我來這是想跟你一起離開這村子的,快開門阿!!!"  

雖然,私塾教師心中懷有些許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來的旅途中能有同伴陪伴,他就將腦中的不安揮去,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開門的同時,嘴裡 還不斷的說"看吧!我早說清次已經瘋了,在不走就連我們都有危險了!"  

"快阿!還杵在門口幹麼?趕快幫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趕快出發吧!對了,你幫我拿一下刀子提防清次的出現"  

說完,他就急忙的回到屋子準備行李,但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舉動無非是親手將死神的鐮刀還給死神,在一聲抱歉下,他感到背後一陣劇痛,而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門口,只能不斷哀嚎,此時他的背後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剛才交給村長的刀-......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暗箭傷人的事..汝.不知..,阿!!!痛阿!!!"  

就在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後,有個人影用腳將插在背後的刀踢的更深入體內  

"清次...你...這個...嗚~好痛~拜託你~別踢了~阿!阿!阿!"  

"你不是說我是惡魔嗎?!這麼說來我為何要放你一條生路呢?說阿!"  

"清次,不要太.....!"本來要開口制止的村長在看到清次的臉後就噤言了-  

他的臉上清楚的寫著'擾我者死'  

村長只能呆站著任由事情往最壞的一面發展........  

"我想...殺了那畜生或許真的有詛咒呢..."清次低聲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村長嚇了一跳,對了,就像是有天我們聽到一個政客說"我再也不貪污了"一樣震驚  

村長不禁抖動著聲音問"真~的...有詛咒....哈~哈~那我們注定....要滅亡了,怎麼辦阿~!!!"  

看著村長那因害怕而顫抖的人,清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說:"怕什麼,這種詛咒我三兩下就能破解了!"  

"真的嗎!清次,你真的能破解詛咒嗎?!"  

多可悲的景象阿!害怕的村長竟然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顫抖著,從他臉上絲毫感受不出身為一個村長的威嚴;只見清次從懷裡掏出了阿牛的頭骨,大聲吼道 "你這畜生給我消失吧!"  

接著他竟然將頭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臉上,其力道強勁到將頭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師的頭裡,"阿!!!!痛阿!!!!"  

一介書生怎能耐的住如此的折磨,其淒厲的慘叫聲使得整村的人都趕過來看,但他們絕沒想到他們即將目睹一件他們不願再見到的事.........  

"哼!被我抓到了吧,你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現在我就讓你再也無法超身!"  

語畢,他將本來插在老師背後的刀拔起來,刀拔出來所造成的痛楚使得老師的慘叫聲再次響遍了村子間,"痛~痛~痛阿!!!"  

強忍著臉部以及背部的傷痛,他開始努力的爬向家門,但這時擋在門口的是手執染血的刀,面帶殺氣的清次,這時他終於覺悟了-他,已無法逃離死亡的命運。  

當晚村子又有美味的"牛肉"吃了.......  

再一次得到"牛肉"的婦人,這次她的內心已跟昨日的感覺截然不同,她疑惑著是否應該把肉拿回去給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們,雖然肉的來源皆是取自於人,然而面對這兩者間的心境確有極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眾人皆已陷入瘋狂所幹下的蠢事,而第二次卻是在清醒時親眼目睹了慘劇,而劇中的主角也換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想到這,婦人握著"牛肉"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一個恐怖的想法飛也似的流過腦袋,"我會是下一個主角嗎?"  

多恐怖的想法阿!然而只要親眼見過清次那化為修羅的臉時,便可瞭解到這想法是可能轉瞬成真;此時婦人的背脊發冷,而握在手中的牛肉也掉落於地......  

肉落在地上的聲響喚醒了發呆中的婦人,她這時將恐懼逐出腦中,趕緊拾起地上的"牛肉"心想:"趕緊帶回去給光與華食用吧!然後連夜摸黑離開這裡吧!"  

撿拾乾淨後,婦人連忙的加快腳步向家飛奔而去;不只是她,此時此刻的村人都已做好了離開村子的準備,原因無它,他們都知道再待下去不需要餓死,一個惡魔就足以將全村殺光.......  

到了家後,她輕聲叫喚兒女的名字,但可以聽的出語氣中帶了一些急躁,聽到這樣的呼喊聲兩名稚子連忙從床上跳起來,"娘,什麼事這麼急阿"  

"對阿,華華可是才剛睡著呢!"、

看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婦人當然也是充滿了不忍,但為了自家的安全,她催促著兩個孩子"快點吃這份牛肉吧,媽媽會在這段時間整理行李,整理完後就離開這裡!"  

"哇!又有牛牛吃了!",年紀小的幼女一聽到牛肉就顧不得母親之後的話開始自顧自的跳來跳去,而稍微年長的哥哥則是聽完母親的話後,著急的問:"離開?為什麼要離開這兒?"  

無法說出真相的母親只好隨口答到:"因為聽說鄰近的村子最近開始下雨了,現在整村的人都準備去那兒試試運氣呢!"  

說到最後,婦人的眼淚再次沾濕了眼眶,但年幼的孩子在聽到鄰村的"好消息"後,也興奮的衝去與妹妹分享所剩不多的"牛肉",壓根子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表情,而婦人看到這種場面就一個人默默的到屋內開始整理行李.  

整理到一半時,一段令人心寒的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今天的肉不好吃耶...."  

"對阿!咬起來一點咬勁都沒有....,一定是牛太瘦弱了"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頭牛牛的肉喔","對阿~"、

兄妹兩那無心的抱怨此時此刻聽在婦人的耳裡彷彿惡魔的對話,剎那間一個男人的臉孔浮現於腦海中-正是清次那張修羅的臉。  

她的腦海中不自覺間湧現了一股驚駭的想法"是阿!私塾先生本來就已經餓的像皮包骨能分的肉本來就不多,這樣清次根本吃不飽阿!這麼說來.....這麼說來清次他....他難道會......!"  

想到這婦人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的衝出家門,一旁的孩子看到母親的行為都嚇了一跳,但年幼無知的他們怎麼會曉得隱藏於事情背後的真相呢?  

婦人離開家後便向私塾先生的住所飛奔而去,她沿路找尋清次的蹤影,心中卻又祈禱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發生;然而,這矛盾的心態卻在靠近先生住處的田邊宣告破滅........  

在那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屍的屍體,而趴在他們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清次,看見此景的婦人不禁失聲尖叫,而最後一場慘劇也在這聲尖叫聲中開始上映.......  

現在讓我們拉回到清次殺掉私塾先生後的那段時間吧,清次強制將肉分給村人後便與他那些與他平日瘋狂的同伴席地而坐,討論剛才的種種經過,這時有一人拿起了柴刀將樹枝削成了牙籤剔起牙來,一臉尚未盡興的說:"嘖~嘖~嘖~吃的真是不盡興,肉真的是不夠吃~"  

"對呀!那傢伙的肉不只少也沒咬勁,還是那怪物的肉好~"  

"對阿!清次你說呢?"  

真不愧是清次的朋友,論凶狠度雖不如清次,但其個性也皆因飢荒而喪失了人性,竟將剛才那段令人不願回憶的事以輕蔑的態度重述,但身為事件主角的清次此刻竟顯的格外安靜,在漫長的交談中不發一語,而眼睛也不斷的在眾人身旁打轉,看的眾人冷汗直流  

此時一個人站了起來說:"我想...我們也該離開...了吧...."  

聽到這話,大家如釋重負般說:"是阿,時候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是阿,再拖下去天色就晚了",就這樣清次一行人就離開了木屋向村子的方向前進,誰也沒想到這一切都是清次開始異變的前兆.................  

"清次,你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該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  

"哈~哈~哈~"  

雖然清次的臉色有些詭異,但身為他的朋友卻依舊開他的玩笑,彷彿已經忘卻了剛才的恐懼"根本不夠....."一聲低沉的細語從清次的喉間流出,眾人聽到時有點不知所措,連忙問到:"清清...次,你剛...剛說...什麼阿?"  

從他們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們流露出的恐懼;雖然害怕,但他們心中還是相信清次剛才說的只是玩笑話,然而,清次接下來的舉動卻直接將他們的恐懼給永遠的吞噬掉........  

"根本不夠吃....!"  

一陣白光閃過,前來關心的朋友來不及迴避,臉就硬生生的接下了清次的攻擊,"砰"的一聲,強力的拳勁使的那人跌坐在地上哀嚎:"贛!清次你發瘋了嗎!竟然下手這麼重....!"  

那人邊摸著額頭邊叫罵,可是當他張開那因疼痛而閉上的眼睛時,他沉默了,更詳細點的說,他再也張不了口了-清次飛快的抽出柴刀,將刀往那人的頸子招呼,一瞬間,嘴巴微張,瞳孔因驚嚇而放大的頭就飛也似的滾到田邊  

而剛才擊在那人頭上的正是那已有些微泛紅的阿牛那長角的頭骨.......!  

眾人見到此幕都愣住了,不只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慘狀,更因為見到了那恐怖的頭骨;這時一個膽子較大的人抖動著聲音問:"清~~~次,你真的~~~發瘋了嗎!!?"  

"原來這次你附身到我同伴身上了,你們放心吧,你們的血跟肉我會吃的一滴都不剩的!"  

看著清次那瘋狂的表情,那群跟清次已有多年交情的他們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他們馬上拔腿就跑,但這一切都太慢了,一個跑不夠快的人,突然跌倒在地,他驚慌的說:"  
我的腳~~我的腳~~怎麼會突然跑不動了!"  

突如其來的情況使他陷入了不知名的恐懼,他向後一看才發現到他的小腿已經與他的身體分離,他驚嚇的連疼痛都忘了,連忙把雙手當腿來用,死命的往前爬,嘴裡不斷叫喚著同伴的名字:"救我阿!我還不想死!!!"  

聽到這淒厲的呼喚前方的同伴不禁回頭一窺究竟,然而映入眼簾的場景卻令他們無法出手幫忙..........  

因為這一切都太震驚了-清次手裡拿著沾滿鮮血的柴刀,另一手則拿著頭骨不慌不忙的將頭骨應按上在前方爬行的那人,接著他臉色猙獰的再次將刀揮下,短短的幾分鐘,四個清次的朋友就被他殺掉了兩個.............  

看到此景剩下的兩人趕緊轉身像村裡跑去,嘴裡還大聲嚷嚷著:"救命阿!清次開始屠殺了!"  

但一切都太遲了,清次再宰掉人後飛快的撿起兩塊大石頭向前擲去,"砰"的一聲,兩人的呼喊聲尚未傳達到村子裡就倒在田間的小路,最後傳到他們腦中的只剩下從頸子後方柴刀揮砍下來的疼痛;結束掉這一切後,清次一個人坐在地上開始啃蝕著"戰利品"  

然而四個人的肉似乎仍無法填飽他的肚子,嘴裡依舊重複說著:"好餓阿...還想要...更多"  

而那凹陷的雙眼直瞪著村子的方向,而這驚駭的情景正好被那衝出來想驗證自己恐怖想法的婦人瞧見,她的尖叫聲不只響遍了全村,也意味著故事即將結束.........  

牛之首  

s先生一口氣描述完兩種情況後,便停下來喝了些茶,他看著我面前那已空的碗,高興的說:"如何?內人做的麵味道不錯吧,再多吃一點吧."  

看著他那真摯的笑容加上肚子的不爭氣,我便接受他的好意吃下了第二碗麵  

現在想想平日時量不大的我會在那時吃下這麼多碗麵或許真的跟s先生的推論一樣-我那時已經對那碗麵的魔性著迷不已,想到這,我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顫;看到我開始吃麵後,s先生才開始講起接下來的故事,而他那時的笑容對今天的我更是一種揮之不去的夢魘......  

聽到婦人的高分貝叫聲,本來專心埋首啃食"牛肉"的清次也抬起頭怒瞪著她,望著清次那因憤怒而睜大的瞳孔,婦人嚇得跌坐於地上,溫熱的尿液不自覺得從裙中流出,看到這場景清次不禁大嘆可惜:"可惜了一塊肉,俺至今還沒吃過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聽到這樣的話,婦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顫;清次似乎對眼前的景色相當享受,嘴裡開始說起了淫穢的話語一面向她逼近,看到這情形婦人將手當腿用,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動終究還是敵不過清次那雙腿的速度  

眼看著清次逐漸逼近,婦人只能沒命似的亂叫,她心中的疑慮已被證實-清次早已變成了一個瘋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婦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說:"對了!聽說小孩子的肉比大人來的鮮美,妳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小鬼,等解決妳之後,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聽到這瘋狂的言論,婦人體內突然湧現出一股力量,她擲出地上的石子,接著雙手當作腿般向村子開始疾奔,"快點!再快點阿!有誰可以阻止惡魔阿!!!救命阿~~~~"  

像撕裂喉嚨般,婦人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清次抹去額頭上的鮮血,抽出插在屍體上的柴刀,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阿!沒關係,我這次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語畢,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一聽到婦人死命的叫喊聲,村人連忙衝了出來,憑藉著微弱的燈火村民間彼此互相對望,赫然發現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逃離這地方,每個人身上可以看出剛才整理行李的痕跡,更甚著已經有人將包袱背在身上。  

另外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不論男女,每個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雖然眾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但眾人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婦人所帶來的消息卻將大家最後一絲的期望給消滅掉,"清次...終於開始......殺人了,他將他的同伴都吃掉了!!!,接著他的目標就是我們了!!!"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次,他們到村子的入口找尋清次那巨大的身影,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因此他們決定點燃火把,然而他們永遠想不到這火把竟然讓他們從狩獵者變成獵物。  

就在他們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一道紅光閃過,只聽到"咻"的一聲,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懼不已的清次。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清次將阿牛的頭骨罩在自己的臉上,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巨大,而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面對這情況,清次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雖然村子也有比清次強上許多的人,但在這次的飢荒中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徒勞無功的,反觀清次經過這幾天的"獵食"後雖然體力稱不上是完美,但要應付一群饑民已是綽綽有餘的。  

整個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慘叫聲就歸為寂靜,只見清次悠閒的坐在由屍體推成的小山上,嘴裡說道:"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對了!先拿那兩個小鬼當開胃菜吧,我記得....."  

只見他開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爛的木屋,最後目光停留在一棟大門緊閉的屋子,他露出了笑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說到這s先生停了下來,他重新點起了煙說:"故事到此就結束了,唯一能知道後續發展的只有這故事與之後明治初期的報告書互相對照所出現的驚人事實。"  

故事到此結束總有些意猶未盡,於是我連忙追問那真相是什麼,只見s先生說:"雖然你可能有一天也會察覺到這事實,但我還是將我珍藏以久的資料拿給你看看吧"  

只見他拿出一大疊的資料堆在我面前,我顯的有些訝異:"這麼多阿?!"  

"不不不,只有前幾份有關係到故事的後續,剩下的是我從別人那聽完故事後自行收集而得的報告書,等一下你就通通把它看完吧,典子!再拿來一些麵來招待客人吧!"說完,s先生便坐在沙發上開始閉目沉思;而我便獨自一人閱讀那份在我往後的  

人生中使我處於驚嚇狀態的報告書;說真的,我實在是不願再多回想起那份報告書的內容阿!  

牛之首-最終章  

殘酷的事實  

我一邊回想著故事的內容一邊看著那有關那村子的調查報告,赫然發現到傳說與事實交織出的驚人真相  

以下為明治初期報告的大概內容:  

"這真的是太噁心了,雖然過去曾挖過不少屍骨,但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次那樣的噁心,屍骨沒有一具是完整的,最常見到的是頭身份家的屍骸,而且頭與頸子的斷面也非常乾淨,想必是用很鋒利的刀砍的;另外在某間破爛的房舍中發現到了一件寫滿文字的和服,令人訝異的是衣服經過了這麼久的時光竟然沒有任何破損,聽周圍的人說這是怨念使然的結果,或許真的是這樣吧,衣服上面的文字很凌亂,只能看出'牛頭來了!果然....詛咒,殺....消亡'的字眼、看這些字眼不禁讓人想到流傳在這附近的'件'的傳說;件-牛與人交配後產出的魔物,具有預言能力,生於兇事發生前,死於兇事結束後,算是當地有名的傳說,但硬要把傳說與現實相結合難免有些迷信,或許之後向附近的老人打聽能得知發生在這村子的慘劇吧!最後附上這次挖出的骸骨數目-南邊一住宅旁成年男屍一具,頭顱與身份離,往村子入口方向的路上有四具面向入口的男屍,有兩具是頭部直接被攻擊而亡,另外兩具是胸部被猛烈攻擊而亡,西邊的一間木屋底層埋了一具壯碩的男屍,與先前相同的是頭與身體呈現分家狀態,但與先前最大不同是他的頭骨一部分被人撬開,光是想到就毛骨悚然阿.......,而村中的骸骨更是多的嚇人,但與前面最大的不同是-屍骨除了致命傷外沒有出現其他撕裂過的痕跡,男屍9具,女屍4具,童屍0具,這是詛咒嗎?一個村子難道沒有兒童的存在?但讓我納悶的是其中有一具女屍被妥善的安葬、屍體埋的很淺應該是孩童所挖的,這村子充滿真多無解的迷團阿!  

調查員  

蜂須賀 正樹 筆"  


看到這我不禁納悶起來,我問道:"莫非那兩個小孩是虛構的......"  

s先生只是搖頭說:"不知道,或許整篇故事都是虛構的也說不定,但從某些事來看,這故事的可信度非常高...",說到這,他的目光開始游離不定,我連忙問到是什麼事,只聽到他說道:"不~沒什麼啦,你還是繼續閱讀之後的文章吧!"  

於是我就停止發問,重新回到那疊資料中;一直到今天我才瞭解s先生那話中的涵義-那村子不是傳說,而是現實......  


以下為s先生獨立調查報告的內容:  

"我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那老頭說的話,但在這趟旅途中我真的不得不相信流在我體內的血是如此骯髒又污穢阿!我開始收集牛之首的資料是在我遇到那老頭的三天後,畢竟要相信那事實在要有很大的決心,但在吃過所有食物後,我認了~~~我的體內確實有那血的存在;而這篇報告便是在我那記者之魂的驅動下所完成的內容.....  

我一直感到有趣的是-這則故事實際上並不能稱上驚人的恐怖,但為何在歷史上有被禁止的痕跡呢?於是我去查了歷代的紀錄,赫然發現到最近一次的禁書活動是在二次大戰後本國經濟蕭條時期,那時還出現了奇特的都市傳說'瘤女'-那是一個殘酷的悲劇;那時候全國陷入飢荒,雖然人吃人的慘況並未大量發生,但據謠言指出在當時原爆區的附近曾發生過這樣的慘劇,是的,在這兩地區附近發生了暴動的民眾將沒死成的人當成了食物,而有心人為了防止其他人發現事實,於是編造了' 瘤女'的傳說,而政府在聽到這樣的流言後,為了防止這種風氣的擴大於是便將'牛之首'列為禁書,更將當時有嫌疑的人處死,但還是無法完全根絕掉這樣的惡習,在我與當地老一輩的人聊天中發現到他們過去曾經吃過一種食物,味道雖然普通,但感覺卻非常奇特,更何況當時'肉'是一種稀有食物,那味道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照道理講要在現在再一次找到那種美味並非難事,但根據一些事業有成的老人們說不論他們嚐過多少美味但記憶中的那味道就是無法重現,除了一種沒有嘗試的肉......,聽到這,那老頭的話又不自覺的在耳邊響起:'我們的血裡已經融入了'食人'的血緣了,不管怎麼逃避,我們心中唯一認同的美味只有'同為一族'的人類',現在的我已經無力再加以反駁了......。"  


看到這,一股恐懼及憤怒油然而生,我將手邊的資料甩開,大聲的怒斥道:"胡扯!這根本都是你的瞎掰,什麼'食人'的血緣?這根本就是你的妄想!"  

聽完我的怒吼,s先生張開了眼悠悠的說到:"是阿~我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阿!但看到你剛才的行為更能證明這一切都非妄想阿!"  

"什麼?!"  

只見s先生的表情逐漸轉為陰森:"你不是一直對我犬子的肉讚不絕口嗎?"  

聽到這裡我不禁傻眼了!  

我那時已幾近咆哮的聲音嘶吼著:"你說什麼?????!!!!!!"  

但s先生以沉默代替回答,接著我將目光移向他太太臉上,但深知一切真相的她在也忍受不住哭了出來;我茫然了......、

此時羞愧憤怒湧上我的心頭,我那時只想揍人,我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前,但s先生手腳更快,他從口袋中掏出了槍:"出去吧,我可不想讓這故事在此停住阿......"  

接著的事情我一點都記不得了,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後,我一個人淋著雨獨自的在路上走著,嘴裡嘟噥著:"我吃了人...我吃了人...."  

最後,我昏倒在地,當我再次張開眼時,我人已在病房了,身旁不斷照顧我的是未婚妻-一美,我拜託她幫我做出各是各樣的牛肉料理,但卻沒有一樣能勾起我的食慾,不,更極端的說法是世上除了"那種肉"外,再也沒有一種肉能塞住我的味蕾......  


我想我的生命大概快到盡頭了吧!現在的我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了,唯一能勾動我的食慾的是一美白嫩的粉頸,每當她靠近我時,我都快克制不了自己了!  

我已經暗自下了決定,在這篇文章結束後,我會親自了結自已的,現在唯一能帶給我希望的大概只有我暗藏於床邊的那把左輪手槍吧......  

<全文 終>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uun + 10 + 10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3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御貓
公爵 | 2009-5-16 19:07:06

真好看但是也滿恐怖的說
這真的是傳說嗎??   好想知道喔
感謝大大的發文.又讓我知道一件恐怖的故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眺望星空的狼
伯爵 | 2009-5-16 22:14:19


真的很恐怖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機車男子II
侯爵 | 2009-5-17 14:21:20

唷~滿可怕的
不錯很好看
謝謝大大分享囉^^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吳仁
公爵 | 2009-5-17 21:04:24

不會吧!這個故事還真鬼異耶1{:3_327:}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kenkent
公爵 | 2009-5-18 13:34:41

{:3_310:}好可怕哦。。。。。请加油~~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jeeq1987
騎士 | 2009-6-12 16:10:53

也還好啦,不是那種恐怖到無法接受的地步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3 16:09:11

幸好就是∼
我從來就沒有吃過肉∼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13 16:57:45

算命的說我不能吃牛肉= =
可是我∼卻愛上了牛肉= =
天啊!!幹嘛這樣折磨我呢
算命咩∼半信半疑就好了
{:1_217:}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3 17:10:34

9# moncreh1977


不是吧你∼

那么這扁文章有沒有帶給你∼
一種∼
驚奇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13 17:14:54

是還好耶∼
這篇故事不算恐怖∼
算是比較驚悚類型的∼
只是有一次去吃牛排
吃到壞掉的牛肉
整個就是E04∼超級噁心的味道
後來打死都不去那家吃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3 22:01:44

11# moncreh1977


吃素吧∼∼∼
吃素吧∼
吃素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的了∼∼∼

呵呵∼∼{:1_210:}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arno
侯爵 | 2009-6-22 09:14:27

好長的文章
中國在古代戰亂不是也有傳出吃人肉的事嗎?
為了讓士兵能打仗把死去的人給當食物
將領是"清次...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shaka6604
伯爵 | 2009-6-22 12:08:19

一旦開啟了罪惡的先河,人類難免淪為惡魔.
    遇險的人很容易滋生吃人的念頭.看來,離社會越遠,人類越接近猛獸.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2 15:58:53

14# shaka6604


但是其實人變不變野獸∼
我想∼
這個跟社會沒有什么直接的關系吧∼
應該只是可以跟自己的心態講得上關系∼
因為很多新聞就是∼
講強X自己的女兒呀∼
分尸之類。。。

中國人有一句話就是講
虎毒不食兒

也就是講老虎這么兇的動物都不會吃自己的孩子∼
但是看看現代的人∼
唉∼∼∼∼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shaka6604
伯爵 | 2009-6-22 16:38:00

本文最後由 shaka6604 於 2009-6-22 16:51 編輯

15# yinyue34


荀子似乎說過人性本惡.

同種生物通常不會相互殘殺而且排斥將同類作為食物.因為違反這一規律的物種無法生存.

你說社會上存在違反倫理道德的犯罪.
早期的人類近親結婚很普通.之後意識到近親結婚所生嬰兒往往有缺陷,於是人們建立起禁止近親結婚的共識,逐漸成為道德和法律.

人心不是生來就有,道德也不是無中生有.畸形變態的罪犯往往由於社會環境的影響和家庭關愛的缺失扭曲人格,逐漸背離社會的普遍價值觀,最後導致犯罪.

比如上世紀30年代英國的惡魔傑克連環殺害妓女案,專家斷言:該罪犯很可能幼時曾被女性虐待,並且長期缺乏與異性的正常交流.對女性產生極度恐懼和仇恨心理,是他實施犯罪的主要原因.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6 + 6 我很認同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6  J幣 + 6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