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86 | 回覆: 6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8 08:43:23

她站在路邊,撐著洋傘,研究手上的地址。

「草田村大苗一街……」女孩的臉稚嫩秀氣,眼神有股倔強閃動著,「好怪的地名。」

望了望兩邊的來路,怎麼這時要找個人問路,卻連半條狗都沒有?

「都來這裡了,怎麼能回去?」她索性收了洋傘,三十幾度的毒辣大太陽立刻貼上她的肌膚,她自背包找出帽子及長袖衣穿戴上。

再度朝四周望過去,全都是田,十足十的鄉下地方,不要說是汽車了,連摩托車經過的次數都少得讓人覺得沮喪。

她要找的人到底住在哪?

就她視線所及,只看到一間平房,非常老舊,她懷疑那是農家拿來放農耕器具的地方,要不就是鄉下那種簡陋的半蹲廁所。

沒辦法了,她看了看平房,真的得去查看那房子有沒有人住。

她朝那房子接近,兩隻手交替著提著重物走了大半天,已經快沒力氣了,那些愛心過剩的志工媽媽煮了一大堆食物要給老人家,害她滿身大汗地提著這一大袋湯湯水水,慢慢走過連路都不太像的鄉間小路。

她終於到了,站在那道勉強稱之為「門」的位置叫著:「鍾爺爺!我是志工阿姨派來的,我叫麗佳,您快點開門好嗎?」

等了一會,無人應答,麗佳只好自己推門進去。

「鍾爺爺?我是這個禮拜代替倪媽媽來看您的。」靜悄悄的,偶爾遠方傳來野狗懶洋洋的叫聲之外,這裡的氛圍安靜地讓人想睡覺。「鍾爺爺?」

她側身走進,把那袋沉重的食物放在桌上,又喚了一聲:「……鐘爺爺?」

「誰……」某個年邁且無力的聲音遞了過來。

她轉向聲音來源,見到一名駝背的老太婆一步一步吃力地『移動』著。

「啊,」麗佳急忙趕到老太太身邊,扶著她坐到一張藤椅上,「您別忙,先坐著,我是麗佳,替倪媽媽來看您倆老人家的。」

難怪要煮這麼多食物,原來是一對老夫妻,她心想。

「倪媽媽……是誰?」老太太好像神智不太清楚,萎老的身軀不斷抖著。

「是志工,每個星期都會來看您們倆。」

「是嗎……?那妳是誰……?」

麗佳苦笑了一下,「我是麗佳,鍾奶奶,我剛才有介紹過喔。」她笑著,邊用眼神找尋廚房,想找個碗來舀湯餵老奶奶喝。

「哦……?」老太太只是困難地眨眨眼,沒有太大反應,「那志倫在哪啊?」

她拿著在廚房找到的大碗公,發現廚房已經是一片災難,待會非要好好清理不可。她聽見老奶奶的問話,回著:「志倫?誰是志倫?」

這些志工媽媽好討厭,怎麼事先沒說有個腦袋不清楚的老太太呢?這樣她才不會手足無措地不知如何應付,至少也該給她一些資料啊。

「我的兒子啊……他去哪裡了?」

麗佳恍然大悟,這個叫志倫的是老奶奶的兒子,她無奈地聳肩,她也不知道她兒子在哪,她只是為了補社工實習分數來的,只要她學分拿到了,她就能順利申請到美國的學校,所以這段期間,她也到過不少這樣類似的家庭。

典型的台灣家庭,雙親大部分都在鄉下,兒女通常在大都市打拚,在外地結婚生子,在老人家不熟悉的地方落地生根,把老人家留在鄉下自個兒孤獨地生活著,日漸凋零。

為了安撫她,麗佳說了大部分的人都會說的話:「鐘奶奶,志倫他去工作了喔,在台北啊,妳忘了對不對?」

「他在台北啊……」老奶奶點點頭,好像能理解,她的身子還是顫個不停,又問:「妳是不是志倫的媳婦啊?」

「鐘奶奶,我是麗佳,不是您媳婦,先把這湯喝了。」她把湯給吹涼,一口一口地餵著她,老太太灑出來的湯汁比進口的湯汁來得多,但麗佳還是耐心地餵著,耐心及愛心是志工必備的條件。

「我老伴呢?」

麗佳終於想起這裡還有個鐘爺爺,但從剛才叫了半天都沒回應,應該是出門去了。

「鐘爺爺可能有事去辦了,待會回來。」

「我這老伴啊,是個好人。」老奶奶有濃重的外省腔,加上年老,麗佳要很努力才能聽懂她的話,但老奶奶這句話倒還說得挺清晰。

「那一年,日本鬼子打過來哩,整天都有飛機轟轟轟地飛,到處都死了人啊,我這老伴跟著國民政府進城裡來,城裡早就空空的啦,我死了爹也死了娘,全家都死絕了,只留我一個。」

老奶奶忽然神志清醒了不少,開始說起往事了,麗佳也不以為意,很多老人家只記得他們想記得的,或者他們能記得的事,也許對老奶奶而言,跟鐘爺爺的過去就是她願意記得的事。她沒有回應老奶奶,只是把湯放著,開始動手收拾房子。

而老奶奶還繼續說著:「我那老伴扛著槍桿子,見我一個人可憐,抓著我就跑哩,之後我就隨著他到台灣來啦。」

麗佳憐憫地看著老奶奶,她的記憶出錯了,中日抗戰結束跟國民政府撤退來台之間還差了兩年,她全混在一起了,但那不重要,她只是想說她的回憶而已。

「後來,我就跟著他啦,在台灣落地囉,這光景是回不去咯,終究……蔣委員長死了之後,什麼希望都沒啦……」老奶奶還是叼絮個不停,她的記憶停在很遙遠的時代裡,麗佳專注於打掃上,把老奶奶的陳年往事當背景音樂,猶如搭著回憶的時光機,在她緩慢的聲調裡,有股淡淡的銘心之刻。

「志倫長大啦,去外地唸書就不回來了,我老伴的身體一年一年差咯,總唸著要死就死在家鄉,哪兒才是家啊……這兒不就是家嗎?」老奶奶開始語無倫次地細細自語,麗佳也就不再仔細聽她唸些什麼,只要她不妨礙麗佳的打掃就好,還好房子小小的,費不了什麼功夫。

就在她忙得快告一段落時,才驚覺到老奶奶怎麼沒了聲音,轉頭一看,老奶奶竟不在位置上了!

「鍾奶奶?」她一時詑異著,怎麼老奶奶什麼時候離開客廳的?她居然都沒發現?

就在她才要走進那扇看起來像是房間的房門時,老奶奶又慢慢踱出來,嚇了麗佳一跳。「鍾奶奶,妳要拿什麼吩咐我一下就好,妳好好坐著休息。」她又急忙要伸手扶老奶奶。

「志倫的媳婦。」她叫著麗佳,牽著她的手,把口袋裡的東西放在她手上。

「鐘奶奶,我是麗佳,不是妳媳婦。」麗佳苦笑解釋著,把老奶奶交給她的東西翻過來看,「這是什麼?照片嗎?」

「要是看見志倫他爹,幫我交給他,要不他會找不到我的,他就要回來跟我在一起啦。」老奶奶佈滿皺紋的臉龐堆起了和善的笑容,像是在交代她什麼很重要的事。

麗佳的苦笑更深,鍾爺爺就要回來跟她在一起?說得好像他們分別很久似的,他也才一個上午不在而已。老奶奶的神智混亂得很嚴重,她拿著老奶奶跟老爺爺年輕時的合照,照片裡的他們都很年輕,說不定那時他們的年紀比現在的自己還小也不一定,戰爭的影子在他們的臉上顯而易見,老奶奶期盼的臉讓她有點不知所措。這個時候麗佳的行動電話響起。

她拿起手機,收訊只有兩格,按下通話鍵,「喂?」

「麗佳,妳在哪?」是社會局的志工江媽媽,她是個急性子,講話快得跟機關槍一樣。

「在鐘爺爺家裡啊,他現在不在家,我……」

「他當然不在家啊,」江媽媽打斷她的話,急急又說:「鍾爺爺現在在醫院急診室裡,他被車子撞了!」

「什麼!」麗佳嚇得大叫,怎麼會這樣?她轉頭回去看老奶奶,但她不在剛才的地方,她已經進房了。麗佳連忙壓低聲音:「他有沒有生命危險?」

「還不知道,妳就先回來,我們一起去醫院看鍾爺爺。」

「可、可是……鐘奶奶還在家裡啊,可不可以麻煩派一輛車過來載老奶奶去醫院呢?」麗佳聲音更低了,深怕一個大叫,會嚇到鍾奶奶。

沒想到江媽媽一楞,問道:「什麼鍾奶奶?」

「就……鍾爺爺的老婆啊。」麗佳不明白江媽媽為什麼用這種問詞。

「鍾爺爺是一個人獨居的啊,他的老婆去世好幾年了。」

聽到這裡,麗佳的手機差點要滑下手,鍾奶奶去世好幾年了?那剛才在屋裡的人是誰?

**** 已回覆可查看的隱藏內容 ****
==============================

「喂?喂?麗佳?妳還好吧?」江媽媽似乎發覺麗佳的不對勁,急忙叫道。

「我……我沒事,我會快點趕過去。」說完馬上收線。

剛才這裡有人的,麗佳看著桌上那碗沒有喝完的湯,她方才才一口一口地餵著鍾奶奶的,所以絕對不是她的幻覺,但……大白天的也會有鬼嗎?

她決定要進去剛才老奶奶走出的房間去瞧瞧。

麗佳推開門,門縫打開一點點,午後的陽光透過磚造的窗格照進來,細塵在光線中飛舞,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她輕喚著:「鍾奶奶?」

沒人應答,麗佳忍著一股又一股的驚懼,在這大熱天裡,她居然冒著冷汗,把門推得更開,才一抬頭,她看見鍾奶奶正微笑地看著她!麗佳差點叫出來,房間裡掛著鍾奶奶的黑白遺照,就在房間的正中央!

「不……」麗佳抖著身子往後退,她真的……真的見到了老奶奶的鬼魂了!

她轉身就跑,才跑了兩步,後頭就傳來一聲:「一切就拜託妳了……」

麗佳再也忍不住害怕,尖叫著衝出了老舊的平房。


*****


「鍾爺爺。」麗佳輕輕叫喚著,她跟著志工媽媽來到醫院的急診室,看著全身都是血痕的老爺爺。

但他沒有反應,緊閉著眼睛,痛苦的表情一覽無遺。

「鍾爺爺,我剛才見到了鍾奶奶喔。」現在只有她在鍾爺爺旁邊,她握著老爺爺的手說著。志工媽媽們全都圍著醫生,想要了解事情的狀況,同時也忙著連絡鍾爺爺在外地工作的兒子。

她感到鍾爺爺的手似乎緊握了一下,她又說:「老奶奶跟我說了你們認識的經過喔,爺爺真是個好人。」

麗佳說著,又感到老爺爺的手再度握了一下,她大受鼓舞,「奶奶說,這兒就是你們的家啊,還要我把一樣東西交給你。」

說著,她把鍾奶奶交給她的照片,放到了鍾爺爺的手中,「奶奶又說,這樣你就能找到她了。」

這時,老爺爺的眉頭不再緊繃,眼角流出了兩行的淚水,同時在一旁的儀器也發出尖銳的叫聲。

「病人沒有心跳了!」醫生大叫著,急忙衝過來,把麗佳一把推開,進行急救。努力了幾分鐘之後,依然宣告死亡,從頭到尾,老爺爺的臉龐都是安詳的笑容。

那一瞬間,麗佳就像在老奶奶家中聽見的聲音一樣,有人在對她說:「謝謝……」

在葬禮上,麗佳看見了她交給老爺爺的照片,還有老夫妻的兒子,鍾志倫。麗佳才上完香,就見他朝自己走來。

「請問是麗佳小姐嗎?」

「我是。」

「有件事很荒謬,但我一定要告訴妳。」

麗佳不解地看著他,「請說。」

「我夢見我的父母,」他笑得很牽強,感覺到自己接下來的話很難啟齒,「他們要來我跟妳道謝。」

「道謝?」

「嗯,他們要我跟妳說,湯很好喝,也謝謝妳的幫忙。」

麗佳不禁失笑,這對老夫妻,人都去世了,還會透過托夢來向她表達感謝。

「那麼,若您再夢見他們,請告訴他們,我也很謝謝他們,讓我看見了人間至愛。」

是的,她第一次感覺到她的工作不再只是一份數字上的意義或者實習的分數,她深刻地感受到人類的情感不只超越時間,更是超越生死。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站在那張老照片前,看著鍾爺爺跟鍾奶奶牽著手,深深體會咀嚼著這句話。

「爺爺,奶奶,要幸福喔。」她對著那張老照片,在心中輕輕說著。

照片中的他們,笑意更深了,不管是生,不管是死,不管在何處,他們都會在一起永遠幸福的。麗佳深深相信著。

外頭的藍天,陽光依然耀眼。

----------------------------------------------------------------

哈娜要告訴大家,這篇並不算完全是哈娜的創作,它是一個朋友的故事,哈娜覺得很感動,人間還是有情有愛,不管是什麼形式,或者什麼方法,只要相信,愛就會一直存在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吳仁
公爵 | 2009-5-23 23:54:29

人生雖然平淡!但是能遇到真愛也不枉此生!{:3_326:}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8 + 2

總評分: 名聲 + 8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5-25 20:44:36

很好很好的文章∼∼
很美很美的愛情哦∼∼∼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2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hnaomi
騎士 | 2009-6-10 06:44:21

好感人的故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末世
伯爵 | 2009-6-12 16:07:58

真的很感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12 16:47:06

現今的社會
要見到如此忠貞不二的愛情
可能是少之又少吧
日據時代一些老兵來台之後∼
都過的不好∼
但誰又知道他們心裡的痛∼
以前的年代不是說回去就能回去的
只能遙望對岸∼想著自己的老故鄉∼
年老了∼還要被種族歧視
被罵外省豬∼
還不都是龍的傳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2 23:15:20

7# moncreh1977


也不可以這樣講的∼

就是∼
大家在剛剛開始的時候∼
都市最真的∼


只是這個真∼
不耐而已∼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