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18 08:44:45

作者:黑白老大



  晚上10點半,「同輝大廈」裡的人已經很少了。
  
      
  馬麗關好電腦,收拾了桌上的文件,拿好提包,又仔細地將公司的大門鎖好,才伸了個懶腰,慢慢向走廊的電梯走去。今天她很忙,加班到這會兒,實在是累了,家裡柔和的燈光和溫暖的被窩是她此刻最嚮往的東西。
  
  
  電梯來了,按鈕,身體感到微微一顫,電梯開始下滑,螢光數字從17開始依次減少……
  
  
  到達第9層時,電梯停了,門緩緩打開,但是,外面沒有人……
  
  
  門自動關上了,再次開始下滑,馬麗卻激靈了一下,從慵懶的疲憊中怵然醒來……
  
    
  同輝大廈的電梯,是有故事的。
  
  
  這幢樓的九層,前年有一個女孩子從辦公室窗戶跳了出去,跌得粉身碎骨,原因據說是失戀。以後,大樓裡的人們晚上乘梯的時候,經常會碰到電梯莫名其妙地在9層停住,而又看不到人上來的情況。大廈物業應住戶的要求檢查過多次,都說大樓電腦系統和電梯機械沒有故障,住戶們是疑心生暗鬼。可這樣的故事總在樓內流傳,而且據說還曾經嚇得幾個女孩子辭掉工作,不敢再踏入這幢大樓,於是,這幢樓的電梯就具有了某些傳奇的恐怖色彩。
  
     
  電梯緩緩地降落,馬麗略微有點緊張。
  
  
  忽然,她覺得脖子旁邊有一點點冷風,而且,耳朵裡似乎傳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喘息的聲音……
  
  
  馬麗嚇壞了,心蹦蹦地跳了起來,她戰戰兢兢地看了看旁邊,沒有人,可是,她明顯地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和她一起呆在轎廂裡。
  
  
  電梯依然緩緩下落著,安靜的背景中,那喘息的聲音彷彿越來越明顯:呼……呼……

    
  馬麗的手在顫抖,渾身僵硬。她掙扎著想向天花板上的監控攝像頭搖搖手,可巨大的恐懼把她的身體束縛得緊緊的,她只好聽著那漸漸急促的呼吸聲隨電梯慢慢落地。
  
  
    
  1層到了,電梯門剛一打開,馬麗就逃也似地衝了出去,奔向燈火通明的外面大街。  


  第二天,馬麗從噩夢連連的睡眠中醒來,覺得精神萎靡,心緒紛亂。她自問不是一個迷信的人,更不相信神鬼。可頭天晚上的經歷實在使她有點六神無主。她好好洗了個澡,吃了頓比平時多的多的早飯。等第三塊麵包下肚的時候,她已經平靜下來,堅信昨晚的遭遇只是自己工作勞累產生的幻覺。這世界是沒有鬼的,她肯定地對自己說道,同時覺得自己充滿了勇氣。
  
      
  平安地過了兩天後,馬麗又加班了。
  
  
  晚上10點,馬麗收拾妥當,來到了電梯前。這回,她的神志很清醒。
  
  
  按鈕的時候,馬麗對自己說:「幻覺,上次是幻覺。」
  
  
  電梯來了,進梯,關門,梯子緩緩降落。馬麗的眼睛始終盯著跳動的螢光數字……12、11、10……到了9層,停,門外空空的,沒有人……
  
  
  門又關上了,馬麗的心顫抖了一下。
  
     
  電梯徐徐降落。
  
  
  呼………………呼……………………
  
  
  悠長的呼吸聲再次縈繞在馬麗的耳畔……
  
  
  馬麗嚇呆了!
  
  
  降落的30秒中,馬麗始終有著與人同處一室的感覺,冷風吹拂著她的脖頸,使她渾身戰慄。她不敢轉頭,但從那急促的呼吸聲中,她似乎聽到了某種低語……
  
  
    
  回到家,馬麗不敢睡覺。她凝神尋思了半夜,確信自己在電梯裡始終處於清醒狀態。那麼,那奇特恐怖的聲音就一定要有所解釋。馬麗不是個膽小的姑娘,而且不是個稀哩糊塗的笨女孩。她大學畢業,受過良好的教育,而且相信科學。為了弄清這個謎,馬麗決定要想辦法查個究竟。
  
      
  第一步,馬麗來到了傳說中的跳樓女孩所在的那家公司,以一個記者的口氣,採訪了那家公司的老闆。這是個科技公司,老闆是個年輕人,英俊倜儻,談吐文雅。聽說有記者來訪,他顯得很熱情,可一聽到說採訪跳樓事件,他的臉馬上陰沉了。
  
  
  他告訴馬麗,的確有個女孩跳過樓,不過是因為和自己男友發生了矛盾,與公司沒有關係。而且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警方勘驗是自殺,做了定論。公司出於體恤僱員,還給她家一筆撫恤金,做到仁至義盡了。可後來出現的「電梯」事件越傳越玄,給公司的聲譽造成了影響,使得公司高層幾乎有了要搬家的念頭。
  
  
  老闆發了一通牢騷後揮了揮手,說:「我們不要談這個令人不快的話題了,換個別的怎麼樣?」
  
  
  「換什麼?」馬麗裝糊塗。
  
  
  老闆的臉向她湊過來,帶著富有魅力的微笑:「我,怎麼樣?」
  
  
  馬麗很快和老闆熟絡起來,知道了他的英文名字叫皮特,也知道了他是一位海外歸來的青年才俊。一來二去,兩人均有了某種傾慕的意思,於是,馬麗知道自己戀愛了。
  
      
  戀愛不能影響馬麗的計劃。她沒有把自己追尋電梯之謎的起因和目的告訴皮特,怕引起他的不快。皮特的工作非常忙,而她也不希望把兩人的關係推進的太快。所以,他們近期只是偶爾在中午一起吃吃飯,逛逛街而已。皮特對與馬麗的交往充滿熱情,總是埋怨她過於小心謹慎。
  
  
  馬麗笑曰,這是考驗他的耐心。
  
    
  另一方面,馬麗找到了一個科學院聲學所工作的同學,請他為自己幫忙。然後,馬麗頂著巨大的恐怖再次在晚上進了電梯,用一部精緻的錄音機把電梯裡的喘息聲錄了下來,然後,把錄音帶寄給了聲學所的同學做分析。一切弄妥,她開始考慮和皮特的感情進展問題。


  「皮特,我們晚上一起去吃飯吧。」
  
  
  「好啊,我下班來接你。」皮特的聲音很興奮。
  
      
  6點整,打扮得風度翩翩的皮特來到了馬麗的辦公室,吸引得公司裡的女孩子一起射來艷羨的目光。馬麗的女上司——那個目光嚴厲的半老徐娘也被吸引了。不過,她看著興高采烈收拾東西的馬麗明顯有些妒忌,於是,她把馬麗叫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回來後,馬麗哭喪了臉:「我不該讓你來公司顯擺,現在叫那婆娘算計了,她要我加班,給我一大攤工作。」
  
  
  皮特皺了皺眉,遲疑了一下。馬麗抱歉低說:「要不,咱倆改天?」
  
  
  皮特想了想,望望馬麗漂亮的臉蛋,搖頭說:「不管多晚,我陪著你!」
      
  
  皮特陪著馬麗加班到11點。由於他的存在,使馬麗的心裡甜蜜蜜的,幹起活來也分外有勁。終於,工作完成了,皮特和馬麗一起走出公司。
  
    
  來到電梯前,馬麗明顯地發現皮特的腳步有些退縮,便嘲笑道:「你不會也被那些傳說嚇破了膽吧?」
  
  
  皮特訕訕地笑了一下:「別說,還真有點肝顫……」
  
  
  馬麗打了他一粉拳,這時,電梯來了。
  
      
  兩人上了電梯,徐徐下降。馬麗發現皮特的神情很緊張,腦門上沁出了汗珠,不快道:「真怕啊,還男人呢!我這柔弱小女子都沒怎麼地。」
  
  
  皮特僵硬地撇了撇嘴:「不,不怕……我只是緊張。」
  
    
  電梯到了9樓,停了。門開了,皮特激靈了一下,馬麗則大大地睜著眼睛望著門外。
  
  
  沒有人。
  
  
  門合上了,電梯又開始緩緩下降。這時,馬麗又聽到了那已經不再陌生的呼吸聲:呼……呼……
  
  
  不同的是,這次聲音不是來自她的耳際,而是凝固在皮特的面前。
  
    
  只見,皮特的眼睛睜的溜圓,滿臉不相信似的驚恐神色,平日裡那張英俊的臉已經扭曲成猙獰的樣子,而他的嘴張的很大,卻發不出聲音,手在胸前亂舞著,撓抓著面前的空氣!
  
  
  馬麗驚呆了,她想撲上去抱住皮特的身體,可自己卻一動不能動。
  
    
  電梯還在下降著,時間卻遠遠超過了30秒!
  
  
  皮特的身體逐漸僵直,雙手抓住脖頸,後背貼在了轎廂上,而且,蹬踢的腿逐漸開始懸空……
  
  
  馬麗驚恐地看著皮特的身體開始沿著板壁上升,最後幾乎貼到了轎廂頂上,而自己卻癱瘓了似的僵立在地上,身體像灌了鉛。
  
     
  猛然,叮噹一聲,轎廂的門開了,馬麗身不由己地飄出了轎廂,跌到在外面的地毯上。她眼看著電梯門慢悠悠地關上,皮特那痙攣的面孔最後一次出現在她的視野裡。
  
    
  門合上後,傳來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隨即遠遠地傳來一聲巨響。樓道的燈光閃動了幾下,沒有滅。馬麗感覺到肢體能動了,她爬起來,一邊狂呼著,一邊向樓梯跑去,眼角的餘光瞥了樓層標記一眼,是9層!
  
    
  事後,經警方驗證,電梯的螺栓和懸索雙雙失靈,導致電梯失控。皮特當場被摔死,死狀恐怖。在清理皮特的遺物時,發現了部分和死去的女孩相關的東西,於是證明他就是導致女孩自殺的那個男友。不過,他的死仍然被定性為意外事故。
  
      
  馬麗受了極大刺激,過了很久才恢復過來,而且,也再不能去那幢同輝大廈上班了。

她的聲學所的同學把那盤錄音帶的鑒定結果給她送了來,上面寫道:經過多種速度測試和高低頻分析,錄音帶上的信號被分離出來。除了那個始終存在的低沉的呼吸聲外,裡面還有一個難以用人耳聽到的信號。經過擴大和提速,那個信號被還原成一個冷酷的女人話語:把他給我帶來……把他給我帶來……
  
    
  馬麗最終離開了這個城市。大廈的人們議論著那一對同樣死於墜落的前情侶,而卻沒人注意到馬麗在這中間起到的作用。因為,據說皮特在前女友自殺之後一直到出事那天晚上,還從來沒有在天黑以後留在大廈內過。
  
    
  寂靜的晚上,同輝大廈的電梯,還會在9層靜靜地停下……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