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8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0 08:42:26

大學是一所普通的大學。依山傍水,教學樓、宿舍、食堂、圖書館、草地、池塘,一切應該有的東西排列得中軌中矩。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一批又一批的學生來了又走,留下一些故事被人回憶或被人遺忘。

我第一次來到這所學校,高年級的同學帶我參觀每一個地方。新修的外語角,具有現代氣息。轉個彎,是外國語學院大樓前的草坪。零零散散坐著幾個看書的學生。再往角樓走一點點,靠近上山的路,我看見一個奇怪的建築。

是個六邊形的房子,沒有門,沒有窗。房頂倒是可以看出當年的雕梁畫棟,勾心鬥角,但現已經顯出一派頹唐。六根柱子紅漆斑駁。奇怪的房子沉默地立在樹蔭下,和煦陽光的透出一種腐爛潮濕的陰險。

“這是什麼?”我指著房子問學長。

“不知道,我剛來的時候就有了。當時也很奇怪,又不像傳達室又不像座亭子。誰也不知道弄個這樣的怪東西在這裡幹什麼,跟這大樓草地不搭配啊。”學長慢慢說,“不管它,我再帶你去看看圖書館,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在全省可是最大的。”

我回頭看了那建築一眼。一隻鳥從樹上斜斜地飛到房檐一角,突然像觸電一樣炸起來,驚慌地拍打著翅膀飛上天橫衝直撞,發出尖利的一聲慘叫。

鳥的恐懼傳染了我。陽光下,我為那所奇怪的建築激起一聲雞皮疙瘩。我覺得,那沒窗沒門的房子內,有一雙眼睛再看著過往的每一個無知的人。



四年的大學生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一半。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情,上課,打飯,自習,上網,有時間談談小戀愛……

連那種感覺也漸漸淡下去……那種感覺,在我進到這所學校,看到那所角樓前的奇怪房子後就有了。每天上課放學我都要從那所奇怪的房子前經過好幾次,每次經過,我都覺得全身莫名其妙不自在。說來怪異,雖然大家都不說,但我看得出每個人在潛意識中,總是對那所房子存著一絲戒備。譬如,大家的單車都不會停靠在那所房子邊上,哪怕草坪其他地方沒有停車的位子了,同學們的單車卻是寧可放在大路邊等著紀律糾察員來查。又譬如,晚上出來約會的男女,放著這片草坪大好場所不用,也要找其他地方。晚上上山散步的人,不論學生老師,下山的時候,是不會從外國語學院角樓草坪那條路拐下來。……有一種情緒默默地傳達在眾人之間——那就是對那所房子的恐懼!這大概是“集體無意識”的表現吧!

可是,時間可以慢慢磨滅鈍化一種感覺,何況這種感覺從來不曾清晰。雖然不去靠近那所房子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但我已經慢慢忘卻了那種模模糊糊的恐懼。

直到有一天。



那一陣子,省裡搞“愛衛”活動,所有街道住宅單位都在進行清掃。我們學校也全體動員大搞衛生。每個班都分配了衛生責任區,每天要清理一次,院裡還要派人檢查。

不幸我正是我們班的衛生委員,這個時候只有身先士卒帶領同學們搞衛生。雖然這很無聊,也很形式化,但班長鄭重交待我:至少不能被我們院團書記找岔子。因為那廝管著學生工作,成天價說我們班(我們是國家基地試驗班)的同學都是書呆子不管院系大事,對我們橫挑鼻子豎挑眼。這次我們班要是表現不好,他就會卡我們的入黨名額。

我們班的衛生責任區是角樓,任務不重,拖拖地擦擦樓梯欄桿就行。第一天,我叫上我們寢室幾個同學,胖子,瘦子和炮兵,下午放學後,把角樓弄個乾淨,等著來人檢查。

幾個人正閒聊著。遠遠看見團委主席昂著頭走過來。這傢伙姓楊,長得白淨斯文,就是令人討厭,我們私下叫他“羊毛”。羊毛徑直向我們走來,一臉嚴肅地說道:“小李啊,你不能這麼不負責任啊!”

“怎麼了我?”怎麼了我,真是的。

“你們班責任區沒搞乾淨啊!”

“這不挺乾淨嗎?”我環顧角樓,地上水擦過的濕跡還沒乾呢。

羊毛頭昂得更高了,這使得他根本不看著我說話:“外面草坪那個亭子周圍,你搞過沒有?”

“……”我一時無語,“那不是三班的責任區麼?”

“三班負責的是教學樓的大堂和大堂前的草坪,你們負責角樓和腳樓前的草坪,明白嗎?”

靠!我想當時我和胖子他們幾個心中不約而同的罵出這一句。

“走吧!”看見羊毛看著我的眼光越來越嚴厲,我把垂頭喪氣的胖子他們叫過來。那仨拎著掃把撮箕,大嘆著氣從不動聲色的羊毛身邊擦過,來到角樓外。

我們動手清理起來。來到草坪那房子背陰處,我眼前立刻感到一陣模糊的昏暗。看來這個地方常年不曾打掃,經年的落葉漚入潮濕的土地,發出腐爛的氣味。我用掃帚一撥拉,一隻死掉不知多久的鳥屍挺著一塌糊塗的肚皮跳入我的眼簾。我定睛一看,那矇著一層白翳的半睜半閉的眼睛好似正斜睨著我,微微張開的喙陸出一個嘲笑的表情。

一種熟悉的恐懼電流般襲入我的神經——我突然發覺,我是不是第一次和這所怪異的房子這麼靠近!我的胳膊與它冰冷的水泥�壁只有幾存之隔!我呆立在一片腐葉中,四周的恐懼潮水般向我涌來……

“小李!!”身後一個低緩的聲音,差點讓我驚跳起來,我回頭一看,羊毛正站在角樓的窗口,目無表情地盯著我,“小李,把這亭子的柱子用水洗洗,太髒了。”

“可是楊老師,這,這怎麼洗啊,有必要嗎?”我反對。

這時天已經黃昏了,羊毛的一半臉淹沒在陰影中,他的目光在鏡片後模模糊糊。“不存在必要不必要的問題,這是個衛生死角,你們實驗班的同學不要拈輕怕重。”

***!我心裡罵著,去你奶奶個熊,總有一天我會死在你手裡。真是我的災星。

我轉出那房子背陰處,見那三個朋友正裝模作樣地撿著廢紙。不耐煩地命令他們去提水。仨自然又是罵罵咧咧。水提來了,我打濕抹布,擦起那斑駁的柱子。

擦起來手感很不對勁,滑溜溜的。那柱子表面好像糊了一層鼻涕狀東西,暗紅暗綠的分辨不出顏色,好像是紅漆和青苔混在了一起,但那紅紅得很噁心,一擦下去,油油地從柱子細小的裂縫中滲出來,怎麼擦都擦不完。我回頭看看角樓,窗口已經空了,羊毛不知什麼時候走了。我才一甩抹布,罵出聲來:“變態哦!死這羊毛鱉!”

那仨也停下來。瘦子說:“這什麼鬼房子,噁心。”炮兵道:“我不喜歡這裡。”

我也是。我想大家都是。大家突然沉默下來。因為我們心照不宣地感受到了彼此的想法。

我沒話找話說:“羊毛說這是個亭子。我現在才發現這真的是個六角亭。其實看看就知道了,明顯是亭子嘛!我竟然兩年了沒看出來。”“靠,我也是發現自己的蠢,兩年看不出這是個亭子。”“我也是。我也是。”大家符合著。——突然,大家又都不說話了!我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若是個亭子,把它封起來幹什麼?!

我驀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我兩年來一直恐懼這個地方的原因正是如此!兩年前我第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座亭子,是座被封得死死的亭子!我的潛意識告訴我密封的肯定是不為人知的秘密,可是一種力量阻止了我發展這種恐懼,卻使我自然而然的迴避,直至這種迴避成為習慣。看來這種情況,發生在周圍每一個同學的身上!

我們四個啞口無言,面面相覷。這時胖子大喝一聲:“嗨,嗨!什麼事情啊!大家愣著幹嘛??”胖子是我們寢室的老大,虎背熊腰,一臉橫肉,我們曾經戲言他天生暴徒相,鬼都嚇不死他。可現在我看得出胖子努力掩飾的慌張,他收拾著桶子、掃把、撮箕,一邊打著哈哈:“亭子就亭子吧!只是建這亭子的人水平太差!哈哈,我倒是很想看看這裡面是什麼樣子,可惜那人忘了給我做個門——啊啊……”

胖子一腳絆到一根樹枝,身體失去重心,一百八十多斤的身體斜斜向一邊倒去,“■當”一聲,桶子被踢倒了,水花四濺,胖子的背狠狠砸到亭子的水泥�上——

看到胖子著東倒西歪的樣子,我正想嘲笑,突然胖子殺豬般嚎叫起來:“啊——啊——起來起來!!”我神經一緊,看到胖子的背緊緊貼在�上,兩手死死抵住�角,似乎想掙脫什麼,胖子臉色煞白,雙目暴睜,臉上肌肉因為極度的恐慌扭曲在一起,不停地叫著:“起來起來——”

我們仨慌手慌腳去拉扯他。當我們三個六隻手不約而同地拉住胖子身體的各個部位向外用力時,我們同時感到了一種相反的巨大的力,這使我脊梁骨一陣發涼,我們三個狐疑地對看一眼,胖子在我們身下掙扎嚎叫,恐懼使我們產生一種巨大的力量,我們咬著牙猛力一拉,胖子像反彈的皮球,噌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

“靠~~靠~~”胖子的睫毛在顫抖,眼角隱隱約約有嚇出的眼淚,語不成聲。瘦子和炮兵沉著臉,呆若木雞。我看著這亭子。這時天色已晚,太陽最後一絲微弱的光已經落在山背後,天空只泛出強弩之末的餘暉,暗啞的鐵紅色籠罩在這片草坪,亭子沉默地立著,與我們對峙。巨大的不安像黑暗吞沒我們四個。“快走吧快走吧。”我的話出口,四人已經發足,雖然一絲理智讓我們故作鎮定,不至於狂奔而逃,但我決不會回頭。因為我害怕一回頭,看見一雙一直看著我的眼睛。

那天回到寢室,胖子一聲不響的縮到床上,放下帳子,但我知道他沒睡著,他假睡。瘦子和炮兵也是一言不發,似乎誰都不好意思先開口說剛才發生的事情。人就是這麼奇怪,明明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但誰也不願當那個第一個說話的人。譬如我吧,我就一直用理性來壓製自己的胡思亂想,我對自己說:“剛才只不過是胖子絆倒了,我們去扶他。沒有什麼外來的力量去阻止我們拉他,是胖子太重了,是他自己的重量……”但是,胖子鬼喊鬼叫什麼,很反常。可是他不願意說。

過不了多久,聽見胖子的床上傳來打雷一樣的鼾聲。他睡著了,胖子的鼾聲是我們這層樓著了名的。我不想再多想,洗個澡,換身衣服,看看書,也覺得困了。

第二天,陽光普照。心裡的負擔似乎減輕不少。瘦子和炮兵趁著沒課去踢足球了。胖子和我在寢室裡上網。胖子似乎在網上查什麼東西,不停發帖子,用qq聊天,全神貫注。胖子的女朋友一臉笑意走進來,他竟沒有察覺。我正想叫胖子,他女朋友示意我不要出聲。然後,她慢慢走到胖子身後,一把矇住胖子的眼睛。

“啊!!!”胖子大叫一聲,從椅子上蹦起來,兩手抓住女朋友的手用力朝外一甩。女孩沒料到胖子這麼大反應,一個措手不及被甩得趔趄幾步。

“你瘋啦?!”
“你瘋啦?!”
兩個人幾乎同時叫道。

女孩含著淚花。在我面前被男朋友這樣對待,一定很沒面子。胖子卻依然暴怒不止:“瘋啦?玩什麼啊?!靠!!”

女孩踢了胖子一腳,恨恨道:“去死吧!”轉身就跑了。胖子頹然坐在床上,大口喘著氣。我謹慎地走過去,小心地說:“胖子,沒必要吧,怎麼了?”

胖子靜了半天,問我:“小李,你相信嗎?”

我的心一驚。我知道他要和我說昨天那事了。

胖子聲音顫抖地說:“昨天……我倒下去,一隻手從背後,捂住了我的眼……還有一隻手,抓著我的脖子把我,把我往後拖……”

我覺得頭暈目眩,事實就是這樣,真的就是這樣。我無話,許久才傻瓜般地問:“從那亭子裡伸出的手?”

“你不信,你不信?……我也不信,是的,肯定不是這樣的。亭子都封住了,■■,呵呵……”胖子神經質地笑起來,我看得出他內心極度的慌亂。“可是!”胖子突然站起來,一把拉過我,一隻大手啪地覆在我的臉上,“就是這樣捂的!就是這樣捂的!!”我眼前一黑,一陣窒息,掙扎著眼睛透過胖子的指縫,看見天花板,書桌,都在晃動。“我就是這樣被捂住,我從,從指縫間看見你們三個跑過來拉我,你們拉不動,後來拉動了。我被捂住了眼,我只看到一絲光亮。那手,好冰啊,捂在我的臉上,好冰啊……”

“胖子!夠了!停!!”我掙扎著大叫著……

胖子的情緒終於平靜下來。他對我說,這事不要告訴別人。或許這真的有什麼玄機,但他會自己處理。如果真是撞鬼,也算他倒霉。“但是小李,那亭子真的古怪,你不要太接近它。”

下午我照例要去搞衛生,這次叫上的是隔壁寢室的哥們。羊毛在我們打掃的時候又跑來唧唧歪歪,批評我昨天沒把桶子掃把撮箕收好,工作不負責任,要求我這次做得更好。去他的吧。我是不會再去洗那亭子的。要去他自己去。

搞完衛生。我們走出大樓,經過那亭子我又不禁多看一眼。依舊是樹蔭下不動聲色的亭子,冰冷的水泥�壁,密封的空間,與世隔絕的醞釀著什麼……我不敢多想,轉頭就走。

夜裡。

我在一個噩夢中掙扎。我置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穹頂、冰冷的�壁、暗暗流動的光線,廣闊而密閉的空間,我的身邊有一個人,我看不起清他(或者她?)的臉,可是他一直在對我說什麼,他好像在勸說我去什麼地方。他不停地說著,用一種諂媚的、陰險的、惡毒的聲音,我很討厭他,更害怕他,但不能擺脫他,因為我始終不能面對他,他總在我的身側身後繞動。有時我甚至要被他說服了,跟著他去,但對他的害怕抵消了我的服從。我聲嘶力竭地拒絕著他,想打他、踢他,但沒有一絲力量……我告訴自己,這是個夢啊,這是個可怕的噩夢,我不應該害怕,……醒來啊李,醒來我就能擺脫這個討厭而可怕的人,快醒來,快醒來……

我神經一松,睜開了眼,那些絮絮叨叨的話語帶著回音像個肥皂泡一樣啪地幻滅了。眼睛還有點迷濛,我稍一轉動眼珠,立刻全身毛孔發炸!!——月光下,一團黑影正立在對面胖子的床前,頭已經鑽進胖子的帳子……還沒等我血氣衝上頭頂,那黑影像發現了我看見他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那絕對不是人的速度!)撞到我床邊!我驚恐地看著這影子頭抵在我薄薄的帳子上,模糊的身形在我眼前閃動!她!女的!頭髮在飄散,臉在帳子表面已經顯出了輪廓,她的頭在帳子上快速滑動,好像在找帳子的入口!——她想進來!不!我的喉嚨堵著一團腥味,全身的血液好像凝固。但我發不出聲,肌肉好像僵硬了一樣,無法動彈!我的恐懼在體內爆炸!這團黑影馬上就要撲過來……

“噯——”我覺得我是拼盡全力尖叫了一聲,但當黑暗在我眼前炸開,仿佛血液又重新注入體內時真正甦醒過來時,我發現自己只不過虛弱地發出短促的一聲。我是真的醒了。鬧鐘鬼鬼祟祟的滴答,月光透過帳子安靜地照在床前,廁所裡的滴水,一切很正常。不過,我再不敢轉動眼珠,我直瞪瞪看著我床上方那塊天花板。我甚至不敢挪動一下身體,換一種睡姿。我知道,我是做了一個很恐怖的夢。平生第一次被噩夢嚇住……

不對。什麼不對勁。鬧鐘鬼鬼祟祟的滴答,月光透過帳子安靜地照在床前,廁所裡的滴水,一切很正常……很正常?不,少了什麼。……少了什麼?——胖子的鼾聲!

但是我不敢去探究。我承認我內心的懦弱和膽小,一個噩夢就能讓我不敢做出任何舉動。我只直瞪瞪看著天花板,只覺得帳子不夠厚實,只覺得明天要去買副厚厚的帳子再訂一張床簾,這樣睡著才安全……

第二天清晨,我才知道真正悲慘的事情就在我身邊發生了。——胖子死了。就死在我身邊,他的床上。他是在凌晨兩點左右死的。他的屍體陪伴了我們一夜。陪著熟睡的瘦子和炮兵,陪著直瞪瞪看著天花板的我。

是炮兵叫胖子起床時發現的。胖子躺在床上,雙目緊密,嘴脣大開,身體已經僵硬。醫生模糊地說他是急性胰腺炎死的。但我知道這種病,是因為睡前吃太多油膩東西所致——那天胖子並沒有吃什麼。我還知道,急性胰腺炎的病徵是全身血液凝固。醫生也許找不出其他方法解釋胖子為什麼會全身血液凝固而死。

我知道,這一定與那個亭子有關。但是,我為什麼會沒事?如果那影子爬上我的床,如果我的血液像我當初體會的那樣凝固……

人少了一個。日子還是接著過。陪著胖子的家人和女朋友痛痛快快哭過幾次後,我發現我始終還是要回到這個問題面前。那天放學後,羊毛找到我,把我叫到辦公室。

“小李,”羊毛很做作的語重心長地說,“小李啊,我知道,你們寢室發生這樣的事情,你一定心裡不好受啊。”

“嗯。”我想,也許你覺得沒什麼吧,因為這根本與你無關。

“要振作起來。不要悲傷過度啊。你們還年輕,以後的路還長!”羊毛惺惺作態地拍拍我的肩。我身上立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羊毛喝了口茶,緩緩地說:“這樣的事情,我們老師也不想看到。畢竟是一個生命。”(奇怪,我覺得他在說這樣的話的時候,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是一個人的生命在我身邊消失了)他接著說:“你看,你是個班幹部,而且入黨申請書也寫了。有些事情你要起到作用。學校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管怎麼說吧,總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這個……”

我的血氣一下子衝上來,冷冷地說:“張大文(胖子名)是病死的,不是自殺,不是見不得人的死。”

“我知道,我知道,”羊毛說:“但是一個學生在學校就這麼死了,傳出去……你不知道外面會有什麼揣測,現在人心啊!我希望你為學校利益著想,一些事情不要往外說,也要督促其他同學不要往外亂傳……”

我突然不假思索惡意問道:“楊老師,你知道張大文是怎麼死的嗎?現在有人風傳。”

羊毛警覺起來,問:“什麼風傳?”

我說:“他在角樓前的涼亭那裡……一個女的……”

“什麼?!”羊毛失神了片刻,看看窗外那涼亭。

“那涼亭裡面,有一個女的。她害死了張大文。”我惡意地說著。向這個道貌岸然、春風得意的書記。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好像一個秘密在我心裡壓抑太久了,我必須找一種方式把它發泄出來。

沒想到羊毛噌地站起來,激動地說:“無稽之談!無稽之談!荒謬!荒謬!”

看到他那失態的樣子,雖然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有這樣的反應,但我還是有了一種報復的快樂:“我,我也不知道,我聽別人說的。”

“聽誰說的?誰說的給我叫他來,怎麼這麼不負責任!不負責任到極點!”羊毛恨恨地說著,看了我一眼,突然又顯出了一絲虛弱;“走吧,以後不要聽人亂說。”

我暗自得意地走開。出門時,看見羊毛怔怔地看著窗外那涼亭。

路上,我回味著羊毛剛才的神態舉動,越想越不對勁。他幹嗎那麼失態?就算他在馬列主義,也不至於反應得如此強烈。何況我又沒直接說“那亭子裡有女鬼”,如果真的張大文是被人謀殺的,他會立刻對這種說法加以批駁嗎?

我折回去,對,羊毛一定知道什麼。不然他怎麼會如此忌諱那個亭子?他一定知道什麼。

天色已晚,教學區一片寂靜。寒鴉在校園不知哪個角落偶爾發出一兩聲啞叫,教學樓沒有來電,在黃昏的朦朧中透出黑沉沉的死光。從太陽落下的山背刮下一陣陣冷風,沒有凄厲的尖爪,卻如冰冷的舌頭舔過著校園。我走到教學樓前,看著這巨大的黑色建築物,靜悄悄地容納著一切黑暗,心中不禁升起一種奇怪的想法:年復一年,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就這樣被它吞噬呢?它吞吐著我們這樣忙忙碌碌紛紛擾擾的人,看著我們,沉默不語,它知道些什麼呢?

我轉頭看看那封住的涼亭,它像一個異類,怪異地生長在這巨大的教學樓腳邊。和教學樓那一個個黑洞洞的窗口比起來,它就像一個全聾、全瞎、全啞的沒有面目的怪物。黑暗在它的那一塊地盤顯得特別的黑暗。

我心中一陣發■。“我還是不去找羊毛了吧,他肯定走了。”我對自己說,“誰能說明白在這個地方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就這樣,明天再來。我轉身就走。

“呵呵呵呵呵,嗚嗚嗚嗚嗚嗚……”我突然隱隱約約聽到一陣嗚咽聲!我的一顆心快跳出來!

我側耳細聽,那哭聲凄凄惻惻,不知是男是女。那聲音,好像懷著無比的怨毒、恐懼、絕望,像是從心底最深處蛇一般爬出來,蜿蜒進我的神經。——那哭聲就是從涼亭背陰處發出來的!

我嚇得魂飛魄散,拔腿欲跑。忽聽那哭聲變成了斷斷續續的痛訴:“你打我啊……嗚嗚嗚嗚……■■……你打我一耳光啊……”啊!這是羊毛的聲音!我的好奇克制住逃跑的慾望,邁動腳步慢慢移向涼亭……一轉過背陰處,竟看見羊毛面對涼亭的�壁直挺挺地站立著,整個臉緊緊貼在水泥�上,雙手擋在臉邊,含糊不清地哭著、訴著。好像他在透過一個�上某個縫隙,窺視者涼亭的內部。而那裡面的情景,讓他痛不欲生,欲罷不能。

“……楊老師……”我顫抖著叫到。

羊毛許久才把臉轉過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男人哭得這樣可憎和醜陋,他的臉爬滿了縱橫的淚水、鼻涕和口水,肌肉莫名其妙地擁擠扭曲成一團。他血色全無,蒼白的嘴脣無力地抖動,口水從嘴角淌下來……他無神的雙眼終於聚焦到我臉上,咧開嘴,不知是哭是笑,用一種我從沒聽過的奇怪聲音對我喃喃說著:“她……她打我……她打我……”

“楊老師,怎麼回事?!”我大聲說著。我的腿已經不聽使喚地發軟了,那種血液凝固的可怕感覺又腳底電流一般傳上來,我快步走上前,一把揪住羊毛的衣服:“告訴我,誰?誰啊??”

羊毛歪著頭,忽然“嘿嘿”笑了,他把糊滿眼淚鼻涕的臉湊到我,小聲地說:“我知道我會想起來的,嘿嘿……她……她”他軟弱無力的指著涼亭,驀地又“嗚嗚”痛哭起來。他奮力掙脫我,散亂的目光在水泥�上慌亂地尋找,仿佛要找一個入口。他用手摸索著,時不時把臉貼到�上,眼睛睜圓,努力朝裡面看。我看著他做著無謂的舉動,他和平時那個穩重嚴肅的形象大相徑庭。

他好像找到了一個窺視的縫隙(實際上什麼都沒有),馬上繃緊身體緊貼在�壁上,對著�壁又哭又笑。我大叫道:“楊老師,你瘋啦?!”

“噓……”羊毛迅速轉回頭對我作出個噤聲的動作,然後詭秘地擺擺手;“過來,過來看啊……”

我的腿不聽使喚地走上去。對著那厚厚實實的�壁,我不知道怎麼看。但我硬著脖子把臉貼到冰冷的�上,頓時毛骨悚然!

我真的透過不知哪裡來的縫隙,看到了涼亭的內部!我看到裡面黑黑的一片,只有中間一束亮光,慘白的光照在一個七孔流血的女子身上!她長長的頭髮糾纏在一起,舉著雙手,抬起鮮血凝固的臉,搖晃著,對著天花板哼著怪異的歌。她的眼神空洞,血從眼角、鼻孔、嘴角一直流到脖子、胸前、地上……我的瞳孔因為恐懼而縮成一點,千頭萬緒的恐懼像蒼蠅一樣聚集在頭頂。這時,女子突然垂下頭,一雙怨毒的眼睛正與我對視!她目無表情,血依然不斷淌著,僵硬的身體卻沉重地朝我邁出了一步,兩步,三步……她正想我走來!她的臉不斷向**近,靠近,我看見她的眼睛一半矇著白翳,隱約可見的眼珠竟是血一般的猩紅!最後女子走到我面前,竟像我一樣,把臉貼在�壁上,一隻猩紅的淌血的眼睛,正出現縫隙的那一邊,近距離瞪著我!

“啊!!!”我觸電一樣往後一蹦,嚎叫著:“快逃啊!快逃啊!”回頭看見羊毛正緊緊抱著涼亭紅色的柱子,胡言亂語地說:“走什麼?走不了了,走不了了……”我驚恐地發現,那柱子,正滲出殷紅的血!血!汩汩地從涼亭的柱子上,屋檐上,從水泥�角,從這個密封的涼亭不斷流出來!四面八方的血越來越多,羊毛已經被血浸透成了一個血人!

我眼睛一紅,失去了知覺。

一滴,兩滴……有東西打在我臉上。我緩緩睜開了眼,刺眼。黑暗。抹抹滴在臉上的液體,紅的,是血。我又閉上眼睛,努力想著自己是在一個什麼地方……等再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黑暗而幽閉的空間。幽光從四面透過來。一個潮濕、陰冷、封閉的六邊形房間。

--涼亭!我一個激靈坐起來,沒錯,這就是涼亭內部!我怎麼來到了這個地方!

一隻手突然搭在我肩膀上!我回頭一看,竟是羊毛!他衣服被血浸染得一片狼藉,面容也顯得分外疲憊。“羊毛,我們……”情急之中,我把“楊老師”叫成了“羊毛”。

“小李。我出不去了。”羊毛低沉地說。話語裡透著一種徹骨的沮喪和陰冷。口中噴出的氣體因為空氣的寒冷,凝固成一團團白霧。

“不!”我衝到�壁邊,捶打著冰冷的�壁。�上滑溜溜的,一絲縫隙都沒有。“救命!救命!”我聲嘶力竭地叫著。

“小李,別喊了。我告訴你一切,你別喊了,你喊得叫我頭暈。”羊毛坐著沒動。

我已經失去理智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說啊,雜碎!”

羊毛沒有理會我的無理,緩緩地說:“她,她。你知道她嗎?”

“說啊!”

羊毛抬起臉,眼淚鼻涕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已經發乾了。他閉上眼,陷入了回憶中;

“她是學生會主席。我是系團總支書記。我們都是學生中的尖子。她聰明能幹,美麗活潑,她是我們男孩子心中天使。她是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可望而不可及……”

我暴躁地打斷:“你他媽在說什麼啊?”

“呵呵,我們的學生時代啊。”羊毛陰惻惻地笑了,“就在這個學校,就在這個院系,只是在十年以前了……”

他繼續回憶著:“她那麼優秀!可是我也不壞,我也很優秀啊。為什麼她看不上我呢?為什麼呢?她為什麼要選擇別人?你知道,看到她和他在一起,別人說才子配佳人,你知道我嫉妒是如何瘋狂地肆虐在我的心中嗎?我和他一起才是真正的才子配佳人!別人胡說八道,傻瓜女孩,笨女人,笨,選擇那樣一個平庸的男人,一輩子沒有出息,我恨,我恨我愛的女人那麼沒有眼光,徒有虛表,她徒有虛表啊……”

羊毛入神地回憶著他的當年。我突然看見,他身後的黑暗中浮現出一個影子,那女的!她像由氤氳在這幽冷空間中的霧氣倏然凝成般,悄然浮在羊毛身後的�角裡。她背對著我們,低著頭,長長的頭髮蓋住了臉。我原以為她會撲向羊毛,可她沒動。鬼使神差地,我沒叫喊。

羊毛繼續回憶著:“後來臨到畢業了,我們都焦急等待分配,嚮往去個好單位。那時候最好的去處莫過於留校,但這非要最優秀的學生才可能有機會。我得知留校只有一個名額,領導很中意我和她的工作學習能力,決定在我們之中挑選一個留下。”

“我知道這是我的機會。我有大志向,不想回到我所在的那個小城市去。我一定要留在這裡,一定!可是,我有什麼能勝過她的呢?我並不比她強,無論在學習上還是在工作上,我用什麼打敗她呢?”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呵呵,何況我做錯什麼了呢?她*,她是個*貨!那天我在街上溜達,正看見她和她那猥瑣平庸的男朋友猶猶豫豫地進入一家私人診所。他們沒有發現我,但他們那種特殊的表情告訴我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果真!■■,等他們走後,我假裝有病到那診所就診,三下兩下就從那素質不高的大夫嘴裡套出了話。這兩個*人!男盜女*!竟還有臉到這裡做早孕檢測!哈哈,而且還中了標!不要臉,不要臉啊!”羊毛嗚嗚咽咽地笑起來。

他身後那女子微微側過臉來。長髮遮住了大半臉。那雙猩紅的眼珠冷冷盯住羊毛。羊毛卻渾然不察覺。

“在偷偷向老師匯報之前,我也猶豫過,對她曾經的迷戀讓我猶豫。但我想,這樣的女人,有什麼值得讓我愛的呢?何況這關係我的前途。我對老師說,我也是聽人風傳的,希望老師查清楚。那個時候出這樣的事情,性質是很嚴重的。老師們經過調查,終於抓住了兩個人同居的證據。呵呵,事實真相大白天下!張榜了,處分了,一對狗男女,終於有了下場!男的開除學籍,女的因為成績突出,又有人說情,當然,我也去給老師說情了,只留下一個保留學籍,留校察看。”

“只不過,我沒有想到那女人有這樣的絕烈!她居然就在這個涼亭裡面自殺!那時候涼亭當然不是這個樣子,真正的涼亭,四面透風。她就在一個夜裡,在這個涼亭服毒割腕雙料自殺!等到第二天人們發現,她已經七孔流血,氣絕身亡了……”

“那時候,作為學生幹部,我和老師們一起處理著這件事。老實說我根本,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我跑過去,看見人群中……她就臉朝下趴在那裡,雙手上伸,血流了一地,長髮在血灘中纏繞在一起……老師要我把她翻過來,我不能,我不能啊,她怎麼會死,我不想碰她啊……可是我要表現好,表現好給老師看,我和另外幾個同學一起,把她翻了過來,她那沾滿血污的臉和身體就一覽無餘地展現出來!翻過來的那一霎那,那雙沾滿了血的翻白的眼睛,正好盯住了我!她是有意的!那已經死去的目光,把所有的怨毒都投注在我身上!她知道了,是我告的密!”

“我轉身想走,可是,可是老師要我把她的屍體整理好,至少四肢擺放回原位。於是我想把她的胳膊轉下來,擺到身體邊。……■■,她的屍體已經僵硬了,我費了好大力氣,一點點扳動這她的胳膊。她那雙眼睛就那麼瞪著我,我不敢看她那曾經美麗的,現在卻如同惡魔般的面孔。我低著頭,抓著她冰涼的手使勁往下壓,這時,我覺得她的手指跳動了一下,指尖劃過我的手背!我一驚,將手一松,她那僵直的胳膊騰一下彈回來,那隻帶著地獄般冰冷的血手就這樣啪一聲,響亮地打在我臉上!”

“死去的她在眾目睽睽下打了我一耳光!我恍惚中看到她那張臉,一股暗紅的血從她的嘴角涌出來,她好像在對我嘲諷詭異地一笑,我登時暈過去……”

“等我醒來後,我發現涼亭已經封上了。老師說,血凝固在地上,怎麼洗也洗不去,就這麼敞著影響不好,又不能把涼亭拆掉,畢竟不要把事情搞大。於是把亭子封起來。老師說,屍體之所以會打到我,純粹是神經的物體反應,要我不要放在心上。老師還說,因為我的出色表現,我將留在學校,希望今後我好好乾……”

“我的目的,就這樣達到了。奇怪,人真的是善於遺忘的動物。開始春風得意的日子後,我一遍一遍暗示自己,我與那所封閉的亭子無關,毫無關係,我居然就這麼相信了自己……我把這件事情徹底忘了,呵呵,忘個一干二淨,要不是你提醒我,你開啟了我潛意識的密室,我不會想起這一切,我可以過得很好……”

我嘿然無聲。我面對著一個精神已經徹底頹廢的人,面對著一個飄舞不定的女鬼,我能說什麼?這時,羊毛身後的女子伸出一隻手,從背後捧住了羊毛的臉!羊毛好像被定了身一般,呆若木雞!女子慢慢轉到羊毛面前,說到:“你全都記起來了……”她的聲音緩慢而低沉,沒有一絲人氣和活力,讓人感到徹骨的寒冷。

羊毛暴睜著雙眼,死盯住女子的臉。女子笑了:“哼哼,他們封住了涼亭,我的怨魂不能衝出這個結界。十年了,我看著你每天上班、下班,衣冠禽獸一般在學生面前指手畫腳,我卻不能報仇……想不到你全忘了……你真會過日子啊……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嗎?■■,哈哈哈,到底還是讓我抓住了機會,把你弄到這裡!”

“你是說……”羊毛的聲音短促得像要氣絕。

“你命令這些人到我周圍來打掃,他們終於接近我,觸碰了涼亭,沾上了我的怨氣。我就能夠影響他們。影響他們提醒你,這裡還有一個我……你為什麼要他們打掃這個涼亭呢,你的意識裡是不是還有一絲對我的愧疚?哈哈哈,你最終要走到這一步的,不論你怎麼遺忘!這是命註定的!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雙手高舉而死去嗎?我吞下了毒藥,割斷了手腕,但我在向天詛咒!我詛咒那個卑劣的告密者!我詛咒他承受比我痛苦一百倍的苦難!!!”女子的聲音變得尖利而凄慘,一把扼住了羊毛的脖子!

羊毛艱難地咳嗽著,痛苦地說:“你想,想,殺了我嗎?”

“不,”女子突然把手一松,甜蜜如毒地笑起來,“你不是說我們才是真正的絕配嗎?我要你留在這裡,陪我……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我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她緊緊抱住羊毛,把他摟在沾滿血污的懷裡,眼角嘴角的血不斷滴在羊毛的頭上、臉上。羊毛的臉深深埋在她的胸口,凄厲地叫聲被吞進了喉嚨!

“等等!!”驚呆在一旁的我狂喊道,“我有什麼錯,你放我走,我與這無關!”

女子淡淡地說:“你不過是我的棋子,我通過你向他傳達了信息,引他到這裡來。但是你多管閒事!你不去深究也不會有事!”

我憤怒地說:“原來那天晚上你沒有害死我是想留下我傳話!那你為什麼要害死胖子!他也是無辜的!!”

她大笑道:“可他自己說了啊,他說要進來看看這裡是什麼樣子!這是他自找的!!”

“你放屁!冤有頭債有主!你了解人間的感情嗎??你沒看見胖子的父母和女朋友有多傷心!他做錯了什麼?”我失聲痛哭。

女子沉默了半晌,幽怨地道:“誰說我不了解?你以為我看不見?……我死後,我的媽媽,她站在這亭子前哭啊,哭昏了,是老師們抬她回去的……還有我那不爭氣的他,被學校開除了,不敢來看,……每年我的祭日,我都會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在山上遠遠地看著這一邊,那一定是他……”女子低下頭,輕輕抽泣著,突然惡狠狠地對我說:“你走!走!我不需要你了!!”

我心頭一松,軟綿綿倒下去,接著看見一片亮光……

尾聲:

羊毛失蹤了。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答案。但我不會說,我知道說了也沒人相信。有一陣子,我特別恍惚,以為我所經歷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也許我將我的經歷告訴了其他人,但我已經記不清我都說了些什麼。人,真的是容易遺忘的動物,特別對於那些不願面對的經歷——人多麼善於迴避自己啊!

有時候我晃晃悠悠在學校的路上,看著每個過往的同學、老師,各有各的表情,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回憶,我會突然覺得人其實很可怕,人的顱腔裡那一團小小的灰色物質到底蘊含著什麼千奇百怪的故事呢?我想,當年我們學校發生那麼大的事情,還留下這封閉的涼亭讓後人驚詫,十年過後居然鮮有人記得,可能是遺忘的力量在作祟吧,一屆又一屆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來了又離開,故事慢慢的發生,緩緩的遺忘……但是,發生過的事情畢竟沉澱在了人們的心中,留下了痕跡。“不去靠近這個涼亭”已經成為一種潛在的戒條,一種默默形成的集體無意識。人們都無意地迴避,但迴避不等於不會發生,塵封的記憶總會被陰差陽錯地揭開,就像羊毛——基是他把過去忘了個乾乾淨淨,他已經重新開始一種自以為是的生活,但是,路總會走到剛開始起步的地方……

但這一切與我無關了。終有一天我也要離開這裡,遠離這裡的記憶。我不想再去想,畢竟,明天是新的一天。

不過,我已經將床上的帳子換成了厚厚的那一種,厚得不透光,厚得不通風,厚得足以讓我不知曉外面的一切。一到夜裡,我就拉上帳子,把口子用幾個夾子夾好。我就這樣在一個四周封閉的空間滿意地睡去,覺得足夠安全,誰也不會打擾我,就算那天夜裡,我突然醒來,看見的也只是這一個逼仄狹小的四方空間。

我想,在那一個幽閉的六邊形空間裡,一個死人和一個不知死活的人,是不是也最終找到了他們安身立命之所呢?他們仍在那裡,外頭是熙熙攘攘的我們,也許還有那猩紅的眼睛,隔著冰冷的水泥�,冷冷地注視著我們……

我不知道,也不願知道。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吳仁
公爵 | 2009-5-20 20:33:08

{:3_359:}真恐怖!那個楊老師也真是的!愛不到就要放手嘛!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