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0 09:07:44

“這幢房子邪氣很重呀!”剛搬進去的第一天,我下樓去買東西,在電梯里遇到一位老大媽,她看看我,一臉誠懇的告訴我,“要不然這房子在市區,又是才蓋好一年多的房子,怎么會這么便宜的房租?聽說呀,這幢房子在挖地基的時候挖出過兩具緊緊抱在一起的白骨,而且呀,第一個挖到骨頭的那個民工,在這房子蓋到第三樓時,無原無故從施工台上摔下來,被一根橫伸著的鋼管從心臟穿過,死得好恐怖呀!”“橫伸的著鋼管?”我懷疑的看著她“是呀,這才說是邪門呀,后來也有警察來查過,懷疑是被人謀殺,可是查來查去,什么也沒有查到,這才被斷定是意外,可是這也太意外了呀?小姑娘,你是才來這座城市不久的吧?怪不得敢在這里租房子,你還是快找個地方搬走吧!”正說到這里,電梯在三樓停住了,從外面進來了一個男人,大媽也沒有再說話,我看看電梯里昏暗的燈光,感覺有一股冷冷的風從背后吹過,不禁打了個冷戰。
  轉眼就到了一樓,我對老大媽說:“大媽,我扶你吧?”老大媽搖搖頭說:“不用了,謝謝你小姑娘!我慢慢走就可以了,你有事先走吧!”我對老大媽笑了笑“那好吧,大媽我先走了,你小心呀,改天見!”我轉身要出電梯,發現三樓進來的那個男人用驚訝的眼光看著,我瞅了他一眼,轉身出了電梯,他也跟著出來了,當我走到大門口,突然覺得有什么不對,轉身看了看電梯,竟然驚訝的發現,老大媽并沒有下電梯,而是站在電梯里微笑著向我揮著手,直到電梯門關上,我呆在那里,不知道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嚇得驚叫了一聲,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男人,他還是用驚訝的眼光看著我問:“你沒有事吧?”
  我結結巴巴的說:“沒。沒。沒事!”
  他還是驚奇的看著我“真沒有事嗎?可是你剛才一個人自言自語,現在又看著空電梯發呆,你真沒有事嗎?”
  “啊?我剛才自言自語嗎?不會吧?”
  “不會?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呀?自已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呵呵!有意思,這是在這幢樓里的第二個妄想症病例!”
  “我沒有妄想症,你才有病呢,精神病!”我生氣的轉身就走,他拉住我“唉,和你開玩笑,你不要生氣嘛!我是個心理醫生,對所有和心理有關的病例我都感興趣,你剛才的反應真的很像妄想症呀!”
  我看看他,也不像一個壞人。
  “剛才我怎么了?”
  “哈哈,你剛才看著電梯的牆叫它大媽,還要扶它呀?”
  “你沒有看到那個大媽嗎?不可能的呀?”
  “看吧,這就是妄想症的表現了,以為自己看到了一些東西,可是其實什么也沒有!呵呵!”
  “我看你才有妄想症呢!你總是妄想別人都是妄想症!哼!不過……你真的沒有看到那位大媽嗎?”
  他笑笑,我想想,低咕著:“看來這幢樓確實是邪門!等找到合適的房子我就馬上搬!”
  “你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反應嗎?”他又問。
  “當然了,我是正常人!今天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我想八成是真的遇鬼了!”
  “遇鬼?這就怪了,我剛才去三樓看那個病人,他也堅持說自己是正常人,可是他的家里人說,他經常和空氣說話,還堅持說自己確實看到有人,怕是遇到鬼了!”
  “他家住三樓?”
  “是呀!怎么了”
  “他家的人是不是說,從他們搬進這房子以后才發生這樣的事的!”
  “是呀!你怎么知道?”
  “這就對了!你的判斷都是錯的,我和你那個病人都是見鬼了!”
  “不會吧!這世界上根本沒有鬼的,要是人有病了,就說是遇鬼了,那還要我們醫生做什么?”
  “我不是說所有病都是鬼在作怪,可是這世界上有的事真的很難用科學來解釋,你不認為嗎?算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去買東西去了,然后再去找個合適的房子,盡快搬出去!”
  “好吧!不打擾你了,這個問題几百年了都沒有人說得清楚,我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是我的名片,要是要我幫忙打電話給我吧!”
  我接過名片,原來他叫伍興,在第一醫院,還是主任醫師,真是想不到,看上去他不過二十七八歲!
  “好的,有事我一定給你電話,我叫張薈!謝謝你的熱心!再見!”
  我買好了自己需要的東西,又去買了些大蒜,去公園里偷了些柳枝,我以前聽說這些東西能驅鬼,把它們放在家里准沒有錯!然后我就開始出去四處去找合適的房子,那個老大媽說得不錯,靠近市區的房子最少都要四百一個月,還是只有一個單間,更不要說像我現在租到的這套兩室一廳還帶廚房衛生間的了,根本就租不到!到了旁晚我才拖著疲憊回來,我站在大門口抬頭看了看這大樓,看來我是必須得在這里住一段時間了,我壯了壯膽走進了大樓。
  當我走進燈光昏暗的電梯,腦海里突然出現了白天那個老大媽微笑的臉,心里一驚,一股寒氣又從背后升起來,但是走樓梯不是更害怕?只好硬著頭皮進了電梯。電梯平穩的上升著,我的手心不停的在冒汗,身上一陣陣的發冷,突然,電梯停在了三樓,我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電梯的門,心快跳到了脖子,突然門開了,門外竟然沒有人!我不敢出去看,因為鬼片上總是出去看了以后進來就有一個鬼呀!我死死的盯著門,還好什么也沒有進來,過了兩三秒種,電梯門又關上了!唉!也許是誰按了電梯又走了樓梯吧!真是想嚇死人呀!終于到了我住的七樓了,出了電梯,我整個人就像虛脫了一樣,有氣無力的回到了我的房子!我打開了所有房間的燈,把今天偷回的柳枝編了五個環,每個門上挂了一個,床頭也挂了一個,再把大蒜放在床頭柜上,把水果刀和剪刀壓在枕頭底下,又把褲子打開平放在床角。嘿嘿!這下再厲害的鬼也不敢先靠近我了!那一夜我真的睡得很好,也沒有什么發生!
第二天是我第一天去上班,一切都不怎么悉熟,老板在說完公司的各種規章制度后,把一大撂資料交到了我的手里,看來今天是不要想休息一刻了!我一直做到下午下班的時候才勉強做完,正要走,老板又拿了一大堆的資料,讓我今晚熟悉一下公司的情況!真是資本家,下班還要人看資料,哼!可是有什么辦法,誰讓自己要端人家的碗呀!我只好抱著一大堆資料回了家!
  又要進那幢猛鬼大樓,我縐了縐眉頭,剛要進大門,卻和急急從里面出來的林森撞了個滿懷,手里的資料撞了一地。
  “撞鬼了?急什么呀???”我抬頭看到他,憤怒的說,“是呀!今天我是真的見鬼了!”他喘著粗氣,臉色蒼白,“怎么回事呀?”我驚奇的看著他,“今天下午我去看三樓那個病人,他對我說‘你從不相信我,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精神病的,我是真的遇鬼了!不信我可以証明給你看!’然后他拉著我去了他家的陽台,陽台上什么也沒有!我回頭看著他,突然怪事發生了,我被一股強大的氣流推到了陽台的邊緣,我根本沒有掙扎的力氣,就在我要掉下去的時候,那個病人沖過來拉住我,我眼前突然閃過一個景象,一個男人被一個長發女子推向一根鋼筋,鋼筋從兩個人的身體穿過,然后我眼前全是血,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那個病人家的沙發上,雖然我還是不能相信鬼怪的說法,但是我卻不能解釋這一切,而且剛才在電梯里……”
  “電梯里怎么了?”沒有等他說完,我急急的問,“哦!沒有什么,我只是聽和我一起座電梯的人說,在我遇到你的那一天早上,一個老大媽心臟病突發死在了電梯里,而你那天又看到一個老婆婆,可是我卻沒有看到,這樣連起來一想,不禁有一點點毛骨慫然!”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跑這么急,大醫生也會怕鬼呀,說出來只是讓人笑掉大牙呀!你快回去吧,不然小心鬼把你吃了!我可是要上去了!”我得意的看看他,心想:終于抱了那天他說我是精神病的仇了,哈!
  他看看我,又看看大樓,懷疑的問:“你真要上去?你不怕?”
  “怕什么呀?誰像你這么膽小,我都在一個晚上了,那有什么鬼呀!精神!”我轉身進了大樓。
  其實,我心里真的怕,可是我不住這,難道露宿街頭嗎?唉!我站在電梯面前,看著電梯慢慢的往下降,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今天又會遇上什么樣的怪事。電梯在三樓停住了,天啊,又是三樓,我的汗毛豎了起了,是什么人會在三樓上電梯呀???過了很久,電梯仍然在那里,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呼吸開始混亂,會是什么人從里面出來……?突然……
  “喂!”有人從背后拍了我一下!
  “啊!~~~~~~~~~~~~”我大叫著,抱著頭,恐懼已經完全控制了我的思維!
  “是我,是我啦!不要叫了!”我一轉身,哦!原來是伍興,唉,我終于松了一口氣,可是身上卻還在不停的打抖!
  “你搞什么又回來,你不怕了嗎?嚇死我了!”
  “我根本就沒有走,你才進門我就看到一個男人跟著你,可是你卻沒有反應,我看了好久,那個男人也沒有離開,直到他轉身,我才發現,原來……”
  “啊~~~~~~~~~~~~~~”不等他說完,我已經沖出了這座大樓!
  那一夜,我去了伍興家,在這個城市里,我沒有朋友,認識的人也只有他!那一夜,我們都沒有睡,一直討論著那幢大樓的事,最后,我們決定去找一位高人,一定要查出真像!
  接下來的几天里,我們四處尋訪著能通靈異世界的高人,可是每當那些自稱是半仙或是老道的人聽到我們所說的事,都笑話我們說:“你們這么年青,是現代人,怎么還會相信這些,不可能有什么鬼,我很忙,你們回去吧!”就在我們絕望的時候,我們真的遇到了一位高人,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幫別人關陰,當那些人離去,我們說明了來意之后,他同意跟我們去看看那幢大樓。
  法事安排在星期六的晚上我宿舍里,我們安照大師的安排准備好了狗血、大米、柳條、酒和桃木梳,8:00整,大師開始請鬼,我和伍興坐在沙發上,身上貼滿了符紙,看著大師不停的在房里轉來轉去,口里念念有詞,一會洒酒,一會洒米,一會又用柳條舞來舞去,可是什么事也沒有發生,大師就這樣折騰了兩上小時,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大師終于也累了。
  我們幫他收拾好法器,送他離開。電梯來到三樓,又停住了,外面進來一個女孩,穿著一條白裙,長長的頭發一直垂到腰際,如果不是她美麗的眼睛,我一定會被嚇一跳。到了底樓,我們送大師來到門口,約定了下一次發法事的時間,然后說:“大師再見,明天和你聯系!”這時我和伍興都想起了和我們一起走出電梯的那個女孩,因為沒有見到她出門,當我們一回頭,才發現她站在我們身后,也在輕聲的說著:“大師,再見,后會有期!”她的聲音溫柔好聽,卻讓人聽了止不住的打著冷戰!忽然,伍興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女孩,女微微一笑進了電梯。我奇怪的看著他們。伍興的呆樣足足持續了五分鐘,接著就拉著我,一口氣跑到了他家,最后我才知道,原來那女孩就是那天他在陽台上看到的那個女人!
  第二天,我們又去找那位高人,可是他的家人說,他昨天夜里心臟病突發,已經去逝!當天下午,我就搬出了那幢大樓,就算流浪街頭,我也再不要回去。
  后來我就再沒有去過那里,也再不想去查什么真相了。到底那兩個緊緊抱在一起的尸骨是怎么一回事,那個民工又怎么樣冒犯了他們?雖然我很好奇,卻再也不想知道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