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2 08:24:49

躺在小旅館里,累了一天卻睡不著,看著無聊的電視,胃里卻咕嚕咕嚕叫起來,想到川菜的濃香,更是睡意全無。干脆起身去吃些夜宵吧。

  走在成都深夜的街道,行人稀少,找個還開門的小飯館已不太容易,我信步走著,終於看見一條小巷遠遠那邊的巷口有個飯館的招牌還亮著,看來我的胃是有救了。小巷里的路燈又少又暗,好在我是財色全無,身材放在四川居然屬於高大偉岸型的,更是無所畏懼。

  夜很深了,走在深深的巷子里只聽得見自己腳步的聲音,倒是有些心里發毛,突然我看到前面的路燈下居然有人在低頭找東西,心想:這是丟了什麼了?大半夜的在這找,也不打個手電。別人的事少管,我的心已經飛向了小館子的餐桌。匆匆走過那人身旁,急不可耐的要奔向我向往的地方,突然聽著他叫了我一聲“同志”。我停下腳步,這才發現她是個中年婦女,穿著套舊中山裝,還戴著袖套,我心說“坏了,碰上要飯的了”,我一身學生打扮還戴個眼鏡,在北京最受要飯的青睞。

  “同志. .....你走過來有沒有看到地上有糧票啊?”“什麼?糧票?”我以為是聽錯了,雖說四川話不難懂,可是這年頭誰還會大半夜的找糧票啊,“對,糧票,3 7斤半,你看見有人揀了嗎?”我這才確信自己聽對了,我搖搖頭,“同志,求求你...”她突然急得要哭了似的,“同志你要是看見了一定要告訴我,3 7斤半啊.....”我越聽越不對勁,要飯也沒聽說要糧票的,那東西十來年沒見了,八成是遇到瘋子了,想到這里,我很生硬的搖搖頭說:“沒有!”她的眼里明顯地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倒是心里真有些過意不去,可是我也沒糧票給她呀,於是我象所有人一樣頭也不回的走了,還能聽到她在后面喃喃的說些什麼。

  走進小飯館,只有老板娘和一個端盤子的小姐昏昏欲睡的看電視,沒有別的客人,看來生意不好,我找了個離電視近的座位坐下,點了兩三個菜一瓶啤酒,只一會兒,就做好送上來了,老板娘親自把啤酒送來,跟我隨便聊了幾句,我突然想起那怪事,就問老板娘:“現在四川還用糧票嗎?”“早就不用了”“真是怪事,”我說,“剛才我在路上居然看見有人在找糧票……”“怎麼會呢”老板娘不以為然,“我也 覺得怪啊……37斤半,還是掐斤掐兩的。”“什麼!!!”老板娘臉色突變,“是什麼樣的人?”“一個中年女人,大概四十來歲,短發. ....”“她在找37斤半,你沒記錯??”老板娘的聲音都發抖了,“是啊,沒記錯”我都給搞糊涂了,“她在哪兒?在哪兒?”老板娘打斷我的話,我指了指來的路,“就在那邊的路燈下面. .....”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已經沖出了門,服務小姐看了看我,猶豫了一下,也追了出去。只留下我一個人對著酒菜發愣。

  過了一會兒,服務小姐扶著泣不成聲的老板娘回來了,我還沒見一個五十歲上下的女人這麼哭,想問也不敢問,只是在那悶頭慢慢吃,過了一會兒,老板娘好象好了些,自己拿了一瓶啤酒一個杯子坐到我對面,給我斟了滿了酒,問道:“你真的遇到了?”“是啊,你沒看到?”老板娘點點頭說:“她什麼樣,給我講講好嗎?”於是我原原本本的把剛才看見的說了,老板娘忍著眼淚聽完這個並不長的故事,自己倒了杯啤酒,給我講了她的故事……

  那是發生在四十年前那個飢饉年代的故事,那時我面前的老板娘還只是個梳小辮的小女孩,那時糧票就意味著糧食,而她的母親卻把全家配給的糧票一共3 7斤半給丟了,不管她怎麼一次又一次地找一個人又一個人的問,卻再沒有找到,面對內心的愧疚,面對公婆的嘮叨抱怨,面對丈夫深夜的嘆息,面對過早懂事的孩子們的沉默,面對一個食物就意味著生命的時代,一個普通的母親是沒有其他選擇的,她只能讓自己盡量少吃,讓飢餓的痛苦盡量少的落在家人身上,她每天只吃一點點東西,只要這一點點能支持她上班的工作和回家后的家務,可是這一點點怎麼能支持。於是一個原本健壯的母親在飢餓中慢慢耗盡了生命……她沒能度過那個年代,雖然我們不能說她是餓死的,但誰都知道她本不該那麼早就走的。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 09:52:01

到現在還在找哦∼∼∼
很重的責任心∼∼@@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