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cyf418
見習騎士 | 2009-5-23 01:13:41

那天,我在風衣裡藏了把刀,因為我要殺掉一個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不敢罵她,所以我只好選擇謀殺。

她的個子不高,卻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計空手打不過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從來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謀殺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學校謀殺她,因為武校裡的孩子們都很能打,殺過人以後我擔心

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裡謀殺她,因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會為我開門;

我不能在白天謀殺她,被人家看見的話我會被公共安全專家局抓去槍斃。

所以,夜裡,我頂著嚴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為了壯膽,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鍋頭(二兩裝)。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會兒我就睡著了,結果第二天醒來就感冒了。

現在,我在醫院裡打點滴,不過,我一定不會放棄。

醫生說我還要住兩天才能出院,所以我還得等兩天才能繼續我的計劃。

“咦,護士!我風衣裡那把刀呢?”

“哦,借用用?”

“干嘛?”

“削蘋果嘍~ ”

年輕的護士就是小護士。

她的臉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給襯出來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鏡給襯出來的。

小護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殺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蘋果呀?

於是我有點生氣,我說:“你怎麼能用那刀子削蘋果呀?”

小護士瞪著大眼睛看我,她說:“這本來就是蘋果刀嘛。”

我從有點生氣變成非常生氣,我說:“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干別的事!”

小護士拿起我的刀端詳起來,她說:“我怎麼看不出它還能干什麼,難道用來

殺人嗎?”

我大吃一驚,我的犯罪企圖竟然被一個小護士看穿了,這下可麻煩了……

不行,我要先殺了她滅口!

於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從她手中搶過來,她卻一把將我按回床上:“別動呀

你!點滴還沒打完呢!”

我問還要多久小護士說還要一個小時。

也罷,等一個小時後再殺人滅口不遲。

唉……不但好事多磨,壞事也一樣多磨……

為了消磨時間,我只好跟這個“活口”先聊會兒天:“你把刀還給我好嗎?”

小護士說我怎麼傻傻的還說嘻嘻。

說完嘻嘻又問:“你打算用它去殺誰呀?”然後又說嘻嘻。

我想反正一個小時以後她就要死了,告訴她也無妨。

我說:“我要殺的是我的仇人。”

小護士嘻嘻嘻嘻,說:“人家得罪你了嗎?”

我說:“當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卻不看我一眼!”

小護士嘻嘻變成哈哈,又說:“那也不至於殺人呀?”

我說我跟你沒話說,我還說哼。生病好像很容易犯困,我沒等點滴打完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小護士已經不見了。

屋裡穿白大褂的是另一個護士,臉上有皺紋,是個不小的護士。

她的皮膚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殺她,況且那把刀不見了。

我猜是小護士拿去玩了。

我樂意這麼猜是因為我擔心她去報案。

當然,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小護士一定正在趕往公共安全專家局的途中,這個“不小”的護士一定是派來監視我的。

我開始盤算著逃出這個醫院,在小護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殺了她。

我說我要喝水,不小的護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奔到窗戶邊,爬上窗沿……很遺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

樓……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尋良策。

爬窗戶的時候,我只穿了一條紅色三角內褲,風見了光著的身子就猛竄了過來。

回到被窩的時候,我一個勁地打噴嚏。

不小的護士怕我把感冒傳染給她,趕緊把口罩戴上,後來還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這是個好機會。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敗的經驗,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後奪門而出,狂

奔而去。

跑了幾個彎,我還是沒找到出口在哪,卻意外地碰上了小護士。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說:“廁所在前面的那個拐角處。”

我喘著粗氣:“誰誰誰上廁所,我找你呢!!!”

小護士一愣。

我說:“把我的刀還給我!”

小護士嘻嘻,然後說:“你真逗。”

我左顧右盼,見四下沒人,就面露凶光。

我想……掐死這個小護士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我作勢欲撲,小護士卻從兜裡掏出了那把刀。

猶豫了一下,只好暫時不敢輕舉妄動──她手裡有武器。

小護士問:“是這個嗎?”

我答:“是,是,還給我!”

她好像對我的刀產生了興趣,因為她竟然問:“送給我好嗎?”

我別無選擇,很沮喪:“刀在你手裡,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然後,小護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為她手裡緊緊握著凶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著小護士不放,我琢磨著怎麼把這個活口干掉。

小護士偷瞄了我一眼,說:“看什麼?討厭!”

我就知道她討厭我,因為我是個預備的殺人犯,而且我還要殺了她滅口。

當然,她不知道我的這個企圖,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須出其不意地干掉她,

殺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護士看了看床頭上的牌子,念著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

子,念著她的名字。

小護士哼了一聲,然後衝我做了個鬼臉。

小護士作的鬼臉一點都不嚇人,倒是很可愛,於是我又衝動著想殺了她。

在以後的兩天裡,我們一直朝夕相對。

她給了我很多機會可惜我一次也沒把握住,看來殺人還真是一門學問…

在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我只好向她要聯系辦法,她很爽快地把手機號碼寫在

一張小紙片上遞給了我。

也好,來日方長,她一定會死在我的手裡我想。

《我在風衣裡藏了一把刀》PART 1 我在風衣裡藏了一把刀[02]


出院後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醫院門口的大樹下等她出現。
因為,一個手機號碼是遠遠不夠的。

我還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線。

我在那棵樹後面躲了十分鍾,沒發現小護士,卻被她先發現了我。

她在我後面拍拍我的肩膀,問:“干嘛呢你?”

我當時不知道是她,其實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實交代,那只是一種可惡的

條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問我就答了:“我要跟蹤一個漂亮的戴眼鏡小護士……”

說完我當然後悔了,於是轉身一看,我要跟蹤的人就在在我身後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種笑,因此她對我笑我一點都不領情,我還

是要殺了她。

雖然我決心殺了她,但企圖跟蹤人家的這個小陰謀被拆穿的時候,我還是覺得

非常尷尬。

因為尷尬,我的臉就紅了,我臉紅的時候總是說不出話來。

小護士胸前抱著個講義夾,假裝東張西望。不時瞄我一眼,然後偷笑。

笑完就說:“戴眼鏡的小護士是有一個,不過不漂亮。”

我的臉像著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沒有比我更怕羞的殺人犯了…

“你為什麼要跟蹤人家呀?”小護士顯然是在審問我。

哼!我必須拿出民族精神,寧死不招!

我說我不說我就是不說。她說你說嘛你說嘛別不好意思。我說我還是不說不管

你怎麼問總之我就是不說。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張嘴作大笑狀,然後又說:“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這話的意思,可能是繞著彎子罵我,就算不是罵我我也不能饒了

她。

小護士忽然對我說:“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個紅磚樓房,要不要去喝茶。”

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殺人滅口的這個小護士竟然問我去不去她

家喝茶?

這裡一定有陰謀……啊!對了,她想在茶裡放老鼠藥把我毒死!

她這叫先發制人,正所謂“量小非女子,無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這層,我倒有點心虛了。

小護士連哄帶騙:“沒事,我家人中午不回來,走吧。”

廢話,回來還能由得你對我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著想著,我還是被她帶進了

她家。

這是個大房子,有錢人才住這樣的大房子,我必須看清楚來路,否則會困在這

裡找不到出口。

小護士家裡果然沒人,我想我應該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干掉,但我忘記把凶器

帶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夠的力氣把這小丫頭掐死,但不能在客廳,最合適的殺人場所應該

是浴室和臥室。

這麼想著,我就說:“我想去你的臥室,你去嗎?”

小護士說:“咦?你想打我的壞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驚之下,結結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沒有,你你你你胡說……”

小護士歪著頭走到我的跟前,臉上似笑非笑,盯著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

白她要干什麼。

卻聽她說:“有時我真的覺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這麼逗?還是因為想泡我

故意裝出來的?”

這話我就不明白了,罵我“逗”倒還罷了,怎麼會以為我“想泡我”還“故意

裝出來”???

她見我發著呆不吭氣,就使勁皺起眉頭(雖然使勁皺,但一點不像生氣的樣子)。

她“生氣”地說:“快說快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完蛋了,這個小護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實告訴她:“你知道我有殺人動機,所以我想把你殺了滅口…”

小護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幾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

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說我不自量力…。

也許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說不定比我的仇人還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殺她為

何還笑得那麼開心呢?

鑒於這點,我只好放棄了行凶的企圖。

下一步該作些什麼?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小護士笑個不停,我知道她一點不把我的威脅看在眼裡。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著發呆,看她能把我怎麼樣!反正我沒帶凶器,她不能

對我這樣手無寸鐵的男人動手。

小護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著我的手:“好吧,我帶你看我的臥室去。”

她的手軟軟的,不像是個會家子的,再看她這身架,輕飄飄的…看來…也許…

是我多慮了……

小護士的臥室像個幼兒園小娃娃的房間,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這玩意

使勁砸人頭上也出不了事。

小護士笑嘻嘻地說:“隨便坐。”

這裡只有一把椅子,已經被一頭毛毛熊給占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張花花綠綠

的床了。

我謹慎地摸索了一下,小護士問怎麼啦,我說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小護士又

笑個不停。

我想她屬於那種天生愛笑的女孩子。不過,我得確認一下自己先前的那個猜想。

我問:“你…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不害怕我嗎?”

小護士說:“害怕你???你有什麼可怕的?”

這話可真有點傷人自尊,如果屬實的話,我可真是個不合格的殺人凶手。

當然,我還得把話題繼續下去,我又問:“我說過我要殺你滅口呀?”

小護士勉強把笑忍住,說:“原來你到我臥室裡來就為這事呀!”

我使勁點了點頭,繃著臉說:“現在你怕了嗎?”

小護士推了我一把,說:“得了吧你!”

然後提了個莫名其妙的建議:“走吧,我肚子餓了,請我吃飯!”

我吃驚地問:“為什麼?”

小護士的回答是:“我懶得下廚,做出來你又不一定愛吃,畢竟我們才剛開始

嘛。”

什麼叫“剛開始”?開始什麼呀?我糊塗了…

稀裡糊塗的,我們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飯店,點起了菜來。

小護士的胃口好像很大,點個不停。

而我則憂心忡忡,因為我口袋裡只有十六塊五毛錢……

也許小護士知道我口袋裡沒什麼錢,想把我困在這個飯店裡刷碗筷…

我不能上她的當,所以我就厚著臉皮問她:“你帶錢了嗎?”

“干嘛!”小護士白了我一眼,“說好你請的嘛!”

我把口袋裡的那些皺巴巴的紙幣全堆到桌子上,可憐巴巴地說:“就剩這些了

…”

小護士張著嘴看著我,喃喃道:“你…你不會吧…”

然後打開小提包掏東西,說:“男孩子出門怎麼可以不帶錢呢?”

她拿了兩張大票塞到我手裡,說:“我先借你兩百塊錢,反正第一次吃飯得你

請我。”

我抓了抓頭,這真是件尷尬的事,看來這個人情是欠定了。

也許,小護士算計到,我不會對一個欠過人情的人下毒手。這丫頭可真不簡單

呀!

算了,反正我也餓了,先填飽肚子再做打算。

這頓飯吃了八十塊錢,足夠我一個星期的快餐費,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塊錢

還給她她卻不要。

她說:“要還一起還,我又不是按揭房地產。”

沒辦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後面誰讓我欠了她的錢。

小護士問:“對了,你是干什麼工作的?”

我如實回答:“還沒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我在風衣裡藏了一把刀》PART 1 我在風衣裡藏了一把刀[03]


小護士跳了起來,攬住我的手臂,歡呼似的:“太棒了,我還擔心你下午沒空
呢!”

我問:“干嘛?”

小護士臉貼得很近,說:“我下午沒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嗎?嘻嘻~ ”

我想我現在的頭一個有兩個大,怎麼殺個人殺出這般光景來了?真叫人百思不

得其解…

(何況,這還不是正主。)

之後,我們就瞎逛了一個下午。

小護士盡挑大商場逛,買了很多狗熊貓咪,都讓我給捧著。

末了,又非要我買個東西送給她,我買了個五毛錢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樂意。

最後被逼著買了條叮當作響的手鏈,──剛好136 塊,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

空了…

小護士好像傻傻的,應該不會對我的計劃有什麼影響,因此我盡可以將“滅口”這件事擱下。

由於前兩天的一時疏忽讓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幾天,真令人惱火。

但隨後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凶器,不知是不是讓小護士給偷走了。

口袋裡一分錢也沒有…這是件叫人頭疼的事…

沒辦法,我不得不在成為殺人犯之前干一回搶劫勾當。

為了安全起見,我選擇學齡兒童作為作案目標,他們有錢而且脆弱。

這麼干除了有點不要臉,應該沒什麼別的難度。

這念頭剛萌生,就有個背著大書包的小子從我面前跑過。

時機說來就來,我搓了搓手就撲了上去。

耳邊卻響起一個女人的尖叫聲。

我正納悶,背心被什麼撞了一下…然後我想我就暈倒了…

醒來的時候,我又在醫院裡了。

身邊坐著一個漂亮的女孩,仔細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見我醒了,就和我說話:“醒啦~ 覺得怎麼樣?”

我早傻了眼,吞吞吐吐:“你說…怎麼樣就…就怎麼樣,反正落到你手裡…算

我…”

漂亮仇人愣了一下,嘴裡小聲念叨著:“不會是頭給撞壞了吧…”

然後,叫喚道:“小子,你的救命恩人醒了,還不快過來說謝謝。”

病房裡又多了個小孩,正是我剛才企圖打劫的那個。

在我那漂亮仇人的講解下,我才知道我原來是個“舍己救人”的“英雄”…

當時,那小家夥橫穿馬路,一輛摩托車剎車不及,眼看就要撞上,然後我撲了

上去,被撞了但沒死…

劫匪沒當成倒先成了“英雄”…顯然這老天在跟老子作對…不然也不會湊巧那

小孩就是我那漂亮仇人的弟弟。

拍過片後醫生說我沒事不用住院,漂亮仇人問“他都暈倒了怎麼還說沒事?”

那天殺的醫生竟然說“大概是嚇暈了吧”…真他媽沒面子…

於是漂亮仇人就高興了“既然沒事,我可要先好好謝謝你了,走吧,請你吃飯!”

“又吃飯!!!”我大驚失色。“你…你請哦…”

漂亮仇人笑著看著我:“沒問題,走吧。

換好了衣服,我跟著漂亮仇人走。

在病房門口,醫生向我招手:“有空常來~ ”

在醫院門口,我碰見了小護士…

小護士看見我就喜形於色,像歡呼似的喊道:“呀!你又住院來了!”好像巴

不得我天天來住院似的…

我正不知怎麼回答,小護士又叫起來了:“呀!她是誰呀?”

小護士問的是我的漂亮仇人,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還不知道這個仇人的名字。

我支支吾吾,小護士臉上的笑容沒了,撅起了小嘴。

我把頭皮屑抓得滿天飛。

漂亮仇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護士,微笑著對小護士說:

“別誤會,他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是道謝來的。”

“哦?”

“我們正打算去吃飯,一起去吧!”

小護士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等著,我請假去!”

……

真是的,我今年難道又犯太歲了?兩個最頭疼的人物竟湊在一起,而我卻被夾

在中間………

漂亮仇人選擇的餐廳比上次小護士去的那家要高檔。

於是小護士偷偷對我說:“你別告訴我你身上又沒帶錢。”

我說“我就是沒帶”,我想她是向我討債,反正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你你你…唉…”小護士又要掏提包。

我趕緊抓住她的手制止:“別忙,人家說好要請客的!”──我可不能讓這筆債務升級。

小護士使勁跺腳,我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

小護士沒轍,就轉移話題:“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呀?”

我神秘兮兮地對小護士說:“她就是我要殺的人!”

“啊!!!她就是你的…”小護士“啊”了好大一聲,把我嚇得差點沒背過氣

去。

“噓~~~~ 我的天,你不能小聲點…”

小護士吊著大眼睛想了想,臉上忽然又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她說:“你這個壞蛋!怎麼每個漂亮女孩你都想殺呀?”

我辯解道:“她是我的仇人呀?!”

小護士問:“那我呢?”

“你?”我愣了一下“你什麼?”

小護士說:“你昨天不是也說要殺我嗎?那我算什麼?”

我回答:“你是個活口…”

小護士又問:“什麼叫活口?”

我又回答:“殺人滅口的滅口的過去式!”

小護士呆呆地看著我,然後哈哈大笑。笑完突然板起臉,使勁“哼”了一聲。

她說:“原來她才是主角呀? ……不行不行!!!氣死我了!!!”

這時,漂亮仇人忽然冒了出來,紅著臉輕聲問:“可以到裡面邊吃邊談嗎?”

我環視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圍了十幾個人在聽我們對話,漂亮仇人和她弟弟

顯然也是其中之二…

這頓飯吃得很不自在,兩個女人都臉紅紅的不吭聲。倒是漂亮仇人的弟弟在一

邊雞雞歪歪沒完沒了。

那小子一會兒取笑我“哈哈,嚇暈的”,一會兒又逼問我“你和我姐姐真的有

仇嗎?”

末了,還提醒我:“我姐姐很厲害的,你一定打不過她。”

漂亮仇人的臉紅得厲害,一個勁地衝那小子使眼色,卻又不好意思吭聲。

小護士忍著不笑,忍到最後忍不住了,把飯噴了我一臉…

吃完飯後,漂亮仇人抄了個手機號碼給我,什麼話也沒說紅著臉跑掉了。

我急了,我以為她還沒買單,小護士拉著我不讓我追,還好後來服務生說已經

買過了。

離開餐館後,小護士盯了我一整天,她似乎還是不放心怕我又琢磨著去謀殺我

的漂亮仇人。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