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8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機車男子II
侯爵 | 2009-5-25 10:47:06

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國的西北部有一個叫做寬城的地方。寬城�有一個王爺,為人十分貪婪,最愛搜刮民脂民膏,聚斂財富。結果,弄得境內百姓怨聲載道,都希望這個貪婪的王爺快點死掉。然而,禍害活千年,這個王爺反而越活越年輕。原來,這個王爺亦好秦皇漢武之道,希望得到長生不老之藥,以享無盡之榮華富貴。他為尋得長生之藥,不僅四處派人搜索,而且還養了數百的江湖術士為其煉丹。每天,王爺都要吃一些術士們所煉的金丹。然而隨著歲月的交替,王爺的體力急轉直下。他心�也知道命不久矣,可歎自己膝下並無子女,又捨不得萬貫家財。於是,他為自己選了一個秘密的墓地,並請能工巧匠將墓室設計了一番,之後又將所有值錢的珠寶都藏到了那�。當然,那些建造墓室的工人,能工巧匠及搬運珠寶的人,都被王爺派人給殺了。後來,這些殺人的人也都突然失蹤了。至此,世上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就該只有王爺一個人了吧非也,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還有王爺的兩個心腹家丁:馬二,丁三。
  這一天,王爺終於撐不下去了。他將馬二,丁三叫到床前,對他們低聲吩咐了一陣。兩個人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了,看上去兩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喜悅。王爺看到二人如此高興,他也笑了,而且比二人更開心。一個人含笑而亡畢竟要比痛苦而亡好多了。
  馬二,丁三偷偷地將王爺的屍體抬出王府,拐彎抹角地轉了半天,黃昏時才到達墓地。二人將王爺的屍體仍到一旁,一起去開墓門。馬二碰了碰丁三,小聲問道:“你想拿什麼東西?”丁三皮笑肉不笑地道:“馬兄,小弟最想要那顆鬧龍珠。馬兄不會與小弟想到一塊兒去了吧?”
  “哪裡,哪裡,小兄只想要寶庫中的龍鳳披。”馬二嘴�這麼說,心�卻道:好小子,全府上下誰不知道你最想要王爺天天不離左右的那塊紫龍玉佩了。它是我的,你甭想跟我搶。這時,墓門已被二人打開。兩人相視一笑,轉身抬了王爺的屍體走了進來。剛一進來,二人又不約而同地將屍體放下,反身將墓門關了。
  墓室�黑洞洞的,卻是異常乾燥,沒有通常洞穴中的那種潮濕感。二人對洞中的情況都很瞭解,順利地來到了墓室中心,謹慎地將王爺的屍體放進了石棺內。棺蓋還未蓋上,斜放在石棺的一邊。丁三便一推馬二,道:“走,我們去拿寶貝。”
  “棺蓋還未蓋上呢?”
  “你不去,我可先去了,剩下什麼你可別願我。”
  馬二一聽,有些著急,一邊說著“這就來,這就來”,一邊快步向墓室北面走了過去,並超過了丁三。說時遲,那時快。丁三看到馬二到了自己前面,快速的從自己懷中掏出一把匕首,朝著馬二的後心便刺了下去。等到馬二反應過來已是太晚了。他轉過身狠很地盯著丁三,好像要用目光將馬二殺掉似的,兩隻手剛到半空,便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下子軟了下來,隨後身體也倒了下去。丁三拔起匕首,怕馬二死的不乾淨,又補了幾刀,嘴�還說道:“馬二哥,你可別願我。這叫‘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若不殺你,我就可能被你所殺。這只能怪你腦子不靈光。”說完,丁三用馬二的衣服擦了擦手上的血跡,轉身來到石棺旁,伸手從屍體的腰間扯下紫龍玉佩揣在懷�。而後便來到北面的牆壁前,探出兩隻手在牆上摸索著,想找到開門的機關。然而,正在他摸索時,忽然覺得後心一陣發涼,繼而是巨痛。他意識到是一柄匕首,心想:難道是馬二復活了。他借著最後的一點力氣轉身一看,赫然是王爺。剎那間,他明白了一切。只見王爺對他笑著說:“你可以走了,只有你們先走了,我才可以放心的走……”後來的話,丁三永遠也聽不到了。王爺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屍體滿意的笑了,心想:這顆丹藥還真管用,可惜不能讓我永生。王爺從丁三懷中掏出紫龍玉佩揣在自己懷中,蹣跚地走到石棺前,剛想躺進去,突然想起了什麼。於是,他咬破自己的食指,在棺蓋上寫下了如下幾句話:三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複重生。寫完,他已是油盡燈枯,一頭栽進了石棺內。剛才進來的是三個活人,而今卻只有三具屍體。可歎兩個僕人追隨主人一生,最後還是被主人所害,怪只怪其貪心過重,主人無德。墓室�靜悄悄的,兩具屍體的傷口處仍在淌血,而棺蓋上的血紅大字清晰無比,鮮豔欲滴,好似在警告著什麼。
  日月如梭,轉眼已過了一千年,到了民國初期。一支由我國早期的五位考古學家組成的探險隊來到了昔日的寬城。因為他們從史書上瞭解到在寬城曾有過一位王爺貪婪無比,然而卻死的不聲不響,似乎從這個世界上一下子就消失了。史書上的記載僅此而已。那麼這個王爺及其富可敵國的財寶都到那�去了呢?這成了一個千古疑案。他們來到這�,一是為了揭露這個謎底,二是為了尋得寶藏為中華民族的振興盡一些力。
  昔日的寬城如今只剩下一些瓦礫。昔日王爺認為秘密的墓地,經過千年的風吹雨打已不復從前那麼隱秘了。五位考古學家憑藉自己豐富的經驗很快便找到了墓穴的入口。五人興奮異常,一起將墓門打開。�面一片漆黑,他們只能借著火把的光亮摸索著前進。吳鐸在前頭舉著火把開路,之後依次是趙啟、範斌、莫向文,他們手�都拿著鐵鍁及其它一些專門工具。劉宇舉著火把殿後。他借著火光細細地打量了一下通道兩旁,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只見兩旁都刻著許多惡鬼,一個個張牙舞爪擺著各種造型:有的手�拿著一條人腿,正想往嘴�送;有的則捧著一顆人頭吃得津津有味;還有的怒視著來人,似乎隨時都會跳下來。突然,劉宇聽到前面一聲慘叫,並感到周圍變暗了許多。原來,在吳鐸的腳下突然彈出一片尖刀,而他則因痛不由向前一倒,結果來了個萬刃穿身。緊隨其後的趙啟嚇得都呆住了,心想:如果自己多走幾步,就會和吳鐸一個下場。四人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由趙啟開路,從尖刀叢的旁邊繞過繼續前進。這次,四人都謹慎多了。因此,他們不少次都從死亡的邊緣逃出來。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墓室中心。此時,每個人都已是傷痕累累了。
  墓室�的情形頓時令四人大吃一驚。只見兩具屍體倒在石棺的兩邊,相距有五,六米遠。從兩具屍體上流出來的血在石棺的一頭交叉,之後各自沿石棺的一邊流過,最後在石棺的另一邊匯合,將石棺圍在了中央。四人隱約還聞到了一絲血腥味,不禁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們商議了一會兒,便分頭工作了起來。趙啟、範斌和莫向文三人分向墓室的其餘三面搜索有無別的通道。劉宇則走向石棺檢查屍體的情況。屍體並非是仰臥的,而是俯臥,面部朝下。劉宇小心翼翼地輕輕一翻屍體,打算將屍體翻過來,但屍體溫絲未動,卻感到雙手觸摸的地方似有彈性。劉宇並沒在意,而是再次用力一翻。屍體終於被翻轉過來。劉宇的眼光一落到屍體的面部不禁“啊”的一聲驚叫。另外三人聞聲馬上趕了過來,詢問劉宇怎麼回事。劉宇一指棺內屍體的面部,其餘三人將目光落在屍體的面部不由都是一驚,看上去這個死者穿得很尊貴,無疑是他們所要尋找的王爺,奇怪的是死者好像剛死不久。他們將棺內屍體與棺外的兩具屍體細細研究了一番,確認他們確實是千年前的死人。至於為什麼歷經千年而屍體不腐,四人百思不得其解。
  劉宇等四人又歇息了一會兒,穩定了一下情緒,便又各自工作了。劉宇將死者的身體細細的搜索了一遍,發現了一塊紫龍玉佩和一顆大珍珠等一些寶物。正在他想進一步搜索石棺旁的兩具屍體時。一聲慘叫傳了過來,還沒過一秒鐘就又聽到一聲慘叫。原來,搜索北面牆壁的趙啟被牆中伸出的一杆槍刺了個透膛。而搜索東面牆壁的莫向文在聽到趙啟的慘叫一怔之際。被從前面伸出的一柄劍削斷了半條胳臂,鮮血頓時泉湧而出。範斌馬上奔向趙啟,而劉宇則跑向莫向文將他扶到了棺旁,在棺蓋邊坐下,此時鮮血已沾滿了莫向文的半邊身體。一些流到了棺蓋上。劉宇馬上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大塊布,為莫向文包紮。這時範斌低著頭黯然的走了過來。劉宇馬上知道了生了什麼事。突然,範斌兩眼發直,指著棺蓋叫道:“你們看,那是什麼?”劉宇順著範斌的指向看去。只見棺蓋上有幾個血紅大字:“三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複重生。”血字在火光的照射下紅得更加鮮豔,好像在警告來人。“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範斌不停的大叫著,繼而是狂笑,並以手捶胸,向洞口跑去。不一會兒,劉宇聽到了一聲慘叫,之後便歸於寂靜。劉宇從心�起了陣陣懼意。他也無意尋寶了,背起已經昏迷的莫向文,一手拿著火把摸索著走出墓穴。劉宇先將莫向文放在一棵樹邊,自己回身將墓門關上,心想這�面肯定還有很多秘密未被探索。說不定什麼時候我還會來的。
  莫向文已不能參加考古工作了,只好在家養傷。醫生說,傷勢並不嚴重,只要靜養三五個月就能痊癒。然而,莫向文的傷口卻並不見好轉,他整天都是愁眉苦臉的。一天,劉宇又來看望莫向文。莫向文拉住劉宇低聲說:“看來我這傷是好不了了,我總覺得咱們那次去探索的那古墓有些古怪,是不是�面有鬼或者是什麼邪物?”劉宇想起範斌發現那些咒語時,莫向文已昏了過去。一想起那些咒語劉宇就有一些後怕,忙對莫向文說:“臨走時,我們在棺蓋上發現了這幾句:”三尺禁地,萬物莫入,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橫空,吾複重生。‘你說是不是這些咒語在作怪。“莫向文並未回答,只是雙目呆滯,喃喃的說到:”如違此言,神鬼共怒。“劉宇一見莫向文情緒低落,以為是累了,藉故離開了。不到半個月莫向文便命歸黃泉了。據莫向文的鄰居講,莫向文在死前的那天夜�,一直哭叫不停,還一個勁兒的說:”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是故意打擾您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會再去的。“繼而是一陣大叫。第二天便傳出了有範斌已死的消息。劉宇聽到這些傳聞,心�更是驚懼,心想當初自己一行五人前去探墓,有三個人死在墓�。如今莫向文也不明不白的死去了。自己能夠逃過這一劫嗎?從此,他一閉上眼就看到那個石棺內的人向他走來,並說道:”還我寶物,還我寶物……“不到兩個月劉宇也抑欲而亡。古墓之謎又添上了一層神秘的外紗。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