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

[複製連接]
查看: 27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機車男子II
侯爵 | 2009-5-25 10:49:42

小時候有個非常知心的朋友,我都稱她"秋",從幼稚園就認識,她是一個話不多的女生,一直到了國小六年級的某一天~
     那日中午,一放學,我就興奮的衝去她家找她玩,然而她家人卻和我說她不在。
     第二天我還是照常跑去找她,她家人說什麼她出國去玩了,叫我這陣子暫時不用來。
     那時還真是個笨蛋,看不出她父母眼中的哀代表著什麼。
     「嗯?是喔,那她什麼時候會回來啊!?」
     「嗯…二、三年後吧!也可能定居在那了。」她父母這麼回答的。
     「那我要怎麼和她聯絡?」
     「妳可以寫信給她 ……。」後面她父母低下頭滴咕了幾句話我當時沒聽清楚,後來想起才覺得應該是什麼『她再也不會回答』之類的話,那時她父母寫下了個國外電話號碼,和E-MAIL給我。
     「嗯,謝謝。」我不得不說那時我還可真天真。
後來我打過那隻號碼,她卻一直沒在家過,每個星期寄封MAIL給她,她卻也沒回過信,只是當我再次去她家時,她的家人已經全家搬走。


事情過了六年後,我上了高職,還是有試著寄MAIL給她,只是變成了每半年一封,她始終沒回過信。
在一個很靜的夜晚,吃了安眠藥入睡後的我,夢見了秋。
在夢裡,我和她在那以前我們常去的地方,她對我說:「我想回家好不好?」
「嗯,好押,我先送妳回家。」
「可是我找不到我的家了。」她看著我,我試著想拉住她,拉不到,她離我越來越遠。
早晨醒來,想起晚上的夢,於是我又再次去那以前她住的地方,很久很久沒去那了,只是那已成了一個小小的公園,我找了個地方,默然的坐下低下頭,我有時看得到阿飄,因此心中有了最笨的想法,就是如果她不在了,那麼我是否也看得到她?在那等待到深夜,卻除了人來人往的人,什麼也沒看見。
然而我不知該開心還是難過,沒看見那是表示她還活著吧,但是如果她還活著,怎不和我聯絡!?


晚上很疲憊的吞了安眠藥,倒頭就睡著了(我安眠藥吃很重,所以多於的想法,也不會失眠…。),又做夢了,這次我在家中的客廳,家裡和以往一樣有很多客人在,我房門關著裡面沒人,卻在吵雜中隱約聽到了有人在我房間翻東西的聲音。
『我房間裡怎麼會有人呢?』我心想著,而後走進我的房間,什麼也沒看見,打開燈卻聽到外面我媽在叫我,於是我又走回客廳,~~~~然後夢就醒了,因為真的是我媽在呼喚我該起床上課了。


第三天夜晚,夢竟然接著昨天的夢,我從客廳走進房間,打開燈,翻了翻抽屜,『嗯?多了封信。』那是一封粉紅色的信封,我拆了開來,上面寫著"來找我,好嗎?"沒署名,但那字很像秋的字跡。
我衝出家中,以為秋來過,但是想想不可能押,我是在房間看到的。
「喂!」站在路上的我,後面突然有人叫我,只是當我回頭………我醒了 = = "。


第四天夜晚,還是接續著…,我回過頭,沒人,只有空盪盪街道,於是我又走回家中,家裡卻一個人也沒有了,我慌了似的找我的家人,『怎麼可能我才踏出家沒多久,人就全不在了。』空空的家,卻傳來了秋的聲音「寒,為什麼不理我,為什麼啊!?」
「秋,你在哪?」
「我在這押,你為什麼看不見我,你為什麼看不見我,我一直去找你,你為什麼都不理我!」聲音彷彿就在耳邊,我卻什麼也看不見。
「我在這呀!寒~~~~~~~。」聲音漸漸變小,而後好安靜…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我哭著…一直哭,一直哭~睜開眼時,我在床上,枕頭全是淚水了……。     我想此時我真的很想聽到秋平平安安的聲音,對我說她沒事、她還活著……,於是醒來後的我,又決定在打了一通國際電話,也就是當然她父母給我的電話。
「HELLO?」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但不是秋…。
「伯母!?」那是秋的媽媽的聲音。
「嗯……是小寒嗎?」
「嗯,我是,我想找秋。」
「很久沒見了,妳最近過的怎樣呢?還在唸書吧?」
「嗯,都很好…秋呢?怎麼都不見她?」我的心裡還是掛念著秋。
「她…她…嗯…,伯母知道妳都很好真的很開心。」
嘟~~~~~~~嗯…我算是被掛電話了吧…
只是打了這通電話後我更是擔心秋的生死了,連續四天全是夢到她…,只是工作加上課讓我真的沒時間去打聽或去問這件事。


第五天夜晚,夢中的我坐在書桌前看著那封"來找我,好嗎?"的信,看了很久才把信放下,打開抽屜,抽屜中又是一封信"寒,為什麼妳看不見我呢?"這使我更確定了信是秋寫的,卻也因此而驚醒。
秋是否活著,已經似乎有了答案,只是我怎麼也不想相信這個答案,我拿秋的名字和生辰去算了命,算命的人說了些什麼我不記得了,只記得"大凶",和那算命的看我的表情,他問我為什麼要算這個人,我回答「其實我從六年前就聯絡不到這個人了。」
「唉…我奉勸你最好做最壞的打算。」這是算命的給我最後的回答。
我離開了那,去了許多以前和秋去的地方,那天是假日,時間也多了些,於是我在一個人很少的海邊待到晚上,那兒也是我和秋以前和一群朋友常去的地方,我坐在那以前和秋靠在一起的地方看著海浪一波一波的過來,吹著海風,然後睡著了……。

夢裡我夢到以前和秋在頂樓看著藍天,說著未來我們的夢想,說著未來要住在一起,房間要怎麼佈置,有說有笑的~~~然而我似乎聽到啜泣聲,是秋的聲音!!!我看了一下秋,『嗯…她笑的很開心押,怎麼會有那種聲音?』,然後她轉過來搖了搖我。   
我被搖醒了,真的醒了!!「秋!」
海邊站著一個人,我雖然只看得到背面,但是我確定那是秋,那是秋特有的打扮啊!
我喊的很大聲,但她並沒理會我,就這麼我看見她慢慢的走進海中,直到海水淹沒,她掙扎了一會兒就沒動靜了。
我有想拉她,但有些距離所以我救不了她,當我衝到海水邊,什麼也沒了…我想去救她,然而旁邊似乎多了個人,我轉頭看…是秋……。
頓時間,我懂了,也必須相信事實了。
「秋,為什麼!?」我跌坐在海沙上哭喊著,秋卻只是低著頭。
「我找到你了,也看到你了,為什麼你選擇這麼殘忍的方式告訴我事實!」秋猛搖頭,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總是欲言又止,過沒多久,她消失在空氣中,留下心痛欲絕的我,我也想跟著就這麼走進海水中,只是我發現在我動彈不得。

然後,我真的從夢中醒來時,才發現剛剛的全是夢,我依舊睡在海邊附近那大石上,微微的陽光照著我,我看了看那片海,心情很亂很亂。
我沒走向大海,更沒走去海裡,因為夢的最後告訴了我秋不會想要我和她一樣。

「喂?」回家後,我又再次打那國際電話,但這回我不再說我要找秋,而是找伯母,伯母也接了電話。
「寒嗎?」
「伯母,恕我冒昧的問,秋…」
「她不在。」我話未說完,伯母似乎習慣性的接了話。
「不是,是…秋是不是已經……去世了?」
伯母瞬間哭了出來「妳怎麼會知道!?」
「為什麼不和我說,為什麼要一直欺騙我!?」我傷心的怒吼著,顧不了什麼禮貌了。
「寒,妳聽我說,一直以來我將妳當我的女兒看待,我怕妳知道後無法承受,我更怕妳知道後會走上和秋一樣的不歸路,我以為時間會沖淡妳對秋的友誼,所以…妳知道嗎!?」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失控的喊著。
「下星期六,我帶你去見秋…,我會回台灣帶你去看看秋……。」
我掛了電話,不停的哭,不知道哭了多久…


那天在秋的墳前,我終於看見了秋,她就在我身邊,微笑著,只是當我想抱她時,她又消失在空氣中了……。
我放了束她最愛的百合在那。
夜晚,我到那海邊,大約是凌晨一點半吧…看見秋重演著……自殺。我很想,但我無法救她,那樣的痛存著我和她的心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0 + 10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5-25 12:22:28

{:3_262:}
看了真的有哽咽到....
{:3_36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