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7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5-26 22:48:15

談了八年的戀愛宣告結束,水靈并沒有象人們想象的那樣悲痛欲絕,她很平靜!經過這場艱苦的戀愛,她發現了一個真理:只講付出,不求回報的愛情不叫愛情!這些年來,正是她的付出,忍讓鑄成了他的自私與放縱,并最終選擇離開了她。水靈甚至開始慶幸這件事發生在婚前,而不是進入圍城之后。

  “從今天起,我要為自己而活!”在處理完一切跟他有關的東西后,水靈對著藍天大聲呼喊。

  她報名參加了一個英語函授班。每周三晚上、周五、周六的下午去上課.

  函授班設立于市委黨校里面,全班二十八人,跟水靈同桌的是一個二十七八的男生,長得非常英俊,尤其是皮膚白得連她也自愧不如,她曾經笑他白得不象個男人,他自嘲的笑笑說自己貧血。他一開始就用英語跟水靈打招呼,英語講得非常純正。

  水靈不解的問他,“都這么好了,干嘛還來函授?”

  他半真半假的回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那在什么?”

  “想找個漂亮的MM啊!”他說完便旁若無人地哈哈大笑。

  上了一個月的課,水靈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同桌的他,他的風趣幽默,以及對她的關心,都是從前男友身上得不到的。

  很快她們就熱戀了,每到下課,他就帶著她來到黨校附近那條廢棄的鐵軌,手拉著手,一人走一邊,他給她講他的故事,她給他講她的故事,他一用力,她便跌入他的懷里,他們之間從來沒有任何利益關系,很輕松,很甜蜜,這才是她要的愛情!

  兩個月后,忽然他不來上課了,水靈打他的手機,顯示已停機了,她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水靈恍然大悟:他一定是結婚了,要不怎么從來不跟自己談家人?自己真是一時糊涂了,竟然忽視了這么重要的環節!

  一種強烈的被侮辱的感覺迫使她要找他說個明白,她在下課之后,拉住了老師,他來報名的時候一定有登記的。

  “應笑我同學?”老師翻完了所有的登記表格告訴她“沒有這個人!”

  “不可能的,老師”水靈不信,“您再找一遍,他就坐在我旁邊啊!”

  “你一直是一個人坐的啊!”老師不屑地看著她,“神經衰弱”老師從鼻孔里哼出一聲就再也不理她了。怎么可能呢?水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抓住一個同學,得到的是同樣的回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整整一夜都沒合眼,想起他帶給她的歡樂,她不相信自己兩個月的感受會是幻覺!

  早上起來,一開門便看見一空白的信封掉在地上,她拆開信封,一張兩寸黑白照片滑落到地上,是他的!她撿起照片,抽出信紙,滿以為看到的會是他的思念之語或者是分別道歉之言,但是信上只有兩個字:救我

  水靈一驚,直覺就是他出事了,但轉念一想,不對啊,如果出事,這信又是怎么送出來的呢?難道他真的是?她不敢想象那個“鬼”字,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拉過他的手,熱的,她吻過他的唇,燙的,她躺過他的懷,暖的。這一切根本就與陰冷的鬼無關!

  不管怎么樣,先報警吧,她撥通了110,忽又覺得這樣不妥,電話里面說不清楚,自己跑一趟吧,把照片帶過去,也提供一點線索便于網上追蹤。

  水靈臉也顧不得洗,就匆匆忙忙出門了,站在樓下等出租車的時候,一輛熟悉的奔馳駛了過來,“千鐘叔叔!”水靈揮了揮手,車停了,水靈剛上車,車門還沒關便說,“快,帶我去派出所!”

  “出啥事了?”千鐘叔叔關切的問。

  水靈將信和照片一并遞給他。他只看了一眼,臉色突變,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盯著水靈,只見她滿臉倦容,臉色蒼白而憔悴。他索性把車聽了下來,“你怎么認識他的?”他問的很正式。水靈將經過和盤托出。

  “真是孽啊!”千種叔叔憐惜地看著他,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落到她的身上。

  “究竟怎么了?”水靈知道他有超乎常人的神力,他這么說,一定是有什么不尋常的事

  “你看這個地址”千鐘叔叔指著信封給她看。

  在千鐘叔叔的神力下,她看到信封的底部赫然寫著××市逍遙堂。要不是千鐘叔剎在旁邊,她就暈過去了,這是她們那邊集體存放骨灰的地方!

  “叔叔,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水靈幾乎是拖的哭腔在問.

  “不要怕,我們先去哪兒看看”

  千鐘叔叔載著她來到位于黨校旁邊,靠近鐵軌的逍遙堂.啊?自己以前怎么就從沒看見這個地方呢?里面很靜得讓人窒息,陰森森的,一點眼光也沒有.水靈緊緊地拉著千鐘叔叔的手,手心開始冒汗了.他感覺到她的緊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 水靈看見從左向右第五個盒子擺照片的地方是空的,盒子上面清清楚楚寫著:應笑我

  自己愛了八年的戀人離她而去,后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愛她的,卻又是一縷幽魂,水靈淚流滿面,心如刀絞,她松開千鐘叔叔的手,緩緩走想那個盒子,把照片放在了原來的地方.掏出手帕,一遍又一遍的擦拭上面的灰塵.她一邊擦,一邊說著他們在一起的歡樂,說著她對他的思念.連在旁邊的千鐘叔叔也被感動得眼睛紅紅的.

  啪嗒,啪嗒,有水滴在了水靈的手上,她抬頭看了看,并沒有滴水的來源,眼光轉向千鐘叔叔.

  “是他的淚珠,他就站在盒子上面”千鐘叔叔的聲音有點沙啞了.

  聽說他就在盒子上面,水靈顯得非常激動,”你在嗎?你真的在嗎?為什么不說話?你說要我救你,我怎么樣才能救你?”

  “救我?”水靈終于聽到了久違的,熟悉的聲音“那是九死一生的冒險”

  “我不怕,”只要能夠救他,無論多危險的事她都要去做.

  “首先,要去蝴蝶山,找到蝴蝶女王,得到她手上的蝴蝶戒指,這才完成第一步”

  “行的,我能辦到的”水靈信心滿滿

  “這個蝴蝶女王心胸十分狹隘,蝴蝶戒指是她最得意的法寶,她未必肯借給你”

  “我一定有辦法的,第二步呢?”

  “你帶著蝴蝶戒指去千年冰島,島上有個冰凌洞,你要打敗那兒的洞主冰凌雪舞,才能把我的元神救出來.”

  “然后呢?”

  “你把我的元神收入蝴蝶戒指帶回來,咬破你的食指,滴十滴血,我的原神就可以與靈魂會合,你再按我的樣子做個假人,我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好的,我這就出發”水靈已經等不及了.

  “這兩個地方何止千萬里?你是肉體凡胎,要辦成這件事真是難如上青天”他轉成對千鐘叔叔說,“這位叔叔,能否把你的雞血石借給她一用?我們來世做牛做馬報答您”

  “不要這么說”千鐘叔叔哪是圖報之人?“你不說,我也會送給她的”他從脖子上解下那塊雞血石,把它掛在了水靈的脖子上.

  水靈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跋涉終于來到了蝴蝶山.這兒的蝴蝶可真多,真大啊,她從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蝴蝶,滿山都是嬌艷欲滴的山茶,她沒有閑暇去欣賞這一路的好景色.但轉來轉去也不見有什么房子,也沒有什么蝴蝶女王.

  她找了快干凈的石頭坐下來休息,抬頭見到遠處飛來了一大陣蝴蝶,排成兩行,飛在最前面的一只個頭最大,渾身泛著緊光,一定就是她!水靈緊緊跟在蝶群后面來到一個山谷.山谷中有座華麗的宮殿,那群蝴蝶飛對宮殿門口全部化作一個個美麗的女子,身后還撲扇著亮晶晶的翅膀,就象天使一般,那只最大的臉上蒙著一層面紗,增添了幾分威嚴,但仍擋不住她臉上的妖冶.

  水靈一眼看見她手上戴著一只蝴蝶戒指,寶藍色的,閃著詭異的光芒.她一心想得到這只戒指,顧不上禮節,一口氣奔到了蝶王面前.

  女王一驚,看向左右,很快水靈就被當做外來入侵者五花大綁.

  “哪兒來的刺客?”水靈沒想到艷麗的容貌下傳來的卻是一個蒼老的聲音,看來她年紀不輕.越是年紀大的人就越有同情心,她一直這么認為.

  “我不是刺客”水靈向女王說明了來意.

  “哈哈哈,來借我的戒指?”女王狂笑,“還是為了一個男人!哈哈哈”她的笑讓水靈汗毛直豎!

  “大王,求求你了”歲靈以跪代步來到蝶王面前,“您作為尊敬的大王,應該擁有一顆仁愛之心,我只不過是借您的戒指一用,事成之后,一定奉還,這對您來說是舉手之勞,對我們說是重生再造,您就發發慈悲吧!”

  “夠了!”女王勃然大怒,“好一個重生再造,這世上的男子皆是薄情寡義,值得你去為他拼命嗎?”

  “不,他不是的”水靈堅信應笑我對她是一番真情.

  “哈哈,好一個不知世事的癡情女子,來人,給我關如地牢,三天后帶來見我”

  水靈被關入一個陰暗潮濕的牢房,里面一股刺鼻的霉味,不見一點陽光,不時有老鼠從她腳上跑過,�壁上爬著壁虎,梁上還有毒蛇,在這兒呆上三天,不被咬死也被嚇死了.

  “有人來了嗎?”她聽到一個蒼老的男聲.循聲看去,她嚇了一跳,只見和她隔壁的一個牢房里放著一個酒壇,外面露出一個男人的頭,披頭散發,看不見臉.男人甩了甩擋在臉上的頭發,水靈啊的驚叫出聲.因為男人的眼睛早已不知去向了!

  “不要怕,孩子”老人干咳兩聲,“我這樣子還能傷得 了你嗎?”

  “老伯伯,你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水靈斷定他不是壞人.

  “還不是尊敬的女王所賜?”老人開象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五百年前,在美麗的蝴蝶山出了個美麗的蝴蝶女王,許多貴族公子追求于她,可她偏偏看上一個有婦之夫,并答應用她的整個江山來換取他的愛,可是這個男人深愛著自己的妻子,他寧愿守著妻子過平民的生活。不管女王如何引誘、威脅,都沒有能使他動搖。女王終于惱羞成怒,她下令殺了所有的男人和這個男人的妻子,她以為她一定可以讓這個男人屈服,于是把他關入地牢,每次遭到拒絕,她就砍掉他身體的一部分。”

  “真慘忍!”水靈知道自己就是那個對妻子堅貞不逾的男人,對他更添幾分敬意。難怪女王聽了她的來意那么生氣,原來她已經由愛成恨,憎惡所有的男人,真不知道三天以后她會怎么樣對自己。

  半天聽不到水靈的聲音,老人問道,“孩子,你是怎么被關進來的?”

  水靈對老人講了自己的故事,“看來,我是沒有辦法得到她的戒指了”

  “不,你可以的”老人說得很堅定,“沒想到我這個廢人在死之前還可以幫助別人”

  “不,老伯伯,如果以你的死來換取那只戒指,我寧可不要它”他已經夠可憐了,再讓他為自己而死,水靈實在是不忍心。

  “傻孩子”老人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象我這樣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呢?早點死去,就可以早點與我的妻子團聚了”提到妻子,老人現出了五百年不見的溫柔,“你應該為我高心啊”

  老人在進入一段回憶后,對水靈說,“孩子,伸出手來,把我挪到�邊”

  水靈按他的話做了,老人用力將頭撞向�壁,鮮血順著他的額頭流了下來。

  “老伯伯”水靈難過得哭出聲來,

  “謝謝你成全了我”老人安詳地停止了呼吸。水靈看到他化作一只金色的蝴蝶飛走了,在他飛走的地方一只金鐲閃閃發光,水靈撿起來戴在了右手。

  三天后,水靈被帶到了蝶王面前,蝶王以為她經過三天的牢獄之災,并且見到那個男人的下場,一定不敢再提戒指一事。

  可是水靈一見到她就喊,“女王,請把您的戒指借給我,我知道你一定會借的”

  “好大膽的丫頭,”女王冷笑一聲,“憑什么說我一定會借給你?”

  “就憑你也深深地愛著一個男人”水靈毫不畏懼,直直地盯著她,只見她的臉色由紅變白,由白變青,拍案大怒,“住口,不許你提他”女王沒有想到水靈會知道她的故事。

  “大王對他的恨是源自于對他的愛,但是愛情要雙方情愿,不可一意孤行,更不可奪人所愛!”水靈錚錚有詞。

  “放肆!”女王氣得臉色鐵青,兩個使者來拉扯水靈,在掙扎中,女王看見了她右臂的金鐲。

  “放開她”女王說得有氣無力,“他寧愿去死,也不要我,我還要這魔力何用?”她慢慢取下手上的戒指扔給水靈,“丫頭,拿去吧”

  “謝謝大王”水靈見女王愿借戒指,感激不盡。

  “不過,”女王若有所想,“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女王請講,只要我能辦到,一定盡力”水靈一心想著救出他,不要說一個條件,就是一百個,一千個她也答應。

  “如果有一天,”女王仿佛忽然之間蒼老了一百歲,“如果你愛的男人背叛拉你,你要帶著這只戒指回來接替我的位置!”

  她做夢也沒想到蝶王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謝謝大王的好意,不過,這是不會發生的事”她才不信他會背叛她呢。

  “但愿如此!”女王說完就駕崩了。

  安葬完蝶王,水靈拜別眾蝶,帶著蝴蝶戒指,向著千年冰島出發了,幾次幾乎喪身,經過了九九八十一天的磨難,終于到達了目的地。整個島嶼就是一座冰山,空曠,荒涼,寒風象魔鬼般肆虐。換作常人早就凍死了,水靈幸好戴著那塊雞血石,它不斷發出熱量,熱量傳遍水靈全身,抵抗著嚴寒。

  一條銀白色的狐貍,嘴里銜著一個東西從她眼前跑過,她緊緊的跟過去,狐貍來到一個洞前便隱形不見了。洞口兩塊巨石擋著,沒有幾千斤的力量休想推得動它。只見石門左邊刻著:冰天凍地人蹤滅,右邊刻著:風寒雪舞我獨行

  對了,這一定就是冰凌洞了。

  未等水靈出擊,只聽石門轟地一聲自行打開,一股強大的陰冷之氣撲面而來,盡管有雞血石護身,水靈還是打了個冷顫。隨著陰風飛來的是一個青眉藍眼的女子,嘴唇絳紫,一頭銀發在風中飛舞。長長的脖子上掛著一串人頭!未等水靈將她打量清楚,她便尖叫一聲,伸出尖尖的爪子對著水靈胸口抓了 過來,水靈身子一側躲過這致命的一擊,嘶的一聲,右邊袖子已被她扯去。

  女魔并不甘心,再次抓向她的左臉,水靈下意識用手去擋,只見一道藍光射出,女魔慘叫一聲,飛回洞去,石門隨之關上了。不管水靈怎么用力去推,就是紋絲不動。

  進不得洞去,就救不了應笑我的元神?怎么辦?正在水靈犯難之時,那只銀狐又出現了。只見它沖著水靈狂奔而來,水靈以為它要與它搏斗,正想用蝴蝶戒指對付它。卻聽靈狐叫道,“女俠救命!”

  水靈不解地看著它。

  “我本是雪山的一只得道狐貍,還有百年修煉便可成仙,可是卻被女魔頭捉來專門替她偷竊不滿周歲的嬰兒”銀狐頓了頓,“她專門靠吸孩子的血來抵御這兒的嚴寒,并且提高自己的魔力,只要滿足一千個,她就大功告成,到時候將是神鬼不得安寧,剛才那個已經是第九百九十八個。”

  “好陰毒啊!”水靈牙根發癢,“我要怎么樣才能對付她?”

  “用你的三件寶物,剛才她已被你的戒指所傷,元氣大傷,我們要乘勝追擊”

  “可我根本推不動這個石門”

  “跟我來”銀狐說完,已帶著水靈來到洞內。

  說是魔洞倒更象一個宮殿,只是里面的擺設全部是千年的寒冰,閃著清冷的光。

  女魔發現水靈已在洞內,大吃一驚,拼盡最后力氣向她抓過來,水靈來不及躲閃,眼看就要被抓到了,這招下去,她的身上就是十個洞,然后血液凍結而死!

  在這緊急關頭,忽見水靈身上的三件寶物化作三支彩色的箭分別女魔的頭,胸、吼飛刺而去。啊!一聲刺耳的慘叫,女魔跌倒在地,瞬間化作一朵雪蓮!水靈剛想去碰,被銀狐攔住,“別動,這朵花奇毒無比,一碰到它立即化為膿水,死了還要害人,這就是魔的本性!”

  三支利箭并不罷休,圍著雪蓮輪流發出能量,直到它化作一灘水,才回歸原位。

  水靈看到一條長長的冰桌上密密密麻麻的全是小尸體,她用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架,為他們的靈魂祈禱。

  “水靈,我知道你會成功的”一個熟悉的聲音飄了過來,是他的元神!

  “快,我帶你離開這兒”水靈覺得手上的戒指一沉,知道他已進來了,帶著銀狐回家了。

  回到家,水靈迫不及待地按照他的吩咐辦妥了一切,一個活生生的他出現在她面前。水靈撲到他懷里,流下了幸福的淚水!她以為這個男人會和她相愛一輩子,然后一起老死。

  一個月后,男人告訴她他愛上了一個有錢的女人,要離開她了。猶如晴天霹靂,水靈被擊得暈頭轉向,可是不管她怎么哀求,男人都不愿意留下來。

  “我是那么辛苦地把你救出來!”水靈哭得很傷心。

  “可這是事實,”他說得很絕情,“我不愛你,我找你,只不過是因為只有你這么傻的女人才會去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情。”

  “你?”水靈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么絕的話。

  “你已經受過一次傷了”他已經開始耍賴了,“你應該不介意再傷一次,不過,如果你要補償的話,我女朋友很有錢!”

  “你無恥!”水靈徹底絕望了,“你給我滾!”

  他走了,水靈抱著銀狐放聲痛哭!

  銀狐見她哭得如此傷心,對她說,“我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水靈已經不想他再回到她身邊,只是實在咽不下這口怨氣。

  “叫他還你的十滴血!”

  “還血?”水靈一聽原來是這么個主意,“十滴血沒有多少,還會被他諷刺。”

  “不”銀狐對她的耳朵低語。

  當水靈找到他的時候,他正摟著他的新女朋友。

  “應先生”水靈冷冷的叫道。

  他沒想到她會找過來,楞了一下,隨即就以一種很輕蔑的口吻說,“怎么,想來想去還是要點補償對吧?”

  水靈真恨不得上去甩他兩個耳光,但還是強忍住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還我的十滴血!”

  “哈哈”那個女人嗲聲嗲氣地笑了起來,“親愛的,十滴血能有幾毫升啊?我兩天就給你補上來了,你就還給她吧,省得她跟討債似的”

  “好的”他很不以為意,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向食指輕輕劃了一下。

  一滴血,他沒有任何感覺,嘲諷地向水靈笑笑;

  兩滴血,他覺得真滑稽,對他的女朋友眨眨眼;

  三滴血,他覺得水靈在小題大做,對她呵呵冷笑;

  四滴血,他覺得真是小意思,對他女朋 友飛吻一個;

  五滴血,他開始覺得有點頭昏;

  六滴血,他開始覺得眼花繚亂;

  七滴血,他已經臉色煞白;

  八滴血,他已經渾身發冷;

  九滴血,他已經氣若游絲;

  十滴血,他已經成了一個假人。

  水靈帶著銀狐朝蝴蝶山而去,只剩下那個女人抱著副空皮囊。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5-27 00:09:31

這個男人真的很可惡∼∼∼
唉∼∼
結局還真的不是很好列∼∼
只是最后她還是做了萬蝶之上的蝶上蝶∼∼
也算是好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hnaomi
騎士 | 2009-6-10 06:21:40

滿精采的故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