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2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7 11:04:48

「快!峰仔一包!」



  我嚼著檳榔,站著三七步,對著店員說。

  「好……那這樣七十五元,收您……」店員。

  「幹!我不要發票!」

  接過菸,把手上的銅板往收銀台胡亂一丟,拋下這句話我就走了。


  屌吧。


  我走著,敲著菸盒,再度回想剛才結帳的畫面。


  「媽的,我真是他媽的夠屌!」我微笑,還是覺得自己剛剛的舉動很帥。


  你說我是痞子?


  我說我是屌到哭巴的大流氓!


  自從帶頭的鬼哥在山區被不知名的人士給做掉之後,我就是稱霸這區的老大了。


  鬼哥?


  「我呸!」想到鬼哥之前帶領我們的屌樣,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然後把菸盒上的塑膠套拆開,隨手一丟,塑膠套就這麼隨風飄逸而去。

  接著我進入鬼哥公祭的會場,剛剛說了,鬼哥不知道被誰給做了,管他是哪個堂口的,反正替我除掉鬼哥,扶我為正,只能用「爽」來形容。


  「大哥好!」  「老大好啊!」  

     「大哥!」      「堂主好!」

          「老大,我們都靠你了!」

  才剛走進會場,幾個我沒看過的小弟紛紛靠前,跟我這位新上任的老大打招呼,我沒多說什麼,畢竟鬼哥才剛走,不能太招搖。


  公祭過後。


  我與幾個跟了我很久的小弟跑去喝酒。


  「老大,以後大家都得聽你的啦!」

  「對啊!果然沒跟錯人!哈哈哈……」

  「老大,你得多提拔提拔我們啊!」


  「沒問題!你他媽的以後你們都我罩的!啊哈哈哈……」聽著小弟們這麼說,聽的我心花怒放。


  那晚,我們喝完酒,連酒錢都沒付,還砸了場子。

  誰叫隔壁桌的客人不識相,逼的我動手打人。

  打完人,也該收工了。

  然後我們各自回家。

  我又走進那家商店,買了包菸。

  一如往常的將塑膠套拆開,隨手一丟。

  才將菸叼上嘴巴。


  「少年仔。」


  我回頭看了聲音的來源。

  是個糟老頭。

  很欠揍的那種。

  「衝瞎小?」我瞪著那死老頭,用鄙視的角度。

  「少年仔,你別再亂丟垃圾了……」那老頭緩緩的說。

  「怎麼?你看不順眼?」聽見那老頭子竟然唸起我來,真是不知死活。

  「別再亂丟垃圾了……別再亂罵人了……多積點陰德吧……」那老頭彎著腰,說著。

  「幹!老子想怎樣還用得著你管?」我罵道,然後轉身走了,我不想讓一個糟老頭弄髒我的手。

  此時,有股痰意上升,我隨興往地上「呸」了一口濃痰。

  那死老頭還在我的身後說著:「多積陰德啊……」

  陰德?

  什麼會有報應?遭天譴?

  我說,都是嘴巴放的屁!

  我長這麼大從來就沒把垃圾好好丟進垃圾桶過,小學開始看人不爽就打,叫老師主任來,我他媽照打不誤。

  警察局沒有人不認識我。

  只是為了證明我很屌。

  帶著些微的酒意,我走進我家樓下的巷子。


  「唔……什麼?」我揉揉眼睛。

  我的眼前好像出現三個黑衣人,全都帶著全罩式的安全帽,也是黑的,再搭配上黑夜的佈景,讓我一度以為是錯覺。


  然後,我對著眼前漸漸逼近的黑衣人點了點頭。


  是在球棒的邀請下點頭的。


  是的,我被忽然出現在我家樓下的黑衣人痛毆一頓。

  最後,我終於聽到黑衣人們說的第一句話:「操!打錯人了!快跑、快跑!」

  那也是我人生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當我再度打開眼睛,我正跪在地板上,眼前坐著一名黑臉男子。

  看看四周,根本就是古代的衙府。

  只不過,這邊暗了些。

  靠,這不是在戲說台灣才會出現的嗎?


  在我還未真正搞清楚狀況,坐在我眼前的黑臉男子說話了:「判官,此人為何而死?」

  站在黑臉男子身旁的,是一名戴著古代官帽、臉色蒼白的男子,他的手上拿著一本簿子,然後蒼白男打開簿子,翻了翻。

  「陽壽雖未盡,不過福氣折損過快,以致早夭。」蒼白男說。

  什麼?

  我聽著他們的對話,整個人清醒過來。

  「幹!你說什麼?」我驚恐的喊。

  他說我陽壽未盡,那為什麼我死了!

  黑臉男聽見我這麼大喊,用力拍了桌子一下:「住口!」

  「你福氣折損過快,說白了,就是壞事做盡,影響自己陽壽,導致早夭!」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聽得懂他們說的話,於是我又說:「壞事?我哪有做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啊!」

  沒錯,我是痞了點。

  可我打人歸打人,我還沒有打死人的紀錄啊!我也沒有做出不合社會倫理的下流事啊!

  此時,蒼白男開口:「還狡辯!看看你眼前的水盆吧!」

  「水盆?」我低頭一看,我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金黃色的臉盆,裝滿了水。

  我看著水面。

  映著我的臉……然後漸漸糊掉……變成一幕幕的場景。

  我人生的精采回顧。

  「這……這什麼!」我看著我人生的一幕幕。

  打群架、罵髒話、亂丟垃圾……

  盡是一些我覺得並沒有壞到哪裡去的壞事。

  沒有殺人放火、姦淫擄掠。

  「你看!沒有什麼大壞事啊!為什麼!」我氣憤的說著。

  黑臉男一見到我又狡辯,搖了搖頭:「執迷不悟。」

  還沒讓我繼續狡辯,蒼白男又說:「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亂丟垃圾、造口業。」

  「什麼?」我並不覺得這種小事會讓我落得如此下場。

  「你可知道,當你每丟一次垃圾,總要有人拾起。你是在將自己的福報拋棄,讓他人撿起,讓他人積陰德,除此之外,口業、邪念,都是罪孽,會早死,都是你自作自受。」

  「什麼?」我不自覺又重複了一次。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黑臉男道:「虧這還是你們人間發明的句子。」

  「好了,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去畜生道的輪迴中好好思考吧。」蒼白男又接著說道,完全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畜牲?不是吧……」當我聽見畜牲道時,混亂的腦袋頓時又清醒過來。

  此時,不知從哪又冒出來的兩個黑臉男,各抓著我一邊的手:「沒錯,罪孽深重的人,都會淪落到畜牲道,這樣人間才會平衡。」

  「可惜啊,其實你原本還有機會存活的,其實你爺爺早已提醒過你要多積點陰德,替自己造福蔭的。只不過見你沒有悔改之心,才會提早收了你性命。」坐在台上的黑臉男又說。


  「我爺爺?」我瞪大眼,回想在回家的路上遇見的那個糟老頭。

  原來,那是我爺爺……

  「好了,時辰已到,即刻打入畜牲道輪迴三百年。」黑臉男說完,又拍了一下桌子。


  我被兩位黑臉男拉到一個深邃不見底的黑洞前。

  「這就是畜牲道?」我問了問我右邊的黑臉男。

  「沒錯,這就是你要輪迴三百年的地方。」

  「靠,我真的會變成畜牲?」我又看了看左邊的黑臉男,他的臉似乎較為黝黑。

  「嗯,不然你以為世間上哪來那麼多動物給你們人類殺害?告訴你吧,其實全世界的人數一直都沒變過,只是大家一直在不同的輪迴道裡扮演著目前的角色,你看你,從人降級為畜牲,自然會有畜牲輪迴成為人,一切都怪你福報太淺。」

  「夠了,別說太多。」我右邊的黑臉說。

  然後他們推著我的肩,像是說「你要自己跳,還是我們幫你跳?」

  我又看了看名為畜牲道的無底洞。

  「不是要喝孟婆湯?」我突然想起,民間流傳,投胎時都會喝下孟婆湯,忘卻生前的回憶。

  讓我忘記我成為畜牲的事實吧。


  只見左右黑臉齊聲道:「抱歉,畜牲道沒資格喝。」



  「帶著記憶去懺悔吧。」




  還來不及回話。


  我已經被他們推了下去。


  再度張開眼,我變成了一隻蟑螂。


  我的眼前,出現一個人,在我眼裡變成了巨人。


  是之前便利商店的員工。


  「幹!又亂丟垃圾!那些客人是在屌沙小!真不爽!」店員罵道。


  然後將怨氣集中在蒼蠅拍上,往我的蟑螂腦袋撲了過來。


  「啪渣。」我變成一灘爛掉的蟑螂泥。


  靠,我還有兩百九十九年又三百多天啊……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rainbo56
騎士 | 2009-5-27 18:13:32

又是鬼故事一則
不錯~~~~~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aaaa0309
伯爵 | 2009-5-27 20:25:54

骂人的确不好的。。。蛮有教育意义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