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8 09:01:23

已經連續一個星期了,每天一到這個時間,磊就會趴在我的窗臺上,機械性的拍打著我的窗戶,發出“咚 咚 咚”的 恐怖聲響。自從我第一次在睡夢中被這可怕的聲音驚醒後,就在也沒有睡過安穩覺。

今天也不列外,磊還是準時的來到了我的窗臺外。也許我已經習慣了這種聲音吧。我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床上,仔細地回想著以前的事……

那是一個炎熱地夏天,吃完晚飯後,我與玲坐在沙發上聊天。玲是一位非常漂亮地女孩子,我從高中時就一直暗戀著她,可一直沒敢向她表白。還是在磊地鼓勵下,我才結結巴巴地對她說出了自己地心意。她也悻然地接受了我。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與玲之間找不到任何話題。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彼此都不發一語。玲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用手攏著自己那烏黑秀麗地長髮。

“咚 咚 咚”。由於我家沒有門鈴地緣故,一般客人來都是敲我家地窗戶的。

“誰啊?是磊嗎?”我猜想著也許是磊來了。

果然不出所料,一開門就看見磊站在門口。他拿著一本黑色封面的本子在我面前擺弄了一下。“知道這是什麼嗎?”磊神秘的笑了笑。

“廢話,我怎麼知道!”我從鞋架�拿出了拖鞋,並用眼神示意了磊進屋。

“這是我在圖書館找到的。覺得很有趣!”磊坐在沙發上對玲說。

“寫的什麼啊?”黑色的封面使這本筆記本顯得非常的古老,是屬於那種不注意根本不可能會發現的東西。玲好奇的翻開了書,發揮了她朗誦方面的天賦,“一本引導人們走向道德邊緣的筆記本,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遊戲。只要你能在24小時之內在幽靈別墅�找到三具屍體,那麼你將擁有無限的財富,如果你失敗了,那麼你的下場將會………”

我正陶醉在玲動聽的聲音當中,忽然她停下了“怎麼停了?我還想聽下去那!”

“後面的字……嗯……看不懂!”玲尷尬的看著我,然後對我微微一笑。

“不會吧,怎麼最重要的部分會看不懂呢!”我從玲手中接過了筆記本。本子�寫著一些亂七八糟的字,“哇?這是什麼啊?不會是外星文字吧?”

“我覺得很好奇,所以就借來看了,我還在網上請教了好幾個專家,所以今天特地到你家看看網上能查到什麼資料!”
  
磊告訴我們,他前幾天就已經在網路BBS�發了一個關於這本筆記本的主題,短短5分鐘之內就有幾百的點擊率,三十幾個人回復。

可幾乎都是問:這是哪找到的呀?你玩過了嗎?好有趣啊!會不會是外星人留下的?之類無聊的問題。

就在我們快要放棄的時候,磊的QQ中有一位叫做幽靈別墅的人發消息過來。

“你好。鬼網BBS的帖子是你發的嗎?”他說話非常直接。

“啊。是的!你知道嗎?�面的文字我都看不懂啊!”

“是的,我玩過,不過勸你們不要玩,會著魔的。”

“你玩過?能告訴我嗎?我對這個很感興趣!”磊的語氣中略帶著一絲乞求。
    
過了好久,那個人也沒在回話。磊拿起桌上的煙,開始大口大口的吸起來。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出,他開始不耐煩了。
    
“可惡,這個傢夥,肯定在耍我們!”磊非常的生氣,剛想把他拖到黑名單中。
    
這時,QQ響了起來。

“如果你真想嘗試一下的話,那我告訴你吧。你把那本筆記本的168頁和169頁撕下來,然後把第一行第一個字剪掉,第二行第二個字也是,以此類推。然後放在筆記本最前頁和最後頁,就會看見去那個房子的地圖了。不過勸你別玩,否則的話,你會永遠的活在痛苦之中。”

“要去嗎?”玲疑惑的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啊,好像很可怕啊。磊……”我聽完幽靈別墅的話後,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拍著磊的肩膀說到。
    
“我要去……你們如果不想去,那我就自己一個人去。”磊說完便站起身,往屋外走去.
    
“要去嗎?”玲第二次問我這個問題。
    
“我也不知道……”我依然用同樣的答案回答她……
    
經過兩天的路程,我們終於找到了地圖上標識出的那個別墅的位置。本來也不打算來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我。不可否認,我對這個遊戲也是有一定的興趣。否則也不會跟著磊受這份罪了。
    
“就是這裡了!”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幢非常破舊的別墅,這地方被人們稱作是“幽靈別墅”一點也不為過。一看到這破房子,就有一股寒意從我的腳趾一直傳達到腦門。
    
磊推開了那扇虛掩著的門,因為很久沒打開過的緣故,門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好像隨時都會朝我們倒下一樣。
    
磊拍了一下手上的灰塵,“就是這裡了,筆記本上說,只要能夠找到三具屍體就可以得到無限的財富了!”聽磊的口氣,這財富好像已經是近在咫尺的東西一樣。
    
是啊!無限的財富,只要是人,就沒有不愛財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像我們這樣的人來過這裡,但他們最後的歸宿也許是那無盡的深淵。
    
“你還傻站在那�幹什麼啊?”在我發呆的時候磊和玲已經走到了二樓了。
    
樓梯上面覆蓋了像積雪一樣的灰塵。走在樓梯上,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誰知道這老古董會不會因為用力就被我給踩斷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也許是因為光線陰暗的關係,剛才沒有好好的打量一樓的格局,現在站在樓上才發現。這別墅好像是按照德國古堡建築模式來建造的。面對這異國風情的房屋,我的好奇心更重了。
    
“我們分開找找吧?”磊對我和玲說,“玲如果害怕的話就和翔一起吧!”
    
“誰說我害怕了。我也一個人找。”說完玲一個人下樓去了。
    
我獨自走在走廊上,從破窗中,絲絲涼風往我身上吹來。前方,一扇刻有文字的紅色木門吸引了我。
    
我的腳步似乎不聽我的使喚了,竟慢慢的向木門移動過去,越來越近。從�面好像傳來了什麼聲音,我把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但除了風聲,其他什麼都聽不見。這時,我感到背後涼颼颼的。像是背著冰塊一樣。而且我還聽倒了急促的呼吸聲。我開始害怕了。我感覺呼吸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
    
這時從樓下傳來了玲的叫聲。難道玲出事了,對玲的擔心超出了我對自己的擔心,我早把剛才那感覺拋到腦後,這時我心�想的只有玲,希望玲不要出事!
    
我飛快的跑下樓,我在一樓過道中看到了玲。她蜷曲在角落�,身體劇烈的顫抖著。我跑過去抱住玲。撫摸她的頭安慰到,“別害怕,有我在!”
    
“�……�面……有……有!”玲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這時磊也已經趕來了,原來玲看到的是一具骷髏,這對於我們兩個男人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一個女孩子看到一具爬滿蛆蟲的骷髏尖叫應該是正常的表現。從這具骷髏的顏色來看,應該死了快半年了。這具骷髏,右手拿著一把斧頭,上面還有一些幹了的血跡。�上也有。這些血也許是他自己的。
    
“這就是第一具屍體了。好像很容易嘛?”磊那起來骷髏手上的斧頭,“這個也許對我們有用。”
    
我把剛才我在二樓遇到的事說了出來。我們三人一致認為應該去探個究竟。
    
很快的,我們就來到了木門前,但剛才那種恐懼的心理已經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好奇心。到底木門後面是什麼呢?
    
也許是因為很久沒打開過的緣故。門把手已經�住了,怎麼也打不開。磊示意我們讓開,然後舉起剛才拿到的斧頭,用力的向門把砍下去。
    
這個房間很大,非常大。�面的擺設都是德國貴族才能夠使用的。雖然傢具上都佈滿了厚厚的灰塵。但依然可以看出這套傢具非常的昂貴。
    
玲看到畫像�壁上的女人畫像,竟不自覺的走上前去。
    
“這副畫……我好像在哪見過。”玲習慣性的攏了攏頭髮,“好像是……”
    
“你們快過來看啊!”站在窗臺前的磊邊象我們招手邊喊到,“你們看下面的樹木排列的非常奇怪。”
    
我拉著玲跑到窗臺前,果然有點奇怪,樓下的白樺樹很不自然的排列成了一個D的樣子。怎麼會這樣呢?
    
一定是以前的主人故意把樹木弄成這樣的。最後我們三人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已經快6點了。只剩下沒多少時間了!現在怎麼辦?”玲看了看表。
    
“到現在只找到一具屍體,還剩下兩具,到底會在哪呢?”磊用手托著下巴自言自語到。
    
此時,玲又站到了畫像得前方。開始打量這副畫像。
    
畫中得女人非常的年輕漂亮,而且有一種貴族特有的氣質。“真象個女伯爵啊!”我看著看著竟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你剛才說什麼?”玲轉過頭,好奇的問我剛才所說的話。
    
“呃。我說她真象個女伯爵。”我用手指了指畫像。
    
“是啊是啊。你真聰明。我怎麼沒想到呢!”玲露出了非常興奮的表情,“這副畫中的女人是伊麗莎白•德庫拉。我上次在德國畫展上見過的。她就是那個有名的‘吸血鬼’德庫拉伯爵的妻子。傳說伊麗莎白也是一個吸血鬼,後來被人殺死並埋在�壁�……”
    
“�壁?”磊打斷了玲,“我想到了。第二具屍體可能埋在�壁�。”說完,磊便拿起斧頭對著�壁瘋狂的砍著。
    
果然,在�壁�我們找到了第二具屍體。這具屍體的頭骨有些碎裂,應該是被硬物擊中頭部死亡的。
    
“只剩下最後一具了!”磊興奮的說到。“我們還剩多少時間?”
    
“現在7點了,必須在12點前找到!”玲皺著眉頭,可以看出她非常的擔心。
    
“首先我們把所有房間都再檢查一邊,大家分頭找,發生什麼意外就大聲叫。”磊象指揮官一樣,用類似命令的口吻說到。
    
儘管我很仔細的搜尋著,但依然是一無所獲,別說屍體,連骨頭都沒找到一根。頓時我感到非常沮喪,步子也開始沉重起來,每邁出一步好像就要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樣。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磊和玲能夠發現,可看到他們兩個的表情,我再一次的失望。難道就這樣失敗了嘛?我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也許我們會和那兩個人一樣,死在這座古堡�。
    
“第三具屍體到底在哪!”也許是由於緊張的關係,磊顯得有些暴躁。     
“我早說了不要來的!”面對死亡就算是磊這樣堅強的人都會感到恐懼,別說一個女孩子了。玲
  
大聲的哭泣著……
    
“算了,聽天由命吧。”我身子靠著�緩緩的坐下。這時的我顯得非常的沮喪。真的非常後悔來到這裡。
    
“該死的,第三具屍體一定也被埋在�壁�了。”磊開始有些發狂了,拿著斧頭對著�壁亂砍。
    
斧頭砍打�壁的聲音似乎是很好的催眠曲,我的眼皮開始覺得很重。雖然我努力的試著把眼睛睜開,因為我知道一閉上就有可能永遠睜不開了。但我還是失敗了,我睡著了。可睡的很淺,我似乎聽到了磊用斧頭敲擊�壁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大聲,然後又是很大的一聲敲擊聲,這不是斧頭揮砍�壁所發出的……
    
當我睜開眼,我已經睡在了馬路上,玲也躺在我的身邊,磊呢?磊去了哪?我推醒身旁的玲。可玲像是瘋了一樣,一看到我就開始大聲的喊叫,“血,好多血!不要過來!”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原來我的手上沾滿了鮮血,手掌中有一道很大的傷口,像是被利刃劃傷的。到底怎麼了?我敲打著自己地腦門,仔細地回想。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到了醫院,醫生說玲瘋了。原因是重度精神分裂。可她昨天還好好地。怎麼一個晚上就會這樣呢?還有    
我躺在床上,整理著紊亂地思緒。磊,你到底去了哪。
    
“咚 咚 咚”我聽到了有人敲我家窗戶地聲音。磊?一定是磊!
  
我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出房間,果然在窗戶上我看見了磊那張熟悉地臉,只是扎看之下顯得有些蒼白。
    
“磊,你到底去哪了!”我邊說邊打開大門,可外面卻一個人都沒有。“怎麼可能?剛才明明……”我小聲地嘀咕著,大概是幻覺吧?
    
“咚 咚 咚”我才剛關上門,那個敲窗地聲音又來了,這次我肯定沒有看錯,窗戶前面地確實是磊,雖然他那張臉非常地蒼白,白地有些嚇人,但我還是能顧肯定那個肯定是磊。”
    
可當我打開門,迎接我地只有 一陣陰冷地風。難道真地見鬼了?我開始感到害怕,趕緊跑到自己房間,把所有的房門都關上。
    
“咚 咚 咚 咚 咚 咚”屋外傳來了急促的敲窗聲,我開始對這聲音感到心寒,我用被子蓋住頭。過了一會兒,那聲音停了。
  
我壯了壯膽,走出了房間。
    
“叮叮叮”電話在最不應該響的時候響了起來。
    
“喂。你好,找誰?”我說了這麼一句廢話,這是我家,當然是找我的。
    
“你是翔吧?玲是你女朋友吧?”對方也很直截了當的說。
    
“是的,出了什麼事嘛?”我開始有些不祥的感覺。
    
“是,她剛在醫院跳樓自殺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有如被雷劈中一樣,差點就暈了過去。
    
在玲的葬禮上,我沒流眼淚,不知道為什麼。為這事,玲的家人開始數落起我的不是。說什麼搞外遇把女兒逼死之類不堪入耳的話。
    
從那天晚上開始,敲窗聲一直沒有停過,從窗戶外可以看到磊那張蒼白陰沉的臉。他面無表情,只是機械性的敲打著窗戶。這該死的聲音害的我夜不能魅。
    
已經連續一個禮拜了,我被這敲窗聲搞的有些神經衰弱了。看著磊那蒼白的臉,我的腦海�似乎上演了一幕可怕的劇情。
    
磊瘋狂的砍著�壁,有一個人慢慢的向磊靠近,慢慢的靠近。他拿起一根木棍用力的往磊頭上敲去。
    
磊倒在了地上,他那眼神,我想我是一輩子也忘不了了,那眼神中充滿了憎恨和不可思議。那個人拿起磊手中的斧頭對著磊的胸口就是一下。血飛濺在他的身上。他拉著磊的屍體。把磊放倒�壁�,然後用磚頭砌好�,他沒想到這駭然的一幕被�角的玲看到了。他轉過頭露出那張猙獰的面孔。天哪。那個人……那個人竟然是我。是我殺死了磊。不,這不可能是真的,我為什麼要殺了他。可能是為了生存。為了生存我的手上沾滿磊的鮮血,我殺了我最好的朋友。這時,我想起幽靈別墅所說的“你會永遠活在痛苦之中。”這句話在我腦海�回蕩著。
    
第二天,我去了警察局自首。可最後因為我患有夢遊症,而且加上證據不足,判我無罪釋放,可必須接受治療。
    
儘管我非常不滿意法院的判決,但也沒有辦法了。我躺在床上,靜靜的等待著磊的到來。
    
“咚 咚 咚”那熟悉的聲音又來了。我打開窗戶。吸著新鮮的空氣,伴隨著磊那極副節奏感的敲窗聲,我身子往前一傾……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5-29 09:23:10

難道第三具尸體是要自己制造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