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46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28 09:31:36

陰暗的樹林,腳下是濃綠的蕨類植物,滑膩的四腳蛇經常跌落到肩膀上,然後順著衣襟爬下,潛入草叢。
她獨自一人蹣跚在這潮濕的密林裡,她忘了自己已經走了多久,或許是一小時,也或許是很多天。剛剛發生的事情轉瞬就會遺忘,比如她無法想起剛才是向左轉還是向右轉了,這非常令人苦惱,因為沒有來路的記憶,去路更顯得莫測。

她甚至不記得自己叫什麼,她努力回憶,最終還是放棄了。
她只知道自己是在尋找,尋找一件事物,也可能是一段過程。——— 這是個遊戲,自己是被放逐的尋找者。
她想。

前方隱約有些天光,好了,或許出路就在那。她深吸一口氣,開始向光亮處跑去。
有隱隱約約細碎的聲音沿途響起,像一些人在私語。
「她來了。」
「她終於來了。」
「這麼多年,她還是來了。」

「是誰?」她站住腳步,大聲喊道。
聲音一下子靜下來,但轉瞬以更大的吵鬧把她淹沒。
「是我。」
「是我~。」

這次她看清了,原來在身邊的枝葉間,掛滿了許多布偶,而這些吵鬧的聲音,正是從它們小小的、搖擺的身體裡發出。
她認得這些布偶,是的,她認得。在她的家鄉,有很多這樣的布偶,被鄉民們掛在樹林裡,用來祈禱晴朗的天氣。由於懸掛的時候都在連綿的淫雨天裡,所以這些布偶都很潮濕,身上有陰綠的苔。
此刻的這些布偶,身上都有陰綠的苔。是的,它們是家鄉的布偶。

離開家鄉有多少年了?她停住腳步,陷入回憶。
似乎是在七歲那年,和父母一起,離開家鄉去了城市,然後再也沒有回去過。家鄉的布偶,這裡,難道原來是家鄉的樹林嗎?

她抬眼,認真地掃視四遭。
啊,那棵樹幹上的痕跡,不正是自己和小蘭一起刻下的嗎?還有,那個樹洞,多麼熟悉,裡面應該藏著自己和小蘭寫著『永遠是好朋友』的紙條;還有那一堆石塊,那是我們的王座,小蘭是大王,我是王后 ……
是的,這是家鄉的樹林!她無比熟悉,從小在其間玩耍的樹林。和另一個叫小蘭的女孩,在這裡度過了三年快樂時光的樹林。

為什麼我又突然回到了這片樹林?她疑惑地想。
還有小蘭,為什麼在自己心中,是如此的恐懼這個名字?
「小蘭,等等我,別跑那麼快!」有童稚的聲音從身後響起。她回頭,看見兩個小小的女孩子正在密林中一前一後地追逐。
跑在前面的小女孩穿著碎布藍花褂子,梳著活潑的羊角辮,後面氣喘吁吁的小女孩,則穿著一身漂亮的白衣,梳著秀靜的童花頭。
「你太慢了,小靜。」梳著羊角辮的小女孩靈活地跳過一條裸露在外的樹根,逕直向她這邊跑來。

她伸出手,想扶住這個孩子。但卻驚訝地發現,這小女孩竟然虛無一般,穿過自己的手臂,穿過自己的身體,跑了過去。
緊接其後,梳童花頭的小女孩也沒有絲毫阻礙的穿過她身體,跑了過去。

她訝然地低頭,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身軀,然後轉身,望向這對奇怪孩子的背影,腳步不由自主地跟上。
她跟著她們在密林間左拐右轉,最後停在一棟老舊的房子前。

「小蘭,別過去,大人們說那是鬼屋。」童花頭小女孩拉住羊角辮小女孩的手:「我們去那邊玩,好嗎?」
「可是我想過去看看。」羊角辮小女孩掙脫被拉住的手,向房子走去。

這真是一棟老舊的房子,有些地方都坍塌了。可是她知道,後面有一扇窗子還很好,可以看見下面的地下室,地下室裡,還懸掛著一個很漂亮的布偶 ……
———— 等等,為什麼我會知道這棟房子的事情,為什麼我會知道這棟房子有間地下室,地下室裡有個布偶?她疑惑地站住腳步,詢問自己。

是的,她忽然想起來,自己在這樹林裡玩耍的最後一天,也和小蘭到了這棟房子前,那地下室,那布偶,是自己當時所見的。
現在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早就應該不一樣了吧,哪裡還會有什麼布偶。她自嘲地笑了下。想不到這棟老房子,卻還沒有倒。

「小靜,快來看,這裡面有個好漂亮的布偶!」驚喜的叫聲把她從往事的回憶裡驚醒,她轉到房子的後面。看見羊角辮小女孩正趴在一扇窗子前,向裡面張望,不遠處的童花頭小女孩聞聲也跑了過來。
她悄然站在兩個孩子的後面,也好奇地張望。

啊,原來它還在!她摀住嘴,口裡發出一聲呻吟。窗後,陰暗的地下室內,懸掛著一個布偶。
這個布偶和外面的布偶完全不一樣,它不是用粗糙的土布做的,而是用精緻的絲綢紮成,上面還畫了很細緻的五官。

「真是好看。」童花頭小女孩嘖嘖讚歎。
「好看吧。」羊角辮小女孩得意地說道:「我要把它拿回家。」
「我要。」童花頭小女孩希翼地乞求:「小蘭,給我好嗎?」
「不,我們誰先拿到就歸誰。」羊角辮小女孩把頭搖得像撥浪鼓,然後猛地站起來,向房子一個敞開的門跑去。
「好吧,我才不會輸給你呢。」童花頭小女孩也站起身來,賭氣地說道。

跟在兩個孩子身後,她也向那扇門走去,期間,她回頭又望了一眼。
她看見靜靜掛在地下室裡的那個布偶,突然詭異地衝她笑了一下,這笑,讓她毛骨悚然。

羊角辮小女孩第一個跑到門口,刺溜一下鑽了進去。
童花頭小女孩則腳步慢了點,剛跑到門口,門就忽然關上了。她用力地捶門:「小蘭,不許關門,你耍賴,讓我進去!」

此刻已經跟著羊角辮小女孩進了屋子的她卻知道,門不是羊角辮小女孩關的,而是它自己悄然關上的。
羊角辮小女孩在門關上的那一刻,也驚恐地轉身,因為門內太黑暗了,而且有一股濃烈的腐臭。羊角辮小女孩害怕地大哭起來,用力地拉門。但門怎麼也拉不開了。
「小靜,快幫我把門打開,我害怕。」羊角辮小女孩大聲哭喊,向同伴求救。


「沒有用的。」一直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的她,搖了搖了頭。
她終於明白了,其實她早該明白。現在所見的,都是當年的往事,而那個童花頭小女孩,就是當年的自己。她知道,那時自己賭氣捶不開門,就回家去了,然後第二天隨著父母去了城市,再也不曾回來。
並且忘記了小蘭,一忘多年。

「小蘭,讓我來幫你吧。」她喃喃低語,走上前,準備弄開房門。
「不覺得太遲了嗎?你已經把我忘得太久。」身後傳來陰冷森寒的嘲諷,她猛地轉身,眼前的景象讓她心臟緊縮,哭泣的小蘭已經不見了,只有一具小孩的骷髏,正抱著那布偶,怨毒地盯著她。
「小靜,我一直等你帶人來救我,一直等,一直等 ……」


她大口大口地喘氣,渾身被冷汗濕透。
從來沒有做過噩夢的她,第一次做了這樣可怕的噩夢。——— 小蘭,不要怪我,當時我真的以為門是你關上的,所以你也可以自己打開。
她低頭默默祈禱。

她忽然嗅到房間裡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緩緩睜開眼睛,眼前,一個白色的布偶正在鼻尖前晃悠,這布偶看得出來做工優良,只是潔白的絲綢上,已經沾染了許多黃褐色的斑點,而且散發出難聞的腐臭,精細的五官正詭異地望著自己。

她麻木地順著提布偶的絲線,向上看去 ……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無效樓層,該篇已經被刪除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5-28 15:35:48

不懂結局會不會是她死掉∼∼
唉∼∼
誤會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