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23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5-31 10:39:43

記得很清楚,當時我祇有五歲,媽媽已搬家二次,媽媽在紅磡某條街找了一幢舊樓,在這裡租住了一個房間,房間面積大約六七十呎,地方不算太大,僅可放一副三呎闊的鐵架雙層床,和一個二呎闊的衣櫃,包租婆不許住客在這裡開伙食,祇能煲水飲用和沖涼,所以我和媽媽都要在外邊吃了飯才回家。

這裡有四五戶人家,包括包租婆,每間房間都是板間房,我們住的是中間房,沒有通風的窗戶,當然連少許陽光進入房間也沒有,而因租條所定,未到晚上六時,是不許開電燈的,而開電燈的控制權,是由包租婆一手操縱,房客是不能私自開關電燈的,而每間房都沒有獨立的電源開關制,因為租金是包水和包電的,當然要限制住客的用量。所以我們在房間內,未到晚上六時都沒有燈泡亮起來。房門是敞開式板門,房門的上半闕是暗花磨沙玻璃,下半闕是薄板。

這裡的房客很少跟人說話,奇怪的是,每晚這裡的人都會在晚上十時前關燈睡覺,也不見有人在十時後會出出入入這間屋的,當然連包租婆也不例外。

包租婆在我們搬來前,也對媽媽說,要我們最好在晚上十時前去睡覺,但沒有說甚麼原因。

今天是我和媽媽搬來這裡的第一天,一踏進房門口,媽媽就指著那副雙層床問我:「小玲,妳想睡上格床,還是下格床?」我見可以爬那小鐵梯,便嚷著要睡上格床了!

已是晚上九時四十五分了,由於要執拾行李,所以這麼晚我們還未睡。突然,房門外的包租婆敲了我們的房門,說:「喂!黃師奶,我要關燈了,有甚麼明天再做好了,快去睡吧!趁我還沒關燈,你要去廁所就快點去好了。」

「哦!」媽媽回答了她。

我跟媽媽說:「媽媽,怎麼包租婆要我們這麼早就去睡覺的?又要我們快點去用廁所?」

媽媽說:「不知道啊!我們租住的,就要聽她說好了,你快點去廁所,我想明天要買一個痰盅回來放在房間會方便些。」

於是媽媽便帶了我去廁所,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我們也祇好去睡覺,沒有燈光,還能做些甚麼呢?因為包租婆已急不及待的關了所有的電燈。

我摸黑的從下格床旁邊的小鐵梯,爬上了上格床睡覺,可能新搬來這裡的關係,有點不習慣,總是眼光光的四處張望。大約十一時許,我隱約聽到有一些聲音,像有人開門的聲音,但很快又消失了。我的眼睛凝視在房門的暗花磨沙玻璃外面,有些由大廳陽台透進來的街燈燈光。我從那磨沙玻璃隱約看見外面有一個黑影在站著,大概是一名女子,因為看到她有一把長頭髮,樣子就看不見了。因為是暗花磨沙玻璃的關係,看的也祇是很朦朧。這名女子徘徊在我們的房門外很久,我心在猜想,是誰人呢?怎麼還不去睡?怎麼留著一大把長頭髮呢?後來我也倦了,終於也睡著了。

翌日早晨,很多人也起床返工去了,包租婆看到我媽媽也起來了去洗臉,就問我媽媽:「黃師奶早晨,昨晚睡得好嗎?」

聽到媽媽回答說:「很好,睡得也很好!」

包租婆說:「那就好了,你們以後十時前最好去睡了,沒事晚上早點回家好了,不要去夜街啊!」

媽媽又問道:「為甚麼呢?」

包租婆說:「沒有甚麼,你聽我說早點睡就可以了,別要問太多好了,而且我們十點就關燈,再不開電燈的,你這時要摸黑的,也不方便啊!」

媽媽祇「唔」了一聲便返回自己房間了。

我沒有告訴媽媽,我在昨晚看到了甚麼,也可能昨晚媽媽真的也很累,所以很早就睡著吧!

媽媽帶我去幼稚園上學,而她就上班去了,她要放工後才把我從幼稚園帶出來,之後,我們會在外邊吃飯,每天也是如此。

今天媽媽放工後,順便買了一個痰盅。吃了晚飯,我們回到住所也七時半了,這時間,很多人忙著去沖涼。媽媽回家後,也趕快先把水煲熱,先替我沖涼。

媽媽東摸摸西摸摸的把衣物放好,很快又到晚上十時了。

包租婆又在我們的房門外大聲說:「喂!現在已十時了,我要關電燈,各位好去睡吧!」說完也再沒有看到一線的燈光了。

今晚是我們住在這裡的第二晚,我仍然睡不著,可能沒有窗戶的關係,總覺空氣也不流通的,我在床上輾轉反側,很自然地又把眼睛轉移到房門的那暗花磨沙玻璃外面,聽到大廳的十二點正的敲鐘聲「噹……噹……噹」響起,突然感到有一點寒意。

後來我看看床邊的小時鐘,已是十二時半了,我仍然睡不著。喔!在這時候,我聽到有人關鐵閘的聲音,跟著是關上那殘舊的木門,「咿……呀」的聲音令我聽得有點毛骨悚然,眼睛仍未離開過那暗花磨沙玻璃門外。

咦!又看見那黑影,又是長頭髮的,她又站在我們的房門外,不久,我聽到一些哭聲「嗚……嗚……嗚」斷斷續續的哭聲,越聽越淒厲似的,有點陰風陣陣,我開始驚慌,我很想叫醒媽媽,但不敢,我不知將會發生甚麼事?那時候,我恐懼得也用被蓋過頭,在被窩裡用雙手掩著耳朵,倒頭大睡了。

第二天,我跟媽媽去廁所洗臉,但沒有跟她說昨晚聽到一些聲音的事,當媽媽帶我返幼稚園時,在路途中,我終於忍不住地向媽媽說:「媽媽,你昨晚有沒有聽到有人哭啊?」

媽媽很奇怪的反問我:「每個人都睡了,誰會在哭?你聽到哭聲?我昨晚睡得很好啊!」

「我在第一晚,在我們房間的磨沙玻璃門外面,看到一個黑影站在走廊,是長頭髮的女孩子,她像站了很久也沒有離開。跟�昨晚,我又聽到關門的聲音,又看見有個黑影在磨沙玻璃窗外站著,好像又是那女孩子,又是長頭髮的,後來還聽到有人哭啊!」我一句句清楚的說出來。

媽媽半信半疑地說:「你怎麼還不睡,可能有住客在那時間才回來,可能她不開心,所以就哭吧!」

我低�頭說:「或許是吧!」

又是傍晚了,我們也吃了晚飯回家,如常的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煲水沖涼,而媽媽會在第二天很早就去廁所洗衣服的。

接近晚上十時了,包租婆又在叫道:「喂!十點了,你們好睡覺啊!我要關燈了。」話畢,又是烏燈黑火了。

今晚,我又是睡不著,仍然把目光移向那暗花磨沙玻璃外,隱約聽到媽媽斷斷續續的鼻鼾聲,她又睡著了。而我卻越來越感到好奇,心想:「不知道今晚還有沒有那黑影呢?」

又聽到大廳的時鐘在十二點「噹……噹……噹」的響起來。

仍然在床上輾轉反側,今晚我的心臟像跳得很厲害,可能今晚吃飯後,飲水特別多,我急起來了,我該怎麼辦?看見房間裡有一個痰盅,很想起床就在這痰盅小解,但想起,今晚外面還有沒有那黑影呢?我真的有點害怕,但又很尿急了,於是慢慢地由上格床下梯,在媽媽熟睡中,我喚醒了她。

「媽媽,我想小便啊!」我推一推媽媽的手。

「唔!去吧!」媽媽回應了我一句,又倒頭大睡了。

我急忙小解完畢就爬回到上格床蓋上被子,也舒了一口氣。

但我還沒睡著,精神還很不錯,一點倦意也沒有。咦!那聲音又來了,又是熟悉的關門聲「咿……呀,咿……呀」的聲音,又是有一個黑影站在我們的房門外,又是長頭髮的,不久,又聽到那哭泣的聲音,在飲泣,斷斷續續的。呀!看見那身黑影在移動,但很像沒聽到有腳步聲,隱約見她走得很輕盈。現在回想起來,那不是在走路的樣子,感覺她是在飄似的。我很好奇,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於是我靜靜的下床,真很想了解是否我眼花,還是真的胡思亂想,所以,我在上格床向下望媽媽還睡了沒有,看見她是睡著了,於是我靜靜的由上格床落到地面,也把自己的枕頭放在媽媽的床尾,因為當我真的害怕起來時,就立即竄進媽媽的床尾倒頭大睡好了。

因為敞門腳下離地有三吋高,所以我伏在地面上,照理是可以看到那黑影的一對腳的。可是,我伏在地面上,看出房門外時,也看不到那一對腳,但我靜悄悄地站起來時,那黑影還是在(我們的)房門外,那麼,她的腳在哪裡?

房間的板間是一塊夾著一塊,但仍然有一條隙縫,於是我從那條隙縫外望,是看到有人站著的,她的頭髮是很長的,長及臀部,頭髮掩蓋著她的臉孔,看不到她樣貌,但身型是瘦削的。我從隙縫由頭看到腳的時候,我發覺她的腳是離開地面的,她並沒有穿�鞋子,而是赤�腳的,我不寒而栗,但不敢叫出來,心裡想:「是否很多人常說的是鬼嗎?」想到這裡,突然她又嗚一聲的哭起來,嚇得我急忙竄進媽媽的床尾,拉下媽媽蓋著的被子覆蓋著自己的頭,在被窩裡把面向著牆而睡了。

第二天的早晨,我如常的洗臉刷牙,如常的給媽媽送上學。我又忍不住的邊行邊跟媽媽說昨晚我又看到的一切。可是,媽媽似是有點不相信我的話,說我胡思亂想。我問媽媽,那個是否女鬼?媽媽對我說,世上哪有鬼的。

但看出媽媽的臉色像有點不妥,我拉著媽媽的手說:「媽媽,我以後急小便都不敢起床上痰盅了,昨晚我叫醒你,是想你看著我,但你又睡了,如果你當時醒了,我相信你等一會兒也聽到那哭聲和她的影子。」跟著我又說:「媽媽,你今晚不要睡著,看你是否也見到那黑影和聽到那人哭泣的聲音吧!」

「唔!我有分數!」媽媽就這樣回答了我。

今晚,媽媽叫我不要飲太多水,以免晚上要去小解。我們也比平時如常的早點回家,我們未等到包租婆說要關電燈的時候,媽媽也要我上床睡覺了,不過;今晚卻叫我跟她睡在一起。媽媽對我說:「無論你看到甚麼或聽到甚麼,也不要叫出來啊!你面向牆睡好了。」

我點了點頭,假裝閉上眼睛,其實我暗中也張開眼睛來偷看外面的。

大廳的時鐘又在十二點響起來了,「噹……噹……噹」。我仍然睡不著,偷偷轉頭凝視那房門的磨沙玻璃門外,咦!又聽到那關鐵閘和關那殘舊木門「咿……呀」的聲音,沒多久,磨沙玻璃門外又看到那黑色的身影,我真很想叫媽媽看,但她曾叫我不要叫出來,所以我沒有出過半點聲音。不過我相信當時媽媽也是假裝睡著的,因為她的面就是向著那磨沙玻璃門外,也聽不到她的鼻鼾聲。

第二天的早晨,大約是六時許,媽媽梳洗完後,剛巧經過我們房門的一位叫福伯的住客,聽到媽媽跟福伯說:「福伯,早晨!」

福伯也回應了一句:「早晨!」

「福伯,昨晚不知那位住客這麼晚才回來呢?」媽媽問。

我沒看到福伯的神情,但他很遲緩才回答媽媽的話:「啊!我都不知道,不過你們沒事還是早點去睡,晚間不要飲太多水,半夜也不要起來上廁所好了。」

「為甚麼呢?這裡像很神秘似的?」媽媽疑惑地問。

福伯又遲緩地回答媽媽:「我靜靜告訴你吧!你不要跟包租婆說是我說的,你有女兒這麼年幼,你還是快找地方搬好了,這裡不宜你母女二人住的。」

「為甚麼?究竟這裡發生過甚麼事?」聽著媽媽的聲調也像緊張起來。

「不瞞你說,你這間房,曾有位女住客在對面的一層樓的天台跳下來死了,可能她每晚也要回來自己的房間看看吧!所以你們可能看到她,或聽到她的哭聲。」

我在床上聽到他們的對話,嚇得腳也軟了起來。

「那怎麼你明知道,你也不搬走呢?」媽媽問那福伯。

「你不見這裡住的都是我們這幾個老人嗎?而且這裡租金平宜,包租婆的子女也早已搬到外面住了,連回來一次都不敢,我們這些年紀,甚麼也不怕啦,不過你有個小孩子,你最好就早點搬走,這間房,曾租過幾個住客,他們都先後驚嚇而搬走了。你還是快點找地方住吧!」福伯說罷也回自己房間了。

媽媽聽完福伯的話,也回房間叫我起床洗臉,我梳洗完畢後,媽媽便帶我上學了,在路途中,媽媽對我說:「小玲,今天媽媽不上班了,送你回學校後,我便要另找房子租住了,今天可以找到的話,我們便立刻搬好了。」

「媽媽,是否我們住的房間有鬼呀?」我天真的說。

「不要亂說,不過我希望今天可以找到房子,你回家時,不要亂說話,知道嗎?」媽媽卻沒有正面回答我這個問題。

直至五時半,媽媽接我放學回家,所去的已是新住址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5-31 17:08:25

雖然這個飄沒有害人的心∼∼
但是這樣的話∼∼
還是會讓我們這些人∼∼
覺得很恐怖的∼∼
汗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