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都市]

[複製連接]
查看: 73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那一劍的丰采
見習騎士 | 2009-5-31 14:17:48

一、
  「光,咖啡的糖和奶精各要加多少?」
  「糖一匙,奶精兩匙。」客聽那頭傳來她淡淡的聲音。
  我將煮好的咖啡端到茶几上,她輕瞥一眼,說聲謝謝,繼續把注意力轉回手中的雜誌。光把春天穿在身上,淡綠洋裝和米白針織外套。陽光篩過紗窗,帶著奶油的顏色,把空氣中的灰塵照得晶晶亮亮,桌上的咖啡也冒著白煙。她盤起烏黑的長髮,露出細白的頸子,光照亮她的側臉,像個天使一樣。光在我心裡就是個天使,一直都是。
  她小心翼翼的捧起杯子,深吸一口咖啡的香氣,啜飲我為她煮的咖啡。
  「不錯嘛!才教你幾次就煮得這樣好。」
  「總覺得帶點苦味,沒有你煮的咖啡好喝。」我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我還是喜歡喝她煮的咖啡。
  「不,很好喝。」光重複剛才那句話。
  這時她心愛的白貓──嚕啦啦跳到我腿上,我輕輕搔著牠的脖子,牠舒服的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貓咪是我和光在某個夏天遇到的,烏溜溜的眼睛、羽毛一樣柔軟的純白毛皮,走起路來輕輕躡躡,如同貴族一般。牠安安靜靜的跟在我們身後,選擇我們豢養牠,成為牠的主人。光為牠繫上水藍色緞帶和一個小鈴鐺。
  這個靜謐又美好的下午讓人忍不住想閉上眼睛,我和嚕啦啦都睡著了,在輕輕晃著的搖椅上。
  和光在一起令我安心,就像在冬天穿著保暖的毛線衣,或是在某個寒冷的晚上喝著熱湯。她長我五歲,是住在我家隔壁的鄰居,待我如同親妹妹一般,或者,我們比親姐妹來得更親。我們從小就玩在一起,不是她來我家陪我看書、畫圖,就是我到她家去擠在同張床上過夜。光知道我所有的秘密,知道我喜歡用哪個水杯喝水、喜歡什麼數字、喜歡哪種口味的飲料。我也曉得她,連她喜歡哪個男生都知道。

二、
  窗外望去,剛下過與的天空,澄澈中帶著寂寞與空幽。空氣中漂浮的塵埃也沉寂了,連帶整個城市的喧囂。山也近了,稜線歷歷可數,懷抱著紫色的嵐氣,通常是雨後,才意識到自己身處於盆地之中,雖然平原廣闊,卻仍然掙脫不出四週群山的牢籠。
  「這間房子要賣了?」我憮然的撫摸著那把橡木搖椅。整棟房子氤氳著檀香,那是木造建築特有的味道,尤其這棟房子久無人居,一室芬芳久候。庭院裡的花朵也是自開自落,或者再也不曾綻放。
  這棟老房子彷彿是從水底被發現的遺跡,被世界長久忘卻,靜靜的,沉睡了好幾個世紀,牆壁上的掛鐘停佇在某年某月的某個時刻……。
  「嘖!灰塵都這麼厚了」母親用手指往玻璃窗上輕劃,在塵封的歲月裡刻出一道清晰的紋路。
  「聽說有人願意買下這棟房子,看上這兒地點不錯,也看好咱們這一帶的商機極有發展潛力。」老鄰居陳姨這麼說。下次回老家,也許這棟房子就不在了;光哪天回來,怕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近年來這一帶高樓一幢一棟座落,順帶將我童年時的建築物,一棟一棟的,連根拔起。院子前的人行道向兩旁拓展,鋪上柏油,早晨喧囂的車水馬龍,取代輕靈的鳥鳴。巷口賣蝦仁羹及蔥油餅的鋪子變成新潮的二十四小時便利商店,味覺上的失落比精神來得可感,我的童年自此少了無可取代的一部份。從前放學後和光去向口拿著碗公排隊,共享一碗蝦仁羹的情景,現在我只能吃著微波食物獨自咀嚼了。
  也許,我想念的事物還不只這些。

三、
  從我有記憶開始,許多豐富的回憶都有光的參與。光的房間有著厚厚的深色窗帘,隨時都能進入黑夜,我們在房間各處掛上會發出螢光的星子,躺在床上數著點點星光。光還蒐集各種玻璃瓶子、牛奶罐或是小小的藥罐子,在裡頭放入各式種子,橡樹子、倒地鈴,或是相思豆,在瓶口加上一塊相襯的布,以細麻繩紮起,我常將這些瓶子握在手中把玩。光種了許多植物,陽台像座小花園。她養的黃金葛油亮油亮的,充滿生氣。她說紫紅色的豬籠草會抓蚊子、胡椒木是小人國的樹、七里香的果實又甜又好吃。她把初綻的茉莉沖入我的綠茶中,那香味讓我覺得自己像隻蝴蝶。我們兩家前院的草皮都各種了一大片波斯菊,光?我從老去枯死的花心中挑出一顆顆種子,晒乾後灑在地上,幾天後又是一片花海。
  說到海,在光升上大學之後的某一天,出其不意的出現在我放學後必經的籬牆旁。
  「走吧,今天提早慶祝妳生日!」她說著,把安全帽遞給我。她畫著淡妝,綁著俐落的馬尾,十分好看。
  我們經過漆黑的隧道,騎著車在濱海公路上飛奔。然後停在某段路旁,吃著光帶來的黑森林蛋糕。今天的我們不太說話,因為眼前的景色太美好,紅赭色的夕陽,渲染著晚霞的暮色,海顯得寧靜又安詳。
  「我一直都很想擁有一個小孩子,這該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回去的路上,光告訴我。
  「光,妳這麼漂亮,生下來的寶寶一定很可愛。」
  「我比較喜歡女生,我們可以把她打扮得像個公主一樣,每天穿最漂亮的裙子,綁最可愛的頭髮。」
  「那該叫什麼名字好呢?」
  「你呢?光,你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我煞有其事的自言自語起來,光仍是默默不語。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眼淚像流星一樣劃過我身旁。有種不好的預感,彷彿有些事情正在改變,但我無法形容,更說不出所以然。也許是多慮了,可能只是和男朋友吵架吧!我知道她很珍視這段感情。
  那個男孩子我是見過的,斯斯文文的,看起來像電影裡的男主角。他和光曾帶著我一起出去玩,他會錄下關於光的種種,再剪輯成影片送給她。影片中的光眼睛閃閃發亮,笑容像一朵盛開的花。
  不知怎麼的,那天晚上之後,我總覺得她身上那種燦爛的光芒,正一點一滴的減弱。連微笑時我也能感覺到她的哀傷,以前的光好像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黯淡。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妳會想念我嗎?」我和光一起躺在她的床上。
  「你想去旅行?」
  「差不多是那個意思。妳會想念我嗎?」光好像很在意這個問題。
  「那,妳會回來嗎?」我仍然沒有回答她。

四、
  離開那座城市,我在咖啡館找了靠窗的位置,點了杯奶茶。空氣中飄來陣陣咖啡香氣,想起自己好久不曾喝咖啡,因為那滋味容易令人失眠。
  下午五點多,正好是放學的時間,一群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經過斑馬線。城市熱鬧了起來,這群孩子們穿著制服,背著書包經過我身旁,嘰嘰喳喳的笑鬧著,我不禁的隨著他們微笑。突然想到如果那孩子還在的話,大概也是這般年紀!會是男生還是女生?怎麼樣一張天真無邪的面容呢?
  回家前開著車到醫院領藥,都是例行公事了,只要藥罐一見底,我就知道自己今晚又要毫無睡意的躺著發呆,直到清晨。
  搬到市區也有許多年,卻仍不習慣公寓狹小的空間,在心底,這兒是樣樣不如老家的。
  才剛進門,就聽見母親遠遠的喊我,說是某某人的女兒結婚了,送來一盒喜餅之類的。
  晚餐時,媽若有所感的聊起,如果光不那麼傻,也許,今天結婚的人就是她。我們彼此沉默了好久,原來大家都各自在心底思念著,雖然鮮少在眾人面前提起。我突然想起一件和她有關的事,雖然明白不要再持續這個話題,但是那真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我們每次幫貓咪洗澡,一隻胖嘟嘟的貓沖過水之後變得又瘦又小,牠還會擺一張臭臉,你有看過貓咪擺臭臉嗎?我說給全家人聽,一邊講一邊忍住笑,但是淚水卻不知不覺爬滿面頰。
  洗澡時,我讓眼淚隨著蓮蓬頭的水一齊流下。
  「會」我小聲的說。
  「我一直都很想念妳」一直都是。

五、
  自從光離開了之後,我好像遺失了一部分的自己。
  鋼琴也不會彈了,沒有光提示我下一個音符。咖啡也不會煮了,糖幾匙?奶精幾匙?煮好的咖啡給誰喝?我試著寫封信給光,但是,該寄到哪裡去?
  我像個幽靈一樣獨自度過好些日子,總盼望著她隔天早晨就出現在門口。我那陣子常想起以前的光,她種了很多花,但最愛的其實是一種有著白色花瓣,鮮黃色花心的野地小花。我們曾試著將它一直到花盆中,但沒多久就枯死了,她告訴我,這種花是不能被任何人擁有的。
  還有一次,姑丈寄給我們家一箱西瓜,媽媽要我抱兩顆送給光一家人。她開心的帶著我到廚房,打了好大一杯的西瓜汁給我喝。光很會畫圖,有時我的暑假作業寫不完,都是她幫我的忙。光也很會唱歌,她常?我唱一些流行歌曲或民歌,她唱一句,我跟著唱一句,很快就學會一首歌。
  有一次,她爸爸的朋友帶著新婚的妻子來家裡作客,光拉著我去看玄關上,新娘子那雙繡有很多珠子的高跟鞋,偷偷的穿起那雙鞋子跳起舞來。我想,如果她以後結婚,一定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

六、
  光做流產手術的時候不過是剛升上二年級的大學生。
  如今我也經歷了他當時的年紀,經歷她曾有過的愛戀與哀愁,在那樣的年紀裡,要她承擔另一個生命,實在是太沉重了。我始終不忍心苛責善良的她,剛滿十九歲的光,不過是個天真的孩子,天真的以為愛情之外沒有世界,於是,她遺棄了世界。
  十九歲不懂事的光,如果現在回首看看當時的自己,應該會後悔當時意氣用事的執著吧!「原諒我啦!」她一定會這樣告訴我,所以我總是沒辦法和她生氣太久。
  如果時間可以從頭來過,結局會有所不同嗎?只可惜,我和光都沒有機會知道了。
  當我得知這個消息時,光已經做完人工流產,被帶回家中靜養。我來到她的房間,窗帘緊緊拉起,沒有半點陽光透進,只有桌上一盞昏黃的檯燈微微亮著,光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看著我,像一朵即將枯萎的玫瑰。
  「我殺死自己的小孩了!我們都來不及看他長大了。」光的眼神滿是驚恐,然後她哭了起來。
  「怎麼會是這樣子?怎麼會是這樣子……」她不斷重複這句話。
  「會過去的,這些事情都會過去的。」我輕輕拍著她的背,忽然一陣鼻酸,我為著那未曾謀面的孩子,感到無以名狀的哀傷,也為著光,為著她早逝的青春。
  然而,這件事情沒有過去,永遠都不會過去了。
  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見到光的情景。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