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5 | 回覆: 6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6-4 01:04:20

自從那個午夜造訪並向我傾訴的女人下線後,我也斷了線,在黑暗中思考自己未來的何去何從,關於留或者棄的痛苦選擇。草娃娃在電腦邊上的窗臺上安靜地坐在水盆裡,綠色的長發在夜風裡飄揚。美麗得要死。
我仿佛看見他的眼睛,感覺到他的呼吸,還有他的體味。  在這仿佛綿綿無期的黑夜裡。  時間是7月2日凌晨2點21分。  電腦上跳出“現在可以安全地關閉你的電腦”。然後我驚訝地聽到了門鈴聲,在這萬籟俱寂的夜半時分分外清晰而尖銳。  叮咚∼∼∼叮咚∼∼叮咚∼∼∼∼∼∼∼∼  誰?在這最不適合訪客的時間裡,撳響了我家的門鈴?  我跳起來,順手合上手提電腦。奔出去開門。  叮咚∼∼∼  門打開了,面前是熟悉的鐵門、熟悉的走廊和走廊上的窗戶,沒有人。  誰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黑夜裡發抖。黑漆漆的走廊,黑漆漆的天空。  也許誰惡作劇吧。我關上了門。  剛剛走到臥室門口。  叮咚∼∼叮咚∼∼叮咚!!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又去開了門。依舊無人。濃重的霧氣從窗外飄來,我緊張地連時鐘滴答的聲音都能清晰地感覺到。  門一開,鈴聲就消失,門一關,鈴聲就響起。我檢查了一下門和門鈴按鈕,什麼問題都沒發現。在恐懼中,我拔掉了門鈴的電源。  我感覺到自己的雙腳開始不聽使喚地發軟。我沖進臥室,大大噓了口氣。  在床邊,我的心又開始狂跳。我確信自己不是在出幻覺。  草娃娃不知何時被放到了我的床上,枕著我的枕頭,睜著大大的眼睛。目光空靈而憂郁。  我是個獨居的單身女子。  我奔到書房裡,水盆孤單單地放在那裡,沒有草娃娃。  我的心開始狂跳。鼓咚、鼓咚、鼓咚,幾乎要從喉嚨口蹦出來。  草娃娃在我的床上,誰放的?我的記性告訴自己我決不會做騎著驢找驢的蠢事。何況那麼濕漉漉的草娃娃,會莫名其妙放到干凈的床單上??除非我瘋了。  我伸手想拿起草娃娃,卻見她頭上又細又軟的頭發漸漸地由綠變黃,一根根地枯了起來,我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迅速就凋謝的植物。我想一定是缺水了,我想去抱起她,卻仿佛有一股巨大而強烈的抗力阻擋了我。

 草娃娃的頭發繼續在枯萎、枯萎、枯萎∼∼∼。  門鈴在這個時候又開始響了。  叮咚∼∼叮咚∼∼叮咚∼∼∼∼∼∼∼  門鈴急促地響著,尖銳而可怕地仿佛要撕裂這空氣。  我知道自己的臉色一定白得像紙。我雙手冰冷,嘴唇在發抖。  一道閃電一樣的年頭掠過我的腦海,我突然瘋了一樣地抓起電話,卻不知怎麼地撥通了他家的電話。  滴鈴鈴∼∼滴鈴鈴∼∼  無人接聽。  我記得他睡得很死的時候是聽不到電話鈴聲的,可是我竟然就這麼任由鈴聲繼續地響,門鈴和電話鈴聲同時響著,越是沒人接聽,我的恐懼感就越是強烈。電話鈴聲終於響成了一連串忙音。我絕望了。這一刻,我居然愚蠢到只知道依賴這個曾經那麼親切而教我溫暖的電話號碼。

  我機械地反復地撥這個號碼,還是這個號碼。  滴鈴鈴∼∼滴鈴鈴∼∼   滴鈴鈴∼∼滴鈴鈴∼∼  在刺耳的電話鈴聲中,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那樣如此地渴望他、思念他、依賴他。  電話終於通了,我聽見他夢游一樣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奇怪,他一接電話,門鈴聲就嘎然而止。  半夜電話有什麼事呢?他問。  恐懼已經讓我已經口齒不清了,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思了,或者說我已經語無倫次了。我只聽到他在電話那頭冷冷地說:沒什麼事,我就掛了哦。  我突然大叫起來:不要啊,我不要啊!!  你煩不煩啊!半夜電話遭擾啊!然後就是長久的沉默。  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可是要命的面子和自尊心還是讓我輕輕地放下了電話。  門鈴沒有再響起  草娃娃依舊安靜地躺在床上,她的頭發已經全部枯萎了。  我抹干眼淚,像平時一樣,拿了衣服去洗澡,想讓自己冷靜下來。水龍頭擰開了,霧氣漸漸蒙上了浴室的鏡子,我看見自己的身體在鏡子裡若隱若現,熱水沖去了我的眼淚,溫暖了我的身體。我開始漸漸地鎮靜下來。

 這剎那,門鈴又響了。  叮咚∼∼∼∼∼∼∼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刺耳而尖銳的鈴聲急促地在這寂靜無比的午夜時分響著、響著。  我的心又開始狂跳,手開始發抖,肥皂從指縫裡滑落了下去。我匆匆抹干身體,顧不得還沒有洗干凈,就從浴缸裡逃了出來。  剛剛穿上衣服,我看見霧氣重重的鏡子,好像有誰,用一雙無形的手,在抹去鏡上的霧氣。一張女人的臉清晰地出現在鏡子裡,是的,那肯定不是我的臉。第一,我沒這麼漂亮;第二,我穿睡衣而她是套裝;第三,那女人在笑,而我的臉色已經變形了。

  那是個陌生的女人,她很年輕,看起來也不過25歲吧。女人笑得很慈祥,門鈴卻還在響,一聲一聲地敲打在我的心裡,強烈的恐懼感剎那彌漫了我的全身。  然後我看見女人的頭發漸漸地開始掉落,一邊掉,她開始唱歌,我清楚地聽到她在唱一首老歌:“不想再問你,你到底在何方;不想再思量,你能否歸來麼;想著你的心,想著你的臉;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人說百花的深處,住著老情人捧著繡花鞋;面容安詳的老人,依舊等著那出征的歸人……”

沒有伴奏,她的聲音很沙啞,很凄涼,哀怨地聲聲地觸痛我的心。她的頭發在繼續一根一根地掉,她美麗的容顏在漸漸憔悴,轉眼就是一張中年女人的臉。可是她還在唱,可是在我聽來,簡直就是鬼哭。
  午夜的門鈴還在響:叮咚∼∼∼叮咚∼∼∼∼∼叮咚∼∼∼∼∼∼∼∼∼∼∼∼∼  女人的皮膚也開始在掉落。她的笑容漸漸淡遠了,突然她直直地盯住我,說:“何從,開門吧,我要進來,我感到冷。”她的聲音冷冷的。她就用那種尖尖的、凄涼的聲調斷斷續續地傾訴:“我流浪了很久,我尋覓了很久,我等待了很久,長發為君留,君知否?”

  女人的頭發長長的,剩下的都漸漸變成雪白。她哀傷地看著我,門鈴是她聲音的伴奏:“放棄吧孩子,放棄吧孩子,你可別喝太多酒,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我已經跌坐到了地板上,我的全身冰冷。女人的臉越來越白,越來越猙獰。到後來她的頭發都掉光了,她的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而門鈴還在叮咚不停地響。  “孩子,”她說,“去開門吧,你也忍心看我這樣絕望嗎?知道嗎?當年的我,也是這樣絕望地按著他家的門鈴,可是,他終於沒有開門,我苦苦愛了他8年,8年啊!對於一個女人,8年的青春意味著什麼,何從我想你不會不懂吧。可是他就這樣把我關在了門外。”她的聲音漸漸地轉變成了哭音。

我看著那個女人,她開始哭,不停地哭。門鈴不停地響,不停地響啊!我終於還是不敢開門,因為我的腳已經發軟了,我是個膽小鬼。我怕門打開,會看到電影裡的那種鏡頭。  女人漸漸地憔悴下去。一雙繡花鞋啪地掉在了我的身上,然後是一根發簪,她的手鐲、耳環、項鏈……接著我恐怖地大叫起來。我看見一雙活生生的眼珠落了下來,不偏不倚地正好掉在我面前――貓眼,迷人的貓眼,她的小巧的鼻子,也跟著掉了下來,可是沒有血,什麼血都沒有。只有蒼白的皮肉。
一個沒有血性的女人啊!我害怕地想,午夜的女鬼,你別害我啊!  門鈴還在響,我的心快要跳不動了,這麼猛烈地跳,簡直要提前把這輩子的精力都跳完啊!  女人絕望的眼睛就在我腳下,裡面有她對他的守望,曾經被他關在了門外,現在是我,我沒有勇氣救她,如同我沒有勇氣去找他,除了守望,脆弱的我已經別無他法。如果我勇敢地對他說了那三個字,就算再次受傷,又如何呢?現在我知道自己已經害了那個女人了。難道我準備繼續害自己嗎?
門鈴還在響,叮咚∼∼∼∼∼叮咚∼∼∼∼∼  午夜門鈴。  我已經哭不出來了。  女人的影子終於消失了。鏡子裡反復出現的是我已經嚇得發白的臉。奇怪,女人一消失,門鈴也消失了。  後來我是爬進臥室的,我根本無法站起來,與其說我是被那個女人嚇壞了,不如說我是被自己嚇壞了。  我還沒爬到床邊,就看見草娃娃光著腦袋躺在床上,然後我看見她的身上,漸漸地流出了血,浸透了我的床單。我曾經給她的水和養料,她都收起來,變成了心血,而在今天,所有的心血和夢想都崩潰了。血不停地流,這麼小的一個草娃娃,竟然有那麼多的血。我昏沉的視野裡,屋子漸漸變紅了,劈天蓋地地紅。
草娃娃卻突然動了眼珠,一雙貓眼,冰冷而憂傷,裡面都是殺機,愛恨交加。  她悄悄地張開了嘴巴,露出鬼一樣的牙齒,那種尖尖的、長長的。滿地都是她白色的發。我的屋子裡,於是便成白色的地,紅色的天。  然後我驚恐地看到她自動坐了起來,目光轉向我,看著我,眼珠卻突然掉下來。  門鈴這剎那又響了起來,同時響的,還有電話。  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分交織成可怖而猙獰的網。我覺得天旋地轉,呼吸都覺得困難,有液體從我的鼻子裡流出來,她在向我走近,冰冷的手一觸及我,我就竭盡全力尖叫了起來。  呀∼∼∼∼∼∼∼∼∼∼∼∼∼∼∼  天亮了  晚報頭條新聞:昨晚一女子在某大學公寓被發現意外死亡,死前沒有任何征兆,死狀恐怖。現場沒有被搶劫的破壞,沒有兇器,只有一只破爛的草娃娃丟在地板上,草娃娃的草被人為地撕裂了,掉在地板上一根根的。

他接受了采訪的時候,說昨晚就接到過她的一個電話,大概是凌晨2點多吧。然後就沒睡好,覺得她一定有什麼事了,雖然兩人已經分手了,可是不知怎的,他突然會牽掛起她來。當時他想過來的,於是在天快亮的時候,大概是4點的時候,打了個電話給她,沒有人接,估計這時她已經被害了。
  此案正在調查中。  一個月後。  上海西北角的一所單身女子公寓裡,人們又發現了一具女孩的屍體,現場只有——掉了長發的草娃娃。  當天晚上,上海的西南角的一幢工房的某個單元裡。  午夜時分,凄厲的門鈴聲又響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uun + 10 + 10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4 01:21:23

本文最後由 跌倒鐵盒 於 2009-6-4 01:33 編輯

唉∼∼
這個愛情呀∼∼
真的害慘了很多人∼∼∼><
為什麼那些受傷了的飄們都不去找他們愛的人列∼∼
反而跑去嚇人家∼∼
拿人家的性命∼∼><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oym
王爵 | 2009-6-4 17:31:07

這是磁場相近而相吸嗎~

那一股怨念是一條條人命所不斷加深的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zx1479
侯爵 | 2009-6-4 19:22:38

再找替死鬼嗎~{:3_268:}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danny1238
伯爵 | 2009-6-4 22:51:27

.................................................................................................  人性
回覆 使用道具
uun
王爵 | 2009-6-4 23:24:34

把門鈴給拆了,沒門鈴就不會遇到這種事啦{:3_322:}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5 23:11:22

本文最後由 跌倒鐵盒 於 2009-6-6 01:51 編輯

6# uun


這個強∼∼
其實反正世界上有樣東西叫做電話嘛∼
有什麼事情打個電話那就好了∼∼
不然就拍門∼∼∼
其實都還好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