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42 | 回覆: 8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0:50

生死之戰人物介紹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伊菲爾˙薩德

薩德是前東南北聯軍的聯軍統帥,二十年前的死亡大戰他的爺爺、父親和母親是聯軍統帥、聯軍總長和魔法軍團團長,他父親封印死亡之王後也因為被黑暗之劍所傷而過世了,而母親則是被黑斗篷所殺害,所以從小到大都是被他爺爺所扶養長大,訓練他騎術、劍術、戰略佈陣和一些魔法術式,直到三年前他爺爺生了一個重病而過世,而三國的國王也認為聯軍統帥應該由薩德繼承,而在三年後他也認為統帥的位子不應該再由伊氏繼續繼承而退隱了。

絲菲亞˙諾可

是跟薩德一起長大的女孩,父母也是死於死亡大戰,所以兩人都很了解對方,在她十五歲的那一年被大魔法師”其德亞”發現說她有學魔法的天份,而希望她可以到魔法帝國跟他學習魔法,果然不出所料,諾可只花了兩年的時間就把大魔法師所有的魔法都給學會了,當她回到家鄉時,因為她是大魔法師的唯一得意門生,所以三國的很多大臣都說魔法軍團團長應由她來擔任,而當薩德再次遇見諾可後,真的是嚇到了,可愛的諾可變得很成熟又美麗的女孩了,當薩德說要退隱時,諾可很反對,但薩德說世界已恢復和平,他也不應該再繼續當統帥,該給別人當了,諾可聽完也同意他的說法,也就一起跟他退隱了。

狄亞特˙帝都

來應該是帝都要接任聯軍統帥的位子,但因為薩德是被他爺爺所教導,扶養,所以也很同意由薩德接任統帥一職,而帝都是薩德的父親的唯一學生所以由他繼任總長一職,三國各大臣也都很同意,但當薩德退隱後他繼續留在軍隊裡,但他說只有薩德才有很大的資格讓他輔佐他,但期望薩德會回來所以一直留在軍隊裡直到…

三大國君主
戰士之國 桑提亞斯 君主:鐵血戰士 艾德烈

艾德烈的祖先是戰士之王”艾德蒙”,他參加過許許多多的大小戰役,因而建立了只有戰士跟騎士的國家,而艾德烈是第十三代的國王,他的配劍是他們家族世世代代相傳的"水晶之心巨劍"只有真正受過國家訓練的傳人才有辦法用單手把巨劍高高舉起,他也是三大國最大的領導者,所以他也兼顧了三大國會議的會議長一職,所以其他國家的君主也要給他幾分的面子,畢竟一開戰的話,其他國可能就會…
射手之國 查可亞夫 君主:神射之主 吉思爾

“查可亞夫”是專門培育神射手的國家,在第一次死亡大戰時,由於許多戰役會大勝是因為由”吉思爾”的一位貼身侍衛”查堤瑪”所主戰的,由查堤瑪率領的第十三射手隊跟前聯隊總長(也就是薩德的爸爸)所率領的第一騎士隊進攻了死亡之王所在的本部而成功的封印了死亡之王,但也受到了極大的代價,所以國名”查可亞夫”的第一個字是紀念查提瑪而新增的,而在國家的中庭也擺設了他的雕像,吉思爾也常常會注視著查堤瑪的雕像發呆,但沒有一個人知道為什麼…

魔法帝國 克洛帝 君主:大魔法師 其德亞

“魔法帝國”是大魔法師所建立的,有讀者可能會問該不會又是只有法師的國家吧,你們如果這樣想你們就錯了,魔法帝國是其他兩國的軍隊都會來學習他們的魔法的,雖然東南北聯軍裡擁有魔法軍團,但他們也要接任其他重要的工作或戰役,所以另外兩國的君主也會要自己的軍隊去魔法帝國學習一些必要的魔法,而諾可也就是來這個地方像大魔法師”其德亞”學習的,他的教學真是可以媲美斯巴達人了,連諾可回想起來都會…

黑暗勢力
死亡之王˙魔帝安

魔帝安他擁有的死亡大軍是可以在一線之間就把一個國家給毀滅,但由於聯軍的軍隊誓死抵抗著死亡大軍才沒有讓魔帝安越到三大國一步,雖然他在第一次死亡大戰被聯隊總長所封印,但他的忠心臣子”黑斗篷”躲了二十年味的就是要救出被封印的魔帝安,他的復活是否又將把這世界帶來了毀滅、疾病、痛苦還有死亡…

黑斗篷˙美莉絲

黑斗篷從第一次大戰到解除魔帝安的封印都沒有人看過她真正面目,她一直穿著一件連身的深黑斗篷,因而得此稱號,她的黑暗魔法除了有跟她正面對決過的人有見過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見過了,但見過的人也全都無一倖免,包跨魔法軍團團長,也就是薩德的母親。

暗影隊長˙紗普斯

紗普斯所擁有的隊伍是專門進行暗殺的的軍隊,大戰時期聯軍有許多的常勝軍都是被他所暗殺掉,但他在魔帝安被封印時也一起跟著被封印在別的地方,如今魔帝安復活了,薩德的大軍是否會被他的軍隊給重創呢,就不得而知了。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1:24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初章 惡夢再次降臨

「馬斯帝.拉庫利斯.巴帝阿.去吧!!神聖之矢!!」五個魔法守護者念出攻擊魔法,想擊退要開啟〝封印之地〞的”黑斗篷”。

但黑斗篷根本不把他們的攻擊魔法放在眼裡,只用手就把五人守護者的高層魔法給擋了下來說:「哼!這跟二十年前的五人守護者比起來根本就是剛從魔法學院畢業的小孩子差不多。」

隨後他使出守護者沒看過的暗黑魔法:「巴耶嚕.撒必柯庫.帝斯拉歐梅呃.抹殺他們!!黑暗之眼!!」

正當守護者要使出防護魔法時,已經太晚了,他們眼前一黑就全躺下了。

而黑斗篷走向一個高20公尺 寬10公尺的石牌面前,拿起背在背上的黑暗之劍,這把不是普通的劍,這是一把要喚醒二十年前被封印在此的死亡之王的重要鑰匙,也是他的必要武器。

「我的王啊,醒過來吧,讓這世界的所有光芒再次陷入黑暗,讓這世界的所有人再次絕望,痛苦吧!」黑斗篷把劍高高舉起大喊著。

接著他把黑暗之劍插入時牌的裂縫之中,然後從石牌裡面突然一陣雷電把黑斗篷震開後爆炸開來,而在塵幕之中站著一個人,不!他不是人!而是死亡之王,他慢慢的走向黑斗篷對他輕輕說道:「我忠心,可愛的忠臣啊,謝謝你再次把我給喚醒了,讓我治療你的傷吧。」

死亡之王放下黑斗篷的連身帽後,沒想到黑斗篷竟是一位婀娜多姿的美麗女孩,「謝謝您,我的王,謝謝您治療我的傷口。」她親吻著死亡之王的手邊感謝道。

接著死亡之王扶起黑斗篷說道:「走吧,我們再去喚醒其他的黑暗之臣,然後奪回我的東西,接著再把這世界變回黑暗時代,讓我們完全統治這世界,讓所有擁有光明之心的人全部變成暗黑之心,而三大國的人們我一定要徹徹底底的摧毀你們,讓你們的人民變成我的奴隸,哈哈哈….」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2:24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第一章        找回聯軍軍團

「陛下!!陛下!!不好了!!」一位騎士急急忙忙的衝進皇宮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麼的著急」國王問了那名騎士。
「統帥…統帥被…被…殺了!」其是喘著氣說著。
國王聽到後驚訝的說:「這…這怎麼可能,普爾士是被上一位統帥挑選出來的怎麼會被殺掉呢!?是誰…是誰殺的!?」
騎士很肯定的說:「是死亡之王”魔帝安”和他的手下”黑斗篷”殺的。」
國王聽完後更為驚訝,不敢置信:「這怎麼可能呢!?魔帝安已被封印二十年了怎麼會…」
「陛下是這樣的,在魔帝安的手下之中黑斗篷是唯一沒被封印的,而且他躲了二十年就是要查清楚黑暗之劍在哪裡,而且半年前第一軍團的人被殲滅也是他做的,後來他也找到了黑暗之劍救出了魔帝安,而魔帝安的第一個要點就是要先把他的戰馬跟他的暗黑戰甲取出,而守護戰甲跟戰馬的就是統帥普爾士了。」騎士緩緩道來。
當國王聽完後他整個人都傻掉了,他立刻派人送三封信,兩封是要送去給另外的兩大國國王,而最後一封是要送去給聯軍總長”帝都”的請他快點回國
當帝都抵達城裡時,他就立刻衝去皇宮見國王。
「國王陛下好久不見,實情我已經聽貝魯說了。」帝都從容的說著。
國王急著問他:「那你有什麼好對策嗎?帝都。」
帝都嚴肅的說「我已經在回來的陸上想過了,我想應該是要請那兩位回來的時刻到了。」
國王也肯定的說:「嗯!!我也是這樣想,帝都就請你全權處裡了,拜託了」
「嗯!!是的陛下交給我吧。」帝都很有自信的說道。
正當帝都要離開去哪兩人的故鄉的時候,國王突然叫住他:「帝都,等等,可以的話希望五天後就能帶他們回來,因為五天後也要開三國會議,到時也要聽聽他們的建議。」
「五天後嗎,知道了陛下,五天後我一定會帶他們到會議廳上的」帝都肯定的說道
帝都花了兩天的時間來到了一個小村莊,然後走向一間毫不起眼的小房子裡
「打擾了,請問有人在嗎?」帝都小聲問道。
「…」但房子裡根本就一個人也沒有。
帝都正要先離開時房子的主人剛好從外面走了回來,看到帝都時很熱情的打招呼:「咦!!這不是帝都嗎!?真是好久不見了。」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薩德還有諾可。」帝都見到主人的歸來時也很高興的打了招呼。
「奇怪?帝都為什麼你會跑來找我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薩德充滿疑問的問帝都。
帝都開始把所有事情給薩德聽:「是這樣的薩德,國王陛下希望你回來接任聯軍統帥一職,還有諾可回來接任魔法軍團團長的職位,因為死亡之王魔帝安又回來了,而你所挑選的新統帥他因為負責守護魔帝安的戰馬和戰甲而被魔帝安所殺了,所以國王希望你能回來幫助我們。」
薩德聽完皺起眉頭「我已經退隱多年了要我再回去接任統帥一職,這實在是…」
帝都發現薩德可能不回去,於是,苦苦哀求他:「薩德拜託你回來吧,我們其他人都希望你能回來,只有你能帶領我們,只有你讓你爺爺執導過真正的戰略佈陣…」
「等等,我又沒說不要接受統帥一職你緊張什麼,而且我跟魔帝安和黑斗蓬又著深仇大恨,況且我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這世界的人民著想啊。」薩德急插話說道
帝都聽到薩德這樣說就高興了起來又問:「那麼…諾可你願意再接任團長一職嗎?」
諾可突然勾住薩德的手說:「嗯!!當然,薩德要去哪我就也要一起去,而且我是大魔法師的得意門生我也一定要接任團長一職啊。」
「嗯!真是太感謝你們了,那我們明天就要出發了嗎?因為三天後三大國國王要開三國會議,他們希望你們能過去會議廳,跟他們說說你們的建議,還有你們是不是…」帝都有點笑笑的說。
「明天我要先去找幾個人,中午時在出發吧,還有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樣啊。」薩德急忙解釋。
隔天,薩德跟諾可走道了一棵樹下,樹下有五個墓碑,分別是薩德的爺爺和父母跟諾可的父母,他們來到墓前就是要跟祂們說薩德跟諾可又要再次接任重責大任了,說完,他們走到樹的後面,挖起地上的草跟土,找出許久沒用的武器、戰甲還有諾可的白衣斗篷,白衣斗篷是她媽媽留給她的意義重大,而薩德的白銀龍劍跟白銀龍戰甲是薩德的爺爺親自為他鑄造的,用的是千年白銀龍的龍鱗和龍角所製成的;他們準備好以後回到家後也就要準備離開前往三國會議廳了。
這時突然有人叫住薩德:「薩德…等等啊。」
薩德看了一下,原來是他爺爺以前的戰友:「雷得爺爺,有什麼事嗎?」
雷得把他帶來的黑色戰馬交給了薩德說:「薩德這匹馬拿去吧,你會需要的。」
「什麼!?雷得爺爺這匹馬要給我!?這真是太謝謝您了雷得爺爺」薩德感激的說道。
雷得意氣風發的說:「你要為你們家族的人報仇啊,把死亡之王給殺了!」
薩德看著雷得說:「是的!!我一定會將死亡之王給殺了,讓這世界再次獲得和平,再見了雷得爺爺。」
告別雷得後,薩德、諾可、帝都三人就一路前往三國會議廳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2:48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第二章 三國會議

在三國會議廳裡都是所有人提出意見的聲音,每個人都因為魔帝安的復活而感到恐懼,其他兩國的一些有名大將也被黑斗篷殺害,所以提出意見的幾乎都是另外兩國的大臣,三國君主則什麼意見都沒發表。
『碰∼!!』薩德用他的劍的劍背打了一下會議廳的牆壁。
「你們這些傢伙吵什麼吵啊!!只會在那邊窮緊張還會什麼啊。」薩德生氣的說。
三大國的君主看見薩德回來是非常的高興,尤其是”戰士之國”的君主”艾德烈”見到薩德立刻走到他面前「薩德好久不見了,謝謝你願意回來啊,我已經等待許久了,你來台上說說你的看法吧。」
「是的!國王陛下。」
說完後隨即薩德就走上檯上「身為聯軍的統帥,我就有義務再次引領大家作戰,但是大家如果是這麼的著急、恐懼,那豈不是要讓魔帝安不戰而勝嗎?」
一位射手團團長說:「統帥說的不錯,如果我們這麼恐懼不正中了魔帝安的下懷,那麼統帥您有什麼看法呢?」
「這次大家知道魔帝安的攻勢會來勢洶洶,已有許多的大將都犧牲了,所以我們這次必須要向其他地方的國家請求支援,尤其是孤立在對岸的”海之城”,雖然他們的戰士、射手還有法師並不是很多,但他們擁有許多強大的海上作戰能力和一些先進兵器,所以我希望魔法帝國的君主可以跟他們的君主做交涉;而在戰士之國與射手之國之間擁有一個小國,雖然小但他們的人民全是攻城武器的製造專家,所以到時魔帝安的百萬大軍來臨的時候我們也會很需要他們的幫助,這就交給射手之國的君主想辦法去交涉了。」薩德在台上說出他的建議。
帝都聽完後說:「那麼戰略上的建議呢?」
薩德聽帝都這樣問以後就立刻把戰略建議說出來:「嗯,至於戰略上我們必須以我們擁有絕對的優勢去作戰才行,所以前鋒部隊要在”冰心之谷”先盡量把死亡大軍拖住,讓我後方部隊先把老弱婦孺疏散到海之城去,在加上冰心之谷的右側大約五公里處是大海,海之都的軍艦跟士兵可以從那裡登陸,痛擊死亡大軍的先鋒部隊;所以我們必須要有六到十隊的精英隊長去守住那裡,至於這些精英我會親自挑選出來;而艾德烈陛下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艾德烈問了薩德:「有什麼忙要幫的,盡量說,只要我有辦法辦到的都沒問題。」
薩德戰戰兢兢的問了:「是…我希望陛下能把代代相傳的”鎮國之戒”借給我,我必須再請一個人來幫助我們。」
「這…鎮國之戒啊…這可能有點…」艾德烈面有難色的說道
薩德看到艾德烈面有難色的樣子,於是又更誠懇的拜託艾德烈「陛下,拜託您了,這是為了這世界的存亡啊,那個人看完後一定會拿回來還你的,拜託了。」
薩德說完之後,艾德烈就拔下代代相傳的鎮國之戒「那好吧,這也是為了這世界的存亡,我想我的祖先會原諒我吧,拿去吧。」
薩德鄭重接下戒指「謝謝陛下的幫忙,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隨後薩德叫了七個皇宮守護者過來說:「你們兩人把這兩封信分別送去海之城跟我所說的那個小國”菲古特瑪”,你們一定要確保他們的國王有親眼看到這兩封信;而你們四個再分別帶四名隊長跟軍隊去疏散前方的平民百姓,把他們帶到”晨曦之港”去準備做撤離的動作,如果遇到危險能救幾個是幾個,千萬不要跟敵人硬碰硬;最後你把這封放有鎮國之戒的信交給一個位於”神之湖”西南邊的一個學院裡的一名叫”里德路斯”的老師,跟他說是我有事請他幫忙他就明白了;好了,你們全明白了吧,事不宜遲,快去吧。」
「是的!統帥我們出發了。」說完七名侍衛就立刻出發前往他們的目的地了。
「好了,各位現在大家就馬上進行各自的事情吧,軍隊集結、糧草補充、馬匹、武器跟周邊防禦現在就開始進行吧,而且祈禱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並且另外兩國看完我的信跟兩國國王的交涉後會來幫助我們。」薩德在侍衛出發後就開始指揮大家該做的是,並祈禱這次的準備工作能在時限內完成跟兩國援軍的到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3:11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第三章 準備就緒 援軍到來

在會議結束的那一天起,三大國的所有的人民、軍隊都開始為了開戰的那一天做準備,而薩德親自挑選的前鋒部隊從那天就一直受訓練到已經有一個多月了,他們也準備就緒要去冰心之谷作戰了,而率領這支前鋒部隊的是一名由薩德從所有的部隊的精英隊長中挑選出來的人,因為薩德認為在冰心之谷作戰不但要有膽大細心的戰鬥頭腦,更要有對冰心之谷徹底了解的人才能夠勝認這個重責大任。
「好了,訓練就到今天為止了,明天你們就要去守住冰心之谷這個重要陣地,要你們守在那裡一個禮拜可能對你們會非常的辛苦,但只要你們能守住一個禮拜,那我們的撤離動作跟準備工作就能完全完成了,只要一個禮拜一到不管你們還是不是能在繼續守下去你們都要撤退回國,好了我要說的也都說完了,你們今天就好好的跟家人聚一聚吧,還有祝你們都有一個好夢,願戰士之魂保佑你們。」薩德說完五萬多名的士兵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了,而遠離家鄉的士兵則是圍在營火旁,想著在家鄉的家人跟愛人,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去也可能會回不來了,但他們也知道冰心之谷一役只要能先撐住一個禮拜,後方的戰備資源可以準備完成,而家人都可以安全撤離到安全的地方,他們也就不再擔心了。
在深夜,前鋒隊總隊長來找薩德:「統帥對不起,您睡了嗎?」
薩德聽到有人叫他就立刻開了門:「咦!!是你啊!?有什麼事嗎?」
「統帥是這樣的…這封信我希望如果我在冰心之谷一役戰死了的話,您可以幫我把這一封信交給我的家人嗎?」隊長拿出一封信交給薩德說道。
薩德疑問的問:「你為什麼不直接交給你的家人呢?」
「是這樣的,我的家人現在不在國內,而且他們也不知我是前鋒隊長,而明天又要出發了,所以我想請統帥幫我交給他們,統帥拜託了。」總隊長說完就跑走了,只留下薩德拿著隊長的信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口,薩德自己的心裡又納悶我這樣派他們去是對的嗎?
隔天早晨,一名探子回來回報。
「陛下,統帥魔帝安的大軍大約在十天的時間就要到冰心之谷了。」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說完探子就離開了。
而在城門前鋒部隊也整裝待發了,部隊裡的每一個人的心都是很不安的。
「好!!所有人注意,出發前往冰心之谷!!」總隊長這時下命令出發了。
至於部隊士兵的家人就只能默默的目送他們離開。
在部隊出發的六天後的清晨,在看守城門西邊的侍衛突然看到龐大的軍隊正往他們這邊過來,同時間的北方海域上也出現了多到如同要把海岸變黑的艦隊也朝他們的所在地過來,侍衛回報之後,薩德立刻爬到可以俯瞰這兩個地方的建築物上一看,他笑了出來。
「薩德你到底看見什麼了,快說啊!?」艾德烈緊張的急問薩德。
薩德則是高興的一直說:「陛下他們來了,他們終於來了,我們的援軍來了。」
原來,城西的那龐大的軍隊原來是”菲古特瑪”的援軍跟派去疏散百姓的軍隊回來了,非但如此,援軍還帶來了一大批的投石車前來;而北方的海岸上的艦隊是海之城的艦隊,再加上要疏散百姓的船根本就有好幾萬艘。
兩邊率領大軍的指揮官進入城內後,立刻去見艾德烈跟薩德。
「國王陛下、統帥我是從菲古特瑪來的攻城部隊的總指揮官,我叫森德蒙。」
「兩位好,而我是海之城艦隊的總指揮官,兩位叫我扉就行了。」
兩人見到艾德烈跟薩德後就立刻自我介紹。
艾德烈驚喜的說:「沒想到兩國的國王願意幫助我們,真是太謝謝您們了。」
森德蒙說:「是這樣的,如果魔帝安的大軍真的來臨了,你們可能會抵擋不住,再加上是薩德統帥的請求,那我們沒理由說不來幫忙。」
「森德蒙指揮官說的不錯,而且你們的國家被攻陷了,那我們隔海的國家被攻陷只是早晚的,所以一定要出兵。」扉接著說。
薩德高興的跟兩位指揮道謝。
會見完兩人也開始作部署跟撤離百姓的動作了。
「快!!那裡的人把那五台投石器部署好!!」
「所有人請快點上船,時間是不等人的。」
這時一名士兵跑來找薩德。
「統帥,所有的軍隊、糧草、馬匹、武器和周邊防禦工程都做得差不多了。」
「嗯!!把這封信送去在冰心之谷的前鋒軍隊,叫他們立刻撤離回程,然後把冰心之谷的山給炸了,應該能再阻擋一陣子,快送去」薩德拿出一封信交給侍衛。
侍衛拿到信後就騎上馬衝去前鋒隊的所在地。
但這時薩德在想只剩那個人願不願意來幫忙了,而且也祈禱前鋒隊的士兵千萬不要死傷的太多,但是這個祈禱根本就是不可能會實現的,因為魔帝安的大軍實在是太龐大了,前鋒隊的士兵一定是凶多吉少。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3:33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請勿盜用
第四章 冰心之谷戰役

從離開家鄉到冰心之谷已經過了兩天,而魔帝安的先鋒部隊即將要抵達了,而前鋒隊到達的第一天就立刻部署好軍隊的攻擊陣容,敵軍到來的前一晚所有的士兵都是戰戰兢兢,深怕自己會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這一晚…沒有人睡得著。
隔天的早晨的空氣不像平常一樣的清新,而是瀰漫著不安的情緒。
「喂!!魔帝安的先鋒部隊真的會來嗎?怎麼好像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名士兵問了站在他隔壁的同袍。
隔壁的同袍緊張的回答他:「大概吧,不然一大早所有人都是一臉緊張的樣子」
話才說完在冰心之谷的前方幾公里處有著多到如同覆蓋在大地的地毯一樣的敵軍正朝著他們過來。
「所有人注意!!準備就要開戰了,不要害怕,因為我也很害怕,但你們要記住我們不單單是為了家人,為了我們而戰,更是為了這世界而戰,各位士兵拿好你們的武器,然後把魔帝安的先鋒部隊一個個的送下地獄去,只要撐了七天我們就能再見到我們的家人了,你們要記住這點。」前鋒隊隊長站在小山坡上對他的士兵說一些可以激起他們士氣的話。
魔帝安的先鋒軍到達冰心之谷時,看到前鋒隊好像要蓄勢待發一樣,一名大將騎著一匹猶如還未腐爛完全的馬走了,出來要他們投降。
「你們這些渺小的人類啊,向我們的王投降吧,如果你們投降的話,也許可以讓你們跟你們的家人不要死得太痛苦。」
在敵方大將說完話的同時,聯軍前鋒隊這邊突然射出了一枝銀箭出來,而這枝銀箭就不偏不倚的正中敵方大將的頭部,而這名大將中箭後就立刻從馬上摔了下來,原來射出這一支箭的人是前鋒隊的總隊長。
「你們要殺就殺不要廢話那麼多,我們也不是可以讓你們這麼輕易就殺死的,要投降的應該是你們才對!!」總隊長對著敵軍大吼著。
敵軍的另一名大將見狀不對就下令進攻。
「全軍出發!!把他們殺的片甲不留,不要讓他們活著回去,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王才是這世界上真正的王!!」
敵軍的士兵聽到命令後,就像是萬馬奔騰似的朝著前鋒隊而來。
「弓箭手,預備…發射!!」
弓箭手射出的銀箭多到像是宙斯把他的雷箭重重的打在敵軍身上,不出一會兒,衝過來的敵軍馬上死了一大半。
「弓箭手自由射擊;騎士隊前進!!」這時隊長下令騎士隊出發。
敵軍大將見到自己的兵死了一大半整個都氣在頭上了。
「巨箭隊瞄準山谷的半山腰,準備…發射!!」敵軍也不甘示弱的朝著弓箭手所在的位置發射巨大弓箭。
這些巨箭雖然沒直接命中弓箭手,但因為箭頭大的關係,把山壁給削下了一大塊巨石,而巨石都掉到弓箭手發箭的位置,造成一部份弓箭手極大的損傷。
「嗯,我們要乘勝追擊,死亡騎士隊衝啊!!把他們那弱不禁風的騎士殺個片甲不留啊!!」敵方大將見勢立刻對死亡騎士隊下令進攻…。
第一天晚上,所有的前鋒隊士兵都是非常的累,而在戰場上滿地都是雙方戰士的屍體,這時,薩德所親自挑選的總隊長在想他們是不是能撐一個星期…。
從第一天撐到第五天,前鋒隊已經是快要從六萬大軍剩下不到一萬的軍隊了,而敵方因為人數眾多可以一直派兵上戰場。
「隊長…我們真的能在繼續撐下去嗎?」一名右眼已瞎的士兵問著前鋒隊長。
總隊長自己也很想問別人他們是不是能夠繼續撐下去,但他不能說,因為如果他自己都覺得整個軍隊撐不下去了,那所有的士兵都沒有拼死作戰的心了,於是他回答說:「行的,我們一定能撐下去,不然我們也不會從第一天撐到第五天。」
『第六天終於到了,不知後方的準備與撤離是否已經完全完成了...』前鋒隊長對著早晨的太陽自言自語。
「所有人注意!!敵軍來了!!準備備戰!!」在暸望台的士兵大喊著。
總隊長這時就說:「各位,我沒想到可以撐到第六天,我也知道大家都累了,但是就只剩下今天跟明天了只要撐過去我們的家人就都安全了,所以各位為了我們的家人,讓我們把他們通通殺光吧!!」
總隊長才說完沒多久突然間敵軍被一陣炮火給擊中了。
「火槍手!!瞄準…發射!!」一名身穿類似海軍服的人大喊著指揮。
突然,總隊長聽到在東南方的山坡上有人在指揮,他往山坡一看,他笑了,因為指揮的人是海之城的火槍部隊,所以他也明白後方的所有準備動作都完成了。
「隊長…隊長…一名城裡的侍衛送信來了」一名後方的士兵急急忙忙的跑來找總隊長。
總隊長見到侍衛後,侍衛立刻把信交給總隊長,而總隊長接過信後就立刻閱讀,在他閱讀完後,他立刻叫來所有的小隊長說:「你們所有人引領你們的小隊乘海之城火槍隊在支援我們的同時立刻撤退,然後叫炸藥隊的把火藥都丟在山上,準備炸山!!」
所有小隊長聽到命令後就立刻去執行命令了。
而所有的炸藥隊的隊員聽到命令後都把火藥和炸藥都丟到山上,而等到士兵都撤退的差不多以後,幾名隊員點燃引信,而抵達隘口的敵軍也不知前鋒對為什麼苦守六天後要撤退而在高興時,所有的炸藥都前後順序的爆炸,先到達的敵軍前不都被活埋在谷底了。
至於前鋒隊所剩下的九千多名士兵也都安然的撤退回國了,然而敵軍要來到三大國也只是遲早的問題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3:51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勿盜用
第五章 最後ㄧ位援軍

前鋒隊的士兵回來以後,薩德整個人都傻了,因為原本派去的人數是六萬人,但只有五、六天的時間,回來的人數竟然只剩下九千多人,而且九千多人之中還有一半的人都重傷到無法再戰鬥了。
薩德叫一名侍衛去把前鋒隊長找來,薩德看到隊長來了,就拿出隊長之前拿給他的信交還給他說:「這封信…我想不需要由我交給你的家人了吧。」
隊長接過信說:「嗯!!謝謝統帥,這一封信也已經可以燒掉了。」
「好了,你現在把你部隊上受傷到不能再戰鬥的士兵帶到晨曦之港去,讓他們撤到海之城去讓他們好好的休息吧!!」薩德接著說道。
隊長點頭說:「是的!!統帥我現在馬上去進行。」
當前鋒隊長回部隊去之後,薩德留在統帥帳篷自言自語道
「嗯…就只剩”他”一個人了,只要他一來那我們就還會有勝算了…」
在前鋒部隊回來的那天後又過了三天,一名在郊外的探子回來城裡找薩德。
「統帥,有一名自稱是您的朋友的人正往城裡來。」探子見到薩德說道。
薩德有點疑問的問:「他是不是穿著一件印有獅頭的盔甲?」
探子肯定的說:「是的!!統帥他還帶著一支不知道是什麼的部隊。」
「嗯,他終於來了,你快去跟陛下說最後一位援軍來了,然後立刻把他們帶進城。」薩德對探子說道。
幾個小時過去了,突然間整個土地、房子和水池的水都在震動著,而薩德立刻跑出帳篷外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看到的景象把他自己給嚇壞了,因為他所看到的是在城外大約三百公里處來了約五十隊的巨人兵往城裡走來(一隊有五十名巨人兵),而跟在後面的是騎在似牛非牛生物身上,而每一個騎士還拿著巨大的彎刀的騎士隊,這在薩德的眼中看來根本就是敵軍已經來犯,但他在仔細的看他們後面所插的軍旗的圖案是”艾洛緹”學院的校徽,就放心了,沒錯來的人正是最後一位援軍”里德路斯”,而里德路斯所帶來的軍隊是他一個人擊敗某小國後所得到的私人軍隊,這支私人軍隊平常都是在守護著艾洛緹學院,不讓其他來犯的敵人進入學院,而他們的忠誠度是百分之百忠誠,所以里德路斯很照顧他這支私人軍隊。
「好久不見了,里德路斯,你帶來的軍隊真是把我給嚇到了呢,害我以為魔帝安這麼快就來了。」薩德驚訝的說道。
里德路斯笑著說:「哈哈真沒想到,魔帝安的大軍你不怕,而我這支巨人兵隊就把你給嚇到了,我看你還得在練練膽嚕。」
薩德聽到里德路斯這樣調侃他笑了笑然後問里德路斯:「你就別笑我了,你的軍隊多到城裡的東西都在震動,有誰不被嚇到啊;對了!!那個鎮國之戒呢?」
「在這∼,你不用緊張我知道這鎮國之戒是你們國王的,我才不會把他丟呢,不過我也真佩服你,要我幫忙就寫封信就好了,你竟然還跟你們國王借鎮國之戒,害我不得不來幫你。」里德路斯把戒指拿給薩德邊說道。
在薩德拿到戒指的同時,艾德烈也從皇宮走了過來,而薩德見到艾德烈後就立刻把戒指交還給艾德烈。
「嗯∼薩德你果然是說到做到呢,這一位就是你說的重要的援軍嗎?」艾德烈安心的接過戒指說道。
「是的,陛下他就是我所說的重要援軍,他叫里德路斯,而且也滿厲害的喔,再加上他的軍隊一定可以幫上我們很多忙的。」薩德連忙說道。
里德路斯接著謙虛的說:「國王陛下,我並沒有薩德說得那麼重要,我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行的學院老師罷了。」
艾德烈聽到里德路斯這樣謙虛的說,笑了一下然後說:「年輕人謙虛是不錯,但你帶來了這麼龐大的軍隊,讓我覺得你還滿厲害的;那就這樣吧,你們就好好準備,聊一聊吧,我先回皇宮了。」
艾德烈說完後就立刻回皇宮去了。
里德路斯看艾德烈走遠後對薩德小聲的說:「薩德我知道你這次請我來其實還為了別件事吧!?」
薩德突然神情沉重的說:「是的,這次請你來就是為了那件事,你這次一定要幫我了,我一定要讓魔帝安完完全全消失在這世上,所以你務必要告訴我那本”書”到底是藏在哪裡!?」
里德路斯嘆了一口氣說:「唉∼好吧,雖然答應了你爺爺說不能把這一切的事情說給你聽,但這次不跟你說的話,我看你是不會輕易的放過我吧,順便也跟你說說這一切事情的源頭吧,就算你知道了,我想你爺爺還有你死去的父母親應該是不會怪我吧。」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5 21:04:07

生死之戰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勿盜用
第六章 ㄧ切事件的源頭

里德路斯很嚴肅的對薩德說起這一切的故事,順便要跟薩德說他問的那本書是被放在哪裡。
「薩德...其實這一切的源頭都是來自於你,在你還很小的時候你就擁有著與別人 不一樣的頭腦,但正因為這樣你也被黑暗一族給看上那就是死亡之王魔帝安,他那時一心一意要把你拉進黑暗一族,但你的爺爺跟父母親及時發現才沒讓你落入魔帝安,而在那時你的父親也被魔帝安的部下黑斗篷下了黑暗詛咒魔法,這黑暗詛咒魔法是會一直消弱被下詛咒的人的生命,而爺爺為了你父親的狀況去了死神殿借回了你所說的那ㄧ本書”死亡之書”幫你爸爸延續了生命,而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有一名智者來找你爺爺,跟你爺爺說那本死亡之書雖然可以延續你父親的生命但是並不能完全消去你父親所中的詛咒,除非是把施術者消滅,不然過幾年後就連死亡之書也無法延續你父親的生命了,這名智者還說死亡之書有著連魔帝安都害怕的力量所以要你爺爺把書上所記載的魔法都要學會…但很可惜再你爺爺學完一半的時候也就是被三國國王召回皇宮了,也就開始了許多年的第一次生死大戰…」里德路斯緩緩說道。
薩德聽到這突然有點不明白的問:「等等,里德路斯你說爺爺有學完一半的魔法,那應該就有辦法把魔帝安跟黑斗篷給消滅啊!?怎麼會只被封印而已呢?」
「沒錯,照理說魔帝安跟黑斗篷應該被消滅才對,但原來前半段的魔法只不過是封印儀式而已並不能把魔帝安跟黑斗篷消滅,加上說雖然你父親跟其他大戰英雄把魔帝安的戰甲戰馬都給分開封印到其他地方,但你父親根本無法承受被黑暗之劍砍到受的傷跟詛咒的痛苦而過世了,而你的母親也在沒注意的情況之下被黑斗篷給殺了,然而黑斗篷根本就不會被前半段的封印儀式給封印就這樣被他給逃走了;在大戰結束的半年後有兩名自稱是死神殿的神者來到你家找你爺爺,請他把死亡之書交還給他們,但你爺爺疑問的說如果魔帝安又活過來怎麼辦的時候,兩名神者把這一條上面有類似一把劍的項鍊跟地圖交給了你爺爺,並且說如果到時在需要用到死亡之書時就把這兩樣東西交給信任的人,而在兩名神者離開後你爺爺就把這兩樣東西交給了我,要我先替你保管,等你能有對抗魔帝安的能力時再交給你,讓你有辦法消滅魔帝安跟他的部下,你現在已經學完了前半段的封印儀式了,接下來你只要在學會剩下的魔法,我想魔帝安應該就可以被你消滅了,所以你要好好利用,不要讓你爺爺的苦心都白費了。」里德路斯又繼續說道。
薩德點了點頭:「嗯!!這當然,我絕不會讓我爺爺的苦心白費的,。我以我們伊菲爾的名義發誓,我沒將魔帝安給消滅的話,我就不得好死!!」
里德路斯接著說:「嗯,這樣就不枉費我千里迢迢的趕來助你一臂之力,也不枉費我這麼的支持你啊!!」
里德路斯拍了拍薩德的背:「好了,走吧,該跟其他的人說接下來該做什麼了。」
「嗯,走吧接下來要開始進行演練了,我不能讓我的軍隊太過於渙散或是完全還沒準備好,以免一上戰場沒有一個人是可以打的。」薩德點了點頭說道。
薩德走出帳篷後立刻集合了所有士兵,並且對他們說:「所有人注意,為了不讓你們到時在戰場上被輕易的擊垮,接下來的這幾個禮拜我要嚴格的訓練你們,讓魔帝安知道我們三大國的士兵是不會輕易的被他擊倒,讓我們把他跟他的軍隊全部送回地獄去,你們願不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啊!!」
所有的士兵聽到薩德這樣的問以後,所有人都高舉著手中的武器有如獅吼般的大聲說:「我們願意!!我們願意跟隨著統帥!!」
薩德高興的看了看他的軍隊說:「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今天就好好的狂歡吧,今天沒有任何階級之分,總之就是好好的瘋個夠吧。」
這天就如同薩德所說的一樣,所有人都沒有階級之分,每一個人都是高高興興的在玩樂,直到深夜整個城才安靜了下來,結束了這一天的狂歡,也可能是一部份的人最後一次的派對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風之少年
子爵 | 2009-6-19 22:19:46

惡靈世界
作者:風之少年˙吉恩                                                版權所有請勿盜用
第九章 整裝出發

20XX年10月3日
今天將是出發去幫助友國的日子了,雖然知道研究所有很好的防衛機制,但心裡卻還是會有點擔心,不過有著我們所訓練的人員應該可以放心吧,希望是如此,因為我可不希望城裡會發生什麼事。
『轟...轟...』一輛輛的軍卡、大型載具與工作車駛進了迪亞德機場。
「好了!現在每個人都開始把載具跟車上的工具全部搬到飛機上,我們預計一小時後上機出發去友國了,開始行動。」雷德對著部隊命令道。
部隊聽到命令後,就立刻行動去執行命令。
「來...來....方向盤打左邊點,好!!直直上來。」一名士兵指揮著一台大型載具開上到飛機。
而另一台軍機是一名軍官在大聲指揮著:「喂!!那邊的人不要打混,快把那邊的武器搬上軍機;像你們這樣搬,我看一小時都不夠。」
而這時的雷德正跟其他的小隊隊長報告任務行程。
「各小隊的隊長注意一下,我們這次出發去友國可不是去玩啊,請各小隊隊長要回去跟你們的隊員說清楚啊。」雷德說道。
『哈哈哈...』雷德說完每個隊長都在笑。
大夥笑完,雷德臉色突然嚴肅說:「好了,接下來是認真的了,我們到了友國上空後,我們要先降落在他們的臨時機場,日本的是札幌臨時機場、東京機場跟大阪機場;而台灣的是外島臨時機場、南部臨時機場跟北部臨時機場;由於這次派出的部隊數是六十隊,所以每個區域會有十個小隊駐守,而每隊有武裝人員、技術指導人員、醫療人員與工程人員,除了武裝人員有二十人以外,其他的人員都各有五人;當所有小隊成員抵達自己所負責的該地區後,第一天可以先暫時休息一下,第二天就開始執行我們所要做的任務了,明白嗎?」
「明白!!」所有小隊長異口同聲回答道。
當雷德解說完任務目標跟駐守人員數量後,也宣布大家解散;在所有人員解散的同時,要運去友國的器具也幾乎是搬的差不多了。
一名士兵跑去跟雷德報告說:「報告長官,所有的人員、載具跟器具都已經搬運完畢,隨時可以準備出發了。」
「嗯,明白了,你可以先回到你的部隊上了。」雷德說完,那名士兵也快步的跑回他的隊上。
「奇斯、愛咪,我們要出發了,走吧。」雷德對著其斯跟愛咪說道。
奇斯拿起他的火神砲後說:「是嗎,要去遠征了嗎?隊長,等好久了呢。」
「喂!!,其斯,我們是要去友國幫忙,可不是要去打戰,你的那張臉不要那麼變態好不好。」愛咪對著其斯說道。
『所有人員注意!!所有人員注意!!還沒登機的人員請盡快登機,再過十分鐘後所有運輸機準備起飛。』
「好了兩位,不要再說了,快登機吧,不要讓機長等太久了。」雷德說道。
奇斯與愛咪異口同聲說:「是!!長官。」
十分鐘後...
『機上人員請注意,歡迎搭乘死神運輸機,一號到三十號運輸機將飛到日本的札幌臨時機場、東京機場跟大阪機場,而三十一號到六十號運輸機則是飛到台灣的外島臨時機場、南部臨時機場跟北部臨時機場;假設會暈機的人員你的前方有嘔吐袋,請不要吐在我的飛機上謝謝,還有起飛後我們的空服員將會為各位送上餐點。』
「哇靠,這個總機長會不會太多話啦。」一名士兵抱怨道。
當飛機起飛後,空服員為所有的隊員送上餐點,但是有部分的隊員根本是吃不下,因為吐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吃得下呢,所以就只有請不會暈機的隊友幫忙消化了;在所有人都吃完後也都睡了一大片,一部份人呢是因為暈機而睡,另一部份則是因為搬運那些器具的關係而累倒了。
而這時的雷德根本就沒睡,就只是在想著『半年,這半年的時間似乎不會太久,但會讓很多事情改變,只能祈禱著馬蒂亞市不要發生什麼事,雖然有我們所訓練的部隊人員在,但總覺得心裡會有點不安,希望只是我神經過度了。』
其實在雷德這麼想的同時,在馬蒂亞的第二行政區正發生了雷德最擔心的事.......
「不要....不要......!!」一名二十幾歲的年輕士兵慘叫著。
一隻會令人極為害怕的謎之生物把那可憐的年輕士兵,活活的給撕成了兩半。
「長官,長官,醒醒啊。」一名士兵叫著雷德。
雷德立刻驚醒後說:「怎麼回事?!」
那名士兵說著:「長官我們已經準備降落了,我們已經抵達日本的上空了。」
「嗯,知道了,謝謝;呼...原來那只是一場夢...」雷德冒著汗看著窗外自言自語著。
雖然他說那是一場夢,但是真的只是一場夢嗎?也許是現實中的一場惡夢。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