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0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8 06:50:48

苗慄後龍的老家,曾經給過我許多溫暖的回憶,但也給過我驚悚的三天兩夜……。
  國小五年級的清明節前後,我們全家人跟著爸爸回苗慄後龍掃墓。
  爸爸這邊的家族是個大家族,阿媽生了十一個小孩,八男三女,而爸爸排行老么,不僅是最小的也是阿媽最疼的兒子。
  阿公在我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然後被爸爸與伯父們選擇葬在故鄉苗慄後龍的山上;小時候的我幾乎每年都會跟爸爸回來後龍掃墓,這變成一種習慣。當時只知道回來是來‘除草’的,爸媽跟我說,阿公就在那堆雜草下面睡覺,年紀小的我信以為真。
  我國小五年級這一年,阿公已經去世七年了,爸爸與伯父們決定這一年回來‘撿骨’,所以這一年幾乎全家族的親戚都回來了。每個堂兄弟姊妹也很難得有這個機會聚在一塊兒,小孩子們都萬分高興,並不知道大人們在忙些什麼。
  大人們與阿媽商量之後,選在一個黃道吉日準備替阿公開棺撿骨,並提前在那個吉日之前三天回來準備一些事前與殯葬業者的溝通。
  大人去撿骨,小孩子呢?那種場景小孩子不能看,所以小孩子多半被留在後龍的老家‘待命’。
  後龍老家其實還能算是緊鄰著後龍溪,從老家往南走的不遠處就有一排又長有高的堤防,在那附近有一群破舊且早已無人居住的房屋構成的老舊屋圈,都是古老平房;住在後龍的同輩大哥不知是否為開玩笑地對我們小孩子說不可以自己跑去那附近,因為那附近常常傳出有人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都市的小孩並不信邪,在幾位自比為大膽的堂姊領軍下,我們這群小孩子一步步朝那個黑暗破舊的神秘屋子前進……。
  堂姊芳,我們這群小孩裡面最大的,當時是國中三年級;堂姊真與堂姊屏,國中二年級;堂姊梅,國中一年級;堂姊琴與堂姊妤國小六年級。
  堂妹怡,國小四年級;堂弟偉與堂妹欣,國小三年級;還有我的弟弟那時是國小二年級。
  第一天晚上天氣還不錯,抬頭就可以看到月亮。我們小孩子一行十一個人就趁著大人都在忙隔天要替阿公開棺撿骨的事情時,偷偷溜了出老家的大門。
  我還記得那時候跟堂姊弟妹們出來的感覺很興奮,因為覺得好像是電視上的科學小飛俠那樣英勇,仿佛我們正要去打敗惡魔黨似的。
  小孩子一路上嘰嘰喳喳地說話,沒多久就到了那排堤防邊;要知道,白天和晚上同一個地點的差異是很大的,那排堤防白天看起來只是高不可攀而已,但是晚上一看卻覺得詭異莫名,月光清楚的晚上尤其如此,真是分外令人不解。
  堂姊屏與堂姊真領在前頭,開始認真地找起同輩大哥說過的那群破房屋在哪裡。雖然我們有十一個人,但是夜晚黑暗無人的郊外恐怖感遠遠超過當時年紀小的我們所能承受,來到堤防還不到五分鐘,堂姊妤和堂姊琴已經提議要回去了。
  其實我們這些更小的小孩子才是真的想說這句話的人。
  就在我們蠢蠢欲動的時候,堂姊屏忽然大叫發現了那群破房屋!那群破房屋就在堤防邊而已,附近還有一棟不大的天主教會。
  小孩子的想法不知道是容易因好奇而拋棄所有外物,還是因為當時情況使然,本來大家已經就要打道回府了,但堂姊屏這麼一發現,全部的人又立刻湊上前去一探究竟。
  這時候堂姊芳開始到前面帶隊,可是我看大家好像都很害怕,卻不知道為什麼沒人想先走?
  我拉著弟弟,跟在堂姊梅後面;堂妹怡、堂弟偉和堂妹欣就走在我們後面。
  接下來的畫面深烙在我腦海中……。
  背景是近乎完全的黑,那群勉強可以分辨出來的木造破爛屋子站在異常的安靜中,雜草叢生。遠遠地看去,似乎是由六、七棟主要的破屋構成那群老舊屋圈,而且每間看起來都氣氛詭異。
  起初我們都不敢再靠近,因為看起來就好像真的隨時會有‘東西’跑出來似的;堂姊真的膽量在我們這群小孩子裡面是最大的,她先是猶豫了一下,接著就往第一棟木造破屋走去。
  堂姊梅是堂姊真的妹妹,看到姊姊向前走去,也立刻跟上。結果一個跟一個,我們十一個人幾乎是捱在一起前進的;弟弟走在我後面,可是看起來竟一點也不害怕……或許是他還不曉得什麼是害怕吧?
  第一棟木造破屋的外觀看起來實在亂七八糟,因為是黑夜所以看得不很清楚,但隱約有看到這破屋的大門還在,可是到處都是廢棄物的樣子,也都爬滿了植物,令人無法再靠近去仔細看看。
  堂姊真看第一棟破屋無法再前進,於是只好領著我們十個人朝第二棟破屋走去。第二棟破屋看起來比第一棟破屋還要完整,因為至少還看得到有窗戶,只是窗戶上的玻璃四分五裂,一樣也爬滿了藤蔓類的植物,有種不同於第一棟破屋的感覺……。
  如果說,第一棟破屋看起來像是電視上出現的鬼屋,那第二棟破屋看起來簡直就像是鬼正住在裡面的鬼屋!
  月光下的第二棟鬼屋除了讓我們一群小孩子看到滿是植物之外,還讓我們看到這破屋的大概外觀;我想這破屋的原始外觀應該是人字形的屋頂、像百葉的外�、外觀多是棕色、大門上方還有一個蠻大的屋檐,而且大門口還有一個不小的前院。
  這是我的推測,因為那時候看到的第二棟破屋根本不是這樣!
  當時的畫面是這樣的:屋頂崎嶇不平爬滿了各式各樣的無名草、破屋的外�只能勉強看出有百葉木板且也是青苔布滿、大門上方有個幾乎破成碎片的瓦制屋檐,而推測應該是前院的地方只是一堆可比大人高的張牙舞爪植物。
  我們只能從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瞥到第二棟破屋的輪廓,我們手邊根本沒有除草用具,靠近不了。
  堂姊真揮了揮手,帶我們正要往第三棟破屋前進的時候,第二棟破屋裡面突然傳來一個怪聲音!那個聲音聽起來像是有個小硬物從鄐W掉到木製地板上的聲音,只有一聲……叩!
  原本我們都已因為害怕而靜下聲音慢慢前進,頓時的這個怪聲剎然聽得一清二楚!
  堂弟偉反應很快立刻大叫了一聲,害我們都跟著嚇了一大跳,情況頓時亂了起來;弟弟緊拉著我的手,我也緊拉住弟弟的手;堂姊琴和堂姊妤也隨著堂弟偉的叫聲而大叫,接著幾乎我們十一個人都朝進來的地方要跑出去。
  堂姊真與堂姊梅本來雖還有興致與勇氣繼續待在這裡,可是接下來眼前的情形卻讓我們更是嚇破了膽,拔腿就跑!!
  本來堂姊真和堂姊梅還一邊拉一邊勸我們等一下、冷靜下來,可是這時候第二棟破屋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來。
  堂妹怡最先發現破屋大門被打開,嚇得直接放聲尖叫,大家也因為堂妹怡不明原因的尖叫而更顯慌亂;我在一團亂中瞄到第二棟破屋的大門真的就這樣打開了,沒有人在裡面開門、也沒有從外面打開,它就這樣在黑夜中自己開啟了!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靈異事件。
  說真的,當時的情形若冷靜下來分析的話,也許可以歸咎為風吹的,因為我隱約記得那天晚上的風似乎還蠻強的,可是真能將那扇看起來已經腐朽不堪的破爛大門吹開嗎?我很懷疑,所以我將之歸為靈異事件。
  堂姊真與堂姊梅似乎也發現了大門自動打開,猛然一驚嚇得直衝回去!大家一看連帶頭的都嚇成這樣了,誰還有不逃的道理?於是,我們一行十一人真的可以說是連滾帶爬、屁滾尿流地飛奔回老家!
  弟弟年紀最小,跑得最慢,我一方面死命拉著弟弟跑顧不得他腳步小、一方面還不自覺回頭看那第二棟破屋。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當時是否為我眼花?因為我好像有看到有個黑影從第二棟破屋那邊走出來……。
  那是‘那個東西’嗎?應該不是,若是的話怎麼會是黑影?那不都是白色透明的影子嗎?
  我們跑回老家之後,大人們發現我們看起來個個失了魂,還問我們去哪裡了?堂姊屏編了個謊言,說我們去老家前方的一個廟會活動用的廟台玩紅綠燈,大人們只是跟我們說晚上不要到處亂跑。
  堂姊真雖然也嚇了好一大跳,但卻說明天還要去那裡看看,因為她也很好奇為什麼那扇看起來應該已經黏在門框上的大門會自己打開?
  堂姊妤和堂妹欣聽了這樣,直說那裡好可怕不要再去了;雖然我很怕,但是我也很想知道之前看到的黑影是什麼東西,但我不想再帶弟弟去了,那好累!堂姊梅的膽量雖不小,可是剛剛已經差點嚇破膽了;堂妹怡也嚇得不敢再靠近那裡。
  後來我們十一個小孩子決定把這天晚上的事情隱瞞起來,不讓大人們知道;接著,堂姊真為了滿足她的好奇心,拉了堂姊芳、堂姊屏、堂姊琴、堂弟偉和我,共六個人隔天再去那裡探探。
  第二天早上,大人們幾乎都往阿公的墳墓去,因為開棺撿骨還要選定吉時才行。弟弟本來吵著要跟爸媽去,但是爸媽堅持不肯讓弟弟跟去,最後還是勞動阿媽出面才讓弟弟安靜下來。
  我們小孩子目送大人們出門,便立刻要開始行動;不過同輩大哥負責看好我們,所以早上的時間我們都無法離開老家大門太遠,只能去老家前面的廟台玩玩捉迷藏。
  我對老家前方的這座廟台有一種特殊的情感。
  這座廟台由來已久,據爸爸說,這是他小時候就存在的了!也就是說,這座廟台已經有差不多五十年的歷史,其中經過了不少裝修粉刷,現今這個模樣好像是幾年前又再重修過的。
  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這座廟台很高,而且分為上下兩層,下層似乎是跑龍套專用的,並不大;上層就是主台,檯面頗為寬敞。但是,就我有記憶以來,這座廟台似乎沒有辦過任何活動表演,唯一有的,就是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回來參加過一場不知是否為廟會的活動。
  而且小時候常常幻想這座廟台會自己移動,四周圍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廟台會自己漂浮前進,我們小孩子也不能駕駛這座廟台,只能任它隨風吹,而且我們小孩子還以這個背景發展出許多自鳴得意的遊戲;那時候有一種生死與共的幼稚且可笑的心態,總覺得這座廟台就是在我童年印象中下了這麼深的蠱惑。
  直到中午吃過飯後,同輩大哥說要去午睡一下,並交代我們不要亂跑;我們自然是說好,待確定同輩大哥真的睡著之後,堂姊真就立刻召集要去的小孩子,準備再朝昨晚那群神秘又詭譎的老舊屋圈前進。
  堂姊梅昨晚本來說今天不去了的,可是看看白天好像又沒有什麼好怕的,於是也跟著一同前去;探險六人組就變成了探險七人組。堂姊芳交代堂姊妤說,若是同輩大哥起來之後問我們去哪裡的話,就說我們去老家往堤防方向的一株大榕樹下的小商店買東西吃。
  一切準備就緒,堂姊芳和堂姊真看看應該不會有問題,於是就帶著我們向那老舊屋群走去。
  果然沒什麼可怕的!
  白天與夜晚的景象實在差了十萬八千里,堂姊真和堂姊屏走在前面帶著路,我們又來到昨晚的那群破房屋前,只是少了很多很多的詭異感覺。
  可是即使少了很多詭異感覺,在陽光下的破房屋卻也依舊透出一種無法說清楚的蒼涼……好像就算太陽再大也無法蒸發破房屋群的悲哀。當然,那時的我們只是小孩子,根本不會想到這麼多,當下的印象就是‘也沒那麼可怕嘛!’而已。
  堂姊真好奇心旺盛,看到白天的破房屋並不太恐怖,於是拉著堂姊屏就要往破房屋裡邊走。
  或許小孩子的行動真的有莫名的感染力吧?我們剩下的看到堂姊真與堂姊屏踏著腳步緩緩走進去,也立刻跟在後面走了進去,但心裡多少還是怕著,因為畢竟昨晚在這裡感受了一個不凡的夜晚。
  其實堂姊真是很想進去第二棟破屋的,因為她很想知道昨晚為什麼第二棟破屋的門會自己打開來。可是我們其實都是怕死的小孩子,堂姊真不怕想要去一探究竟卻被我們攔阻下來;一方面因為第二棟破屋實在不太好接近、另一方面是我們都怕真的會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
  我還記得堂姊真那時不以為意地笑我們說沒有什麼鬼是在白天出沒的;但堂姊真笑是這樣笑,最後她還是沒進去……。
  呵,我想……畢竟還是小孩子吧?
  我們七個人因為有陽光的照耀,所以走起路來都比較有風,不像昨晚那麼畏畏縮縮的;接連走到了第四棟破屋前面,我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景象……。
  在破房屋群裡面,第四棟與第三棟是前後相接的。可是從正面的角度來看並看不出這兩棟破屋的連接方式,乍看之下會以為這兩棟其實是分開且有點距離,因為第四棟破屋由正面看來有一半被第三棟破屋擋住了。
  但一轉到側面來看,卻可以明顯地發現這兩棟破屋以前也許真的是前後相接的……甚至,這兩棟破屋可能原本就是同一棟房屋。
  之所以這樣說,原因乃是這兩棟破屋彼此剛好擋住的部份都坍塌了。
  我們那時都是一呆,轉個角度到了側面來看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坍塌倒得有點不太自然,感覺上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天上掉下來直接把這裡打塌似的,而且依舊是雜草叢生、廢棄已久的樣子。
  堂姊真本來要拉著堂姊屏一起上前去看看的,但是堂姊芳拉回她們兩個,說那裡看起來怪怪的,不要隨便接近。其實堂姊芳本來是沒有要跟我們一起來的,甚至她本來就反對我們再來這裡,即使是白天;但因堂姊真與堂姊屏的苦苦要求,為了怕我們出事所以堂姊芳才勉為其難地跟過來看看。
  堂姊芳在我們這群小孩子裡面年紀是最大的,所以她覺得必須負起監督的責任來。
  我朝更裡面的破房屋群望去,裡面幾乎可以說是無法再接近了;荒廢了太久,這里幾乎已經沒有路可以接壤,後方我們無法接近的破房屋大概還有兩、三棟左右,那些就只能遠觀了。
  堂姊真在白天瞧過了這群破房屋的大概情況後,毅然決定要在今晚再次溜過來這裡探勘冒險一遍。我想堂姊真之所以會這麼認真的原因,大概是還在懷疑昨晚看到的那個自動打開的破屋大門究竟是不是鬧鬼?
  我雖然真的怕,但是我更想知道我昨晚隱約看到的那個黑影到底是不是‘那個東西’?
  於是,夜晚再度來臨……。
  在今晚的探險開始之前發生了一點小插曲,但這個小插曲卻讓晚上的探險之旅更加可怕莫名!事情是這樣的……。
  傍晚時,大人都從火葬場回來了,阿媽、大嬸與二嬸聯手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慰勞大家白天的辛苦,我們小孩子當然是撿便宜的;大人們嘴上談的都是今天去開棺撿骨以及在火葬場的點點滴滴,我們小孩子既聽不懂也不想太懂,因為想起來那副景象就很可怕!
  雖然知道躺在泥土裡面的那副不全的骷髏就是阿公,但卻很難將照片中與印象上的阿公連在一塊兒。大人們沒讓我們跟去看,但我們小孩子豐富的想像力卻早就跟了過去。
  大家累了一天,本來講著白天的事情經過,但不知是誰開始導向的話題,好像是堂姊真問的,結果大人們講的內容卻愈來愈靈異、愈來愈不可思議。
  大姑講說,小時候曾經跟二姑在河道旁邊洗衣服,有天黃昏看到有人從一旁的草叢間走出來但是卻沒有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後來那個人就一直站在河邊不動也不說話,等到大姑與二姑洗好衣服轉身要走之後,卻聽到一聲噗通……回頭一看卻不見任何人影。
  二姑在一邊連忙點頭附和,還說那天的黃昏在記憶中特別地暗黃,直至今日印象還很深刻。
  三伯笑說那根本不算什麼!三伯說他國小四年級有一天才發生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三伯喝了點小酒,或許有點醉,但我覺得三伯講的故事還真的很恐怖!
  他是這麼跟我們小孩子說的:
  ‘國小四年級有一天放學之後下了雨,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你們小孩子知道嗎?那時候念書哪裡來的鞋子穿?每天上學就是光著腳跑去上學的,以前那個年代路都是泥土路,下雨了就會把泥土路整個弄成泥池一樣,跑回家之後衣服呀~褲子呀~腳啊~~通通都是泥土,也沒有雨傘可以撐,通常下雨天回到家裡就是泥土人偶一個。’
  ‘那一天也很奇怪,我不知道為什麼本來都已經快走到家門前了,突然給我想起老師交代我說要我放學後檢查每個同學的抽屜,看看是不是每個人的抽屜都乾乾淨淨的。那一天考試,結果有同學作弊被老師抓到,(老師)就叫那個同學的爸爸來啊!打啊!罵啊!那個同學好像被打得很慘,老師就要我放學後檢查同學的抽屜,看看是不是還有其他人在桌子上作弊。’
  ‘我那時候是班長啊!又不敢不聽老師說的話,那時候小孩子都很怕老師啊~~哪像現在,差這麼多?那一天雖然下雨,而且我又快回到家了,可是心裡愈想愈不放心,怕明天到學校(老師)會問我檢查結果,如果我隨便亂說沒有又怕老師自己去檢查……心裡會怕啊!’
  ‘(我)就跑回學校去啊!那時候學校都沒什麼人了,反正也就小小一間而已;我跑進學校,在操場那邊我就看到一個很奇怪的人影……那時候正在下雨哦!很大的雨哦!天空都是暗暗的,我的書包通通都淋濕了,衣服也是……全身都是濕的,結果我就看到一個人影坐在操場的鞦韆那裡在盪鞦韆。’
  ‘想也知道不可能嘛!下那種大雨怎麼可能還會有學生在盪鞦韆?我就愈跑愈慢、愈跑愈慢,到最後停在操場中間看著那個人在盪鞦韆……你們小孩子不要笑!如果真的給你們看到,你們早就都尿褲子了!’
  ‘雨下得很大啦!根本看不清楚那個在盪鞦韆的人是男生還是女生,可是他愈蕩愈高……蕩到最後我都快被他嚇死了,那種高度一般人早就摔下來摔死了,結果他盪鞦韆一點慢下來的感覺都沒有!而且雨下得這麼大,怎麼可能一點都不受影響?’
  ‘結果我才想完,他忽然從鞦韆上面摔下來,就那樣直直的摔下來,頭好像還被鞦韆從上面下來敲了一下,很大力!你們知道我第一個反應是什麼嗎?不是,我沒有過去看看,我又不是神經病了!我嚇得轉頭拔腿就跑!那種情形一個小孩子還能做什麼?就是跑啊!拼命跑回家嚇得都不敢說話。’
  ‘隔天到學校老師問我檢查的結果,我說我沒有檢查,(因為)我忘記了,老師就打我啊!那一天我兩邊屁股被老師打得連坐都坐不穩。可是後來我還是去跟老師說我昨天看到的那個,老師說學校才沒有發生這種事情,是我自己看不對……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哦?就是看錯了啦!’
  ‘我一直堅持說我有看到一個人盪鞦韆蕩很高,然後從鞦韆上摔下來還被鞦韆從後頭殼打到,老師罵我亂講話!結果旁邊一個比較老的老師說,以前學校也發生過這種事情,不過已經十幾年了……有一個家裡比較有錢的學生有一天放學之後在學校等他媽媽來接他回去,就自己一個人在操場玩;結果他媽媽來了在校門口找不到他,就自己進去學校裡面找,最後在鞦韆那裡找到她的兒子,不過她的兒子已經倒在地上滿身都是血,後頭殼破了一個大洞,當場死亡。’
  ‘學校後來想壓住這個事情,就私底下跟那個媽媽談;不過她的兒子就是那樣死在鞦韆下面,有人說她兒子是因為盪鞦韆蕩得太高沒抓住平衡摔下來,結果剛好又被鞦韆從後頭殼敲到,就死掉了!鞦韆的那個坐的是很硬很厚的木板啊~~一敲到一定沒命的。’
  三伯說完之後表情很是得意地笑了笑,但我們小孩子簡直快被嚇破膽了。
  雖然等一下我們要趁機溜去破房屋那裡再探險一遍、雖然破房屋那裡沒有鞦韆可以蕩,但是夜晚一來臨所有白天有的勇氣通通都跑光了!加上三伯講的這個他小時候親眼看到的可怕事情,現在就連堂姊真也咽了口水。
  不過,好奇心可能還是戰勝一切恐懼,之後沒多久我們五個人,少了堂姊梅與堂姊琴,還是偷偷地溜向那群破房屋的所在前去……。
  今天晚上的夜色比昨晚好,但是風卻更大了。
  堂姊真仍舊在前頭領著,這回我們都學聰明了,每個人幾乎都是手拉著手要不就是手拉著前面一個人的衣服一塊前進;小孩子間的氣氛很容易感染,堂姊真一臉看起來豁出去的樣子,連帶的我們都差點真的一起豁出去了。
  我們再次接近到那群破房屋附近,這次堂姊芳帶了小手電筒說是要照路用的,但我覺得堂姊芳的神情看起來比較像是要逃跑時專用的……。
  映入眼簾的就是昨晚讓我們嚇破膽的第二棟破屋,不知怎的,今晚的第二棟破屋感覺上好像更為詭異、更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這氣氛我們五個人都感覺到了,可是卻都沒有人開口與想走,可能是大家都覺得當第一個落跑的人很丟臉吧?
  現在看來,那時候是不知道命多重要,不知死。呵!
  堂姊真在第二棟破屋前頓了好久,然後要堂姊芳把小手電筒照向屋內。堂姊真這個要求舉動當下被我們其他四個人反對!因為這實在可怕了些,誰知道這一照會不會照到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尤其昨晚這裡還發生那種嚇死人的事情。
  堂姊真拗不過我們的盛氣,只好放棄作罷;事實上堂姊真也是害怕的,但她的好奇心卻比恐懼心還重,寧可看到了被嚇死也不要被嚇死還不知道什麼東西把自己嚇死。這一點跟我們其他四個人不同,我們寧可被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嚇死也不願去探究到底是什麼東西嚇死人。
  就在這個時候,第二棟破屋裡面竟突然又傳出昨晚那個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從桌上掉到地上的怪聲!
  堂弟偉最沒膽量,一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嚇得大叫,結果害我們全都跟著大叫;這麼一叫五個人原本就快要崩潰的幼小心靈一下子就全都亂了!在堂姊屏拉著我要往回頭跑的那刻,我們突然聽到堂姊芳的尖叫,而且是那種真的快要嚇破膽的可怕尖叫!!
  堂姊芳一邊尖叫一邊猛朝進來的入口方向飛奔而去,我們在一片慌亂中都愣了一下,接著堂姊真拉著我、堂姊屏拉著堂弟偉緊跟在堂姊芳的後面衝出來~~!
  我們一路就這樣跟在堂姊芳後邊衝回老家,當時大人們還在大廳內聊天,看見我們衝到家門口前的小空地還以為我們在玩紅綠燈所以並不以為意。當然,這件事我們也不敢跟大人們說,小孩子都怕會被大人罵、怕被打,所以寧可大家嘴巴閉緊一點。
  後來我們問堂姊芳到底怎麼回事?堂姊芳說出了一個教我們毛骨悚然的畫面……。
  ‘我看到、我看到有一張臉在那個窗戶後面(也就是屋內)!’
  這是堂姊芳事後跟我們說的話,就這麼一句話使我們全身雞皮疙瘩掉了滿地!這真的是很恐怖的一句話,因為當時除了堂姊芳之外,我們四個人根本沒看到這一幕,也不知道這是堂姊芳的謊言還是錯看了?但也許是真的……。
  堂姊芳心情比較平靜之後還跟我們表演那張怪異臉孔的大概模樣;但根據堂姊芳表演與描述來推斷,那可能是一個老人,而且那張臉並不是在窗戶後面,而是緊貼在窗戶上!就像整張臉擠在玻璃上那樣驚懼莫名,我雖然沒看親眼看見,但是那畫面想像的就可以想像得到,而且可能還更可怕。
  堂姊芳說,當時她是被堂弟偉的叫聲嚇到,下意識地把小手電筒的光線照向第二棟破屋內,結果沒想到在靠近大門的窗戶看到了那張可怕臉孔……。
  堂姊真這回真的被嚇到了,我想也是,我們幾乎都被嚇得魂不附體,哪有人還敢再去那裡看看?
  那天晚上的探險就這樣結束了,也結束了在後龍老家的兩個難忘的晚上……。
  過了這麼多年,前陣子我打算要寫這一篇故事的時候,我問了二伯那裡附近的一些相關資料,二伯跟我說那群破房屋幾年前拆掉了,但是接著二伯說的話真教我吃驚與愣呆了~~!
  二伯表示,那群破房屋附近在五十年前抗日戰爭的時候曾經被炸彈炸到過,有一個住在那裡很久的老太太被炸彈炸死,而且屍體還被從屋子裡面炸出來飛上了好幾棟屋子遠的屋頂,就那樣陳屍在屋頂,大家很害怕卻也都不敢相信。
  據說,那個老太太住的屋子就在那群破房屋比較前面的其中一棟。
  我聽到這裡一片涼意從背脊透上來!
  後來再去問過了各位堂姊的印象之後,我想,當初我們看到的那個第三棟與第四棟破屋大概就是老太太生前住的屋子沒錯,那個看起來很不尋常的大洞就是被炸彈炸到之後留下來的痕跡;那裡被炸彈炸了又死了人之後,幾乎人都搬光了,沒人敢再住在那裡,因為有所忌諱。
  而那個第二棟破屋之謎,據住後龍的同輩大哥跟我說那裡以前就會有流浪漢進去裡面住,可能我們第一天晚上看到打開大門的就是流浪漢也說不定,但是姑論那是真的流浪漢也好、是鬼魂也罷,那幕景象印象太深刻了,深刻到我實在無法將之視為正常情況來看待。
  因為自始自終仍沒有人解釋得出來屋子裡面究竟為什麼會傳出那種不知名的怪聲?那種好像有東西從桌上掉下來的聲音似乎似曾相識,但卻又說不出來在哪裡聽過……。
  堂姊們對那件事的印象也大多模糊了,說實在的,我也差不多,只是隱約地記得有發生過這麼一件事,而且還有那個不曉得是人還是鬼的黑影……在那一夜。
  在那已經很久了的童年的一夜。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8 16:30:58

我看到了背后都很涼∼∼∼∼

很詳細和恐怖的一個故事哦∼∼∼{:3_284:}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