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8 07:02:06

我們這班男生,總愛嚇那些平時又沒膽,又吱喳的女生,她們越驚恐,我們這班男生就越開心,女生們都說我們是變態的。

回想當年,我就讀的一間小學,在九龍某一街道,學校附近有一間小學和一間中學,我們就夾在這二間學校的中間,每天返學放學,我們必要經過街口的加油站。

這間小學校舍也很大,有一個伸出來的大露台,這裡的地上用白油畫上了三個跳飛機的圖案,露台頭尾的角落,種滿了夾竹桃,那一朵朵桃紅色的花朵,很是艷麗的。

在這大露台兩邊也有一條小樓梯,是去那大禮堂的,我們上體育堂,也會在這裡的,當然小息也在這大禮堂玩跳繩,玩捉迷藏等,大禮堂另一角落,放置二張兵乓檯。大禮堂的另一端是演講台,有甚麼節目表演、頒獎和訓話,都會在這裡。

大禮堂對開露天的本是停車場,因為地面畫上了泊車的格線,但平時有學生上課的日子,這裡不會泊私家車的,都是給學生在小息時,多點空間玩耍;這裡也用作放學時,給一些家長接學生放學的地方。

在這「停車場」的另一端,有二級樓梯是往另一個操場,這個操場可用作踢足球和打藍球,地方其實很大的。

近著大禮堂的演講台一端,除了有一間小食部外,也有一條樓梯級,如上樓梯的是上課室,另一條向下層的樓梯級就是往地牢了。

地牢沒有窗門,對著樓梯級的牆邊是放上了幾個大木柜,裡面裝著的是體育用品,如:籃球、足球、兵乓波、球拍、跳大繩、彩帶等......

在樓梯口隔壁有個小小的黑房,沒有窗的,但有一道木門,這道木門常被鎖上,裡面有甚麼,沒有人知道。在這小黑房隔壁的是男廁和女廁,平時小息也很少人下來地牢去洗手間,通常都會在體育堂,老師叫學生到地牢的柜裡取一些體育用品的。

  

不知道是否越神秘的、越沒有人去的地方,我們這班男生都甚好奇,黑漆漆的,又是神神秘秘的,使我們想起了一些鬼怪來嚇那些吱吱喳喳的女生。

這天,我們6A班上體育堂,姚Sir叫了三名男學生到地牢取籃球和乒乓球,我是其中一個有份兒去地牢的學生。

我和二名男同學一同下樓梯到地牢,王俊傑打開了那大櫃取出數個藍球,我望著那一間鎖了門的房間,聞說這間房是沒有窗的,我看得也發呆了。

陳文拍了我的肩膊一下,說:「張鴻生,你在看甚麼?快幫手拿東西呀!」

「喂!你們看,我們讀了六年小學,都沒看過這間究竟是甚麼房間的?裡面究竟放了些甚麼呢?裡面有沒有窗呢?」我說。

「是啊!真的還沒有看過的!但聞說是黑房,沒有窗的。」王俊傑說。

「你們想看嗎?你們想知道裡面有甚麼嗎?」我說。

「怎看?都鎖上了,又沒有窗,在那門鎖的小孔偷看也是看到漆黑色一片的,想偷看也看不到甚麼吧!」陳文說。

我們三人在談論之際,女班長馬鳳儀下來叫嚷著:「喂!張鴻生你們還不上來嗎?姚Sir催促你們啊!」

跟著我們拾起地上的體育用品,跟著馬鳳儀回到大禮堂去。

今堂體育課,都是自由活動,姚Sir跟其他男生去打藍球,女生有些在跳大繩,有些在打乒乓球,有些在閒聊。

我沒有玩耍,看到陳文跟王俊傑正想找我打乒乓球時,我拉開他二人一旁,有點鬼祟的跟他們說:「你們有沒有想過打開地牢的那間房門看呢?」

看見陳文和王俊傑你眼望我眼的神情,我跟著說:「你們沒有想過,怎麼那房門一直都是關閉鎖著的,沒有看見過打開的,究竟裡面放置的是甚麼呢?」

「張鴻生,放了甚麼又關你事嗎?你有本事就打開來看吧!小心給校長知道啊!」陳文說。

「倒不如先問問校工黃伯,他來這裡做了很久,不多不少也知道一點吧!」王俊傑說。

張楚兒走到我面前,說:「張鴻生,你們在說甚麼呀?」

「不告訴你,小孩子,不要八卦!」我說。

「哼!想你們又在說我們女孩子的是非了。」張楚兒瞄了我一眼說,

跟著轉身離開。

王俊傑一手拉了馬鳳儀的長辮子,說:「馬鳳儀,你以前姐姐不是在這間學校讀書嗎?」

「哎呀!你幹啥扯我的辮子?」馬鳳儀痛著說。

「對不起!」王俊傑立即向馬鳳儀道歉。

「是呀!那又如何?」馬鳳儀說。

「那麼,你姐姐有沒有聽過,地牢下有一道門常鎖上的,那房間裡放置了甚麼呢?你姐姐知道嗎?」王俊傑說。

「喔!我不清楚啊!要我回家問姐姐嗎?」

「好呀!」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翌日,我比平時早了回來,因為我約了陳文和王俊傑一同到地牢下探個究竟,回到學校,他們二人比我更早回學校,也早已放了書包在課室裡,我把書包放在禮堂的一角落裡,就與陳文和王俊傑一同去地牢。

地牢的洗手間很少人去,很多學生也覺得這裡很陰暗,有點陰森可怖的,還好,這地牢的男女洗手間的大門是沒有關上門的,從門外看進去,還好,有一點光,那光是一條白色的光管照著,但看上那光管也封了很多塵埃,而氣氛總有點……令人感到不舒服的。

我首先在那常關閉的房門外,敲了敲「咯……咯」,「喂!有沒有人呀?」

「張鴻生,你有沒有搞錯啊?這間房那裡有人呀?你傻了嗎?」陳文說。

「唏!試試敲一敲,看有沒有人應嘛!」我笑著說。

王俊傑「�……�」的笑了出來。

我再伸手擰那門鎖,擰了很多次,也開不到的。

「喂!鎖了又怎麼開到呢?」王俊傑說。

「喂!就上堂了,今日探險到此,要上去了。」陳文說。

「這麼快走?」我說。

「倒不如稍候問馬鳳儀,看她有沒有問家姐,總好過我們盲目的來探險啊!」陳文說。

「那好吧!上去啊!」我回答說。

於是,三人就急步的上回去大堂了。我們四處找馬鳳儀,而馬鳳儀剛巧和食物部的員工在閒話家常。她們在食物部門外的垃圾箱旁邊閒聊,給我看見了,於是我們也一同走到她們身旁,去打聽她們在說甚麼。

「玲姐,我想問問,怎麼地牢下這麼少人去洗手間的,每個學生也是愛在二樓洗手間的?」馬鳳儀說。

「如果給你選擇,你會選擇一個光猛的洗手間去,還是黑沉沉的呢?」玲姐說。

「這當然是選擇光猛的洗手間去吧!」馬鳳儀說。

「就是了。」玲姐點點了頭說。

「但怎麼地牢的洗手間不調較光亮一點的光管呢?或更換新的光管呢?又沒有窗,祇得那小小的抽氣扇而已,很陰森似的。老實說,我讀了六年,去那地牢的洗手間也不太多,因為像很恐怖似的。」馬鳳儀說。

「因為這裡沒甚麼學生去地牢的洗手間,祇是在外面有幾個大櫃放置一些體育用品,所以校長就不打算找人安裝新的光管啊!如果沒有人陪你去那洗手間,那你就不要去好了,不過你們不想排隊去廁所,這裡就是最佳選擇了。」玲姐說。

我來到玲姐面前,急不及待地插咀說:「玲姐,是否有鬼呀?」

就在這個時候,上堂之聲響起來了。玲姐沒有正面回答,祇說:「上堂了,快去排隊吧!」

我們這幾個小伙子,「噓」的一聲,便到禮堂去排隊上課了。

  

小息了,我立即走到馬鳳儀身邊,問道:「馬鳳儀,你昨天有沒有問你姐姐有關地牢的事啊!」

「對了,還沒跟你說啊!不過我先去洗手間,回來再跟你說啊!」馬鳳儀說完就跑去二樓的洗手間了。

小息時間是十五分鐘,我卻在二樓的女廁門外等馬鳳儀出來,可是女廁排長龍,當她從洗手間出來時,上堂鐘又響起了。我很無奈地對著她說:「唉!請你不要去這裡的洗手間吧!怎不去地牢那個,又快又沒有人,讓我等你出來好了,現在又打鐘了。」

「地牢那個洗手間,我不敢去啊!又沒有人陪同!」

「喂!剛才問你的事,你還沒有答我呀!」我說。

「下一個小息再告訴你,現在要上堂啊!」馬鳳儀轉頭又回到課室裡去了。

  

上了三堂課,又響起第二個小息的鐘聲了,今次我急忙攔截馬鳳儀,說:「小姐,可告訴我嗎?」

「讓我去完洗手間再告訴你吧!」馬鳳儀說。

「又去?不是嘛!」我跟著說:「女廁很多人的,再等又上堂了,你先告訴我吧!」

「我很急呀!」馬鳳儀露出兇惡的樣子說。

剛巧張楚兒從課室裡出來,我又攔截了她,說:「張楚兒,你要去洗手間嗎?」

張楚兒打量一下我後便說:「是呀!」

「喂!那你陪馬鳳儀到地牢的洗手間去吧!我在女廁門口等你們好了。」

「幹甚麼要我們去地牢的洗手間?」張楚兒說。

「喂!邊行邊說啊!不然又打鐘啊!」我說。

「那你陪我去地牢的洗手間,好嗎?我很快便出來的!」馬鳳儀對著張楚兒說。

於是張楚兒在半推半就的,便陪了馬鳳儀到地牢的洗手間去。

我在女廁門口等她們二人,並在門口說:「有甚麼事情發生,你們大叫啊!我一定衝入來救你們的。」

「你去死吧!不要嚇我們啊!」馬鳳儀回過頭來罵向我。

  

她們在洗手間的大門進去了。

因為地牢很寂靜的原故,所以馬鳳儀和張楚兒在廁所裡所說的話,我在外面也隱約聽到一些。

「鳳儀,我們不如二人一齊用一格廁所,好嗎?你先去,我轉身不看你;到我去,你又轉身不要看我,好嗎?」張楚兒說。

「好啊!」

她二人解決完畢後,急忙的洗了手就衝出了洗手間的大門外,她們看到黑色的一個影子,幾乎被嚇了一跳,「喂!張鴻生!」馬鳳儀叫著。

那黑影便是我,因為她們衝出來時,眼前看的景物還是有點黑的。

我看見她們出來,我急不及待地問廁所內的環境,鳳儀說:「看見有六格的廁所格。但六格廁所都空無一人,女廁內,就祇有我們二人。還有廁所裡的光管祇得一支,而且又舊,向上望那光管封了很多塵埃,六格的廁所格對開,有一大塊鏡子,鏡下有六個洗手盆,就是這樣了。」

說畢,鐘聲響起了,又是上堂時間,學生們嘩啦嘩啦的,又排隊上課室了。而我再沒問馬鳳儀了。

  

自從那天馬鳳儀跟張楚兒在地牢下的洗手間如廁後,我總是叫她們去洗手間的話,就去那地牢,我寧願每次也守在女廁門外等她們出來,而我也趁她們進去洗手間後,好讓我在外觀察究竟。

一星期後,不知怎麼的,往地牢如廁的男女學生也多了很多,似乎那些學生都沒有一顆害怕的心了。這個是我的功勞,因為我常哄那些低年班的學生到地牢的洗手間去,讓這裡不再死氣沉沉的。

這天又是我這班上體育堂,姚Sir又叫我、陳文和王俊傑去地牢那裡取體育用品。

「姚Sir,我又去。」張楚兒說。

「不用這麼多人去啦!」姚Sir說。

「不是啊!我是想去洗手間啊!」張楚兒說。

「那你去吧!」姚Sir說罷,就轉身去另一邊跟學生說稍後的活動了。

  

我們四人一同到地牢去,張楚兒對那三個男生說:「我現在進去洗手間,你們可不要扮鬼聲來嚇我啊!我很快出來的,你們三人要在這裡等我出來啊!」

「OK!沒問題,快呀!」王俊傑說。

於是陳文和王俊傑便打開櫃門取體育用品,而張楚兒便迅速地進入洗手間,我拿了球類後,又走到那上了鎖的門外看,今次我大力的用腳踢了幾下那房門,「砰……砰……�……�」的響起來,門似乎有點鬆了,但還沒有打開。

這邊廂的女廁,張楚兒在廁所內聽到「砰……砰……�……�」的聲響,連手也沒有洗的急跑出來了,幸好她看到我們還在等她啊!

「喂!發生甚麼事啊!嚇死我啦!」張楚兒說。

「呢!張鴻生用腳大力的踢那房門囉!」陳文指著我說。

「我想踢開這房門嘛!」我把聲量降低地說。

「你也在發神經的,破壞公物,小心給老師記你大過啊!」張楚兒說。

「喂!你們不要在這裡玩了,上去吧!」王俊傑說。

於是四人一同上回禮堂去了。

  

現在,每天每個小息,我也到地牢用腳踢踢那被鎖上了鎖的門,有時遇到有些同學,也叫同學幫個“腳”忙,要他們順便踢踢。

  

今天,不知是甚麼日子,大清早回到學校裡,聽到很多提起地牢的事,我急忙放下書包在大堂的一張長凳上,就飛奔跑到地牢看過究竟。

地牢今天特別多人,看人數不少於三十個,也算空前絕後了。

聽到一些同學議論紛紛的說:「原來真的很黑啊!」

「何止黑?還沒有窗的,這裡可以做黑房啊!」

「如果那個學生給老師罰去黑房的話,這裡真的是好地方了。」

「但關上了門鎖,不焗死也嚇死啊!」

這些同學七咀八舌的說個不停,竟然越說越興奮的。

有一名學生帶了一支迷你小電筒,他拿在手中照來照去,在小電筒的暗淡微光下,看到這間黑房有數個足球和籃球、幾個大小不同的籐圈和幾條比賽用的彩帶在地上。

有一名學生說:「但這裡也有些足球和籃球啊!怎麼又不放去那邊的櫃內呢?放在這裡我們豈不是少了幾個球玩嗎?」

我叫那些同學們讓開一些,讓我進去那黑房看過究竟。我問手持小電筒的那位同學借用小電筒。

我問那些同學說:「你們知道誰打開了這房門嗎?」

眾人也你眼望我眼我的,幾乎齊說:「不知道啊!」

另外有一名同學,年紀較細的,大約是讀三年級吧!他說:「我下來去廁所已看到打開了。」

我向那小同學說:「那麼你下來的時候,還有沒有人在這地牢呢?」

那小同學回答:「沒見到啊!」

於是我把小電筒四處照,照著這黑房的最深入那裡的角落,真的沒有窗,這間房很窄,大約三呎半闊,深度也該有七八呎的。這裡很髒,結了很多蜘蛛網,這樣更增添了一點詭異,這樣証明,根本這裡很久沒有人進來過的。在電筒的微光下看到的是籃球、足球、籐圈和彩帶,全都放在地方,我用手拾起一個籃球,在地上大力一拍,我是試試這些球類還有沒有彈力的,果然給我一拍,那籃球也有點彈跳力的。

「嘩!會自動跳起來的?鬼呀!」有幾個小同學在營造氣氛似的。

「不要胡說,是我拍球而已!」我說。

  

上堂之鐘聲響起來了,眾學生也嘩啦嘩啦的散隊了,每個人也跑回到大禮堂去排隊上課,而我卻依依不捨的也要離去上課。

我曾問過馬鳳儀,究竟她姐姐有沒有知道地牢這黑房的秘密,但她又說姐姐不知道,我有點無從入手,我一直以為這間黑房總有點東西的,但現在又誰人把門打開呢?我的腦袋不停在想,連陳文叫我也不知道了。

「喂!張鴻生,在發呆嗎?」陳文說。

「你知道嗎?剛才我在地牢看到那黑房的門打開了。」

「是嗎?裡面是怎樣的?」

「小息告訴你,現在要排隊了。」

我保持了一點神秘感,留待小息的時候再跟他說好了。

小息了,我叫了陳文、王俊傑、馬鳳儀和張楚兒一同到地牢再看查。當我們下了一半樓梯時,有四五名低班的小學生從地牢衝上來,還呱呱的大叫起來,我急忙攔截最後一名低班的同學,問道:「唏!你們為甚麼這樣驚慌地呼叫和急跑上來的?」

那小學生氣喘喘地說:「下...下面...女廁...門外上有一條...有一條...」

「有一條甚麼呀?」我問。

「有一條像很長的舌頭掛在門頂上的,還會自動捲著舌頭的!」說罷那小學生也跑走了。

於是我便用手勢示意陳文和王俊傑等人跟我下去地牢看個究竟,可是二名女生都不敢去,馬鳳儀還說:「這麼恐怖的,我以後也不敢去地牢了。」

「我也是啊!」張楚兒附和的說。

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夠膽量,我和陳文及王俊傑倒不怕,三人一同去了地牢,我們望著那男女的洗手間門外,都沒有甚麼異樣,甚麼舌頭的,我們想是那些小同學自己幻象吧!

我說:「你二人在這裡等等我,我進去那女廁內看看有沒有異樣?」

王俊傑說:「你這麼夠膽進去女廁內?小心有女同學在這裡,到時大叫非禮啊!」

我說:「都沒有人吧!看看也無妨!」於是我在進去前,在門外大叫:「女廁內有沒有人呀?沒有人我進來啊!」我說了二三遍都沒有回應,於是我就進入女廁看個究竟了。進去看見六格的廁所格的門也是打開的,沒有人,連蒼蠅也沒有一隻呢!既然沒有發現甚麼,我很快也出來了;跟著我又走進男廁內看,也沒發現甚麼。

我們三人一同走到那黑房門前,門依然打開了,也沒有甚麼異樣,我慢慢的把房門又拉又推的做了數次開關動作,這也祇是發出了一些“嘎嘎”的聲響而已。

校鐘響起來了,我們又要回到課室裡去。回到課室後,在老師還沒來時,我們三人都把剛才地牢的事情宣揚了,大家也覺疑幻疑真,也在議論紛紛的。

  

第二天,很多同學也早了回校,我想大家也是因為好奇心作崇,地牢又聽到人聲鼎沸了,昨天的事,不同級的同學以訛傳訛的,傳得越來越恐怖和誇張。

「剛才我看到那間房的籃球在跳動。」

「我先前看到有個籐圈會自己企著在地上轉動的。」

「我昨天聽說有人看到女廁門頂上掛有一條很長的舌頭啊!」

「倒不如說,你們見到鬼!」另一個男生說。

「嘩!」

「嘩!」

嘩嘩之聲,那些同學又雞飛狗走的跑回上大禮堂了。

剛才說“鬼”字的男生,和我們還沒有離開地牢。

「你知不知誰打開了這房門的?」我問。

「我都不清楚,我來時已是打開了。」那男生說。

王俊傑說:「你好像讀隔離班的伍立仁,對嗎?」

「對呀!我是伍立仁,你怎知我的名字呢?」

「你上台領獎無數次,認得你嘛!」

「哦!」

「你如何看這裡發生的事呢?」我說。

「我沒親眼看到的事情,祇是別人說的,我都不會信的,你呢?」伍立仁說。

我們也異口同聲說:「對的!但門房是誰打開的呢?」

「我想是校工吧!」伍立仁說。

於是我和伍立仁上去大禮堂找一些校工來問問誰打開這房門的。

剛在食物部門外看見華叔,我便走過去問他說:「華叔,地牢那房門,是誰打開的,這間房沒有窗的。」

看見華叔的臉上有點變色似的,說:「你們搞那裡幹甚麼?我要把它鎖上好了。」

「我們沒有搞甚麼,祇看到那門打開了,而有人見到那裡的球會自己的跳彈啊!」我說。

「你們這班百厭星,真氣死人的,以後不許再打開這房門呀!」華叔語氣有點兇的說。

雖然華叔說要把門再鎖上,但還沒有去鎖的。

  

不知不覺的,地牢的傳說也傳了好幾天了。早二天,五年級某班上體育堂時,班長和幾個同學一同去地牢的體育櫃內取體育用品,有人說此時看到那黑房的球類和籐圈不停在自動跳著,而且還發出跳動的聲音,嚇得沒有人敢下去地牢取體育用品了。

  

今天我們又上體育堂,又是我們幾個男生去地牢取體育用品,陳文和王俊傑要我不要管那裡了,拿了東西就走好了。我也答應了。

當我們來到地牢打開體育櫃時,我們聽到一點聲音“嚗……嚗……嚗”的,當我們把頭一轉,視線放到那黑漆漆的房間那裡,看到有二個球在慢慢跳彈著。

「鬼呀!」我們手中的東西全都拋在地上,喘氣的直上到大禮堂,姚Sir看到我們三人都沒有東西拿在手中,便對我們說:「你們在幹甚麼?怎麼不去取東西,同學也在等你們啊!」

「我們看到黑房的球自己會跳彈著的。」我說。

「你又胡說甚麼?」姚Sir說。

「真的,沒騙你啊!」我說。

跟著我們三人把剛才的事告知姚Sir,而有些同學也八卦的走近我們身旁聽著我們所說的話。

姚Sir像沒好氣的叫另外的一些同學去地牢取用品,因為他們聽到我們說的,所以都沒有人敢下去地牢了。

於是姚Sir說:「那你們誰人想玩就自己去地牢取吧!」

可是誰會去取呢?

  

由這天開始,也真的沒有人到地牢的洗手間,至於體育用品,每次到地牢取用品時,老師也一起和學生到地牢取體育用品。

現在地牢的事件,已傳遍了整間學校,校長最後也吩咐校工把那黑房再鎖上,地牢的男女廁所也鎖上了,而放置體育用品的三個大櫃,都搬到大禮堂的演講台上,就放在靠牆的一邊,前面是用棗紅色的絨毛布帳幕遮著。以後我們就在演講台的帳幕後打開櫃門取體育用品,再不用去地牢了。

  

當我們小學畢業後,有些同學的弟妹還在這裡就讀,都說地牢現在放了鐵欄來欄著去路,以免別人再進去地牢鬧事了,而校長也在台上對學生說,地牢以後也不許任何人上落,更叫學生不要亂傳這地牢鬧鬼的事件。

那次看到的球類會自動跳動著的,不止是我一人,還有陳文和王俊傑的,他們也看到的,所以,我們從來沒有懷疑自己的眼睛,也沒有一起來說謊,是耶非耶,你們自己猜了。  

(完)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8 15:47:33

本文最後由 跌倒鐵盒 於 2009-6-8 15:49 編輯

我只是想問∼∼∼
這裡在以前的時候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