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03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6-8 20:27:20

我和7歲的女兒搬進了新房子。
我妻子剛剛去世,為了擺脫這段回憶,我和女兒丟棄了老房子。
新房子是一座二層小樓,在城郊的一座小別墅群裡。這座別墅群很老了,老的很難讓人看它第二眼。進門後女兒欣欣的第一句話就是:爸,好暗啊!我四周看了一眼,的確如此——周圍開發的一些工業區加上硬件的老舊,讓屋子的采光很差。我拍拍欣欣的小辮,把行李搬進了屋。
很快我把所有的房間都轉了一遍,還不錯,生活用品和家具都應有盡有。為了新生活有個好的開頭,我下廚做了一桌豐盛的晚宴。拿盤盛菜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廚房的壁櫥很長很深,卻在快到屋頂的時候就封了頂,這樣在壁櫥頂部與屋頂之間就留出了一個很深而且高度很小的一個縫隙。我很奇怪,這樣做是對於貯藏廚具沒有任何好處的,而且還不美觀也不會節省原材料。我對那個黑黒的縫隙看了兩眼,也沒在意。
我和欣欣很快就適應了新的生活,欣欣的年齡還小,有些事情很快就會在她腦中淡化的。我對妻子的感情很深,腦子裡基本沒有再婚的想法。
眨眼間到了學生們的暑假,我的工作很忙,欣欣白天基本都要自己在家。
暑假第一天,我中午回家給欣欣做午飯。那天天氣很陰,將要下大雨的樣子。我在廚房做了一頓很豐盛佳肴--我總是覺得,這輩子都要欠欣欣的了。在取盤子的時候,我忽然發現盤子裡有一些細小的黑色顆粒。我用手指捏起幾粒放在鼻下聞了聞,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氣味。這是什麼?我抬頭看看那個深深的縫隙,很奇怪。欣欣這時跑了過來,說:爸爸,上午廚房裡有怪聲音。我問:什麼聲音?欣欣抬頭看著我:像是小鳥,嗯,又像是拉鋸的聲音。我再抬頭看向那縫隙,沒什麼特別的。我蹲下身撫摸著欣欣的頭,笑著說:沒事的欣欣,那聲音是窗外的工人叔叔們在工作。欣欣點了下頭,嘴角露出點笑意:爸爸我不怕,我幫你端菜!
看著欣欣雪亮的眸子,我欣慰的笑笑。可是那怪聲,我也在晚上聽到了...
那天我和欣欣吃了晚飯,看了會電視欣欣就休息了--從五歲起她媽媽就開始讓她自己睡,說要鍛煉她獨立生活的能力,這點,我也很同意。我在看足球賽到十一點後,也洗漱睡了。
迷迷糊糊的,我聽到廚房有種“吱吱”、“吱唧”的聲音,我轉了個身,繼續睡。可突然,我想起中午欣欣說在廚房有怪聲音的話,我一驚,不禁繃緊了神經。廚房的聲音在斷斷續續,“吱吱”、“吱唧”……忽然“啪”的一聲,接著欣欣那屋響起了一聲尖叫。我飛速的起身跑進了欣欣的房間,迅速打開了燈。慘白的燈光下,欣欣正蜷縮在�的一角,毛毯覆蓋下的身子正微微顫抖。我輕喚了聲:欣欣。欣欣慢慢從毛毯下探出頭,小眼睛裡溢滿了淚水。我過去摟住了欣欣:別怕,有爸爸在。欣欣使勁地摟住了我的脖子,輕聲問我:爸爸,是什麼東西啊?我撫著欣欣的頭:是小鳥,不小心撞在咱家的窗子上了,好了欣欣,不怕,睡覺吧!欣欣“嗯”了一聲,慢慢躺了回去。
我熄了欣欣房裡的燈,從自己房裡摸索了一把手電,進了廚房。“啪”,廚房的燈亮了,我看到壁櫥下的地上散落著一些盤子的碎片。這盤子,是怎麼掉下來的?壁櫥很深,我放的也很小心也關了廚門,根本不可能自己掉下來。我心裡閃過一絲不安。我把那碎片收拾好,又掃視了一遍廚房,就回去睡了。
日子一天天過著,很快一個月就過去了,最炎熱的時節到來了。大暑的那一天,我這麼長時間努力的工作終於得到了回報--我升了職。那天我特別開心,在妻子離開我後,我的嘴邊第一次有了開心的笑。
下班後我在熟食店裡買了很多的食物,想想欣欣,覺得特別欣慰。
回到家打開門,屋內一片漆黑。我隨著關門隨著喊:欣欣,怎麼不開燈,來幫爸爸拿東西!沒有回應。我打開餐廳的燈放下東西,又喊:欣欣,你在干嗎呢,睡覺了?我邊說邊走到欣欣的房間外,推開門,沒人。欣欣?我又喊。家裡的門我一直鎖著,欣欣根本出不去。
臥室、餐廳、洗手間、廚房,我找了一遍都沒有欣欣的影子。我一遍一遍地喊著:欣欣,欣欣……我突然有種怪異的預感。
我沖進廚房。我已經來找過一次了,沒有。我走到壁櫥那,打開門,裡面什麼也沒有。我關上門,轉身往回走。突然有種直覺,我慢慢回頭,看向壁櫥最上方的那條縫隙。我看到了,那昏暗的燈光下,我看到那縫隙中竟有條小辮子!欣欣!我大叫:你怎麼了?我飛快地搬來一張椅子,站在上面抓住了欣欣的身子。欣欣雖然小,但仍然卡在那條細小的縫隙裡。
我花了好大力氣,把欣欣拽了出來,巨大的慣性使我抱著欣欣摔倒在地上。我很快爬起身,啊!我看到欣欣那雙大眼睛恐怖的張著,很大,很冷……欣欣,欣欣……我叫喊著抱起她,我的身子在不自覺的發抖。怎麼了,怎麼了,欣欣你說話啊……我開始語無倫次,眼淚瘋也似的在我臉上肆虐。
失去了妻子後,我又失去了欣欣。
冷靜下來後,我為欣欣閉上了眼睛。我發 現欣欣的面部表情很扭曲,像是受到了驚嚇。對,欣欣是怎麼變成這樣的?我開始查看欣欣的身子。在女兒的背上,我發現了密密麻麻的小紅點,像針扎的一樣,她的整個背,就像一個紅的透明的篩子。我腦袋“嗡”的一聲——我的妻子去世時背上也這樣!
妻子是在醫院中去的。她總感覺頭痛並不時自言自語,在醫院也沒檢查出什麼不適,就開了幾天的鎮靜養身的吊瓶……可沒過幾天,就在醫院走了。在換衣服時,我看到妻子的背上有密密的紅點。我問醫生,他們說可能是過敏或者是皮膚病,我也沒在意。
現在欣欣的身上也有!我不禁想到那條縫隙,我拿了一把手電筒跑進廚房壁櫥那,站在椅子上照那條縫裡面除了幾張紙,什麼都沒有。我又仔仔細細地探查了所有的房間,一無所獲。
一夜無眠。
第二天我請了假,帶著欣欣進了醫院。在我的要求下,醫生對欣欣進行了體檢。結果出乎我的意料,欣欣背上的紅點的確是一種連學名都沒有的非常普通的皮膚病,而欣欣的死因,很可能是因為突發的心急梗塞。
整整一天,我忙完了欣欣的後事。我的整個身心都感覺空空的,我對世界產生了巨大的絕望和失望。
夜深了,我失落的晃著身子回到了別墅小區。暗暗的路燈光下,我忽然發現了欣欣!女兒在我身前4米左右的地方慢慢走著,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衣服和小辮。欣欣!我叫了一聲並跑向前去。可欣欣竟也跑了起來。我跟在欣欣的身後跑著,欣欣進了家門,順手把門給帶上了。我掏出鑰匙開門,竟打不開!我用力地拍著門,不斷地喊欣欣。突然我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隨著“嘭”的一聲巨響躺倒在地。我坐起一看,不禁一身冷汗——剛才我家的一口大水缸竟從樓上掉在了門口!欣欣!我顧不了那麼多,起身拿鑰匙開門。這次門開了,可欣欣沒了。
我進了家門,家中竟停電了!我不斷地喊著欣欣,找了很多房間,最後進了陽臺。我突然感到自己耳朵失了聰,好像又能聽得到,那種“嗡嗡”的風聲。“老公——”、“爸爸——”,我突然聽到了妻子和女兒的喊聲!在廚房!我在黑暗中踉踉蹌蹌飛奔下了樓,沖進廚房,什麼都沒有。我慢慢的向裡走,突然那壁櫥的門“嘭”的一聲開了,借著窗外的燈光我看到兩只猩紅色的小蝙蝠飛了出去!下意識的我也跟了出去。
蝙蝠沒追上。出門它們就不見了。我開始懷疑自己在做夢。我不想回到那家了,我站在家門外,看到我家的頂上,覆蓋了一層的黑煙。
轉眼過了一星期。
我像個流浪人般漫無目的,像個乞丐般衣衫襤褸,在大街上過了一個星期。突然的,在我蜷縮的街角來了一個人和我作伴——一個算命的老頭。看起來他生意不好,雜亂的白發遮住了無神的雙眼,骨瘦如柴的身子好似一直都在打顫。我一直看著他,他背著我坐在地上,面前鋪著算命的招牌。忽然他回頭盯著我,慢慢的說:怪不得我總覺得身後有怪東西。我轉過頭,沒理他。
那老頭轉過身,和我面對面坐著,說:年輕人,是不是家裡出事了?我心裡一陣痛,看著他,沒答話。老頭“呵呵”一笑說:三口之家就剩你了吧!我一驚,問:你知道什麼?老頭笑著說:我什麼都知道,你看到猩紅色的蝙蝠了對吧?我不禁張大了嘴巴:你,你怎麼知道?老頭拍了拍手,說:你跟我說一遍吧!
我細細的把事情對老頭說了,老頭不住的點頭。說完,我問:您說,這是怎麼回事?老頭盤起了腿,說:“你看到的,叫野靈蝙蝠。其實這蝙蝠是一種魂魄。你上輩子是做野靈蝙蝠的,如果這輩子做了人,就會有別的野靈蝙蝠找到你,在你命中將亡的時候吸食你的靈氣,讓你提前死亡。這樣,下輩子你才能擺脫做野靈蝙蝠的命運。而如果你是隨命而亡或者做了血腥之事,那下輩子你就將做野靈蝙蝠。那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啊!”
我心裡開始平靜下來:那,我和妻子女兒……老頭笑了:不錯,你們一家上輩子都是野靈蝙蝠,這輩子你們修善,野靈蝙蝠提前渡了你們的魂。我一緊,問:那我也得那樣死?老頭站起身,說:如果你看到了野靈蝙蝠,就是說你下輩子不用做野靈蝙蝠嘍!
我看著老頭離去的身影,不禁流下兩行熱淚。
幾天後,有人在街頭發現了我的屍體,我的背上,有密密麻麻的紅點。而那些看到我屍體的人說,我是笑著死的。
朋友們,不知道你們會不會被野靈蝙蝠所眷顧呢?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8 21:06:28

這樣究竟算是好還是不好啊@@
生命中失去了最心愛的老婆和女兒
一個是這輩子的情人∼一個是上輩子的情人
到最後只剩下自己孤單一個
最後也逃不了厄運
換成是你∼你會笑著離開人世間嘛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9 02:08:08

2# moncreh1977


我覺得應該是好事吧∼∼∼

希望他們一家三口來世還能在一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