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16 | 回覆: 5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10 09:21:19

一個人影瑟縮在教室靠玻璃的牆邊,臉色鐵青,兩排牙齒不由自主地上下舞動。

  周圍安靜的不像話,像是被黑洞吞噬的靜,時間感在這個空間不被擁有。天花板上燈色昏黃幻滅,猶如有猛鬼棲伏。莫名的恐懼壓迫感,竄出每一個毛細孔竅。

  「其他人呢……怎麼會……」人影瑟縮更甚,呢喃自語,不敢恣意妄動,就怕出了一個聲響,引來了殺機。

  框瑯……沙……框瑯……沙沙……

  邪惡的腳步出現在昏黃的走廊,腳腕上被掙斷的鐐銬隨著腳步移動發出「框瑯框瑯」的金屬碰撞聲。那人影體態頹廢,蹣跚前進,但雙目卻銳利如鷹,像是在漆黑的長廊上尋找著什麼。

  遠在兩間教室內的人影控制不住的顫,他察覺到有人逼近,凝結的空氣中夾帶濃濃詭異,窒息的壓力如海潮般兇猛來襲,他也屏住呼吸,全身肌肉緊緊收縮,隨時都在備戰狀態,連眉毛都不敢動一下,圓滑的汗珠就這麼停留在鼻頭上,靜如止水。緊掐的雙拳,使得未修剪的指甲深深沒入掌心,壓出一隙隙血縫。

  千斤重般的恐懼感甚至壓抑住哭泣這種無意義舉動。


  唰──!


  忽地,人影頂上窗戶被人一把拉開,發出刺耳的尖響,瑟縮的人影心一悸,心臟彈出了最大的收縮,將恐懼藉由血液傳遍全身,他連滾帶爬的往前一跌,瞪大了眼,驚恐回頭一望。


  刀光乍現!


  魅影現出!


 □



  陣陣熱風徐徐撫過我的臉,挾帶著我的意念,然後往前撲上一個女孩的屁股。

  烈日當空,只需站在戶外,便可享受大自然的高級三溫暖,還免費贈送猛烈紫外線……真是熱死人不償命。

  而今日,共有上千人參加了這場大自然的三溫暖饗宴。

  因為今天可是熱烈歡騰的校慶。

  而我們學校的校慶活動之最──鬼屋!一直是享有盛名的,學校不惜成本將整棟大樓出借主辦的學生團隊,導致鬼屋變成我們學校的特色之一,年年吸引眾多人潮到來,一窺恐懼的真相。


  「鬼屋就快開始了欸,不排隊啊?」小吱說,但他自己卻也還躺在樹下的長條坐椅上,還翹著二郎腿。

  「要啊……」躺在小吱一旁的阿輝吃著剛買來的烤香腸,陣陣蒜味四溢,真不知道是在吃大蒜還是吃香腸。

  「那還不走?」久未開口的景任終於說話了,不過大家都還是躺在樹蔭下閉目潛神,懶的移動。

  小吱、阿輝、景任三人就這樣靜靜躺在遠離熱鬧操場外的樹蔭下,靜靜享受暖風的吹撫。

  熱歸熱,但就這麼靜靜躺著,任憑暖風遊走全身,倒也挺舒服的……原來暖風也會點燃睡意啊。

  「靠,你們還真的睡著了啊?」景任的聲音,他已經坐起,扭扭腰身。

  小吱跟阿輝聽見景任這麼一喊,才又從睡意中甦醒坐起。

  小吱轉轉脖子,吃吃笑道:「媽咧……還真的差點睡著。」

  阿輝則是一臉茫然,僅剩半支的烤香腸都摔到地上去了。


 □


  舉辦鬼屋的B棟大樓遠離熱鬧的盛會中心,落座在學校的角落,聽說今年就要拆除了,因此學校才大手筆放任學生處置。

  B棟大樓就在眼前,但奇異的是,竟然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怎麼會沒人?」小吱疑道,但他與其他二人一同前來,這問句顯然是廢話。

  景任也覺有異,拿出手機對照時間,說:「沒錯啊,已經開始十分鐘了。」

  「是喔是喔,沒人最好,我們當第一個!」阿輝傻笑,他的思路總是詭異難測。

  想想去年的鬼屋,在還未營業前,早已大排長龍,將校園擠的水洩不通。扮鬼的扮到最後都快哭出來了,聽說還有幾隻偽裝成上吊的鬼真的差點上吊自盡,只因人潮太多,沒一個鬼能有空檔休息。

  今年人潮怎會如此奇差,難道是因為今年主辦在B棟大樓嗎?

  B棟大樓前面只見幾個服務人員站著,個個愁眉苦臉。詭異的氣氛搞的景任遠遠望過去,B棟大樓的天空上有如籠罩黑霧,幽幽作祟。

  三人快步來到鬼屋前。原本人潮擁擠、氣氛熱烈的場面不如預期想像,現場冷冷清清,只見三兩學生匆匆走過,有說有笑地,但就是沒注意到鬼屋。

  「歡迎光臨!大家來鬼屋玩玩喔,今年的主題很特別!」幾個服務人員瞧見我們走近,蹦蹦跳跳的大喊。

  我們三人尷尬的傻笑搔頭,看著門板上朱紅色的淒厲「鬼屋」大字。

  「買票嗎?先來這邊的服務台購票喲!」最左邊的學姊嘻嘻笑著,彷彿陽光會從她身上灑出來似的。

  「嗯。」我們三人點頭,往服務櫃檯走去,櫃檯的人員盯著我們,好像我們隨時會逃掉一樣。

  「喂,點數拿來。」景任吆喝,伸手跟小吱、阿輝拿校慶專用的點券。

  「來啦──來啦──」此時,後方傳來一陣聲音。

  眾人回頭一看,原來是鬼屋人員到處拉客,一個沒看過的學長就這麼被拖了過來,但也看見好幾個倉皇逃開的學生……被拖來的那人看起來很老氣,高高瘦瘦的,應該是學長吧。

  鬼屋的服務人員開口了,對著景任、小吱、阿輝還有糊裡糊塗被迫買票的學長說:「你們好,看來沒有多的人了,第一場就先四個人進去吧,我是你們的領航員,叫我小楊就行了。」

  大家點點頭。

  小楊又繼續說:「那麼先請大家把全身上下的物品都交出來,我們工作人員會保管的。」

  「手機跟皮包也要啊?」小吱發問。

  小楊回道:「嗯,請保持最輕鬆的狀態,別讓其他事物打擾到,好好地玩吧。」

  於是大家七手八腳的把東西都交了出去。小吱小聲的對阿輝咬耳朵:「這樣我們進去之後不就與世隔絕了。」

  「嗯,有種世外桃源的感覺!」阿輝這麼回答,根本是雞同鴨講,他的腦子真該被人類研究。

  景任也只是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可憐的是學長,孤身一人被迫參加,他不知該如何融入這三人的話題。

  小楊穿上領航員的服裝,一襲連身的黑色斗篷,搭配上驚聲尖叫裡頭的扭曲面具,總算有點鬼屋的氣氛。隨後小楊敞開封閉的大門,慘絕淒厲的鬼屋大字被剖成兩半,從門口望進去,屋內燈色昏黃,鬼影幢幢。

  大家魚貫而入,屋內瀰漫著老舊雜陳的氣味,那是種獨特的氣息。

  「歡迎來到──」小楊拖著長音,把老舊的門緩緩闔上,直到門發出「咿碰」的聲響,小楊撕開喉嚨喊道:「──殺人主題館!」

大樓外,陽光普照,只差大佛尚未下凡。

  大樓內,陰風冥起,只差閻王尚未點名。


  「有點冷吶。」小吱摩擦雙臂,環顧四圍。

  「嗯。」景任深呼吸,面有難色。

  「冷氣好強。」阿輝狀況外。

  「……」學長輕推鏡框,負責墊後。

  唯有小楊鎮定地引領大家逐步踏入遊戲路線。

  一樓,本該是寬闊的交誼聽,現在卻被佈置的有如災後現場,蛛網叢生,不知從哪弄來的古舊木桌、木椅東倒西歪破散一地,破碎的瓷器、場邊飄出的縷縷乾冰白霧,更添幾分詭異。

  而後入眼簾的電梯門前還掛著一具屍體,披頭散髮,不明液體滴滴答答的落下,只可惜很明顯是個假人。

  加上視線極差,燈管忽明忽滅,甚至還會整個斷電,數秒後又明亮。豎耳一聽,隱隱約約有細微金屬摩擦聲,規律不一,時快時慢,聲音就像揮之不去的夢靨般環繞著,輕輕地在潛意識裡頭作祟。

  甫入鬼屋,光是氣氛的營造就足以令人望之怯步。膽小的小吱已經開始後悔來參加鬼屋,眼神不安地打量週遭。

  景任卻興奮難耐,說實在的,要參加到一個品質這麼高的鬼屋遊戲,真的機會難得,他想不透怎麼可能會沒人來排隊。

  阿輝漫不經心地跟在後頭,在這種詭譎的氛圍下,除了小楊沿路作介紹之外,沒有人找的出適當的時機說話……而默默走在後頭的學長也不例外,小吱心想學長應該很後悔花了點數來受罪,更何況學長沒有認識的人陪伴。

  大家在看似亂卻又有規律的路線上走著,除了小吱先是被躲在教室裡頭的鬼影嚇的大叫,後來又被佯裝成死屍的人一把抓住腳,嚇的連鞋子乾脆脫掉,死命的往前爬,製造了不少笑點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沒被嚇著。

  颼……

  此時阿輝注意到左邊廢棄的漆黑教室裡頭,似乎有祟動的人影,但有了前些的經驗,他並未感到害怕。只是好奇的盯著黑影,跟著眾人的腳步向前,雙眼全神貫注地盯著疑似鬼影的事物,影子緩緩逼近,然後……


  「啊──」景任叫了一聲。


  阿輝狼狽跌坐在地,原來他撞上走在前頭的景任。

  「豬啊你!」景任咬牙切齒,吃痛地按壓剛被阿輝踩著的右腳。

  「你沒事吧?」學長伸手扶起阿輝。

  「謝謝。」阿輝順勢起身,觸碰到了學長的手,但學長的手卻異常冰涼,阿輝心想這邊空調真的強了點。再回頭望著剛剛那間教室,卻是沒有任何東西了。

  小楊引領大家來到一間類似表演廳的門口,停了下來。

  「好了,等等我們要穿越這裡,過去之後就會看到往上的樓梯,不過出口可是在遙遠的對角喔,路上有很多障礙物,大家逃命時小心點。」小楊說,扭曲的白面具讓大家看不到他的表情。

  「等、等一下,你說逃命?」小吱發問,他最怕的就是被追殺,不管是被鬼追殺還是被狗追殺,反正背後有個東西擺明追著他,他就害怕。

  小楊聽見,白面具底下的臉孔好像在笑,說:「放心啦!現在才在一樓,不會太困難的,畢竟我們要符合主題啊。」

  景任輕拍小吱的肩,而阿輝則是跟學長聊了起來。

  「我叫阿輝,學長你呢?」伸出右手。

  「叫我阿燦就可以了。」阿燦也伸出右手。

  「等一下看起來很刺激耶!」阿輝滿臉興奮,可佈的氣氛似乎不適合套用在神經大條的人身上。

  「嗯,我也這麼覺得……」阿燦挑眉,認同阿輝的說法。


  咿咿咿呀──


  久未使用的門栓生了鐵�,在轉動的時候不停發出妖異的尖聲怪叫。

  「請進吧。」小楊比了個手勢,示意大家往前。

  表演廳裡漆黑一片,闇霧朦朧,伸手不見五指,感覺有許多嗜血妖魔久居此地,正張開血盆大口恭候人類的到來。

  「怎麼走?好黑啊。」景任歪著頭,瞥眼望入黑暗。

  「裡面有鬼嗎?」阿輝終於皺起眉頭,看著聳肩的阿燦。

  小吱冷汗直冒,喉結上下晃動,問:「可以放棄嗎?」他從沒想過區區一個校慶的鬼屋會如此恐怖,跟想像中的大不相同。

  小楊此時不發一語,全身僵硬不動地朝向我們。當下,大家有種時間錯亂的感覺……時間似乎停了。

  全身一襲黑的小楊,身體被黑色斗篷遮蔽的部分漸漸跟黑色佈幕融合,扭曲的白色面具就像漂浮在半空中掛著。

  「喂、喂。」景任吃驚地想伸手推推小楊。

  大家也都嚇傻了。

  從來沒玩過如此教人毛骨悚然的鬼屋。

  「哈,嚇嚇你們啦!」白色面具就在景任伸手時,又活了過來,笑說:「其實進去後,在黑暗中會看見發光的門,大家趕快朝光源前進,就可以了。」

  「來吧來吧,大家都進來,都是男人怕什麼啊?」小楊先一步踏入表演廳,一手握住門把,另一隻手朝著四人揮舞。

  男人就是一種禁不起嗆的生物,於是大家紛紛向前走去,除了小吱是被景任拖進去的。

  小吱緊張地搓手,自從進來後頂多十幾二十分,但在小吱的世界裡卻有一小時那麼長。

  僅剩的一絲昏黃光芒,在小楊關起門後消失殆盡,換來一片迷惘深遂的黑。

  「喀咖。」小楊把門鎖住。

  眾人面面相覷,等著小楊說些什麼。

  但小楊還沒來得及讓大家回神,丟下一句:「那我在樓梯口等你們啦。」接著一溜煙地鑽入黑暗。

  「靠!」景任大罵,但他覺得很有意思。

  「我怕黑啊!」小吱慌亂的說,就快哭了。

  「這個時候應該要用心眼……」阿輝還在開玩笑。


  「等等,你們看!」一個陌生的聲音,是阿燦,他的手朝著某方向指去,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

  距離四人幾公尺前的表演舞台上,亮起孱弱的燈光,舞台上,是一口……一口古井?

  四人張嘴,不可置信地看著台上。

  登時,表演廳忽然播出「喀喀喀……」的骨頭摩擦音效。

  小吱一嚇,往後倒退,雙手扶在椅背上,手掌觸摸到有如絲綢的細細質感,想不到破舊的大廳裡,椅背卻如此高級。


  骨頭摩擦聲依舊繚繞。

  古井。

  一隻蒼白有如槁灰的纖細小手探出,五隻手指激烈地扭曲變形。

  然後又探出一隻手。

  音效更大聲了。

  「那不是貞子嗎?」景任痴傻看著古井,有股說不出的怪異。


  是什麼?是什麼在祟動?


  「有沒有搞錯啊?不是在電視裡頭的嗎?」阿燦誇張的臉。


  是什麼?是什麼在祟動?


  「要爬出來了啦!把電視關掉!關掉!」阿輝無厘頭地大叫。


  是什麼?是什麼在祟動?


  小吱驚的無法開口,只是牢牢抓住棉製椅背,像是能把恐懼烙進棉花裡頭似的。

  抓的越是用力,感覺越怪。

  「絲綢的感覺怪怪的……」小吱狐疑,回頭一看。


  一張蒼白死臉正死瞪著他,用那佈滿紅絲的血眼。


  「幹、幹你娘!」小吱哭吼,往反方向大退,撞上看著台上的三人。原來小吱剛剛碰到的不是絲綢,而是頭髮!鬼的頭髮!

  大家回頭一看,才正要破口大罵,卻又被血眼嚇的一怔。

  血眼緩緩上升,白衣飄蕩。

  遠在三排外的座椅上白衣飄蕩。

  第五排飄起兩梭白影、八排三梭白影……


  「幹──!」故不得形象,大家齊聲罵道。


  景任倏地回頭,台上的貞子不知何時爬出井外,正朝樓梯快速爬來,全身浸滿血紅的貞子,用身體在地上塗開滄桑的紅色。

  而樓梯……兩旁樓梯早已有兩道白衣爬來,幽然祟動!正這是景任剛剛所覺怪異之處!

  「往那邊跑!」阿燦大喊。

  遠在右側的角落亮起一道光,是逃生出口的號誌。

  「快!出口在那邊!」景任拉住小吱。

  「啊啊啊啊啊──」阿輝死命的鬼吼鬼叫。

  大家的瞳孔已習慣提早到來的黑夜,能約略分辨路線。其實這種場景只要大燈一開,根本不覺恐怖,但因置身於鬼屋以來,大家早已悄悄融入氣氛裡,「有鬼」這檔事已經深植入腦。

  再講明白一點,就是潛意識已經完全投入這場遊戲裡,眾人早已掉入精心佈局的陷阱,很難爬出來。

  而遇鬼,人類的本能大多是──逃。

  阿燦隱約跑在前頭,撞倒好幾隻想熊抱住他的鬼,扮鬼的各個凶狠無比,好像是真的想致人於死地。

  阿輝仍然鬼吼鬼叫的依循阿燦的路線奔跑,活像個淒厲的猛鬼。

  景任拉著失控的小吱,躍過一個想抓住他腳的貞子。後頭倒楣的小吱卻沒這麼幸運了,他整個被絆倒,狠狠地往前摔了一跤。

  「啊呀──嗚!」小吱想大叫,但整張臉卻被一雙蒼白大手蜘蛛般爬住,小吱一緊張,猶如瘋狗激烈搖擺身子,但雙腳仍被後方鍥而不捨的貞子抓牢,就要爬來。

  景任緊急煞車,回頭營救小吱,卻見一片白影轟然入眼,或站或伏,或爬或走,場面之壯觀……壯觀到非比尋常的境界。

  景任沒時間多想,他聽見阿輝跟阿燦在後方大喊,喊什麼聽不清楚,他屏氣凝神看準小吱伸出呼救的手,扣住!

  小吱順著力量支撐起身子,還不忘朝著扣住他右腳的鬼臉部踹去,借力使力,景任也幫忙踩住一隻剛伸出的手,吃力地拉起小吱,兩人跌跌撞撞往後一摔,卻沒時間感覺疼痛,只是趕緊爬起衝向站在出口處的阿輝及阿燦。

  「快!」

  「天啊,他剛剛想要咬我!」小吱奔喊。

  「快過來!」阿燦喊。他跟阿輝已經在逃生門後頭,景任看見阿燦緊握門把,只要跑過去趕緊把門關上便是了。

  「滾開!」景任吃驚地推開一個一跛一跛的鬼,他看前方有好幾隻正緩緩爬向出口的貞子,動作要快!

  「啊啊──不要拉我的腳啦!」小吱一直在景任後頭鬼叫,他的腳被鬼抓住,然後小吱奮力的掙脫逃開,努力朝出口奔去。


  「就差一點了!」阿燦大喊。


  碰!

  門關起。


  「呼……還以為會死掉咧!」景任靠著牆,雙腿無力地癱下,心有餘悸的看著小吱。

  「鬼剛剛要吃我,他的牙齒好尖,眼睛是全紅的!天啊……」小吱朝著三人大吼,隨即又黯然下來。

  「靠,真的好多鬼耶。」阿輝搓揉右腳拇指,他剛逃跑時踢到椅子。

  「幸好大家都沒事。」阿燦苦笑,也靠著牆坐下。



  磅、磅、磅。



  門後傳來陣陣碰撞敲擊聲,感覺就像有一群受到生化感染的喪屍在門的另一頭,大家緊張的盯著門看,直到敲擊聲漸漸褪去。


  一道黑影,緩緩從樓梯的陰影中飄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0 16:21:29

就是怎么樣嘛∼
最后的時候大家有逃出來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6-11 21:36:27

2# yinyue34


故事交代不清~
我也不知道!!
哈哈
可能是預留的伏筆吧!!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1 22:27:00

3# 跌倒鐵盒


也就是講∼
可能有第二集哦∼∼{:3_312:}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12 10:13:50

呵呵
鬼屋這種東西
想起來就好笑
跟N任女友去了一趟北部知名的遊樂場所
(娜娜鬼屋)
還沒進去之前∼心理一直告訴自己
不要怕∼反正裡面的阿飄跟機關都是人所設置扮演的
有啥好怕的∼
進去之前∼工作人員還叮嚀說
把身上包包∼眼鏡∼鑰匙統統交出去保管
然後∼在三的交代∼
不可以打鬼= =
一進去∼阿娘威
模擬的情境真的是很恐怖啦
機關設置的很巧妙∼
後面還有鬼在追
聽說總共有30幾間的鬼屋
進去可能不到十分鐘∼就衝出來了=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3 16:54:49

5# moncreh1977


(爆笑∼)
工作人員還有交待不能打鬼哦∼∼∼

哈哈∼

我都是不肯進啦∼
我很自量的∼

等下晚上又發惡夢∼
那就不好完了∼


我都已經是天天發惡夢的說∼>.<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