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23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12 11:14:36

「Shit!」一個金髮藍眼,有著削瘦臉龐的外國人,正摀著嘴巴乾嘔。

「So sick!」另一個黑人警員也忍不住乾嘔起來;吐完隨即拿起對講機:「It's an emergenoy!」

不能夠質疑這兩個警員的辦事能力差,除非你在某天你下班的路上無意間發現了這麼一具死人還能夠像平常一樣哼著歌走掉。

尤其,是一具脖子以上不翼而飛,四肢四散的屍體。

這裡是倫敦,一個經濟狀況算是不錯的城市,平常不會出現這種死法離奇的屍體,但是自從一個星期前出現的第一具之後,便像是引發了某種連鎖反應,現在的這一具加進去,總共是六具了,至於這些屍體的共同點,常常在變態殺人魔電影出現,就是沒有頭。

曾經有目擊者指出,兇手行兇時穿著綠色外套,且是個光頭,但是由於行兇時沒有任何光線,導致看不清楚兇手的任何身體特徵;奇怪的是,所有的目擊者都在公佈完兇手的資訊不久,都會消失,政府官員質疑是兇手為了不讓自己落網而將目擊者一個個找出且殺掉。

在長官的指揮下處理完屍體之後,這名金髮藍眼的警員繼續走在回家的小徑上。

「I want early to resign from this work.」警員抱怨著這份工作的問題太多,但是她只是發發牢騷罷了,不敢將工作辭去,因為這是她養活自己跟老婆的唯一工作」。

忽然,草叢似乎有什麼事物在移動,令警員站至原地不動。

現在已是晚上八點,天色陷入陰暗,由於視線問題,無法清楚看見在草叢裡的東西

警員雖然當警察當了快一年,膽子小這毛病依然改不掉,便試探性地打了招呼:「Hello?」

沒有回應,草叢中的東西仍在碎動。

警員決定向前看看到底這事物是什麼,好化解自己的恐懼。

每向前邁進一步,心跳就好像突然大力地跳了一下,手掌早已被汗浸濕,警員燕下了口口水,盡量讓自己不發出腳步聲。

眼看那塊草叢已離自己不到兩公尺,旦草叢茂密的程度超乎警員的料想;還需要再前進一些。

警員伸手試圖撥開這最後一片雜草,就在伸出的同時,淺意識逼迫自己停了下來:「Perhaps only is a cat!」當警員心理浮現這麼個想法時,警員乾笑了一聲:「Coward.」

警員猛烈地撥開草叢!霎時間一道刺骨的寒意閃過,好像被什麼看了一下,就在警員完全撥開草叢的瞬間,跳出來了一隻手掌般大小的怪物!一隻全身絨毛的……的小白兔!

「Fuck you!it's a rabbit!」警員坐在地上笑了出來:「Ha ha ha ha ha!」

幾名正巧路過的眼尖路人從遠處看到這片草叢,有的人還以為這名警員被撒旦附身了;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起乩。

小白兔附合似的跑到警員的手臂摩蹭著,黏黏的口水弄得警員忍不住縮手了一下,恩,艷紅色的口水,將警員的手袖及白色襯衫染紅:「What?」

警員抱起兔子仔細檢查,血不是小白兔的,那麼會是……

「Shit!」警員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烈地一躍,轉身往草叢巡視著;突然,一個事物吸引了警員的眼神停留。

警員伸手摸了摸,摸著了這東西,是衣料,好像還拖連著什麼東西,挺輕的。

由於光線嚴重的不足,警員將這事物高高舉起,利用月光的輔助,警員終於清楚看到了這東西,也終於開始後悔撿起這東西;一個脖子還圍著圍巾的女性人頭,頭部雙朣仍流著血,嘴巴被開了個大洞,猜測原本應該俏麗的臉龐也殘破不堪,那好像充滿著不甘與怨念的眼神,就這麼直直瞪著警員。

「Shit!」警員驚叫了一聲,將手上的事物猛烈地拋下:「What's this?」

警員一陣手忙腳亂地站起,試圖尋找兇手,即使兇手可能早已跑遠了,但警員仍是在附近尋找著,找什麼?凶器,凶器上的指紋對兇殺案有著莫大的幫助,且往往是破案關鍵。

天助這名警員也,屍體首級未乾的血跡居然延伸到另一處,表示沿著血跡走,極有可能找到正忙著料理屍體的兇手。

警員沿著血跡走了一小段路,隱約聽見一些聲音,像是野狗的低吠聲,但又有點像是別的動物的喘氣聲,另外還參雜著一些響亮的咀嚼聲,如果這是電影常見的變態食人魔,未免也太不懂得用餐禮儀了吧!

走過一處老舊空洋房轉角,警員探頭看著,一個身著綠色大皮衣的光頭正背對著警員咀嚼著什麼。

一切都那麼像是電影裡才有的情節,如今真實發生在警員身上,警員不禁捏了把自己的臉頰,痛礎告訴警員,他沒有在作夢。

綠衣男像是發覺了警員的存在,停止了咀嚼,緩慢地轉過身,警員說時遲那時快,人早已佇立在一旁,將腰間的皮套打開,並將警用手槍緊緊握在手中指著這個事物的頭:「Don't move」事物好像聽得懂話一般,停頓了一會兒,但又繼續將身體轉為正面面對著警員,警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仍堅定地說:「Don't fuck move!bitch!」

這隻怪物,臉部只能用面目全非來形容,因為除了雙眼跟口,幾乎看不懂其他的臉部器官在哪,印在帆布上一定會被譽為畢卡索的另一抽象名作。

至於身體,綠色大皮衣的胸膛部分是撕開著,裡頭的肉嘛……見過死老鼠嗎?肉色跟腐壞狀跟死老鼠差不多,有些暗紅色,胸膛好像有生命般,偶而會"蠕動"個兩下子;其餘的就跟正常人類一樣,但是很難讓人聯想眼前的生物還是活人。

怪物直盯著警員,接著低吠了一聲,不禁讓警員脫口而出了一句:「What's the fuck…」

怪物的手伸出袖子,剛剛說的恐怕要更改一下,怪物的手掌只有三根指頭,很像兩棲類的蹼,手上好像還握著什麼。

怪物沒有停止的意思,繼續向警員走近:「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I said don't move!」警員見狀,恐懼及怒氣直衝腦門,子彈轟向怪物的左腿。

怪物不為所動,就當警員即將補第二槍之前,怪物托起巨手,輝向警員頭部……


台灣西部的某所警局分局。


「你聽說了嗎?倫敦那件事。」一位留著刺�頭的高碩警員問道。

「當然,那件事在地下傳的很大耶。」另一名胖子警員答道。

「因為台灣沒錢政治又亂,所以我們根本不必擔心那樣的事會發生在我們這裡!」刺�頭警員將印名為地下時報的早報丟在桌上,拿起外套:「該走了吧!」

「等我一下,我拉個屎。」胖警員匆忙地走近廁所,左手拿著一大捲衛生紙,右手拿著報紙跟一本書,書名叫PLAY B…剩下的字被報紙擋著,看不到書名是什麼。

「靠!你還拉啊?」刺�頭警員不耐煩的語氣正透露出一件事——這死胖子已經不是第一天這樣了。

胖警員聽到,便將門打開個小縫,喊道:「嘿嘿!要知道,歷史我搞不定,拉屎我在行啊!」


地下時報正傳著,倫敦政府秘密地隨機綁架無辜市民,正暗地裡進行著某種慘無人道的兵器實驗,據說被實驗的已死亡的人體自己莫名的消失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2 15:45:51

這個貼很考我的英文∼
{:3_266:}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1 + 1

總評分: 名聲 + 1  J幣 +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moncreh1977
伯爵 | 2009-6-12 16:30:35

惡靈古堡的故事活生生的上演了?
這故事很像生化武器∼改變基因
結果變成了怪物∼到處獵殺人類∼
吃掉其四肢∼腦袋∼內臟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2 23:50:07

3# moncreh1977


汗∼
如果這個帖沒有英文的話∼∼∼

一定會更好∼
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