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15 20:21:04

今天的太陽真的是有夠大的,我一邊揮著竹掃把一邊猛擦汗,汗沒擦完就看到兩個女生拿著紅色的點名版,兩雙眼睛就狠狠的瞪我一眼,完了!是負責評外掃地區的同學,不過這也沒差拉,反正都不知道被扣多少分了,在多扣一點也沒關係的。

我覺得學校真的很不公平,為什麼是男生掃外面,女生就掃教室,吼!我不耐煩的把地上的落葉隨便亂掃一通,地上的落葉被我這樣一掃整個飛起來還夾帶著泥沙,走過去的一些同學不斷的賞我幾顆白眼,我無所謂的笑笑,掃外掃區就要這樣玩阿,不然光是看地板上的樹葉豈不是無聊死了?

香蕉跑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喂!不要光看著樹葉發呆啊!走,我帶你去看一個好玩的東西。」就拉著我去掃地區外的圍牆。

我們的掃地區域比較偏向校門這裡,而我掃的地方是比較靠近教室的,而香蕉則是掃校門口的圍牆。

「你看,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香蕉拉著我到圍牆面前,指著其中一面被粉刷成白色的牆壁問道。

我看著香蕉指的地方,端詳很久還是沒發現什麼,我對香蕉搖搖頭。

「吼,說你笨你不信!你不覺得牆壁上有著人的腳印嗎?」香蕉白我一眼,指著牆壁上的某一處。

我看著那塊,感覺好像真的有人的腳印,就像是有人在牆壁裡面努力要踢出來的感覺,是凸出來的,而腳印不大不小像是小孩子的腳印。

「看出來了對不對?為什麼牆壁會有腳印?」香蕉問我。

「你問我我問誰?」不過我對這個腳印很好奇,而且我相信學校方面一定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因為這面牆看的出來已經被重新粉刷過好幾次了,可是好像蓋不掉腳印。

「你想不想要知道真相?」香蕉一臉感興趣的說。我差點忘了香蕉最喜歡這種懸疑的事情了,依他的個性一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的。

「可是要問誰?」我想學校年紀比較大的老師一定會守口如瓶,對於這種比較懸疑的事情,學校通常都不準教師都到處亂說。

「我可是想好人選了,你記不記得有一次我們運動會時有一個老阿伯過來,說他是以前這間學校的警衛,不過上了年紀沒有體力抓小偷了,只好退休。」香蕉說。

經香蕉這麼一說,我似乎也有點印象了,上次我們運動會完時,突然跑來一位老阿伯跟我們說他是這裡以前的警衛,還拉著我們的手說一些以前學校的事情,雖然我們有聽沒有懂不過看他說的那麼起勁,我們也不好意思打斷他。

「可是你要怎麼找到他?」雖然知道人選,問題是那阿伯才出現過一次,我們上那兒找他?更何況運動會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了,不一定他老人家老早就忘了這回事了。

「放心,我自有辦法的。」香蕉拍著我的肩膀,一副有他天下萬事足的模樣。

「我要趕快去查這件事情,我先走了喔!拜。」香蕉笑了笑,就先離開了。

「拜拜。」

只要遇到有關這方面的事情,原本看起來很懶散的香蕉就會特別有幹勁。

我在轉頭看那牆壁的腳印,我雙眼瞪著那隻腳印想要看出一些東西,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太陽太大還是怎樣,在那恍惚之間我好像看到那隻腳印正在滴血,我眼一眨,那景象又不見了,我搖搖頭,告訴自己只不過是看走眼了,不過心裡還是挺毛的,趕緊快步離去。


不知道過了幾個月,我都沒有香蕉的消息,每次問他時總是回答一句馬上就好了,漸漸的我就開始把這件事情忘記,而我也很少在去校門口的圍牆那了。

不過,這一天香蕉似乎有消息了,一大早就興興衝衝的跑過來跟我說。

「欸,我查到了!這禮拜六跟我去那阿伯的家。」香蕉興奮的拿著一張路線圖,不過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看的不是很清楚。

「真的假的?你怎麼查到的啊?」

「當然是拜託我那個叔叔囉,以前他是這裡的學生,不過在他畢業之前那阿伯就已經辭職了,所以叔叔才去翻他以前的畢業冊發現那個阿伯叫做江錦濤,大家都叫他阿錦伯。」香蕉笑著說。

「那你怎麼知道他住哪?」

「我拜託我叔叔去調查的阿,不過這又花了我很多的時間就是了,重點不是這個,是我已經找到他住哪了,這禮拜六我們一同過去。」香蕉把路線圖放進口袋裡,他也知道我看不懂吧。

「恩。」我點點頭。

到了禮拜六,我和香蕉坐著他叔叔的車,對了,在這裡提一下,他叔叔叫做阿毛而我都叫他阿毛叔。

阿毛叔的開車技術蠻好的,因為開的是山路要是我坐其他的人車一定會吐的亂七八糟,不過坐他的車就還好,一路上我就聽香蕉他這次怎麼收集資料的。

原來起先他是去調查學校到底有沒有出現過這個人,不過年代太久遠了有些比較早期的資料老早就丟掉了,後來香蕉聽他的母親說他的叔叔曾經是這裡的學生,於是香蕉又拜託叔叔也就是阿毛叔拿出他以前的畢業冊,說到這裡,香蕉笑了笑說,光是要找出畢業冊那又是一個問題了,因為時間太久了,還要翻箱倒櫃的才找到,這一找又不知道拖了幾個禮拜了。

好險阿毛叔也很想看看以前的阿錦伯,於是答應香蕉幫他查出阿錦伯住哪,聽香蕉說以前阿錦伯在那間學校可是響叮噹的人物呢!不但常常處裡學生之間的問題,還會從家裡帶一些水果來來給學生們吃。

我和香蕉不知道聊了多久,車子終於在停下來了。

一下車我馬上感受到鄉村的氣息了,放眼忘去都一片平原,而旁邊則是高大的樹木,這裡的景觀在都市可是看不到的。

「怎樣?風景很好吧?」香蕉伸伸懶腰笑著說。

「是阿,好久沒這樣的感覺了呢!」這裡真的很適合養老的地方,不但沒有吵雜的汽機車,反而還有一種屬於大自然的聲音。

「兩位,在看下去天就要黑了!」阿毛叔熄好了火走過來笑著說。

「那我們走吧!」

不知道走了幾條小山路,到了阿錦伯家時,我們就看見阿錦伯一個人坐在搖椅上,腳下還有幾隻雞和鴨。

我們小心翼翼的繞過雞和鴨,就怕驚動了牠們。

「阿錦伯,你好。」阿毛叔輕聲的問好。

阿錦伯緩緩的睜開眼,看到我們就微微的一笑,「等你們很久了呢!」阿錦伯撐起身子往身後拿出幾張小板凳意示我們坐下來。

「對了,阿錦伯當時的運動會你怎麼會過來呢?」我問出我心目中很久的問題,照理說像阿錦伯是住在鄉下的地方,那怎麼來我們學校的呢?

阿錦伯笑了笑,「那天剛好我大女兒回家,就說要帶我上去看看我就想剛好可以看看以前的學校,想不到剛好是你們運動會。」

「哦,了解了。」我點點頭。

「阿錦伯,我們這次來是想要請問你關於校門口牆壁那些腳印是怎麼回事?」香蕉馬上提出問題。

「小兄弟,你眼睛真利,那樣子你也看的出來。」阿錦伯像是讚賞似的看著香蕉。

香蕉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那可以跟我們說是為什麼嗎?」

「好好……不要緊張嘛!我馬上跟你們說一說……」阿錦伯眼睛瞇了起來,阿錦伯就像是說故事的阿伯,而我們就是愛聽故事的小孩,我們就被阿錦伯感傷的語氣帶進了那故事裡頭……


阿錦伯是這樣說的。

那時候學校的校門口被整修,每次到那些工人要工作時總是會特別的吵,我受不了那種聲音總是在他們要工作時去學校其他的地方逛一逛。

我還依稀記得那是一個涼爽的午后,我照往例就先到其他的地方走一走,等到時間過了在回來,不過我從來不知道我這樣無心的舉動卻害一名學生離開了人世,如果時間能重來我一定不會這樣做。

事情發生時我人還在學校其他地方,而我會知道這件情的始末,是誰告訴我也不太清楚了。

那時候一大群高大的男生架著一個弱小的男生往工地這裡走來,想不到那群高大的男生竟然趁著工人休息的時候,把那弱小的男孩硬生生的塞進那未乾的水泥土牆裡面,弱小的男孩奮力的掙扎不過高大的男孩根本不給他有反抗的機會,直接在用新的水泥抹在弱小男孩的身上,一層一層的抹上去,直到看不見小男孩為止。

後來工人準備上工時,看到那牆壁有奇怪的地方卻不加以理會,因為至少可以省下許多力氣,就這樣把小男孩埋在裡面。

而至於那小男孩會何會那麼容易被埋進去,是因為當時那小男孩的身高只有140多,比同年齡的小孩來說是很容易被欺負的,在這之前小男孩總是被許多比較高大的男孩圍毆或者是威脅,有一次小男孩終於股足勇氣反抗,想不到卻引來殺身之禍。

後來學校也知道了這件情,不過為了不破壞校譽而沒有對外宣布,只有幾的特殊的教職幹員知道而已,那其中也包括我在內,聽說每到那一定的時間總是會在那牆壁聽到小男孩哭喊的聲音,牆壁裡面就好像有人似的,碰!碰!碰!的撞著,不知道過了幾年那面牆就有一個小腳印,不管怎麼刷上新的油漆都蓋不掉。

到最後的幾年,我受不了我良心的譴責而自動辭職了,我想如果不是我當年那麼疏忽,我想也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產生吧!


阿錦伯說完了,眼眶含著淚,「阿毛,如果當年我不要這麼自私,那男孩是不是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

「阿錦伯,你不要這樣說,這不是你的錯啊!」阿毛叔眼眶也紅紅的,緊緊的握住阿錦伯手。

我看著旁邊的香蕉他的眼睛也紅紅的,我也有點想哭的感覺,我不懂為什麼當小男孩股足勇氣想要反抗時,卻為自己引來這樣的災禍?我更恨那些自以為力氣很大的傢伙,總是欺負弱小的為樂。

阿錦伯閉上了眼睛,慢慢的搖著搖椅,我看見阿錦伯臉上浮出了一絲微笑,我想隱藏了那麼多年的事情現在說出來,心情或許會好一些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三人都不曾說過一句話,我想香蕉更沒想到自己只不過好奇的想要知道真相,想不到知道真相後會這麼難過,如果是我我寧願選擇什麼都不知道。

至少我每天看著那腳印時,不會像現在一樣心理酸酸的感覺。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16 02:10:53

唉∼
只能講這個小男生的命不好吧∼

希望他現在已經能投胎了∼
那樣就就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