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0 08:38:15

「呼!呼!不要過來啊啊!!」

聲音劃破夜,潮濕悶熱的空氣帶著驚恐的叫聲。

夜深寂靜的稻田小路上,沒有任何燈光,天空滿佈雲朵,遮蓋住原本明亮的月。

黑暗的路,人影快速跑著,腳步踏在稻田路上難以保持平衡,搖搖晃晃的模樣隨時可能掉進田裡。

原本只是和阿翔對著一間嗣奉在河裡去世的孩子的小祭壇開玩笑,卻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情。

浩永和阿翔雖然並非那麼相信這檔事,卻也存著半信半疑。

愛玩的他們,在回家路上看到那小祭壇,便開始『高談闊論』一番。

「這間不是在嗣奉在河裡淹死的小鬼們嗎?」

「耶!聽說是在河裡泡了好幾天才被發現撈上來的。」

「那不都爛了!哇靠!真夠噁的!」阿翔甩甩手,臉上一副要吐不吐的做噁樣。

一旁的浩永便模仿起『腐爛的屍體』。

兩人在小祭壇前笑了起來。

「好晚啦!快回家吧!在這散啦!」阿翔指指河岸一旁轉角的昏暗的稻田小路。

「哪!滾吧!」浩永比了個中指目送阿翔離去。

而他,仍待在小祭壇前望著這它,心想撈起來一定有夠噁的。

望夜空,原本明月不知何時被雲覆蓋,而且雲還是相當地厚,一點光線都沒有。

附近沒路燈,一片漆暗,常常和阿翔玩鬧到深夜才回家的他,早習慣這黑。

但卻不知不覺感覺毛了起來。

心理作用吧!他想。

「真的很噁嗎?」一句話讓浩永整的精神緊繃。

誰在說話?

剛剛那時誰,明明沒人啊!

「真的…很噁嗎?」肩膀一沉,感覺有東西蓋在他的肩膀上。

肩膀一瞬間冒起濕意,一種黏膩的感覺從肩膀竄起。

昏暗中根本看不到是什麼。

浩永更也不敢看,緊張的站在原地。

「阿翔!別鬧了!是你…對吧?」他如此安慰自己。

「很噁心嗎?」聲音突然在耳邊竄起,非常接近耳邊,甚而感覺的到黏膩的吐息吹在耳畔。

「啊啊啊啊啊啊───」雙腳猛力的跑起,跑向阿翔走的那條路。

不管身後那是什麼,他一直跑,額頭早已流滿冷汗,汗水不斷滴落在眼框。

並且感覺到身後,有東西跟著自己。

跑的比自己快。

並且身後的東西跑的時候,還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像是沾滿水的鞋子跑在地面上的聲音,更加夾帶著黏膩感。

「不要過來啊!!」

浩永覺得這條路怎如此的長,應該在這附近有一個路燈啊!

到路燈下後一個轉角就是住宅區了。

浩永不斷地跑,後面的聲音不斷接近自己。

一直跑,早忘記自己是不是用腳在跑。

突然眼前冒出一個路燈,路燈下看見阿翔正在往前走。

而身後的聲音似乎不見了。

「阿翔!阿翔!」浩永高興喊著,更加賣力跑到阿翔身邊。

阿翔在路燈下停下腳步。

浩永拍了他肩膀。

而阿翔也正準備轉頭,一瞬間,他發現自己眼前是一張包覆著黑色爛泥的臉,只有著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看著自己。

充滿爛泥的臉還帶中相當多的水分,並且冒出一陣刺鼻的怪味。

肩膀上更有著一隻彷彿是手,但卻充滿爛泥的手。

怎麼可能!

剛剛不是拍了阿翔的肩膀,怎麼變成自己被拍肩膀而自己回頭!

眼睛睜大看著那雙眼睛,全身肌肉完全緊繃,想動也動不了。

「我們…真的很噁嗎?」

那張臉在眼睛下裂出一條像嘴的縫,問著浩永。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0 15:48:06

{:1_217:}

為什么要這樣的講人家呀∼
人家遇到意外都已經很可憐了列∼
還拿他們開玩笑∼
唉∼∼

慢慢的享受驚嚇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