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3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0 08:42:19

小女孩哭著發抖,身子不斷抽蓄,她的身上遍佈不少傷痕,有藤棍抽鞭的痕跡,也有被踹被毆打的淤傷,大大小小有黑有紅有紫,看得令人觸目驚心,不禁心想是誰那麼殘忍,竟然把小女孩傷成這樣?

  「都是妳!都是妳的存在!害得我變成沒人要!沒人要!」少婦纖細的身子走來,一手抓著小女孩烏溜的長髮,用力的抬起來甩來甩去,小女孩瘦弱的身體像似洋娃娃般擺動。

  「……媽媽,媽媽。」小女孩痛苦的哀號,她不顧頭髮被拉扯的疼痛,小小的雙手張開想向少婦的懷裡撲去。

  「別叫我!我不是妳媽!我不是!我怎麼會生下妳,我怎麼會!一生下妳,害得我被婆婆嫌棄,被老公唾棄,妳害我身材走樣,跟老公離婚,也都沒人要我!沒人要我!」少婦那修長的指甲狠狠的在小女孩臉上刮下來,血紅色細長的痕跡一條條留在小女孩臉上。

  又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小女孩是少婦的第一胎,在每個人充滿期待下出生,但卻是失望的收場,小女孩的成長過程不得父母的喜愛,更得不到公婆的愛護,在他們眼裡,男生才是重要。從小,小女孩很懂事,心思過於早熟,所以很會看他人臉色討好,可是在怎麼討好,也贏不過她父親搞外遇所生的私生子。

  外遇所生的小男孩把她和她母親逼入絕境,落得離婚下場。偏偏她母親的娘家也不願意收,所以她母親只好帶著她單獨生活,可是在外工作到處碰壁,而她母親好不容易有段感情發展卻因為有拖油品的存在,所以都沒有好結果。

  壓力一波波跟著來,母親開始認為小女孩是始作俑者,自從生出她之後就沒有一次好過,所以小女孩成為她發洩的玩具。

  「給我喝尿!給我喝尿!」少婦拉著小女孩的頭髮,從客廳邊走邊拖的拉到浴室去。

  「媽媽,媽媽不要!」小女孩掙扎搖頭,她看見馬桶在自己眼前,驚慌失措的抱著母親的小腿求饒。

  「放手!」

  「不要,媽媽,以後我會聽話,會聽話!」

  「放手啦!」

  少婦用腳踹了幾下,狠狠抓起小女孩的頭往馬桶裡壓去,那馬桶裡瀰漫一鼓尿騷味,不知多久沒沖刷馬桶。

  小女孩的臉泡浸在馬桶水裡,她不斷的掙扎又掙扎,少婦看她悲慘的模樣,嘴角彎起狂笑,最後才鬆手離去。少婦的笑聲迴盪在屋子裡頭,踩踏著滿足的腳步聲離開家出門。

  小女孩從馬桶裡抬起頭,滿臉都是淚痕,她看著身上多出的新傷痕,緩緩起身打開蓮蓬頭的開關,脫去身上衣物開始洗澡,她哽咽著看著水沖刷身軀,不少的紅色液體從她身上流下,緩緩流入水溝蓋裡頭。

  「媽媽,媽媽……」小女孩咬著嘴唇哭著。

  今天是個母親節,不知道母親記不記得?她每天省吃儉用,甚至偷別人的東西販賣,就是為了存錢,而目的就是這一天的驚喜。

  「希望媽媽,今天在公司裡會特別高興……。」小女孩擤著鼻涕哭著,期待這個願望會實現,實現母親的希望,也實現自己的希望。

少婦離家後,開著前夫在交往的時候送給自己的一台賓士車,她不禁鼻酸起來。想當初沒結婚前,她可是受到像公主般的愛護和呵護,而且婆家都對她好好,一直到他們結婚懷孕為止。可是竟在她生下女兒之後,一切都變調。

  「如果沒有她的話,我的生活一切都好過!一定。」少婦抓著方向盤,語氣怒吼叫囂,她把一切的經歷不好全都怪罪在那自己親生女兒身上。

  「妳確定?」

  一道冷冷的聲音從車窗外頭緩緩傳入車內,少婦一驚,抬眼往左看,看見一個男子在夏季的大白天穿著黑色風衣和黑毛帽,長相俊俏,目光卻冷冷的盯著少婦。一瞬間,少婦周圍的空氣完全冰凍,由骨子裡頭發出來的顫抖,讓她對眼前的男子產生莫名巨大的恐懼。
  
  她想逃,人類原始反應直覺告訴自己,要逃開這麼男子身邊,不然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那雙腳卻不聽使喚,雙手冒著冷汗緊握著方向盤。

  「真的覺得沒有妳女兒比較好嗎?」男子低聲冷問。

  少婦愣愣的,遲疑了一分鐘那麼久,那張近乎發白的雙唇緩緩的開口回答:「……是的。」

  男子悶哼的笑起,那是種不屑的聲音。

  少婦再笨再怕也都聽得出來,她不顧自己是否懼怕眼前這莫名的男子,又驚又恐又怒的對著他發抖的咆哮,「你……笑屁阿!我自己的家務事,干你啥事!笑什麼!笑什麼阿你!」

  「喔,真抱歉,激怒到妳。」男子微微的鞠恭哈腰,這紳士的態度卻讓少婦嚇了一跳。

  「妳還真是有趣。」

  「你說什麼?」少婦微微皺著眉頭。

  「在妳身上我聞到……」男子湊臉逼近少婦眼前,她不禁愣住,心想這男子還真是俊俏。接著,男子嘴角彎起弧度淺笑,繼續說:「我很喜歡的氣味。」

  「什麼啊?」少婦緊張的看著他。

  男子突然開始手足舞蹈,像個音樂的指揮家,不停的揮動雙手,他閉著眼陶醉,彷彿在演奏美麗的曲調。

  少婦看傻了。

  「貪念,慾望,享受,權力,地位,種種許多妳想擁有的,這是妳夢寐以求的希望,但是卻被你的女兒給阻礙了。」男子的嗓音慵慵懶懶的傳入少婦的耳裡。

  「沒錯!」少婦激憤的點頭。

  「所以,覺得沒有她才好?」男子轉身望著她。

  「那是當然!」少婦更是激烈的確定。

  「如果我實現這願望,妳能給我妳女兒的生命嗎?」男子再度湊臉過去。

  「什麼?」少婦愣愣的看著他。

  「要或不要,一句話。」男子帶著些微的威嚴,溫柔的問。

  「……好。」少婦不管這合不合常理,現在的她,不管是遇到惡魔還是天使可以將她人生重來,要她奉獻自己的生命也願意!

  「很好。」男子輕輕在她臉上啄一下,拍拍她的肩膀,用著最燦爛的笑容說:「去上班吧,今天妳會發現不一樣的世界。」

  少婦愣愣的點頭,她緩緩將車開走,過了許久,她自顧的笑起來,真是莫名奇妙遇到怪人了!她今天是怎麼了?吃錯藥嗎?這世上的怪人還真多。少婦抱著懷疑的態度離開現場。

  男子已經消失在原地,留下遍地的黑色羽毛。

  一到公司,少婦才走進公司門口,迎面而來一大束花,這讓她受寵若驚。

  「真好啊!這是今早公司收到的花,而且指明是送妳唷!真不錯呢!」許多同事跑過來羨慕。

  「唔?是嗎?」少婦又驚又喜的收下。

  「這麼吵做什麼!都給我回去做事。」王經理從裡頭走出來,大夥才散開。

  少婦一看見王經理,整個心抽痛起來,她離婚後找工作碰壁,一直到來這家公司才被錄取,後來跟這王經理有發展曖昧感情,卻因為王經理知道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所以他們就毫無結果。

  「我有話對妳說,到老地方見。」王經理小聲對少婦說道。

  「嗯?喔,好,等一下。」少婦睜大雙眼看著他,她趕緊把花拿回辦公室。

  少婦愣愣的想,感覺事情都變得不太一樣呢。難道那個男子是神仙?

在樓梯間,少婦驚訝的看著王經理,她不敢置信。

  「你,剛說什麼?再說一次!」少婦驚訝的顫抖。

  「請妳嫁給我!我從來不知道妳會是這麼好的女人,我如果錯過妳,我對會後悔一輩子,嫁給我吧!」王經理邊說邊拿出鑽戒,他誠懇的模樣感動到少婦。

  少婦看著那鑽戒不敢置信,天啊?怎麼會?怎麼會?上禮拜他們之間已經降到冰點,甚至連朋友都做不成,這樣戲劇化的改變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我……」少婦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我願意為我上次分手說的話道歉,我相信妳還是愛我的,希望妳能嫁給我。」王經理看了一下時間,「我先去開會,給妳些時間考慮,希望我等到的答案會是好的。掰,我的保唄。」

  看著王經理匆促的離開,少婦捂著嘴,內心狂喜。

  天啊!從麻雀變成鳳凰!沒想到自己又可以回到過去!她興奮的快跳起舞來,她故作鎮定的快速回到辦公室,她抱著剛剛那束捧花,興奮的在裡頭繞圈圈,天啊!這一切的一切真美好!

  「他真的實現我的願望呢!」少婦聞著花香滿足的說,忽然身子一愣,她發現這個願望的代價是要她女兒的命?

  她微皺著眉頭,怎辦?女兒會怎樣?死嗎?

  一秒間的良心不安很快被慾望沖息,她看著花束笑笑,「算了!反正再生就有了!孩子這種東西,多的是!」

  那束花是紅薔薇,是她最喜歡的花束。

  「沒想到他這麼細心,我什麼時候告訴過他我喜歡紅薔薇啊?」少婦一想起經理跟她求婚的模樣,再度笑得花枝招展。

  她看見上面附上一張卡片,笑得甜甜的,她溫柔的拿起來打開。

  「真是的,又寫什麼甜言蜜語…………」

  話到嘴邊,她愣住了。

  上面的字跡醜陋紐曲,那是她女兒寫給她。

  媽媽: 

     收到這束花,妳一定很開心,因為妳最喜歡紅薔薇,妳對我說過的每件事情,我都記得很清楚,妳喜歡什麼,妳討厭什麼,我都知道。

     媽媽,對不起,我知道我不應該被生下來,我的存在給妳困擾,甚至給妳不好的生活,我好久好久沒看妳笑了。記得第一次妳笑得很溫柔的時候,是妳喝酒醉把我抱起來對我說了好多好多的話。

     我永遠都記得。永遠都記得。

     媽媽這束花給妳,母親節快樂,今天是母親節。希望給妳有好的面子。對了,我偷偷打電話跟王叔叔說,妳是很好很好的媽媽,說妳很努力把我養大,妳這麼勤勞,像妳這樣的妻子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我甚至跟王叔叔說,因為之前的爸爸把妳放棄是因為他不珍惜,所以我希望王叔叔你要好好珍惜,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會重來。

     希望媽媽不要介意我插手管媽媽的感情,因為我喜歡王叔叔,更喜歡媽媽妳能幸福快樂,希望我會有個家有個新爸爸,這樣我們三人過著幸福的生活,一切重頭。

                        很愛狠愛妳的女兒留


  碰!

  少婦雙手發抖,身子跌落地面。天啊?她做了什麼?她做了什麼?她竟然為了自己的利益,把女兒給出賣?她捂著嘴,眼框濕潤,視線模糊了一切,愧疚和良心的罪惡湧上心頭。

  不行!她要阻止!要阻止!

  少婦趕緊打電話回家,一通接一通狂打,卻沒人接。每一通越是沒人接,她的心跳得越快,心也越來越痛,眼淚也越來越多。

  「怎辦?怎辦?」

  「什麼怎麼辦?」那熟悉的聲音響起。

  少婦驚覺的回頭,但卻看見不該看的畫面。

  男子一手抓著已經不成人型的小女孩。小女孩的頭顱被切還沒完全斷,頭與脖子之間連著皮膚還搖搖晃晃的,手腳凹摺扭曲,全身血肉模糊沒有一片完好,腸子還垂落下來掛在外頭,她的眼睛通通掛在外頭,嘴張得大大,看得出來她生前受過極大的驚恐殘酷虐待。

  空氣裡瀰漫濃濃血腥。

  少婦撲了過去奪回女兒,她哭著抱著她,「女兒,女兒!女兒---!我的女兒!媽對不起你!媽對不起你!」

  她無論怎麼拍打小女孩的臉龐,回應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為什麼哭?妳不是希望她不在嗎?」男子好奇的問。

  「妳這個殺人兇手!把我女兒還我!」少婦惡狠狠的瞪著男子。

  「耶?發揮母性啦?可真偉大!」男子冷笑,「你們人類真奇怪,實現願望卻過河拆橋,我告訴妳,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不可能都是好康的,有失必有得!」

  「我寧願這願望不要實現!」少婦大吼。

  「唉,不要也沒辦法。」男子聳肩。他露出困難的表情,忽然他賊賊的笑起,轉而嘆口氣,「都到這時候,告訴妳真象也無所謂。」

  「什麼真相!?」少婦緊抱著她女兒屍體瞪著男子。

  「其實,這是妳女兒的願望,是妳女兒把我招喚出來,她的願望就是……」男子走過去,蹲下湊臉過去看著少婦溫柔的笑,「就是實現妳任何的願望,她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犧牲。」

  少婦崩潰了。

  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可惡,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樣瘩錯誤,她的內心不斷刺痛,愧疚和良心譴責一直責怪她自己。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女兒,她輕輕撫摸她的臉龐,她有多久沒有好好正視她?有多久沒有好好抱著她,盡一個身為母親的責任?有多久呢?好像都沒有過?

  從女兒出生到現在,她都對女兒冷眼相看,但是女兒卻沒有怨她恨她,反而不停的愛自己,這樣的好女兒哪裡找?她真是被慾望蒙蔽了雙眼,讓她痛失女兒。


  
           �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會重來。�


  少婦不斷想起女兒寫的那句話。

  有些事情錯過了就不會重來。不會重來,不會重來!不會!

  「好啦∼我任務結束。我該走了。祝妳往後人生幸福美滿喔。」男子溫和的笑笑接著轉身正要走。

  「等等。」少婦緊抱著女兒的身軀,她哭紅的雙眼哽咽著,「我要許願望!我要我女兒復活!」

  「什麼?妳們這對母女很無聊,我可不想搞個溫馨片。」男子聳肩打哈欠。

  「就算犧牲我自己也沒關係,因為我不足以活在這世上,我是個罪惡深重的女人,要帶走我的靈魂還是我的生命都沒關係!」少婦抱著屍體痛哭失聲的大吼。

  男子冷笑。

  「人類還真是矛盾的生物。」

  看著少婦抓著毫無生命的屍體,男子悶哼的坐在沙發上看好戲。

  「是媽媽的錯,是媽媽的錯,給媽媽彌補的機會,媽對不起妳,對不起妳。」少婦顫抖的摸著女兒的臉頰。

  「求妳睜開眼!睜開眼!我願意用生命換回妳!」少婦抓著頭爐拍打。

  掛落在外頭的眼珠搖搖晃晃,突然一個聲音出現。

  骨頭嘎嘎的作響,反凹的骨頭緩緩的移動,沾滿血的雙手緩緩的繞上少婦的頸間,一個稚嫩的聲音傳入少婦的耳裡。


  「真的嗎?媽媽。」


   少婦愣了。

  懷裡的小女孩笑了,嘴裡含著血,頭還搖晃在脖子上,眼珠掛在外頭轉動的看著她。

  「真是可喜可賀啊!」男子在旁笑得開心極了。

  欲要尖叫的聲音卡在喉嚨間停止,這場戲落幕結束。


下班時候到了,王經理緊張的站在少婦辦公室門口,他深吸一口氣,不知道求婚會不會成功,等下答案會是好的嗎?
 
  辦公室門打開了,少婦撞見王經理在門口,她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會在這?」

  「我不能在這嗎?」王經理沒好氣的問。

  「我不是這意思。」少婦歪著頭尷尬的笑。

  「給我答案吧。」王經理突然語氣變正經嚴肅。

  「答案?什麼答案?」少婦睜大雙眼看著他。

  「就是求婚啊!」王經理急了,聲音不自覺大起來。

  「那個阿,我答應阿。」少婦挽起王經理的手,不小心脫口而出,「我最喜歡王叔叔了!」

  王經理一愣,「妳說什麼?」

  「沒什麼啦!走吧,去吃晚餐。」少婦開心的抓著他的手。

  「好。」王經理開心極了,看著眼前親愛的女人用輕巧的腳步跳躍,那模樣跟小孩沒兩樣,「妳這樣子好像小女孩,真可愛。。」

  「我本來就是小女孩阿。」少婦甜甜一笑。

  「是的,妳這甜蜜的小女孩,屬於我的小女孩!」王經理摟抱起心愛的女人離去。

  少婦在他的懷裡露出邪媚的笑容,媽,真是感謝妳。實現了我真正的願望呢!我真正的願望是,代替妳的人生過一生,剛好,實現妳夢寐以求的期望,我這樣很孝順吧。

  少婦開心的踩踏著屬於小女孩的腳步,迎向另一個人生。

  遠方樓頂上,男子抓著殘破的小女孩屍體,裡頭是少婦的靈魂,她那雙空洞的眼神看著另一個自己,臉上流下紅紅的淚水。

  「人類可真是有趣的生物。」男子哈哈大笑,黑色的羽翼展開,抓著小女孩屍體飛向遠邊的鬼魅夕陽。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5 + 5 好文列∼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0 15:49:48

這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媽媽造成的吧∼

唉∼
只是能夠講∼
真的很可憐列∼
故事中的兩個主角∼>.<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