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0 09:48:54

深夜,人們早已進入夢鄉的時候,小傑依然坐在電腦前構思自己的小說,寂靜的夜裡敲打鍵盤的聲音如此的清脆,終於小說劃上一個句號的時候,小傑因抽菸過量而麻木的嘴角向上牽了牽,他非常的開心,寫了這麼久的小說,從來沒有今晚這樣的靈感,三個小時就寫了一萬字的小說,他看了一下屏幕上的顯示時間,深夜三點!他點了一下信箱,看看有沒有新的郵件,他失望的嘆了口氣,依舊是一片空白,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瘋狂的寫了這麼多恐怖小說為什麼沒有一篇能夠被雜誌社採納?



他疲憊的起身給自己煮了一杯咖啡,他一回頭,眼神落在電腦上的小黑身上,小黑是他養的一隻黑色的貓,此時,正弓著身子站在電腦上用那雙散發著綠光的眼睛盯著他,一絲涼意穿透他的骨髓,他奇怪小黑的舉動,在這間屋子住了半年多,小黑從來沒有跳到電腦上,也從來沒有用這樣尖利的眼睛看他,這種眼神讓他害怕,裡面透著一種——殺氣!



想到這裡,他禁不住笑了起來,只是一隻貓,眼裡怎麼可能會有殺氣?寫小說的人大都有些神經質,特別是像自己這種專門寫恐怖小說的,精神壓抑就會出現許多常人沒有的幻覺,他端起咖啡一口喝個精光,再次回到電腦前的時候,他的眼睛一亮,居然有一封新的郵件,他迅速的點開這封郵件,頓時,一大排黑色的字佈滿了他的眼簾,今天的網速快的驚人!

                 



這是一個《第100個墳墓》的約稿涵……

                 

看到這裡,小傑顫抖的摸索出一根菸點燃,重重的抽了一口,企圖平息這種激動,這是他寫網絡小說半年來收到的第一封約稿涵,他舔了舔發乾的嘴唇繼續看了下去,偏偏這時候,小黑從電腦上一躍,猛的跳進他的懷裡,他重重的給了小黑一個巴掌,「喵——」的一聲,小黑逃也似的跳了下來!

                 

這是一個《第100個墳墓》的約稿涵文章要求:故事圍繞一個公寓來寫,要求寫恐怖詭異的小說。



篇幅:字數不限。



稿酬:一千字100——300.注意:如果你收到這封約稿涵,有興趣的話,請於明天晚上八點到搓路13號公寓!

                 

菸頭快要燙到手指的時候,小傑才回過神來,要說寫恐怖小說確實是自己的強項,可是為什麼要去一個公寓呢?他仔細的看了看這封約稿涵,「故事圍繞一個公寓來寫,要求寫恐怖詭異的小說。」,是不是要去的這個公寓就是這個小說的主題呢?小傑是個固執而且喜歡冒險的人,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在小說界有一定的影響,他做夢都想成為一個恐怖作家。想到這裡,他決定明天晚上八點去搓路13號公寓!



一整天他都無法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他開心的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他想要告訴全世界的人這個消息,終於有雜誌社給他發約稿涵。可是,他卻忽略了一點,這封約稿涵根本沒有署名!



傍晚七點,他給最好的朋友林志打電話,林志的聲音有些疲倦。



林志,我昨晚收到約稿涵了。



很好啊。



我確實很開心,等下去那間公寓寫。



什麼?公寓?什麼公寓?



哦,是這樣的,他們要求去搓路13號公寓寫這篇小說。



什麼?怎麼有這樣的要求?真是奇怪!



圍繞一個公寓來寫,可能需要這種氣氛吧,好啦,不跟你說了,就這樣,拜拜,等我好消息。



喂!喂!根本就沒有搓路這條路呀。



林志對著話筒喊了半天,可是小傑已經掛了電話!

                 

八點!



小傑攔了一輛TAXI坐了上去,司機是個中年男人,臉色白的嚇人,他冷冷的問了句,去哪裡?



搓路13號公寓!



然後那個司機便不再說話,只是看著前方,面無表情的開著車,不是冬天,車廂裡卻冷的出奇,小傑渾身打了個冷站,彷彿呆在一個冰窟裡,他斜眼看了一下那個司機,他的臉上是種詭異的表情,有些陰森。小傑只希望能夠早點到搓路13號,他轉頭看著車窗外,路邊是一片漆黑,這是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好像沒有房屋,是片荒地。他輕輕的問那個司機,到了嗎?沒開錯地方吧?



到了!蒼白而淒涼的聲音。



小傑再看車窗外,車已經停下了,他匆匆的付了錢就下了車,一間古老破舊的公寓立在他的眼前,四週一片死寂,只能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他一下楞住了,不知道自己該怎樣了,他突然有種想回去的衝動,可是那輛TAXI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公寓的門口發出一陣輕微急促的咳嗽聲,一個瘦小的黑影向他移了過來,他不僅後退了幾步,死死的盯著那個黑影,他一向認為自己是個不知道什麼是恐懼的人,可是這一刻卻不明白什麼原因讓他這樣害怕,無助!



等那個黑影走近後,小傑才看清,原來是一個人,一個瘦小的老頭,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雖然那種笑意非常冷,可是比起剛剛那個開車的司機來說要好的多,老頭看了看他,然後說,你是收到約稿涵的嗎?



是的!



圍繞這個公寓來寫,內容不限,只要題目不變就可以,明天早上交稿,可以嗎?



可以。



這裡是幾根蠟燭,因為公寓太久沒人住,所以裡面沒電,不會害怕吧?



當然不會!小傑從那雙枯瘦蒼白的手上接過那些蠟燭,五根白色的蠟燭!



有太多的寫手來這裡寫這篇小說,可是卻沒有一篇像樣的作品,希望你能寫好它!



好,我盡力!



你自己進去吧,上樓的左手第一間,就在那裡寫,裡面什麼都準備好了!



小傑拿著那些蠟燭朝公寓走去,剛進去,一股陰風夾著霉氣直撲過來,他感到一陣窒息,身後傳來老頭飄忽不定的聲音——樓上風太大,別讓風把蠟燭吹滅了!



小傑轉頭看時,老頭已消失不見,只有一片寂靜。



公寓裡一片漆黑,小傑點燃一根蠟燭,眼前開始清晰起來,整間公寓空空如也,全是灰塵,不知道已經荒廢了多少年,正中間是一個木質的樓梯,站上去有些搖搖晃晃,小傑一邊摸索著上樓一邊想著,這家雜誌社可真是能想啊,居然要寫手到這種恐怖的地方來寫小說,可是話說回來,如果在這種環境下寫出來的小說一定非常成功。想到這裡,小傑感覺有些開心,他一定能寫好這篇小說!



推開左邊的第一間門,小傑順著微弱的光看過去,裡面只有一張舊的桌子和椅子,桌子上整齊的擺著一疊稿紙和一支筆,他走過去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只聽見「嘭——」的一聲,門被關住了,他抬頭看了一下四周,整個房間是全封閉的,沒有一絲風,他回想著老頭說過的話「樓上風太大,別讓風把蠟燭吹滅了!」



他不僅笑了笑,這個老頭可能神經不正常,這樣全封閉的房間怎麼可能會有風把蠟燭吹滅?他拿起筆,靈感如潮水般湧來,他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一切!



黑夜是如此的漫長,可對於正在瘋狂寫字的小傑來說什麼都沒有,他只知道埋頭寫小說,中途幾乎沒有停過筆,就在他寫到故事的最後一句——只見一把沾滿鮮血的斧頭立在空中,僅僅是在一剎那,朝木子的腦袋砍了下去!



突然,「吱呀」一聲,門開了,一陣風撲進來,一片漆黑,只聽見一聲嘶心裂肺的慘叫!那是小傑的聲音!



一切又安靜了,安靜的就像不曾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林志總感覺這些天有什麼事要發生,可是卻不知道什麼事,已經三天沒有小傑的消息,林志想,這人是不是寫小說寫瘋了?去了那個根本不存在的公寓寫小說,怎麼就再也不回來了呢?



他拿起電話撥通了小傑家的號碼,照樣沒人接聽,他開始有些擔心了,雖然自己不是寫小說的,也沒看過什麼約稿涵,可是雜誌社怎樣也不會規定寫手去一個地方寫吧?而且還是一個不存在的地方,小傑應該知道沒這條路的,可他為什麼還是去了?這中間是不是有些問題?想到這裡,他決定去一趟小傑家裡。



來到小傑家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他敲了敲門,沒有反應,裡面傳來一聲「喵——」,小黑的聲音!他扭了扭門鎖,裡面沒有反鎖,他徑直走了進去,開燈一看,空無一人,小黑已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他關上門檢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看看能不能找到小傑留下來的信或者什麼東西,可是一切都是徒勞的,什麼都沒有找到,他無力的倒在電腦前的椅子上,突然想到約稿涵,應該是在電子郵件裡面的,他剛準備插上電源開機——「喵——」一聲慘叫劃破夜空,林志衝進廚房,地板上一滴一滴的血,心跳似乎在那一刻停止了,林志順著那些血跡看過去,眼睛像死魚一樣的定在冰箱上,冰箱的縫隙處正往外滲出殷紅的鮮血,他感覺自己就像被放在冰箱裡一樣,他兩腿發軟,定在地板上不能移動,然後他看見自己像個幽魂一樣慢慢走到冰箱前,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拉開冰箱的門,一股刺鼻的血腥猛撲過來,他有些暈眩,一層冷氣散開後,他看見小黑支離破碎的軀體正在往下滴著血,那堆殘缺的肉塊上立著一個完整的貓頭,正用那雙散發著綠光的眼睛死死盯著他,彷彿看進了他的靈魂深處,胃裡面一陣翻滾,他轉身衝進衛生間劇烈的嘔吐,好像要把五臟六肺都吐出來一樣,他把臉埋進水池裡,讓冰涼的水刺激毛孔,減少這種恐懼。許久,他把頭抬起來,看著鏡子裡面蒼白的臉,他真的希望剛剛看到的只是一種幻覺,一場夢,他屏住呼吸從衛生間出來,鼓足勇氣朝廚房看去,一切安然無恙,沒有半點血跡的樣子,他重重的揉了揉眼睛,依然什麼都沒有,他深深的鬆了口氣,原來一切真的是幻覺!



他給自己到了杯開水,神經質的笑了起來,驀的,他彷彿聽見身後電源開關的聲音,他猛的轉身,笑容在他臉上僵住了,只見電腦自動開機,屏幕上是一片雪白,刺的他眼睛發痛,他感覺那一刻就像是置身在一個摸不著邊的地獄裡一樣,完全沒有思想,所有的意識都崩潰了,他處於夢遊般的狀態移到電腦前,眼裡是恐懼過度的死灰,只見屏幕一閃,一封約稿涵佔據了整個屏幕……



整個心情冰凍到了極點,他一個字一個字的仔細看完這封約稿涵,背後突然被某種東西重重的刺痛了一下,那不是來自肉體的疼痛,而是靈魂的撞擊。他轉頭,接觸到一雙尖銳的眼睛,那是小黑寒冷的目光,像把利劍一樣刺中了他,他聽見自己骨頭髮出「咯嘣」一聲,渾身散了架一樣的倒了下去!



林志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他努力的回想著在小傑家看到的一切,他痛苦的掙紮著,分不清到底是一場夢還是真實存在,不管是不是真實,小傑失蹤的事情卻是不可否認的,他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原因,甚至是種——謀殺!



想到這裡,他渾身一冷,眼睛落在鬧鐘上,八點!然後他起身離開房間向外面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可是,冥冥中卻有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牽引著他去一個地方,那裡或許就是地獄,可他沒有絲毫恐懼的去了。



他就那樣迷迷糊糊的被一種無形的東西帶到了搓路13號公寓,迷迷糊糊的被那個老頭塞了五根白色的蠟燭,然後又迷迷糊糊的進了那間全封閉的房間,可是他沒在稿紙上寫一個字,只是整個晚上坐在那裡發呆,像個殭屍一樣!



天快要亮的時候,他隱隱約約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那聲音裡透著淒涼和破裂,那似乎是小傑的聲音,樓下傳來的聲音,他慢慢走到樓下,順著那個聲音走去,然後,他在一間門後面停住了,這是哪裡?公寓的後門嗎?小傑在裡面?是的,肯定是的,他重重的推開了那扇門,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一切就好像是做夢一樣,一陣冷風猛撲過來,他定了定神,天那——這後面是一片荒地,可是卻堆滿了墳墓,冰涼的汗水順著他的臉淌了下來,他的眼神落在那些墓碑上,不同的照片和名字,他看見了兩張熟悉的照片,那是小傑和那個給他蠟燭的老頭的照片。突然,所有的意識在那一刻全部清醒了,他感覺自己的心臟正在被一片一片的割碎,痛的喪失知覺。



他必須要離開這裡!立刻!



他驀的轉身——一個人站在他的面前,一個血淋淋的人站在他的面前,雙手高高舉著一把斧頭,鮮紅的液體順著斧頭滴落下來,那是小傑!



一瞬間,那把帶血的斧頭朝他的脖子砍了下去,「嘭——」的一聲,頭落在地板上,沒有疼痛,只有冰涼的感覺,林志感到自己的頭在地上不停的滾著,然後停了下來,他睜開眼睛,剛好觸到一塊墓碑,上面寫著——一百!林志!



他看見自己的照片正在向他微笑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0 16:19:04

我不明白列∼∼
為什么要殺這么多人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