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2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0 10:08:15

一通電話通常是一個故事絕佳的出發點。

    要是打來的是個漂亮的女人,而接電話的男主角又很帥,那他們兩個十之八九會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要是打來的是個殺人魔或是綁匪,那接下來就是一齣動作片。

    要是打來的是死神,那就會變成某白爛作家寫的死神遊戲。



    「周先生嗎?我是西屯分局刑事組的林系圭警官,請問你今天下午有空嗎?」

    「嗯?」突然接到一通警察打來的電話,周王陳有點措手不及地從電腦前站了起來,急忙地說:「呃……林警官是嗎?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呢?」

    「住在你對面的劉太太,你熟悉嗎?」

    「啊,我認識啊。」周王陳說。劉太太就住在他家正對面,雖然稱作「太太」,但劉太太其實也不過才二十多歲,只不過長的實在不怎麼樣,看起來像比實際年齡多老了好幾十歲。再說她也結了婚,這太太兩字鄰居們當然也就叫順口了。

    「那劉太太在昨天於家中遇害的消息你知道嗎?」

    「啊……是嗎?」聽到這消息周王陳只是錯愕了一下,畢竟跟劉太太沒有多熟。再說他今天睡到了中午才起床,起床後就一直坐在電腦桌前趕工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完全不知道。

    「嗯,如果方便的話能夠到警察局幫我們做個筆錄嗎?要不然我們親自去找你也可以。」

    「筆錄?什麼的筆錄?」

    林系圭解釋道:「也沒什麼啦,就是想請你說一下當晚有沒有什麼可疑人士在附近出沒,或是有沒有看到劉太太家中有任何異樣。」

    「是嗎……不過我今天有工作要趕吶。」周王陳看了一下電腦螢幕上只做了三分之一的報表。

    「不然可以請你今晚調出半小時來嗎?只要半小時就夠了,我們去你家就好了。」

    「嗯……好吧。」周王陳答允道。半小時就半小時吧。



    林系圭的外表是那種看起來不管在職場熬多久都不可能出頭天的普通中年人士,台灣有很多像他這種人。

    「周先生,你的名字很少見耶,三個字通通都是百家姓。」林系圭笑著接過周王陳遞來的茶,講了個無聊的開場白。

    周王陳也笑嘻嘻地回答:「是啊,有時候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姓周還是姓王還是姓陳,哈哈……」

    林系圭也廢話不多說了,直接開始問話。劉太太的死因是刀傷,全身上下被砍了十幾刀,陳屍在客廳沙發上,早上被羊奶收費員發現的。

    「所以說是遇到搶劫囉?」周王陳說。

    林系圭點頭:「嗯,而且很有可能是熟悉劉太太家中情形的人下的手,你應該知道劉太太的先生是做什麼地吧?」

    「好像是大陸的工廠廠長,是生產什麼的我不清楚。」周王陳說。這是附近的三姑六婆跟他說的。

    林系圭一雙沒啥威脅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周王陳看,說:「劉太太的死亡時間推斷是晚上八點多,而劉太太八點的時候都會準時收看連續劇,所以我們推論兇手是趁著劉太太在專心收看連續劇時潛入將劉太太殺害的。」

    「嗯,兇手連劉太太會準時收看連續劇這點都知道是嗎?」周王陳像是領悟了什麼似的點頭。

    「對,所以兇手一定跟劉太太非常熟的人。」林系圭眼睛的定點不變,惹得周王陳不耐煩地說:「警官先生,你是把我當嫌犯看待嗎?我告訴你,我跟劉太太只見過兩三次面,我連她家有幾個門也不知道,如果你是要問這些東西,那就省了吧。」

    林系圭收起了他那直勾勾的眼神,略帶歉意地說:「抱歉,這是程序,還沒找到兇手前,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兇手的。」接下來林系圭拿出了隨身的筆記本,道:「那我們就進入正題吧,周先生,昨晚你有沒有見到任何可疑人士?」

    「沒有。」周王陳幾乎沒有思考。

    「那有沒有察覺到劉太太家中有異樣?」

    「沒有。」周王陳回答。他平常很少管鄰居家裡怎樣怎樣的。

    接下來林系圭又問了幾個類似的問題,劉太太家中平時有什麼人出入啦、有沒有怪聲音、劉太太有沒有什麼不正常的行為等等,周王陳都一一敷衍回答,因為他平常也沒去注意這些,也因為他的心中正在為第一個問題煩惱。昨晚有沒有任何可疑人士?

    照理說是沒有的,但周王陳心中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就是不對勁,昨晚他好像看到有人,但記憶卻又模模糊湖……

    「都沒任何不正常的地方嗎?周先生。」林系圭低頭看著筆記。

    周王陳揚起眉毛回問:「你是覺得很奇怪一個女人在我家對面被砍了幾十刀而我卻都沒發現嗎?」

    「是有點奇怪。」林系圭不置可否。

    「但你剛剛也說過兇手是趁劉太太在看電視時潛入她家的,既然如此,兇手又怎麼可能會被人發現呢?」

    「……你說的也對,周先生,你乾脆來我們組幫忙吧。」

    周王陳笑笑:「我沒你們那麼專業,這些都還只是我猜的。」

    是誰?是誰?昨天他明明看到有人在劉太太的家裡啊……

    這個問題一直到林系圭離開,周王陳都還想不起來。不是他不想告訴警方,而是在他還沒想起來前就告訴警方,那反而會更麻煩,還是想起來後再跟警方說吧。

    林系圭走後不久,天空下起了大雨。

    該把衣服收起來吧……自己也該娶個老婆了吧,要不然自己一個人要趕工作還要作家事,周王陳心裡碎碎思索著,離開了電腦桌往陽台走去。

    外面的風雨很大,已經有幾件被吹落的衣服在空中打轉著,周王陳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還好都不是自己的。周王陳順便看了一下對面的劉太太住家,劉太太家門口已被警方的封鎖線給隔住了,但現場卻沒半個警察,就連小孩也進的去。

    突然,像是有一道閃電劈進周王陳的腦裡,把一塊石頭給劈的破散,是那塊封住昨天記憶的石頭。昨天在陽台上的記憶鮮明清楚的回到了周王陳的眼前。昨晚,就是在這裡,他看到了一個男人正站在劉太太的陽台上講電話,而且那男人也看到了周王陳,還對他笑了一下。

    「啊啊啊!」周王陳拍了一下大腿,把衣服胡亂塞到�裡,拔腿往樓下跑,他必須趕快把這件事情告訴警方,才隔了一天,他怎麼會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把衣服隨手丟到床上後,周王陳才發現衣服已經濕掉一大半了,連他的臉跟眼鏡也被雨給淋濕了。他突然又想起,那個男人似乎也有戴眼鏡……但那究竟是誰?

    周王陳來到浴室把眼鏡摘下來往洗手台一丟,接著打開了水龍頭就把頭給埋了進去,開始靜靜地思考,那個男人到底長什麼樣子?既然可以看到那男人對他笑,就代表有看到他的長相才對啊,怎麼會忘了呢?

    等等,等等,等等。

    那個男人,那個男人,那個男人。

    周王陳伸手關掉了水龍頭,水沿著他的頭髮滴答答的不斷掉入洗手台內。

    滴滴滴,答答答。

    整間浴室就只剩下水滴的聲音。

    他的頭緩慢的抬起來,面對了鏡子,面對了他自己,面對了昨天的那個男人。

    那就是他自己啊,昨天在陽台上的那個男人就是他自己!他看到他自己在對面陽台上講電話,還對著他笑了,對著他揚起嘴角笑了。然後他還嚇到衝進浴室猛衝冷水,身體也沒擦就糊裡糊塗的跑去睡了……怎麼睡一覺起來就把這事給忘了呢?

    「真的是我?」周王陳把手放到鏡子上、放到自己的臉上,慢慢的合著水滴往下滑、往下滑。

    突然,電話響了。

    周王陳眼神死寂地看著勁中的自己,絲毫沒注意到電話。

    嗶,轉語音信箱。

    是林系圭的聲音:「周先生,你不在嗎?那希望你聽到留言後來警局一趟。」

    語音信箱的聲音夠大,周王陳注意到了。幹什麼?是要來抓自己的嗎?因為有個跟他長的很像的人殺了劉太太……或者說不定就是他自己本人殺了劉太太?

    「殺劉太太的兇手我們抓到了,是個毒蟲,在劉太太家附近觀察好幾天了,你應該也有見過他,希望你可以來幫我們做個筆錄,指認一下……」

    兇手不是自己?周王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甩了甩滿是水滴的頭,去房間接了電話:「林警官?你說兇手抓到了?」

    不過林系圭早已掛斷電話了,電話那頭只剩下空洞的嘟嘟聲。

    兇手抓到了,兇手抓到了……但他昨天看到的那個男人呢?是幻覺?

    或是反映在劉太太陽台玻璃上的倒影?但不可能啊,他那時候又沒在講電話……

    不,說不定這是警察的陷阱,說不定警方已經知道他就是兇手,設了個陷阱要他到警局自投羅網。

    不對啊,他明明不是兇手啊!一個人再怎麼健忘,也不可能把一個女人被自己砍了二十幾刀這種事情給忘記吧?

    周王陳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頭,感覺腦袋就像快爆炸一樣,他已經快瘋了。

    忽然,他又想起那些鄰居三姑六婆來分送過年禮物時無意間跟他講的一件事情。

    林太太口沫橫飛地說著:「喲,我說那劉太太也真是的,明明前幾天跟她說好送禮物的事,她又忘了,而且不只是這次啊,好幾次了。她才二十多歲就得了健忘症,這怎麼得了啊……」

   周王陳當時只是笑笑收了禮物,關於林太太接下來又鬼扯了些什麼街坊八卦,他根本沒注意聽。


   「喲,我說那劉太太也真是的,明明前幾天跟她說好送禮物的事,她又忘了,而且不只是這次啊,好幾次了。她才二十多歲就得了健忘症,這怎麼得了啊……」

   「喲,我說那劉太太也真是的,明明前幾天跟她說好送禮物的事,她又忘了,而且不只是這次啊,好幾次了。她才二十多歲就得了健忘症,這怎麼得了啊……」

   「喲,我說那劉太太也真是的,明明前幾天跟她說好送禮物的事,她又忘了,而且不只是這次啊,好幾次了。她才二十多歲就得了健忘症,這怎麼得了啊……」


    好幾次了……又忘了……

    周王陳猛拍一下大腿,突然想起了一個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的傳說……



    台中火車站前,除了來來往往的旅客跟外勞,也不乏幾個擺在一起的算命攤。

    「姓名?生辰八字?」留著張大千式鬍子的年老算命師問。

    「都在這裡。」男人遞過一張紙。

     算命師攤開紙一看,嘖嘖道:「你的名字很特殊啊,三個字都是百家姓。」

    「是啊,有時候都搞不清楚我姓什麼了。」男人沒笑。

    「算什麼?」

    「嗯……算我最近有沒有血光之災好了。」

    算命師屈指一算,皺著眉說:「血光之災是有的,死可免,傷不可免。別認為老頭我說話太直接,我一向鐵口直斷。」

    「是喔。」男人掏出幾張鈔票,放到桌上就走。

    算命師被男人如此豪邁的動作給愣住了,但馬上就拿起了桌上的鈔票,低頭數了起來,喃喃唸道:「好一個肯多付錢的客倌啊……」

    此時,算命師頭上傳來一個聲音:「我要算命。」

    「姓名?生辰八字?」算命師連忙低著頭把鈔票塞進褲袋裡。

    「都在這裡。」一張紙遞了過來。

    算命師攤開紙一看,張大了嘴巴:「你的名字……」又抬頭看了客人。

    「剛剛那位客人,也許你算錯了吧。」客人笑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0 16:53:38

也就是講有兩個很相像的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hnaomi
騎士 | 2009-6-20 23:52:04

怎麼看不是很懂哩{:3_328:}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21 23:05:23

所以最後誰是兇手呀∼

看的不是很懂∼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4 + 4 0.0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