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2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2 10:38:32

這是我前不久的一次親身經曆,自那曰遇到這件事,至今有時我還不敢在夜間獨自出門。

那曰,我到鄉下一個親屬家去串門,由於多年未見,見面後彼此很親熱,在晚飯後,坐在火炕上,喝著茶水,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就聊到了半夜十分。

也許是茶水喝的太多的緣故,越來越強烈的尿意,使我再也無法忍受住膀胱的煎熬,無奈何,問清了廁所的位置,沖出了房門。

在我們這�的鄉下,每戶人家的院子都很大,而廁所又都整齊的建在院子之外(據說,是村==為了執行當地==的政策而統一建的,如果廁所還象以前那樣建在院子�,就不會有後來的事了).

排泄挖身體內的廢物,我一身輕松的走出廁所門的時候,我卻驚訝的發現,我竟然找不到我那個親戚家的門了。

雖說是夜半時分,可是我清楚的記得出來的時候,村�還有不少人家燈火通明,可是才幾分鍾的功夫變的一片漆黑,好象原來熟悉的房屋也發生了改變。

或許是停電了?我發生了錯覺?我當時這麼想。

順著來時的方向往回摸去,可是到了大門時我愣住了 ,那是兩扇用木頭釘的木柵門,可我親屬家是鐵門啊。

是我著急跑錯了方向,還是我記錯了,我一陣發蒙。

我又在黑暗中向左又向右,去找我親屬的家門,可我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我沒有摸到一扇鐵門!

一陣寒氣直沖向我的發梢。

我就這樣在黑暗中摸索著,找尋著,可是我親屬的家就象憑空消失了一樣。

不知在黑暗中過了多久,一絲微弱的燈光(不是電燈的燈光)從前方不遠處傳來。

我心中一喜,既然有燈光,一定就有人沒有睡覺,我正好去打聽一下,同是一個村子的人,當然會比我清楚村中諸家的位置了。

燈光是從一個場院�的小屋發出的。

我走到小屋附近的時候,剛好有一個人從小屋�探出頭來,還沒等我出聲,那人到先開口喊道:“來啊,大兄弟,正好三缺一,來湊個手啊。”

在我們北方一到農閑的季節,許多農民趁這個農閑時節,整天的喝酒、打牌,是一件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事情了。

我沒有推辭,應了一聲就進了小屋。

屋�擺設很簡單,只有一張桌子和四把椅子,桌子上的麻將已經碼好了,見我過來,屋�的三個人都站起來和我打招呼。

我說明來意後,坐在東首的那人看了看我說:“你要去的那家好找,就在附近,你那麼著急做什麼,來,陪我們玩幾圈,一會我送你回去。”

“就是啊,我們正好著急呢,你看三缺一。”北首的那人也接著說道。

“好久都沒人來湊手了……”西首那人幽幽的說。

“來來來,坐下,坐下,先來兩圈在說。”一個人熱情地拉著我的手,把我推到了空位之上。

那人的手好涼呀,涼的有些刺骨,我從出生到現在還沒有遇到這麼涼的手呢。

盛情難卻,我只好坐在了那個空位上。

屋�的光線太暗了,只有兩盞多年不見的煤油燈。微弱的燈光搖曳著,在昏暗的燈光下,那幾個人的臉龐顯的有幾分猙獰。

兩圈牌下來,我忘記了此行的目的,全心全意的打起牌來。

就這樣不知打了幾圈牌,那幾人突然好象約好的一樣,同時面色一變,把牌一推:“不行,不玩了。”

見主人無意繼續,我也推牌而起,起身就往外走,當走出幾步時,我突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回身問道:“你知道我親屬家的位置吧。”

“不用了,你到外面就看到了。”一個冷冷的聲音說:“天快要亮了。”

“我──”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被人推出了小屋。

“快走,快走,這不是你呆的地方。”

“哎,你們……”我有些不滿。

回答我的是“!當”的一聲關門聲。

“這些人……”我翻了一下口袋�的錢。我掏出了一張五十的整票,換回一堆零錢,總的算來,大概贏了二十多元。

走不出幾步,忽聽有人叫我的名字,循著聲音望去,正是我親屬。

“你跑那去了,害的我們找了你一宿。”

見他一副著急的模樣,我不覺的微感歉意。

“我上廁所出來,沒成想你們這停電了,不知怎麼就迷了路怎麼也找不到家了,走到這被你們村子的人拉著打了半宿的麻將……”

“竟扯淡,什麼時候停電了,不信你看。”

這時我才發現,果然有很多家亮著電燈的燈光。

我一愕,“沒停電?不能吧,我和幾個人借著煤油燈玩半宿。”

“煤油燈?現在誰還用那玩意呀,點只蠟也比那強得多啊,對了,你和誰玩了半宿?”

“在場院的小屋啊。”

“又扯淡,場院上那有小屋呀?”

見他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我驀的感覺到一陣氣憤,嚷道:“我這麼大人還能騙你,你看,我贏的錢還在這呢。”我掏出了口袋�的錢。

我親屬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順著他的目光我也向自己的手望去,我的手一抖,手中的錢就如同失去生機的黃葉,飄飄而下。

一股涼氣直沖我的腦頂,那錢,是給死人用的紙錢!

“你,你是不是遇到鬼打牆了。”親屬顫聲的說道。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我一直都是唯物主義者,從來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更不相信什麼鬼打牆。

跑到場院的時候,我愣住了。

場院�並沒有什麼小屋,在我見到小屋的位置上只有三座長滿了荒草的墳塚。

借著早晨微弱的亮光,我可以看到在一座墳尖上壓著一張我十分熟悉的東西。

那張五十元的人民幣。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3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22 12:41:00

上廁所上到打麻將真厲害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2 16:14:09

2# 墮落的狼爪


我想∼∼∼∼
只是那三個好兄弟悶而已吧∼∼∼

沒有什么惡意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