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3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2 15:14:44

「幹!這個床到底是討厭我哪一點啊?搬進來到現在換了兩次床板了!」

一個面容有些憔悴,留著些微鬍渣的小夥子幹罵著。

講髒話乃是現代青少年發洩情緒的普遍方法之冠,不論是小孩大人都能朗朗上口,

算的上是一種全民運動。

小夥子一氣之下又起身走向五斗櫃的電話,伸出手熟練地撥了號,等待之餘站著三

七步碎碎念著。

「喂!這裡是碧奇家具行嗎?你們的床我一定要退!已經三次了!三次了!你們的

家具到底是不是從大陸弄來的啊?」小夥子語氣充滿著怒意地罵道。

「您是劉先生吧,我們的家具是以品質第一做招牌的,家具有所損壞,十有八九是

使用不當造成,恕不退換。」服務員莞爾,仍是親切有朝氣的聲音。

劉先生是個半工半讀的大學生,由於經濟關係,租了一棟公寓在外居住,但是才剛

買的單人床,一個月壞了三次,都是左下角腳柱塌損導致床板不穩,一來劉先生無

法有安穩的睡眠面對翌日的工作,二來劉先生常常因為床傾斜而睡到落枕,也因此

劉先生的脾氣在一個月內暴增。

「操妳娘的!」劉先生用力地掛上電話,快步走回房間。

「嚐嚐腳柱攻擊吧!喝啊!」一如往常,喜愛摔角的劉先生在自己的床上玩起幼稚

的幻想摔角,今天他的對手是企鵝家族填充玩具。

雖然說是摔角,但劉先生在自己的單人床上打摔角是以不重創為原則,簡單說是不

會將填充玩具高高舉起,再重重落下的招式,因為白痴都知道自己的床會壞,雖然

劉先生的個性很白痴。

「林北是最新一屆WWE冠軍!」劉先生踩在一"腳柱"上高舉著用彩色筆跟礦泉水紙

箱做成的腰帶,興奮地大叫。

「時間不早了,明天早上有課,你這嫩摔角選手要負責陪我睡覺。」劉先生躺回自

己呈三十度傾斜的床安然入夢。

—翌日—

「劉白穆,劉白穆?」一個白髮蒼蒼的教師搖晃著點名單。

「有!」此時,一個人影正逼近著,以被發情大猩猩追的神速奔跑著。

「老師!有學生發狂了!」

「小心阿老師!您不想摀著屁眼去上下一堂課的話可以先自習。」

幾個熟識的朋友正開著無聊玩笑。

「安全達陣!」人影以一個漂亮的滑壘滑進教室,緊接著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劉白穆同學,妳不想被記曠課還算有上進心,回位置去。」教師心平氣和地說。

「是的裁判。」劉先生一貫的回答。

「黑洞是個無限大的空間,什麼東西被吸進去了就絕對出不來。」正當老師講的正

興起的時候發問聲響起:「老師,我還是不懂,再大的空間也不可能無限大阿,這

樣說太科幻了。」學生莞爾,教師便開口說道:「換個說法來講,它又好比台灣政

客們的口袋……」

「喔!老師我懂了。」

老師口沫橫飛地不停講課,速度之快有如子彈列車。

經過了長達五十分鐘的課程,當教師發現課講完時還剩下十分鐘,心理不禁感慨著

終於能有閒暇時間喝口水陪學生聊天了。

「老師,提早下課吧!」

「提早下課是明智的選擇啊!」

「我愛睏了啦,先睡一會兒了,晚安老師。」

「想不想聽故事?」教師的清清嗓門:「我講一個民間故事給大家聽聽吧。」

雖然心中是千百個不願意,但為了討好老師讓老師能夠維持一個禮拜請全班一次飲料

,只好強顏歡笑地答應了。

「請問誰家是打地舖,睡覺不睡床的?」教師先提了個問題。

「我,老師我都在賓館累到睡著耶。」一位學生的低級玩笑,引來周圍的細微噓聲。

教師乾笑了兩聲,拉把椅子坐下:「每個人睡的床,都有一個所謂的床靈。」

「當一張床完工的時候,屬於自己的床靈也會一併誕生,如果不好好對待自己的床,

床靈可是會記恨,伺機復仇的。」

「老師,那如果在床上跟馬子做那檔事,算是對床靈好還是壞咧?」那位學生按耐不

住嘴巴,又開始嘴癢發作。

「你鬧夠了沒?操!你想被我插一個墓碑嗎?」劉先生發怒,完全不給面子地開罵。

這位嘴癢的同學很識相的乖乖閉嘴,把臉給別了過去。

此時,下課鐘響。


「阿劉,剛剛國文課你幹嘛發飆?」一位死黨跑來關心地問道。

「我家的床…沒,沒事。」劉先生隱瞞了朋友,可以說是犯了當朋友的大忌之一,"對

朋友不老實"。

捱過了放學,劉先生步伐走的比其他人快,她只想盡快回家。

隔天,劉先生並沒有來上課。

「妳她媽的聽說了嗎?阿劉掛了!」一位學生甲正與同儕們討論著劉先生昨天的事。

「我聽說,是被打炮強拿折刀砍死的耶!」打炮強,即是昨天那位嘴賤的不得了的學生。

「同學們,安靜一下。」班導走進教室了。

平常一向幽默的班導語氣嚴肅了起來,不用說也知道是想宣布什麼事。

「劉白穆同學,昨天再家裡發生意外…逝世了。」班導的表情僵著。

「老師,請問是怎麼死的?是自殺還是?」劉先生的死黨膽怯地發問。

「這老師不清楚,據說,跟她的床有關,好像是腳被彈簧扯斷,出血過多死。」班導的

眼神開始盯著幾個常常說不該說的話的黑名單學生。

「哈,笑死人了!被自己的彈簧床殺的咧!」果然,其中一個黑名單中的學生嘴癢了起來。

「笑?你不懂得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對吧?是不是應該請你家長來一趟?我很想問問你家長

是怎麼教妳的,教出了一個垃圾來呢。」班導以一種充滿殺氣的語氣開始罵人。

「唉唷,垃圾又不是只有我,你看打炮強阿、肚正剩阿也是垃圾阿,幹嘛光講我啊?」該

學生的目中無人,看得出家長管教有方。

「哈,不要強調拿別人來比了好不好,垃圾就是垃圾,最多的差別就只有可回收跟不可回

收的而已。」老師的每句話都看似有無形的殺氣圍繞著。

—下課時間—

「其實我知道阿劉怎麼死的,我叔叔在水果上班,還沒印以前我無聊都會去她那看一下稿

紙。」一位同學乙說道。

「是喔?那她怎麼死的?」另一位好奇心勝過一切的學生問道。

「看敘述是說,阿劉呈大字型躺在自己床上,左下角的彈簧很離奇地彈出來,彈出來也就

算了,可是那個彈簧整個鑿穿阿劉的小腿耶!」同學乙敘述的跟玄疑片一樣,好像人是他

殺的似的。

「幹!這個猛耶!然後咧?」

「他小腿被鑿穿嘛,然後阿它的床,從她躺的位置看的話,它的床是一個直角唉!」

「直角?」

「丟啊!原本床腳有墊東西,好像是因為它的床是斜的,結果床中間像被對折了一樣,把

阿劉整個人吃進去。」


一個陰暗的辦公室,門口貼著水果的圖案。

「太棒了太棒了!我要的就是這種!等下馬賽克不要太多,重點部位有遮就好,能多血腥

就多血腥。」

一張照片中,一男子躺在內部陷下的,血跡斑斑的床上,左小腿有條彎曲物頂著,彎曲物

上坐著一個企鵝家族填充玩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0.0∼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3 00:59:27

是不是那個班主任∼∼∼∼∼

{:3_284:}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