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1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3 11:17:40

夜晚,十一時左右,雨下得很大。

的士司機彭斯駕車駛過一條馬路,遠遠見一個白色的影子在招手。

駛近一看,是一個年輕瘦怯的女郎,站在一個人家門口,全身都淋濕了。彭斯忙開了門,讓她進來。

「小姐,要到哪裡去?」他問。

「沒有關係,向前駛吧。」女郎道。

彭斯向前駛了一回,仍不見女郎開口,禁不住問道:「小姐,妳沒有一個目的地嗎?」

「沒有。」女郎沉吟了一會答。

彭斯感到啼笑皆非。

「沒有目的地,叫我駛到哪裡去?」

「隨便是那裡吧。」

「我看妳身子已濕透了,再不找個地方換件衣裳,恐怕會著涼的……要不要我送妳到一家酒店或公寓去。」彭斯說。

「不行,我沒有帶錢。」

聽到「沒有帶錢」這幾個字,彭斯更覺可笑,如果她沒有帶錢,這一趟車子不是白開了?

他偷偷向倒後鏡望去,見女郎雖然瘦怯,相貌卻長得非常清秀。由於她的衣裳已經濕透,身體的曲線若隱若現,更覺動人。

他忽然起了歹念,說道:「既然妳沒有地方可去,要不要到我的住處去換件衣裳?我自己租賃一層房子,�面沒有別人的。」

「也好。」女郎無可無不可。

彭斯大喜,便向自已住處駛去,把車子停在門前,引導女郎上樓。經過大門時,司閽人向他點點頭,用懷疑的神色向他身後的女郎望了幾眼。

彭斯把女郎帶到三摟,掏出鑰匙來開了家門。雖是王老五之家,卻不算太凌亂。

「我借件睡衣給妳穿吧。」彭斯道。

「謝謝。」

他把睡衣拿來給女郎替換,在把衣裳交到她手上時,乘機觸了一下她的指尖。只覺好冷,冷得怕人。

「妳說不定已著涼了,趕快換衣吧。」彭斯說。

女郎點點頭,便在他面前把自己的濕衣裳除下,只稍稍背轉身子。彭斯沒想到她那樣爽快,不把房門關掩,便把赤裸的身體示人。他把臉側轉過去,但實際上他的眼角卻偷窺著女郎的身體……啊,好一副清秀苗條的身材,纖腰一握,玉腿修長,而在那些適當的地方卻是異常的豐滿。

女郎緩慢地把他的睡衣穿上,她一點也不介意彭斯的偷窺,似乎還願意讓他多看一眼。

她把睡衣穿上後,顯得異常的寬大(彭斯的身體比她的要大得多),但這樣看起來,更覺性感。

女郎低低說了一聲:「謝謝你照顧我,我叫嘉莉。」說完,便躺在彭斯的床上,閉上眼睛。

隔了一會,毫無聲息。彭斯叫她一聲,也無回應,想不到她這樣快便睡著了。彭斯坐在床邊,細細欣賞她的睡態,心頭的慾念益發難以遏制。

他俯身下去,在嘉莉的唇上親了一下,沒有反應,她睡得真香。

他的膽子又大了一些,索性把燈光熄去,也上了床,把嘉莉的睡衣鈕子解開,伸手接觸她那光滑的胴體。

嘉莉的身體似乎顫動一下,然而並不反抗,彭斯認為這是一種默許。

他的動作更加大膽了,把嘉莉的衣裳全脫去……

嘉莉雖然偶有反應,但全部時間總在熟睡之下。彭斯暗暗好笑:這女郎真是貪睡得可以。

在他獲得滿足後,便起來穿好衣服,又出外駕「的士」去了,把嘉莉留在他家中。心裡想著剛才經過的事,很感得意,不覺又駛到嘉莉上車的那條街道上。

雨已經停止了。

街道本來是一樣的寧靜,可是彭斯注意到,剛才嘉莉上車的地方,有一對中年男女在爭執,女的似乎在哭。

不知是為了好奇,還是某一種敏感的心理,彭斯把「的士」的速度放慢,想聽聽他們說些什麼。

那女人在歇斯底里她哭泣,男人在安慰她,有時又似乎在責備她。兩人的情緒顯然都很暴躁。

「我說過不會不見的,妳再想清楚一下。」男人說。

「是不見了,她明明在床上的,我不會記錯。我只離開了一下,她就不見了。」女人一面哭,一面說道。

「死人怎麼會走路!」男人猛抓一下自己的頭髮,忍不住說了這樣一句話,但隨即覺得失言,四周望了一望,看有沒有被人聽見。

彭斯自然是聽見了,他心�覺得奇怪:「死人怎麼會走路!」猛地心�一震,敏感到什麼不妙的事情。

只聽男人又道:「我本來告訴過妳,不要太衝動的,妳不聽我的說話。」

「衝動,衝動,我就是不喜歡那鬼丫頭,有她在一天,我不會快樂!」

「唉,其實嘉莉也沒有得罪妳呀。」

「啊,現在她死了,你就幫起她來了,嗚嗚,嗚嗚……」女人大哭起來。

「不要哭,不要哭,妳再哭,把鄰居的人都驚動了。」男人急欲把她拉進屋內。

彭斯的腦子轟然一聲,他明白這一男一女說的是什麼,但希望這不是事實。

他把車子停在那中年男女的身邊。

「先生,你們在找尋一位小姐?」彭斯大膽地詢問。

「啊……」男女同時吃了一驚似的:「沒有,沒有。」

「是不是一位叫嘉莉的小姐?」彭斯追問。

「你……你怎麼……」女人想說「你怎麼知道」,男人連忙把她阻止。

彭斯說:「我希望我的消息對你們有點幫助。大約在兩個鐘頭前,我駕駛的士經過這裡,有一位穿白衣裙的小姐招呼叫車。當時正下著傾盆大雨,我把的士停下來,她上了車。後來她告訴我,她的名字叫嘉莉。」

那一雙男女一同聽得目瞪口呆。女的忽然伏在男的身上大哭道:「我說她逃走了,你不信,你瞧,她真的逃走了。」

「不可能的。」男的正色對彭斯道:「我希望你記憶清楚,不要胡亂編造。嘉莉是我的女兒,她已經死去廿四小時了。」

彭斯覺得像給人淋了一盆冷水,又像全身置於冰窖之中,這個答案是他所預料、可是又不願意得悉的。

「你肯定她已死了?」他問。

「是的,她是我的獨生女兒,今年才十九歲。她死後,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她房中守望著她,希望能有一個奇蹟,令她甦醒過來。但是不可能,她的心房早已冰冷了。所以,我懷疑你載的客人是另一位女客,這完全是一場誤會。」

「不會錯的,她還在我的家中。」彭斯道。

「啊……」那一雙男女又一次露出驚愕的神色:「你快點載我們去看看。」

「上車吧。」彭斯道。

在車上,中年男子自稱是施爾華,那女人是她太太。

彭斯把他們帶回家中,當他掏出鑰匙來開門時,他的手禁不住索索發抖。施爾華太太也把身子緊靠在她丈夫懷中。

門打開了,彭斯記得剛才出門時,電燈是亮著的,現在卻是漆黑一片。

他開亮了所有房內的電燈,見床上空空如也,嘉莉卻早已不見。

「她對你說過什麼話?」施爾華問。

「她說話很少,只說沒有地方可去,當時她的衣裳已經濕透,我說讓她回家來換件衣裳,以免著涼,她很快便答應了。」

「你瞧,她沒有死,她真的沒有死!」施太太緊張地說。

施爾華用手勢阻止她,要她情緒安定點。

彭斯忽然指著客廳沙發的一角道:「那是我的睡衣,剛才我借給她穿的。」

他走過去,把睡衣展開來看,似發現什麼似的:「你們快來看,這上面還沾有她的頭髮。」

施爾華夫婦走過來,見那頭髮十分柔軟,幼而且長,顯然不屬於彭斯所有。

施爾華手握長髮,即有所感觸,兩眼一紅道:「嘉莉,我對不起妳!」

「現在該怎麼辦?」施太太道。

「出去找找看,也許走得不遠。」施爾華說。

「你到底認為你的女兒已死了沒有?」彭斯追問。

「只有天知道。」施爾華道。

三人匆匆下樓,問司閽人有沒有見一個白衣少女走出門去。

司閽人對彭斯說:「你和她進來的時候,我是瞧見的,但出去卻不曾見到。那女人有無古怪。」

「什麼古怪?」彭斯問。

「她走路時,好像是足不到地,有時簡直不像走路,是……飄……飄過去的樣子。這也許是我老眼昏花,看糊塗了吧。」

此語一出,彭斯和施太太都打了一個寒喋。

「快去找去。」施爾華道:「希望能在附近找到她。」

「找到她便怎樣?」彭斯反問一句。

「我要再勒死她一次!」施太太歇斯底里地尖叫說。

施爾華急推她一把道:「不要胡言亂語。」

他們分開兩頭尋找,彭斯向東,施爾華夫婦向西。

大約半個小時後,他們又回到原處,攤開雙手,表示一無所得。

「你們還是快去報警吧。」彭斯道。

施爾華夫婦若有難言之隱.搖搖頭道:「謝謝你,我們回去想想再說,希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情告訴人家……如果你說出去,對你也是不好的。」

彭斯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說出來確是不大好,他有誘姦女搭客的嫌疑。便點點頭,表示默允。

施爾華夫婦回到家中,情緒沮喪,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聽到樓上有輕微的聲響,兩夫婦同時一驚。家中沒有飼養小貓小狗,如果說有什麼生物,除非是老鼠,要不然就是……

樓上正是嘉莉的房間,施太太驚得撲進丈夫懷中。

「我上去看看。」施爾華道。

「我……我也去,不要留下我。」施太太連忙道。

兩人提心吊瞻地走上摟去,見嘉莉的房門虛掩著。

「那房門,你出去時不是關上的嗎?」施太太問。

「好像是。」丈夫低聲答。

「怎麼會打開了?」

「不知道,先不要胡思亂想。」

施爾華走在前面,慢慢推開房門,「呀」的一聲,房間是黑的,施爾華開亮了電燈。

赫然見床上坐著一個白衣女郎。背向著房門,因此看不見她的容貌。

施太太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施爾華緊摟著她,揚聲問道:「嘉莉,是妳嗎?」

沒有回答。那白色背影的肩頭似乎聳動了一下,隱隱有哭泣之聲。

「嘉莉,真的是妳,妳沒有死?」施爾華驚喜地把太太一堆,繞到她前面去看。

「啊……」施爾華楞在那裡,面前的白衣女郎的確是嘉莉,但卻面色慘白,雙目緊閉,早已死去多時。先前的哭泣之聲和聳動的肩頭,看來都是一種幻覺。

「嘉莉!」施爾華再叫一聲。

白衣女郎依然沒有回答,「霍」地倒在床上,直挺挺地躺在那兒。

「我要打死妳這僵屍…」施太太忽然似瘋狂一般,舉起一張椅子向嘉莉身上劈去。

施爾華想阻止她已來不及了。

施太太那張椅子正對著嘉莉的臉孔劈下,剎那間,嘉莉的臉裂成四五片,每一條裂縫�面滲出鮮紅的血來。情景十分可怖。

施爾華惱怒之極,雖然明知女兒已死了,卻也不願她受到這樣的摧殘。

「真是一個狠毒的婦人:」他大罵。

「好呀,連你也這樣罵我了,我早知道你愛你的寶貝女兒,不愛我!」施太太瘋狂地大哭起來。

原來施太太是個後娘,她對施爾華前妻所生的女兒嘉莉,充滿妒忌,常欲去之而後快。每天用各種方法折磨她,用言語嘲諷她。又在丈夫面前說她的壞話,令到施爾華也幾次譴責嘉莉,不該對後娘無禮。昨天晚上嘉莉實在忍不住了,和施太太吵了幾句。施太太一發狠竟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枕頭壓著她活活窒息而死,事後夫婦商量,欲將屍體毀滅,不讓外人知道。怎知道,那屍體竟會失蹤,而且「逃」了出去,這才令他們提心吊膽,不知如何是好。

在施爾華心中,雖然明知女兒已死掉,但還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希望她會復活過來。現在,施太太用椅子打碎她的臉孔,顯示再沒有一絲希望,因此施爾華才這樣惱怒。

「妳哭什麼?這事情完全是妳一手弄出來的,我不要管了!」施爾華一怒之下,離房他去。

施太太想叫他不要離開,卻一時不知怎樣啟齒。忽然一陣風吹來,著體冰涼,令人打一個寒噤,那房門竟被吹閉了。

這房門把施爾華夫婦隔斷在房�房外。

施太太一驚,大叫:「施,施,我要出去!」她走上幾步,要將房門拉開,但無論用盡多少力氣,都不能移動分毫。

外面的施爾華也覺得情況有異,回來助她打開房門,但一樣無濟於事。

「施,我好害怕!」施太太在房內大哭。

在施太太身後傳來一陣聲響,她敏感地回頭一看,見床上躺著的嘉莉的屍體,兩腳輪流向上挺舉,似乎在練習著要站起來。

施太太嚇得三魂去了七魄,尖叫道:「不好了,施,她的腳正在動!」

「誰的腳在動?」丈夫在外面問道。

「嘉莉……她的腳在動……啊呀,她坐起來了……她的眼睛打開了,天呀,快讓我出去,她的臉好可怕……」施太太狂叫。

施爾華在門外拚命衝門,又用椅子推撞,始終無法撞開。

施太太已嚇得完全失去理智,她放棄了開門的努力,躲在牆角上索索發抖。只見嘉莉顫巍巍地站起來,臉上的四分五裂的血痕,似乎還有新的血在滲出來。她兩眼張開,但毫無神采,險上木無表情,一步一步向施太太迫近。

「嘉莉:…是我錯了……饒了我……饒了我……」施太太淒然地哀求道。

嘉莉聽而不聞,仍是漠然地向她走近。

「妳不要走過來,不要走過來……」施太太兩眼大睜,臉容扭曲。「我打我自己,打死我,打死我!誰叫我這麼壞,立下壞心腸,我是天下最狠毒的婦人,我是……」她劈劈拍拍地打著自己的臉,愈打愈是用力,打得滿險是血。

門外施爾華費了好大的勁,才撞開了房門,衝進房內,但房內的情景令他目瞪口呆:嘉莉直挺挺地站在那�,一動也不動,臉上滿是血痕。施太太站在門角處,臉上也是稀爛一片,似乎是被她自己的兩手抓爛的,因為她的手上沾滿了血,眼睛睜得大大的,顯然也已死去。

這場面令施爾華駭然,他不敢多留,急忙出外打電話報警。

大約十分鐘後,警察趕來了。

當施爾華引他們進入房中時,卻又發生一件驚人的異事……房內已少了一人!

在房內只有施太太一人僵立在那裡,嘉莉的屍體卻已不知所蹤。

「不好了,她又逃了:」施爾華叫道。

「誰逃了?」警察對施爾華的解釋絕不相信,他們替他戴上手銬,把他作殺人疑犯處理。

的士司機彭斯駕車在街頭行駛著,心�想著剛才的事,惶惑不安。好幾次,幾乎和別人的車子碰撞。

停了的雨又下了,夜色朦朧一片,前面街燈下依稀有個人影。

「有個搭客。」他心�想,把車駛到街燈前面。

是一個穿白衣的女郎,全身已濕透了,彭斯的心�猛烈地震盪了一下。

那女郎回過頭來,彭斯叫出「我的媽呀」,因為那樣貌好駭人,四分五裂,像打碎的娃娃,每一條裂痕有血絲滲出來,而從她的輪廓看出就是嘉莉。

彭斯想踏足油門逃走,可是右腳不聽使喚,急得他屁滾尿流。

嘉莉不慌不忙,打開車門,踏上車來。

「求求你……我的姑奶奶……剛才我侵犯妳是無意的,請原諒我。」彭斯哀求道。

嘉莉什麼話也不說,卻親熱地探頭過來,把彭斯摟著,要親吻他。

她的滿是鮮血的臉,貼在彭斯臉上……彭斯狂叫一聲,昏厥過去。

第二天清晨,警察發現彭斯車內的女僵屍嘉莉,證明施爾華昨宵所述的事件是正確的,判他無罪釋放。

司機彭斯受驚過度,在病床上躺了三個月,幸未致命,但以後,再也不敢隨便打女搭客的主意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0.0~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3 16:30:02

這個∼∼∼
為什么會這個樣子列∼∼
還真的怎么想都不明白∼∼

這個死掉的人為什么能帶著自己的屍體跑來跑去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跌倒鐵盒
大公爵 | 2009-6-23 16:53:37

2# yinyue34


鬼魂應該不能帶著自己的屍體跑
有很多例子都是人被殺了棄屍
而鬼魂一直伴在屍體附近
跑不遠!!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我很認同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3 22:38:53

3# 跌倒鐵盒


嗯嗯∼∼∼
所以∼
也就可以講∼∼

這個故事的真實程度不高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