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3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4 14:51:01

「來找我吧。」

        一個女孩對我說著,我看不清楚她的面貌,但我能看清楚她的穿著,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圍裙,裡面穿的則是藍色的上衣,以及一件棕色的長褲。

        「來找我吧。」

        女孩舉起右手,伸出食指朝著我比了一下,我不自覺的朝她走去,她的臉孔開始變的清晰可見......

        「嚇!!」

        我看了一下放在床邊的鬧鐘,早上六點,我滿頭大汗。

        這個夢已經糾纏著我好幾天了,每次都是同樣的內容,一個女孩站在一片黑暗中,示意著我過去找她,不過,每次正當我就要看清她的長相的時候,我就會驚醒。

        好奇怪的夢阿。

        我走到浴室,隨手拿了條毛巾擦擦臉,想把剛睡醒的恍神感給趕走。

        「兄弟,你還好吧?」我對著鏡子裡的我自言自語。

        「別在意那個夢了,拿出精神來工作吧!」我自我鼓勵了一下,然後對鏡子充滿自信的笑了一下,恩,真迷人阿,哈。

        我拿起我的隨身筆記本,出門了。

        前面忘了說,我是一個小說家,我在腦袋瓜中沒有靈感的時候,就會出去在大街小巷中閒逛,期望能捕捉到那一思思的靈感。

        當然,今天也是一樣,我帶著我的筆記本穿梭於大街小巷中。

        我找到一個相當不錯的公園,人煙相當稀少,在這種時代中,會來公園運動的人應該也慢慢減少了吧?

        至少這裡的空氣比路上的那些汽車廢氣來的好,風景也比較優美。

        我挑了一張寬闊的長凳子,坐下,然後拿出我的小筆記本,開始構思靈感。

        「好痛阿!」突然有個東西撞到了我的頭上,我叫了一下。

        「先生,真不好意思!」一名男子一邊說著一邊跑了過來,我看清楚了那個飛到我頭上的玩意兒,是個飛盤。

        「我家小孩頑皮,拿著飛盤亂丟,一不小心就丟到這兒來了。」男子抱歉的說。他順便從地上拿起了那個該死的飛盤。

        我無奈的揮揮手,示意我並不在意,然後又繼續歪著頭想故事。

        不過,那個來撿飛盤的男子,竟然沒有馬上回去,而是在我前面站著,好像在端詳著我的長相。

        我煩了,我抬起頭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雪人?」男子丟給我一個疑問句。

        我這時才看清了男子的長相,我不禁脫口說出:「小御?」

        「雪人!真的是你!」男子興奮的看著我,「好久不見了!畢業後就也沒見面了吧?」

        「是啊!你還好吧?」我站起身來,和男子親熱的握著手。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小御。我們從大學畢業後再也沒見過面了,剛剛我還真的差點認不出他來。

        「你等一下!」小御說完,跑了回去,誰知道他要搞什麼。

        過了幾分鐘後,他才又跑了回來。「我剛剛叫我老婆先把孩子們送回去,我說我遇到了一個老朋友,想跟他聚聚。」

        「你結婚了?還生了孩子?」我問。

        「是呀!我有一個兒子跟一個女兒,呵呵!」小御高興的笑著,我能感覺到他身為一名父親的喜悅。

        「你現在是幹什麼工作的?」我問。

        「這些等會再說,我們何不到咖啡廳裡慢慢聊?」小御笑著答道。

        我不反對,小御這傢伙超愛喝咖啡,他這次跟我這個老朋友見了面,當然是要來幾杯咖啡了。

        「走吧,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不錯的咖啡館,那裡的咖啡香的很呢!」小御說著,便帶頭先走了,我只好跟在他屁股後頭。        




        「請問要些什麼?」一臉寫著「工讀生」三個字的服務生站在我們桌旁問著。

        小御簡單的翻了翻菜單,回道:「兩杯拿鐵。」

        服務生在手上的小單子寫了一下,隨後說:「好的,請等一下。」轉身走了。

        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總覺得這服務生不對勁。

        「繼續聊吧!」小御看著走到櫃檯旁的服務生,對我說道:「現在工作難找,我自己開了家偵探社,你呢?」

        「我現在是小說家。」我開玩笑的對他說:「現在當偵探不好賺吧?怎麼會想開偵探社?」

        「你知道的阿!我在大學時的成績實在爛到不行!」小御笑著說:「考研究所考不上,應徵工作也沒人要,乾脆自己當老闆囉!」

        這時,服務生拿著兩杯充滿迷人香味的咖啡來到了我們桌前。

        「先生,您的拿鐵。」

        這時我總算發現到這個服務生哪裡不對勁了,他的服裝。

        服務生穿著一件黑色的圍裙,裡面則是藍色的上衣,以及一件棕色的長褲。

        跟我夢裡的女孩穿的一樣。

        「先生,請等一下。」我叫住正要轉身離去的服務生。

        「還有什麼事嗎?」服務生疑惑的問道。

        「你身上穿的衣服.....是你們店裡的制服嗎?」

        「是的,這是我們店裡的制服。」服務生回答。

        「恩.....沒事了.....」

        服務生走了,留下我苦苦的思考著。

        「雪人,怎麼了?服務生的制服怎麼了嗎?」小御對著我問。

        我把關於那個夢的事情跟他說了。

        「喔.....」小御喝了一口咖啡,然後閉上眼睛,像是在享受著咖啡的口感,又像是在思考。我猜應該是後者。

        「你有注意看嗎?」小御突然開口,他還是閉著眼的。「你有看到名牌嗎?」

        「名牌?」

        「剛剛那個服務生的藍色上衣上頭有繡著一個名牌。」小御張開眼,繼續說:「那裡繡著服務生的名字,你夢裡的女孩應該也有名牌的。」

        我恍然大悟,之前在夢裡,我一心只想看清楚女孩的面貌,卻沒注意到她衣服上的名牌。

        「下次再夢到的時候注意看看吧!」小御說完,又喝了一口咖啡。

        這並不難,我一個禮拜大約會夢到那個女孩三次。

        「先不說這個了,你跟苡慧還有在連絡嗎?」小御突然改變話題,轉的有夠硬。

        我搖搖頭,說道:「沒有,畢業後我就沒有她的消息了,打電話她也不接,到她家找她卻發現她已經搬家了。」

        苡慧是我大學時的女朋友。

        「你愛她,是吧?」小御問。

        「當然!」我會回答的如此有自信不是沒有原因,在大學時,我跟苡慧每天形影不離的一起上課、下課、吃飯、搞社團,我的大學生涯幾乎都是與她一起渡過的,只是,在畢業後,她彷彿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在我面前。




        回家後,我把空白的筆記本丟在書桌上,由於今天遇到小御的緣故,整體來說靈感仍是完全沒有著落。

        好累阿。我隨性的整個人躺在床上,昏沉沉的睡去。




        「來找我吧。」

        女孩勾引著手,不斷的向我說著。

        我迷迷糊糊的抬起腳,朝她走去。

        「快來找我吧.....」女孩的聲音不斷在我耳響起,我的腳步也不斷的前進著。

        名牌。

        這兩個字眼突然在我面前一閃而過。

        看清楚她的名牌。

        很奇怪,我沒辦法看到女孩的臉,卻能夠將她胸前所繡著的名牌看的一清二楚。

        上面繡著三個字。

        陳家茹。

        「你快找到我了......」女孩說。




        隔天,我又來到了那家咖啡館,為的是一探究竟,我要搞清楚那個女孩的身分。

        昨天的夢裡我已經知道了女孩名牌上的姓名。

        現在我的問題是:她是誰?為何出現在我的夢中?為何要我去找她?這些問題是我急於想知道解答的。

        櫃檯旁邊仍是昨天的那個服務生。我剛走進去,他馬上迎上來,對我禮貌性的問道:「先生,一個人嗎?」

        「不......我......」我支支吾吾的考慮著是否要問眼前這名糊塗的服務生關於女孩的問題。

        「那等會還會有人來嗎?」服務生問。

        「不......我是想來問一些問題的......」我終於提出重點。

        「問題?」服務生一臉狐疑的望著我。

        「恩 ......」我下定決心,問道:「你們店裡是不是有一位叫陳家茹的店員?」

        服務生的反應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奇怪,他語無倫次的說:「阿.....陳家茹......是有的.....阿.....不.....應該說是沒有......」

        「行了行了。」我連忙制止他的自言自語。「你冷靜點,慢慢的說給我聽,好不好?」

        「阿......好的......」服務生搔了搔頭,說道:「我們店裡本來是有一位叫陳家茹的店員的,可是她已經死了......」

        「死了!?」我驚呼出聲。

        「阿......是的......聽說是在自己的公寓內上吊死的......」

        想不到在我夢裡出現的女孩竟是真正存在的,而且竟然已經過世了。我此刻只有一個想法:托夢。

        「她怎麼會上吊的?」事到如今,我決定追問到底。

        「這......我......我不太清楚吶......」服務生吶吶的回著。「我們店長應該知道......你想直接問他嗎......」

        「好,叫你們店長出來吧。」前面說過了,我決定要問到底。

        服務生答應了,隨即他轉身進到廚房內。

        不久後,店長從店內走了出來,他穿著咖啡店的制服,藍色上衣及棕色的長褲,不過少了黑色的圍裙。另外,還戴著一副眼鏡。

        除此之外,店長的年紀看上去約三十多歲,身材頗高壯,全身散發著職業運動選手的氣息。

        「你來打聽陳家茹的消息?」店長走到我面前,一雙銳利的雙眼像一支鐵釘一樣,狠很的釘到了我的眼睛裡。

        「是......我是她的朋友......」我隨口撒了個謊。

        「若你是她的朋友,應該對她的事情很清楚啊?」店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他的眼睛仍是緊盯著我。

        「是......可是......」我結巴的不知該如何反駁。

        「聽著,小子。」店長將嘴巴附到我的耳旁,悄聲說道:「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不過,我勸你最好罷手!」

        店長說完,連頭也不回的走回店內,留下一臉發愣的我。

        那是什麼意思?店長的那幾句話到底代表了什麼?




        「很有意思。」電話那頭的小御說。「這件事情很適合交給我們這些開偵探社的來辦,如何?」

        「恩,你要幫我嗎?」我問。

        「當然,我們是老朋友啊!」小御笑說:「我會幫你查查跟陳家茹有關的消息的。」

        「哈,那真是多謝了!」

        「恩,今晚到我的店裡來吧!地址是......」

        我抄下了小御給我的地址。

        「這次看在我們是老朋友的份上,你的案子我就不收錢了!」小御說。

        我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我急忙說:「不,我看我還是付錢給你吧!」

        可惜,電話那頭的小御早已掛上了電話,我嘆口氣,離開了咖啡館前的公共電話亭。

        煞時間,我注意到咖啡館前有個人正在看我,我轉頭一看,是那個店長,他正站在門口看著我。

        他發現我回頭看著他後,他馬上轉身進入店內,這個店長到底有什麼問題啊?為何要監視我?

        真是莫名其妙。

股御偵探事務所。

        這幾個大字印在斗大的招牌上,我實在好想笑。

        「請問您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嗎?」我剛走進去,一名像是服務小姐的女子就上來迎接我。

        小御他還真有錢阿?竟然還請的起一位服務小姐?

        「我找小御......就是你們的社長......」我說。

        女子打量了我一下,說道:「你就是雪人?」

        「沒錯,我就是雪人。」我不知道這名女子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她或許認為我應該是一名長的像布萊得彼特的帥哥?

        「喔......那......」女子指了指裡面的一間辦公室,「社長在裡面......」

        「謝謝。」我不敢多說,急忙往女子所指的辦公室走去,我還能感覺到女子在我的背後不斷的看著我。     

        「雪人!你終於來了!」小御一看見我走進他的辦公室,就用一種興奮的語氣對著我直囔囔:「吶!這次的事件可好玩的了!」

        「是嗎?」我坐了下來,懶洋洋的問道。

        「當然!喂!小真!泡兩杯咖啡進來!」小御突然對著門外大喊。

        小真就是那個在外面的女子吧?

        「你知道嗎!?陳家茹她曾經是一件毒殺案的嫌疑犯!」小御興奮的說道。

        「嫌疑犯?」我不明其所以然的問道。

        「沒錯,事情發生在兩個月前吧,媒體都有報導的......」

        兩個月前?我記起來了,那個時候的我正在趕一篇小說,幾乎沒看過電視,連報紙也沒看,因此我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當時陳家茹服務的那家咖啡館中發生了命案......就是我們昨天一起去的那家,一名男子喝了陳家茹送來的咖啡後就死了,經過調查後,那杯咖啡中含有劇毒,陳家茹被列為頭號嫌疑犯,原因很簡單,只有她有可能下毒,至於泡那杯咖啡的服務人員,有許多同事做證說,他在泡咖啡的過程中,完全沒有動過手腳,因此,能夠下毒的只有送咖啡的陳家茹一人了。」

        「而事件發生不久之後,陳家茹就被發現自己上吊死在公寓裡,警方就以兇手畏罪自殺來處理,宣佈破案。」

        這時,那名在外面的女子開門走了進來,手上端著兩杯咖啡,她走進來時仍然不斷的看著我。

        「謝謝妳,小真,放這邊就可以了。」小御說:「雪人,順便跟你介紹一下好了,這位小姐是小真,我的同事之一。」

        小真向我點了點頭,我也微微點頭回應。她並不算是個美女,長的普普通通,是屬於大眾型的,意思是說,大家都能夠認同的類型。

        小真把咖啡放在辦公桌上,走了出去。

        「這個案件有很多疑點。」小御拿起咖啡,小啜了一口,然後閉上眼睛,像是在享受咖啡的口感,又像是在思考著......

        「第一,陳家茹沒有動機,她跟被害者完全不認識,完全沒必要去毒殺被害者。」

        「第二點,也就是我最在意的一點,你知道當時泡那杯咖啡的人是誰嗎?」

        我忍不住問道:「誰?」

        「那個店長。」小御終於把眼睛張開了。

        「所以說?」

        「所以說,一個店長,要教唆店員們幫他做偽證是很容易的吧?」小御微笑著對我說。

        「你的意思是說......」

        「毒是那個店長放的,他可能以加薪或是其他的利益誘惑來讓其他的店員們幫他做證,證明他在泡咖啡時完全沒動過手腳。」

        「阿......」我想起今早那個店長對待我的情景,不禁讓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當然,這只是推測,我完全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小御說。意思就是說,他剛剛所說的只是他憑空捏造出來的罷了。「不過不排除其可能性。」小御笑說。

        「雪人,我只能幫你收集到這些了。」小御抱歉的對我說:「剩下的要靠你自己了。」

        沒關係,我有計劃。

        「小御。」我說。

        「嗯?」

        「我要你們幫個忙。」我笑。




        今晚,夢中的女孩清晰了不少。

        「來找我吧。」女孩說。

        我走到離女孩約兩公尺遠的地方,好奇怪,女孩的臉龐還是好模糊。

        「陳家茹?」我問,這是我第一次在夢中開口。

        女孩黯然的點了點頭,她開始用悲傷的語調哭訴著:「我不是自殺的,你要幫我找到兇手......」

        「放心吧,我會幫妳的。」我回答。

        「你快找到我了......」女孩突然說。

        「我現在不是找到妳了麼?」

        女孩搖搖頭,說:「不,你不懂。」

        我猛的睜開眼睛,我醒了。




        今天我有計劃,我要去找那個店長問個清楚。

        今天在櫃檯旁的還是那個迷迷糊糊的服務生,真討厭。

        「先生,請問一個......阿!」他的歡迎詞說到一半突然驚呼了一聲,想必是認出我來了。

        「我要見你們店長。」我給了他簡單的一句話。

        「阿......是的......請稍等......」服務生像是逃命般的進去了。

        不一會兒,那個身材高壯的傢伙就出來了,他走到我的面前,瞪著我。

        「恩......我是想再來問一下......陳家茹......」我斷斷續續的說著。

        「你到底想幹麻?」店長用威脅的口氣對著我說道:「關於陳家茹,我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我知道真相......」我豁出去了。

        不過,店長的臉色竟然閃過了一絲帶著震驚、疑惑,還有著少許的恐懼的奇異表情。

        「你跟我來。」他丟給我這一句話,轉身往店內走去,我只好跟著。

        店長的辦公室相當簡單,一張小辦公桌及一張小沙發椅。

        「坐吧!」店長說著,他自己先坐到辦公桌後方的小沙發椅上頭。

        我環顧四週,這房間中沒其他椅子了,他那句「坐吧!」無疑是在羞辱我。

        我感到有點生氣,但我還是盡量冷靜下來,然後冷冷的問了一句話。

        「是你幹的吧?」

        他臉色變了一下,我看的出來。

        「我幹了什麼了?」他笑著回問。這傢伙的演技實在有夠差。

        「你殺了家茹。」我繼續說:「兩個月前發生在這家咖啡館的毒殺案,毒是你下的,你為了栽贓給家茹,因此叫其他店員幫你做了假證,讓家茹成為唯一一個有可能下毒的人。之後,你為了以防萬一,乾脆殺了家茹,佈置成自殺的樣子,讓大家都以為陳家茹是畏罪自殺的,其實,你才是兇手!」我一口氣說完小御的推論。

        「恩......」店長露出相當凝重的表情。是在想要怎麼反駁我吧?

        「你有證據嗎?」店長問:「剛剛只是你猜的吧?你有證據是我幹的嗎?」

        不妙了,他剛剛會如此凝重,可能是認為我手上已經有了關鍵性的證據,才不敢掉以輕心。若我說我沒有證據,他就贏了!

        「我當然有證據!」其實我手上連個屁也沒有。

        「什麼證據?拿出來看看啊?」不出我所料,這傢伙果然要求我出示證據。

        「這......我剛好忘了帶......」我說了一個連小學生都可以識破的爛謊。

        「哼!」他不削的哼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得意的笑道:「我看你根本是沒有證據吧!還敢隨便污賴我?」

        該死的,我現在感覺有夠丟臉。

        「哼!反正我跟你說了也無妨!沒錯!家茹是我殺的!」他得意的說道。

        「我欠了那個男的一筆錢,所以我想了個方法來除掉他,然後栽贓給家茹!還用錢買通了其他店員,叫他們幫我做了假證,後來我還是不放心,我殺了家茹,然後佈置成自殺的樣子,就跟你所說的一樣!」

        「原來......真是你幹的......」

        「沒錯!真是我幹的!那你又能拿我怎麼辦呢?哈!」他笑著說:「你既然沒證據!就快給我滾了吧!」

        他將我趕出店長辦公室,在他關上門前,他又附在我的耳邊說了一句話:「小子,下次來跟我鬥的時候,記的先籌好本錢啊!」

        他隨即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我腳步闌珊的離開咖啡館,唉,到頭來還是輸了?

        誰說的?

        我走到咖啡館前的公共電話亭,撥了通電話,電話通了。

        「小御,你們剛才全聽到了?」我問。

        「沒錯,竊聽器把你們剛才的對話給錄的一清二楚吶!」電話那頭的小御得意的笑著。

        「幹的好,兄弟。」我掛上了電話。

        昨天我要求小御幫我一個忙,在我的衣服上加上竊聽器,竊聽可是偵探的專長之一阿!




        不久後,我在新聞上看到了關於店長的消息,小御將錄下來的對話交給了警方,警方二話不說,馬上逮補了那個欠揍的店長,還有那些幫忙作假證的店員。

        以後,夢裡的女孩不會再出現了吧?

        只是,我又接到了小御打來的一通電話。

        「雪人,我更深入的查了一下陳家茹的資料,結果......」電話那頭的小御要說不說的。

        「結果怎樣?」我問。

        「陳家茹她之前改過名字,她之前的名字是......」小御好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決定說出她的名字。

        「陳苡慧。」

        我傻了。

        「雪人,你還好嗎?」小御不斷的呼喚著。

        苡慧......原來她就是苡慧......

        媽的,我感覺我當時好像哭了。

        我真的找到妳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原來是∼∼嗚嗚∼感動∼∼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24 17:31:18

這則故事∼我之前有看過∼

這故事還不錯∼蠻感人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真的很感動列∼∼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5 00:38:06

{:1_208:}

那個就是他一直心愛的人吧∼∼∼

只是∼∼
到底為什么當年這個女生要離開這個男生列∼∼∼

好奇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