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9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5 09:20:37

第 一 章
「 這 種 肌 膚 不 錯 , 很 嫩 滑 幼 細 , 以 後 我 就 這 樣 做 下 去 。 」 男 人 摸 著 人 偶 , 冷 笑 。

凌 晨 時 分 本 應 是 人 們 的 休 憩 時 間 , 香 香 甜 甜 的 睡 上 一 覺 ; 或 是 一 眾 夜 貓 子 玩 樂 、 趕 工 之 時 。 絕 不 像 這 名 男 子 般 頹 然 地 癱 在 木 椅 子 上 , 喃 喃 自 語 起 來 , 道 : 「 半 個 月 了 , 半 個 月 了 … … 」 哽 咽 的 聲 音 代 替 了 言 語 。
「 爸 , 你 還 不 睡 ? 」 一 把 幼 嫩 的 聲 音 從 後 傳 來 , 主 人 是 一 名 四 、 五 歲 的 男 童 。
「 爸 不 累 , 倒 是 你 , 幹 麼 起 來 了 , 小 心 著 涼 。 」 男 子 連 忙 拭 乾 淚 水 , 揮 揮 手 , 命 男 童 到 自 己 身 旁 , 然 後 抱 起 他 , 感 受 著 親 人 的 溫 暖 。
這 名 男 子 是 嚴 菲 碩 , 懷 裡 的 男 童 是 他 兒 子 嚴 峻 。 他 們 原 本 擁 有 一 個 小 康 之 家 , 令 不 少 人 羨 慕 , 只 是 奇 怪 的 事 開 始 發 生 了 。
一 次 的 車 禍 中 , 她 的 妻 子 被 送 到 醫 院 , 當 菲 碩 趕 到 的 時 候 , 當 院 的 人 員 竟 然 說 他 妻 子 — — 張 憶 琳 死 了 , 但 離 奇 的 是 她 的 屍 體 不 見 了 ! 菲 碩 完 全 愣 住 了 , 當 迷 失 過 後 , 留 下 的 只 有 憤 怒 與 痛 心 。 他 勃 然 大 怒 , 不 理 在 場 有 其 他 人 , 洩 意 大 叫 : 「 你 們 是 什 麼 醫 院 ? 人 死 了 便 算 , 連 屍 體 也 給 我 弄 掉 ? 」 話 畢 , 身 體 發 始 搖 曳 不 定 , 最 後 倒 在 長 椅 上 痛 哭 。 到 現 在 他 還 沒 有 告 訴 兒 子 , 亦 在 尋 找 她 的 屍 體 。
小 峻 稚 氣 地 笑 , 說 : 「 爸 爸 、 爸 爸 ! 我 好 想 要 新 出 的 人 偶 娃 娃 ! 我 看 廣 告 有 一 個 好 像 媽 媽 ! 」 菲 碩 全 身 一 震 , 激 動 地 抓 緊 兒 子 , 問 : 「 在 哪 裡 ? 在 哪 裡 ! 」 小 峻 面 色 變 青 , 結 巴 地 說 : 「 爸 … … 爸 … … 痛 、 痛 , 你 抓 得 我 很 痛 … … 」 最 終 哇 一 聲 哭 出 來 。 菲 碩 急 忙 地 放 手 , 渾 噩 地 走 進 房 間 , 留 下 不 解 的 兒 子 。
翌 日 , 菲 碩 終 於 得 知 那 個 人 偶 的 售 賣 地 點 , 他 懷 著 興 奮 、 緊 張 、 失 落 的 心 情 前 往 。 興 奮 得 到 一 個 貌 似 亡 妻 的 人 偶 ; 緊 張 怕 那 人 偶 根 本 不 像 , 只 是 兒 子 的 童 言 ; 失 落 自 己 可 笑 得 要 依 靠 一 個 新 出 的 人 偶 娃 娃 。
他 走 進 一 間 古 怪 的 店 舖 , 店 名 叫 「 人 偶 」 , 跟 玩 具 店 的 裝 置 截 然 不 同 。 如 果 說 這 是 一 間 前 偉 的 玩 具 店 , 倒 不 說 是 一 間 科 學 室 。 隨 處 可 見 一 列 列 的 試 管 盛 裝 著 不 同 顏 色 的 物 質 , 真 懷 疑 會 不 會 火 燭 。 一 個 天 真 可 愛 的 小 女 孩 從 店 裡 走 出 , 她 甜 美 的 聲 音 說 : 「 先 生 , 是 要 人 偶 嗎 ? 」 原 來 她 是 店 員 , 與 店 舖 很 不 搭 配 。 「 妳 還 是 小 孩 , 不 怕 被 警 察 抓 嗎 ? 」 店 員 說 : 「 不 , 我 已 經 十 八 了 , 不 過 得 了 怪 病 , 反 而 增 加 了 對 小 孩 的 親 切 感 。 不 要 談 論 我 了 , 先 生 是 要 人 偶 嗎 ? 」 菲 碩 點 頭 。 她 給 他 一 份 介 紹 單 張 , 落 力 地 說 : 「 這 些 人 偶 是 新 出 的 , 每 個 都 有 獨 特 的 樣 貌 , 而 且 質 感 與 真 人 無 異 , 還 有 心 跳 的 。 」 菲 碩 對 著 琳 瑯 滿 目 的 人 偶 , 卻 找 不 到 與 妻 子 貌 似 的 人 偶 。 他 掏 出 皮 包 , 翻 出 亡 妻 的 照 片 , 問 : 「 有 這 個 人 偶 嗎 ? 」 店 員 甜 甜 笑 說 : 「 原 來 先 生 想 找 『 一 九 一 五 』 , 是 新 運 到 , 未 擺 放 出 來 , 你 一 定 是 從 廣 告 得 知 吧 ? 」 話 畢 , 領 著 菲 碩 到 另 一 間 房 , 她 拆 開 紙 箱 , 問 : 「 是 這 個 吧 ? 」 菲 碩 注 視 著 人 偶 , 心 情 宛 若 洪 水 , 最 後 在 眼 角 閃 爍 著 淚 光 。 他 沙 啞 地 問 : 「 多 少 錢 ? 」 店 員 看 看 資 料 說 : 「 三 萬 八 千 元 港 幣 。 」 菲 碩 愣 住 , 店 員 完 全 沒 有 嫌 棄 之 色 , 說 : 「 很 多 人 都 會 嚇 倒 , 但 很 值 得 的 。 」 菲 碩 再 沒 有 猶 豫 地 付 款 , 店 員 又 說 : 「 要 送 貨 嗎 ? 後 天 送 到 。 」 後 天 兩 字 就 像 野 獸 一 般 , 他 一 聽 見 , 便 敬 謝 不 敏 , 獨 個 兒 搬 走 。 目 送 菲 碩 走 後 , 原 本 擁 有 天 真 純 美 樣 貌 的 店 員 , 漸 漸 露 出 魔 鬼 的 笑 容 … …
菲 碩 艱 辛 地 抬 著 好 比 一 個 人 重 量 的 人 偶 回 家 , 他 不 管 途 人 的 側 目 , 想 必 他 們 都 在 猜 忌 他 抬 的 是 人 還 是 新 出 人 偶 。
兒 子 的 放 學 時 間 到 了 , 他 看 見 一 個 個 同 學 在 父 母 帶 領 下 愉 快 地 離 開 。 他 凝 視 著 門 口 , 小 小 的 腦 袋 回 想 媽 媽 的 影 像 … …
「 媽 媽 , 我 要 吃 薯 條 。 」 「 好 。 」
「 媽 媽 , 我 拿 到 一 百 分 。 」 「 乖 , 要 什 麼 當 獎 勵 ? 」
「 媽 媽 … … 妳 為 何 要 離 開 我 ? 」 兒 子 喃 喃 自 語 , 然 後 獨 個 兒 回 家 , 路 程 不 是 很 短 嗎 , 為 何 現 在 長 得 好 像 走 不 完 ?
「 爸 爸 、 爸 爸 。 」 兒 子 瞥 見 人 偶 , 便 縱 身 一 跳 , 他 矮 小 的 身 軀 , 剛 好 抓 住 菲 碩 的 小 腿 。 剛 進 門 的 菲 碩 , 放 下 沈 重 的 人 偶 , 對 兒 子 說 : 「 我 的 小 心 肝 , 我 買 了 人 偶 。 」 兒 子 興 奮 且 好 奇 地 走 到 坐 著 的 人 偶 前 , 揮 揮 手 說 : 「 妳 好 , 妳 真 像 我 媽 媽 啊 ! 」 然 後 坐 在 人 偶 的 大 腿 上 , 把 自 己 的 臉 頰 與 人 偶 的 貼 緊 , 口 中 不 斷 說 : 「 媽 媽 、 媽 媽 … … 」 最 後 哭 著 問 : 「 爸 爸 , 為 何 媽 媽 不 見 了 這 麼 久 ? 你 不 要 瞞 騙 我 , 媽 媽 是 否 死 了 ? 」 菲 碩 十 分 震 驚 , 激 動 地 連 帶 人 偶 、 兒 子 一 起 抱 在 一 起 … … (第 一 章完)






「 我 , 是 一 個 人 偶 , 我 不 知 道 我 的 生 存 價 值 , 我 只 知 道 我 被 製 造 出 來 , 是 有 目 的 。
午 夜 之 中 , 暗 淡 無 光 的 紙 盒 , 那 種 靜 謐 、 孤 單 , 令 我 不 寒 而 憟 。 人 偶 應 該 沒 有 知 覺 , 沒 有 中 心 思 想 , 為 何 我 有 ? 而 且 我 的 驚 駭 畫 面 一 次 比 一 次 勾 勒 得 更 要 深 刻 … … 一 幅 幅 的 死 亡 畫 面 。
初 次 的 影 像 是 晚 上 , 一 位 婦 人 走 在 路 上 , 貌 樣 模 糊 不 清 。 慢 慢 地 演 變 為 婦 人 被 人 推 出 馬 路 , 車 輛 狠 狠 地 駛 過 , 婦 人 的 身 軀 被 撞 至 拋 出 , 奄 奄 一 息 , 伸 出 血 淋 淋 的 手 臂 , 期 望 途 人 的 幫 助 , 四 周 的 人 如 同 看 笑 話 , 一 張 一 張 的 臉 在 一 瞬 間 扭 曲 , 血 水 潺 潺 地 流 出 … … 她 , 意 識 到 死 亡 的 來 臨 。 最 令 我 驚 恐 而 難 忘 的 是 , 婦 人 屍 體 搬 至 一 間 密 室 , 一 具 具 的 屍 體 躺 在 地 上 , 有 自 殺 的 、 車 禍 的 、 謀 殺 的 … … 有 些 還 未 死 , 被 一 群 宛 若 死 神 的 人 在 折 磨 他 們 , 淒 然 的 叫 喊 、 支 解 的 聲 音 混 合 成 一 首 恐 怖 交 響 曲 , 久 存 於 耳 。 我 是 人 偶 、 還 是 人 類 所 謂 的 靈 魂 ? 我 , 究 竟 算 是 什 麼 ? 」 這 是 菲 碩 所 買 的 人 偶 唯 一 存 在 記 憶 。

「 爸 爸 , 為 什 麼 燈 是 亮 的 , 我 們 不 是 關 了 嗎 ? 」 兒 子 努 力 地 適 應 著 突 如 其 來 的 光 線 , 懊 惱 地 說 。
菲 碩 置 若 罔 聞 地 摸 摸 兒 子 的 頭 , 說 : 「 傻 小 孩 , 可 能 是 我 忘 了 。 」
兒 子 瞧 見 餐 桌 上 的 早 點 , 便 不 再 理 會 菲 碩 說 什 麼 了 。 「 爸 爸 , 我 不 客 氣 了 ! 媽 媽 , 也 吃 。 」 兒 子 對 著 人 偶 說 話 , 而 且 把 自 己 的 早 點 分 一 半 奉 上 , 稚 氣 得 令 人 會 心 微 笑 。
菲 碩 笑 睇 著 兒 子 , 再 瞥 一 瞥 人 偶 , 感 覺 到 自 己 做 對 了 。 如 果 , 他 多 停 留 一 會 兒 目 光 , 便 會 發 現 人 偶 黑 湛 湛 的 眼 珠 正 在 流 轉 … …
早 點 過 後 , 菲 碩 精 神 地 上 班 , 不 再 只 是 行 屍 走 肉 ; 兒 子 亦 隨 著 菲 碩 上 學 去 。 在 家 裡 , 只 剩 下 人 偶 , 一 個 有 中 心 思 想 的 人 偶 、 會 走 動 的 人 偶 … …
時 間 每 分 每 秒 都 在 流 逝 , 兒 子 的 放 學 時 間 也 到 了 , 他 這 次 不 再 如 同 往 日 一 般 , 他 忙 不 迭 地 急 於 回 家 看 人 偶 。 兒 子 進 門 前 , 瞟 見 珍 妮 姨 , 她 是 菲 碩 的 好 友 。
「 珍 妮 姨 姨 , 妳 要 進 來 嗎 ? 」 兒 子 有 禮 地 詢 問 。 她 微 微 地 點 頭 。 兒 子 請 她 進 門 後 , 便 不 再 理 會 姨 姨 , 立 即 奔 到 人 偶 前 , 喊 : 「 媽 媽 , 我 回 來 了 。 」 珍 妮 順 著 兒 子 的 位 置 看 去 , 頓 時 驚 慌 失 措 , 大 叫 : 「 鬼 … … 鬼 … … 」 兒 子 無 奈 地 說 : 「 這 只 是 人 偶 。 」 珍 妮 蹙 眉 , 說 : 「 是 嗎 ? 」
「 兒 子 , 我 回 來 了 。 」 菲 碩 才 剛 進 門 , 珍 妮 便 強 行 拉 他 出 外 。 「 有 事 嗎 ? 」 菲 碩 不 解 地 問 。
「 菲 碩 , 你 … … 是 否 瘋 了 ? 你 買 了 一 個 人 偶 ? 你 真 的 除 了 她 誰 也 不 愛 , 即 使 只 愛 一 個 人 偶 ? 」
珍 妮 大 義 凜 然 地 說 。 「 只 要 我 和 兒 子 開 心 , 誰 介 意 ? 」 珍 妮 聽 後 鄙 夷 地 說 : 「 我 ! 你 真 可 笑 , 沒 有 了 愛 人 , 便 將 就 地 要 了 人 偶 , 怎 樣 ? 它 給 得 起 你 的 需 要 嗎 ? 」 菲 碩 臉 色 丕 變 , 像 在 警 告 她 不 要 過 份 。 珍 妮 淚 水 潸 潸 地 流 下 , 說 : 「 難 道 你 就 不 曾 注 意 我 ? 我 跟 你 十 六 年 了 , 比 她 還 要 久 … … 你 不 要 後 悔 , 我 是 有 仇 必 報 的 。 」 便 消 失 於 黑 暗 之 中 … …
「 爸 爸 , 姨 姨 呢 ? 」 兒 子 只 見 菲 碩 一 人 進 門 , 而 且 臉 色 有 些 憂 慮 。 「 走 了 。 」
「 爸 爸 ! 我 在 廚 房 找 了 很 多 媽 媽 常 做 的 菜 , 是 你 做 的 嗎 ? 」 兒 子 甜 甜 地 笑 問 , 並 指 著 餐 桌 , 表 示 著 自 己 乖 巧 地 已 把 飯 菜 端 出 。 菲 碩 瞅 著 晚 餐 , 他 沒 有 啊 … … 他 衝 到 每 一 間 房 , 大 喊 : 「 琳 ! 妳 是 否 回 來 了 ? 」 他 走 到 人 偶 前 , 審 視 著 , 最 終 垂 下 眼 廉 , 淡 然 地 說 : 「 可 能 是 祖 母 吧 , 我 們 用 膳 吧 。 」
「 爸 爸 , 你 覺 不 覺 得 , 人 偶 媽 媽 好 像 不 再 那 裡 呆 滯 , 會 微 笑 了 … … 」 (第二章完)







兒 子 在 半 夜 中 , 想 上 洗 手 間 , 卻 發 現 … … 「 爸 爸 、 爸 爸 , 我 們 的 燈 又 開 了 ! 」 兒 子 驚 慌 地 奔 到 爸 爸 的 房 間 , 邊 走 路 邊 大 喊 。 「 兒 子 , 可 能 是 我 工 作 太 晚 了 , 忘 了 關 , 乖 , 睡 覺 吧 。 」 菲 碩 說 畢 , 又 轉 個 身 掩 頭 就 睡 。 「 爸 爸 、 爸 爸 … … 我 想 上 洗 手 間 … … 」 兒 子 瞧 見 父 親 已 經 睡 熟 了 , 便 大 著 膽 子 , 獨 個 兒 走 出 父 親 的 房 間 。 「 喵 、 喵 」 突 如 其 來 的 貓 叫 喊 , 嚇 得 兒 子 哇 哇 大 叫 , 他 瞥 見 人 偶 媽 媽 , 便 拖 著 它 上 洗 手 間 。 「 幸 好 有 妳 , 人 偶 媽 媽 。 」 兒 子 因 小 解 後 , 舒 適 不 少 而 滿 足 , 他 從 鏡 子 看 著 人 偶 。 兒 子 洗 手 後 , 再 瞟 往 人 偶 , 卻 看 到 … … 人 偶 在 微 笑 , 而 手 正 向 他 伸 過 來 。 兒 子 確 定 不 是 幻 覺 後 , 便 不 理 會 人 偶 , 拔 腿 就 想 跑 掉 。 「 為 什 麼 怕 我 呢 … … 」 一 把 哀 怨 的 聲 音 從 後 傳 至 兒 子 的 耳 中 , 他 怕 得 暈 倒 在 地 上 … … 誰 說 , 只 要 是 媽 媽 的 話 , 就 會 不 怕 ?
翌 日 , 兒 子 醒 來 後 , 卻 發 現 自 己 身 在 睡 房 。 難 道 只 是 一 場 夢 ?
「 兒 子 , 起 床 了 , 不 要 做 賴 床 。 」 兒 子 一 聽 到 父 親 的 聲 音 便 如 獲 大 赦 , 天 大 事 有 爸 就 好 了 。
「 爸 , 人 偶 媽 … … 娃 在 哪 ? 」 兒 子 誓 言 不 再 叫 人 偶 媽 媽 了 。
「 在 客 廳 , 幹 麼 了 ? 」 兒 子 搖 搖 頭 , 但 眉 在 蹙 著 。 又 命 爸 爸 把 人 偶 收 在 別 的 地 方 , 他 實 在 在 想 看 見 。
如 是 者 , 好 幾 天 , 兒 子 再 也 沒 見 過 人 偶 了 … …
「 小 朋 友 … … 我 對 你 很 有 親 切 感 … … 我 頗 喜 歡 你 … … 你 幹 麼 不 見 我 呢 … … 」 猶 如 鬼 魅 的 聲 音 一 直 在 纏 繞 著 兒 子 , 接 著 : 「 太 陽 像 那 大 紅 花 , 在 那 東 方 天 邊 掛 , 圓 圓 臉 兒 害 羞 像 紅 霞 , 只 是 笑 不 說 話 … … 」 兒 子 緊 閉 著 眼 睛 , 感 到 很 稔 熟 , 對 , 這 是 母 親 常 唱 的 童 謠 。 他 模 糊 地 看 見 人 偶 … …
這 幾 天 , 兒 子 在 晚 上 都 聽 到 這 些 對 白 , 所 以 他 選 擇 了 到 菲 碩 的 房 間 睡 。
「 爸 爸 , 把 那 個 人 偶 扔 了 , 好 嗎 ? 」 兒 子 囁 嚅 道 。 菲 碩 笑 笑 地 說 : 「 這 麼 快 不 愛 玩 了 ? 這 個 很 貴 的 , 睡 吧 。 」
因 此 兒 子 跟 人 偶 的 牽 絆 中 斷 了 一 段 時 間 。
這 天 , 當 他 們 都 不 在 時 , 珍 妮 偷 偷 地 走 進 。 「 人 偶 , 妳 好 嗎 ? 妳 不 用 知 道 我 是 誰 。 」 珍 妮 露 興 味 盎 然 地 對 著 她 說 : 「 做 得 真 好 , 他 說 得 沒 錯 。 妳 不 用 裝 了 , 我 知 道 妳 會 動 。 妳 想 知 道 妳 是 誰 嗎 ? 為 何 妳 又 會 對 這 家 的 小 孩 那 麼 喜 愛 , 被 誰 把 妳 製 成 人 偶 , 想 知 道 嗎 ? 」 人 偶 黑 湛 湛 的 眼 珠 開 始 轉 動 , 輕 輕 地 說 : 「 說 … … 」 珍 妮 扯 出 高 深 莫 測 的 笑 容 , 說 : 「 識 時 務 者 為 俊 傑 , 好 , 妳 名 叫 張 憶 琳 。 」 這 個 名 字 如 針 一 般 刺 得 她 回 想 起 那 些 觸 目 驚 心 的 片 段 , 她 的 中 心 思 想 開 始 編 織 著 畫 面 , 既 熟 悉 又 陌 生 的 感 覺 。 「 看 妳 也 回 想 到 不 少 吧 ? 妳 知 道 嗎 ? 妳 的 死 不 全 然 沒 原 因 的 … … 妳 是 車 禍 的 , 推 妳 的 人 是 … … 」 人 偶 看 著 早 回 的 菲 碩 , 又 回 想 著 那 個 女 人 說 的 一 番 話 , 她 感 到 憤 怒 , 感 到 傷 心 … …








人 偶 看 著 早 回 的 菲 碩 , 又 回 想 著 那 個 女 人 說 的 一 番 話 , 她 感 到 憤 怒 , 感 到 傷 心 … …
「 就 是 這 屋 的 男 人 , 他 是 妳 生 前 的 丈 夫 , 妳 知 道 嗎 ? 而 小 孩 是 妳 的 。 他 殺 妳 後 , 便 把 妳 當 作 實 驗 品 。 」 珍 妮 陰 森 地 盯 著 她 , 說 : 「 他 一 下 個 目 標 是 你 們 的 兒 子 。 」
很 好 啊 ! 為 了 金 錢 , 竟 這 麼 殘 酷 , 她 想 起 種 種 的 片 段 , 她 一 定 要 殺 死 他 , 保 護 兒 子 !
乘 著 菲 碩 打 電 話 時 , 她 走 到 廚 房 , 選 取 最 鋒 利 的 刀 … …
「 媽 , 其 實 妳 不 用 常 常 上 來 做 飯 給 我 們 吃 的 。 」 菲 碩 看 著 遠 處 的 餐 桌 , 桌 上 放 滿 了 各 式 各 樣 的 佳 餚 。 「 兒 子 , 你 不 要 以 後 媽 老 了 , 記 不 住 東 西 , 我 沒 有 到 過 你 家 , 沒 有 這 樣 做 過 。 」 「 是 嗎 ? 好 , 再 見 。 」 菲 碩 暗 忖 著 , 那 是 誰 呢 ? 難 道 真 的 是 … … 「 爸 ! 小 心 後 面 。 」 剛 進 門 的 兒 子 看 見 人 偶 竟 拿 著 利 刀 欲 往 菲 碩 揮 下 去 。 菲 碩 轉 身 看 著 人 偶 , 她 會 走 動 … … 她 不 是 人 偶 , 是 人 ! 「 琳 ! 妳 回 來 找 我 們 了 ! 」 人 偶 鄙 夷 地 說 : 「 是 你 … … 是 你 … … 殺 了 我 … … 」
「 爸 爸 不 會 做 出 這 種 可 恥 的 事 來 。 」 兒 子 走 在 菲 碩 的 前 面 , 維 護 著 。
「 傻 小 孩 … … 他 是 在 騙 你 … … 他 要 把 你 做 成 人 偶 … … 」
「 不 可 能 ! 」 , 菲 碩 堅 決 地 說 : 「 我 真 的 沒 有 , 琳 , 我 是 很 愛 妳 的 。 」
人 偶 猖 獗 地 笑 著 , 又 說 : 「 兒 子 … … 你 從 前 不 是 養 過 倉 鼠 嗎 ? 雌 性 倉 鼠 不 都 是 會 為 了 保 護 小 孩 , 情 願 自 己 吃 掉 小 孩 嗎 … … 我 親 身 殺 掉 你 , 再 殺 掉 你 爸 爸 … … 」 人 偶 說 時 遲 , 那 是 快 , 利 刀 沖 沖 地 劃 過 兒 子 的 頸 項 , 淺 淺 的 傷 痕 , 卻 不 斷 湧 出 血 水 , 相 信 是 剛 好 割 到 大 動 脈 。
「 哈 … … 」 人 偶 瘋 狂 地 笑 著 , 看 著 地 上 的 兒 子 , 這 個 不 孝 的 兒 子 ! 「 妳 不 是 琳 ! 琳 是 一 個 溫 柔 的 人 。 」 菲 碩 怨 恨 地 盯 著 她 , 看 著 地 上 受 折 磨 的 兒 子 , 急 得 他 泫 然 欲 泣 。
「 爸 … … 會 沒 … … 事 的 … … 快 走 … … 」 兒 子 的 臉 色 一 下 子 刷 白 了 不 少 。
「 少 在 我 面 前 溫 馨 ! 」 人 偶 以 利 刀 指 向 菲 碩 , 菲 碩 急 忙 地 避 開 , 一 下 抓 住 人 偶 的 左 手 。 人 偶 不 斷 掙 扎 , 卻 不 得 逞 , 便 把 利 刀 拋 到 右 手 , 把 被 他 抓 住 的 左 手 斬 下 來 。 「 看 , 我 是 被 你 做 出 的 怪 物 ! 我 沒 有 血 ! 」 菲 碩 驚 訝 地 盯 著 他 , 卻 一 時 忘 形 , 被 她 刺 了 一 刀 。
「 啊 ! 」
「 放 開 我 ! 」 人 偶 的 腳 被 兒 子 纏 住 , 她 殘 暴 地 一 刀 刺 向 兒 子 的 頭 部 , 因 有 頭 骨 原 故 , 她 使 勁 地 刺 多 幾 刀 … …
「 不 要 ! 」 菲 碩 悲 憤 地 倒 坐 著 , 人 偶 語 氣 譏 誚 地 說 : 「 怎 樣 ? 少 了 一 個 實 驗 品 ? 很 傷 心 ? 你 娶 多 一 位 , 就 不 怕 吧 ! 不 過 … … 你 沒 這 個 福 份 ! 」 人 偶 又 再 次 向 菲 碩 刺 去 , 菲 碩 突 然 想 起 , 她 應 該 很 怕 黑 暗 … …
「 我 不 要 黑 暗 ! 」 菲 碩 如 期 聽 到 她 的 叫 喊 聲 。 菲 碩 適 應 了 光 暗 度 後 , 便 上 前 , 把 她 的 刀 拿 下 。
卻 有 人 把 燈 開 了 , 是 珍 妮 , 她 說 : 「 我 說 過 你 會 後 悔 的 … … 」 人 偶 看 準 時 機 , 把 利 刀 不 斷 刺 到 他 身 上 , 並 發 出 勝 利 的 笑 聲 。
「 很 好 , 妳 殺 了 他 們 , 不 過 只 有 他 們 受 折 磨 好 像 不 公 平 。 」 珍 妮 愜 意 地 找 來 椅 子 坐 下 。 人 偶 錯 愕 地 停 止 笑 聲 , 面 向 她 。 「 妳 以 為 真 的 是 妳 丈 夫 嗎 ? 我 只 是 在 報 復 ! 我 是 受 人 指 示 的 , 怎 樣 ? 很 心 痛 吧 ? 但 我 很 高 興 , 我 才 是 這 場 戰 爭 的 勝 利 者 。 」 話 畢 , 訕 訕 地 走 出 這 所 屋 宇 。
「 我 錯 了 嗎 ? 」 人 偶 淒 然 地 看 著 死 相 恐 怖 的 丈 夫 與 兒 子 , 傻 傻 笑 道 : 「 我 中 計 了 。 」 濃 濃 的 失 落 感 、 悲 憤 與 遺 憾 , 她 真 的 很 想 、 很 想 哭 , 無 奈 人 偶 是 沒 有 眼 淚 的 , 真 教 人 可 笑 。 她 堅 決 地 在 櫃 中 找 來 火 酒 , 與 火 柴 … … 她 決 定 大 家 一 起 燒 至 灰 燼 。
「 我 們 在 下 面 見 吧 。 」 人 偶 把 火 酒 倒 在 身 上 , 然 後 再 倒 在 丈 夫 、 兒 子 身 上 。
在 她 燃 點 我 時 候 , 卻 被 人 打 至 暈 厥 … …
「 這 裡 是 哪 ? 」 人 偶 問 。 「 妳 好 , 這 是 製 造 妳 的 地 方 。 」 一 名 年 輕 男 子 走 進 來 。 「 你 是 誰 ? 」 人 偶 警 戒 地 問 。 「 是 製 造 妳 的 人 。 」 年 輕 男 子 陰 森 地 笑 著 。 「 為 何 要 這 樣 做 ! 」 人 偶 質 問 , 又 說 : 「 是 你 , 是 你 , 令 我 親 手 殺 了 至 愛 的 人 ! 我 究 竟 是 什 麼 ? 」 男 子 冷 哼 說 : 「 不 好 嗎 ? 你 們 可 以 長 生 不 老 。 放 心 , 妳 不 是 靈 魂 。 妳 是 我 的 第 一 批 殺 人 人 偶 。 」 人 偶 問 : 「 為 何 要 這 樣 做 ? 」 男 人 頓 了 頓 , 說 : 「 為 名 , 為 利 ! 我 殺 了 妳 們 , 可 以 掏 空 妳 們 的 器 官 , 一 個 人 的 器 官 可 令 我 賺 過 百 萬 。 賣 出 妳 們 我 又 可 一 個 賺 一 至 十 萬 。 而 妳 們 又 會 賣 到 別 人 家 , 殺 掉 他 們 。 」 人 偶 激 憤 地 說 : 「 你 是 變 態 , 是 所 有 人 的 劊 子 手 ! 」 男 子 鄙 夷 , 說 : 「 妳 擁 有 殺 人 思 想 , 如 果 不 是 , 珍 妮 誤 導 妳 , 妳 怎 會 起 殺 人 念 頭 ? 妳 才 是 罪 有 應 得 的 ! 」 人 偶 詫 異 地 看 著 他 , 喃 喃 自 語 : 「 不 是 … … 我 不 是 … … 」 繼 而 她 怒 吼 道 : 「 是 你 指 示 她 的 ? 」 男 子 訕 笑 , 說 : 「 我 需 補 充 一 點 , 女 人 是 妒 嫉 的 動 物 , 如 果 不 是 她 妥 協 , 我 如 何 做 也 是 徒 然 的 。 既 然 她 喜 歡 報 復 , 我 只 好 作 協 助 她 。 如 果 妳 要 報 復 , 放 心 , 她 不 久 後 也 會 變 為 人 偶 。 」 人 偶 瞧 見 桌 上 有 一 把 小 利 刀 , 她 提 起 , 刺 在 男 子 的 心 口 位 置 , 刺 了 好 幾 刀 。
「 妳 放 棄 吧 , 我 是 不 死 的 , 我 亦 是 人 偶 … … 妳 是 會 服 從 我 的 。 」
最 終 … …
「 人 偶 」 店 裡 的 那 個 店 員 , 賣 力 地 跟 一 位 男 仕 推 銷 : 「 先 生 , 你 看 看 這 個 『 一 九 一 五 』 、 『 一 九 一 六 』 、 『 一 九 一 七 』 他 們 是 一 家 人 啊 , 新 運 到 的 , 整 套 我 賣 你 八 萬 元 港 幣 而 已 … …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5 10:57:21

人家一家好好的∼
為什么要這樣的弄人家∼∼

{:1_208:}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