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8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4:07:35

或許只是好玩,或許是冥冥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我,僅僅是一個很長很長,長到我看不到盡頭的夢,成就了這個故事。
故事發生在遙遠的魔法王國,那�聚集著不同的魔法種族,這些種族組成了不同的國家。這個故事是從一個夢境開始的。

夢魘——故事的開始

好像很遠很遠,又似乎一下子就看到終點了。那個人吃力地走著,腳一下一下踩在布滿荊棘的路上,說是路,其實也算不上稱之為路,不過是草木叢生的林中稍稍能行 走的地方。看不清那人的樣子,常常的發將整個臉完全遮住,僅能看到兩道銳利的目光從頭發間射出,讓人不寒而慄。他不停走著,盡管腳上已被荊棘劃開了不少口 子,鮮血混著泥土染臟了本是鬱鬱蔥蔥的荊棘。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但總覺得他非常想通過這片樹林,很想去做自己意念中想做的事情,但看不透他究竟是為了什麼 想做什麼。
近了近了,一個聲音似乎自天上傳出抑或是從男子腦中心中傳出,紫淩聽得分明。猛然心頭好痛好痛,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這個時候到來?紫 淩的心好亂好亂,她知道他不該來,但是她確定她很期望他能來,能帶她走,帶她離開這個地方。這是哪兒?為什麼我會在這�?為什麼還穿著紅嫁衫?為什麼身邊 的新郎自己從未見過?為什麼那個人滿身是血站在門外?身邊的新浪和那個人說了些什麼,為什麼什麼都聽不見?……太多不解弄得紫淩頭快炸了。紫淩嘴�在說些 什麼,為什麼連紫淩自己都聽不見?怎麼回事,紫淩的淚水慢慢地從眼中流出,伸出手拉住自己的新郎,苦苦哀求著什麼?新郎掙脫了紫淩的手,他要幹什麼?紫淩 追了出來,只見兩人打了起來,新郎的魔法太強,幾下就打得那個人沒有回手之力。劍,紫淩看到了一柄劍,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紫淩沖到劍下,接住了那本是刺向 那個人的劍。笑了,紫淩嘴角上揚,微笑著,慢慢在那個人懷中倒下。那笑好美好舒心,似乎終于解脫了,那麼舒坦那麼輕松,紫淩緩緩閉上雙眼。
頭好重啊,僅僅睡一個覺,就感覺自己被掏空了一樣。又是那個夢,那個困擾自己好長時間的夢。紫淩用手按著太陽穴,坐了起來。外面還是灰濛濛的,應該還很早吧,但為什麼那個夢想做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呢?發了一陣呆,紫淩躺下,決定繼續睡覺。

這是什麼地方,天空那麼晴朗,天空底下,楊柳輕輕在風中搖曳,繁花似為了見某人而爭相趕趟似的開放,連路邊的小野花也毫不示弱的頂著小小的但是一樣妖艷的花 朵來向世人證明它們的美,是為了見誰呢?藍影忽然嘲笑自己的想法,這是是哪個有誰能讓花為了她而開放呢?藍影將視線轉移到河上,嗯,水很清,連水中的魚都 能看清楚,還有那開得正盛,既安靜端莊,有頗顯熱鬧的荷花。藍影笑著,這世間竟有這般美景,自己有幸,能趕上這般熱鬧的花的盛會。忽然,藍影的目光被一艘 小而精緻,裝飾素雅又頗顯高貴的小船吸引住了。那船�會是什麼人呢?藍影忽然很好奇。
船漸漸靠岸了,淡紫色的簾子被掀了起來,一個穿著一襲白色, 不,是淺紫色的長裙的女子緩緩從船中走出。藍影愣住了,只聽見心�贊嘆“好美”,竟看不清女子的長相,藍影揉了揉眼睛,還是看不清那人兒的模樣。一股淡淡 的幽香傳入鼻中,藍影回過神正迎上一張笑臉,雖然怎麼也看不清那女子的長相,但藍影直覺告訴自己,那女子在對自己笑,淺淺的如她身上長裙顏色那般若隱若現 的笑,藍影發現,這是世間最美的笑容。
女子慢慢走遠,藍影還立在原地發呆,等他回過神來,猛然發現身邊原本開得正美的花朵,竟不知何時,不知為何 而悄悄收起了自己的美麗,似乎又在積蓄力量,等待著下一次綻放。難道,真是為了某人而開放?藍影想著,不由自己地拔腿就跑,一個念頭在他腦海中出現,一定 要追上那個女子。近了近了,對了,那女子所經之處,繁花正盛,但女子所過之處,花兒都吝惜自己的美似的,收起了花朵。果然如此。藍影望著那女子的背影,想 著。
“王子,該起床了,王子……”藍影極不情願地睜開眼睛,滿心埋怨著小奴藍凡擾了自己的美夢。“王子,你夢見什麼了,笑得那麼甜?”藍凡笑著問。“笑了嗎?沒什麼。”藍影笑了笑,繼續穿衣服。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這般奇女子?藍影笑著想。

那是一隻蝶嗎?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蝶?白羽邊想邊靠近那翩翩起舞的“蝶”。不是,那不是蝶,那是一位正在翩翩起舞的仙子。那柔若無骨的身子在花中跳動著,那 淺紫色的長裙在風中飛舞著,還有那又長又黑的發隨著身體,隨著風舞動著。這必是天上一位善舞的仙子。白羽靜靜地站在一邊,欣賞著這難得一見的舞姿。忽然, 那仙子想察覺到有人靠近,停止了舞動,像一隻受驚了的小兔子似的跑開,在消失前,還驚慌地回頭看了一眼這位不速之客。好美。白羽不禁呆住了。雖然僅僅看清 了那道慌亂卻清冽若水的目光,但他可以確定,這位仙子般的女子定是非常美麗。之所以說仙子般的女子,是因為白羽看到她的瞳孔是紫色的,這位女子必是紫晶國 之人。
緩緩睜開眼睛,白羽還在回想那雙紫色的眼睛,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女子,竟有一雙美麗如斯的眼睛?那驚訝、那慌亂以及那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微慍,都那麼美,那麼優雅,那麼讓人斷魂。
推開窗,一道陽關射進窗子,屋�便明亮起來。
“祭司醒了嗎?”屋外一個聲音打斷了白羽。
“什麼事?”白羽輕聲回了一句。
“王請您到前殿,有要事相商。”打開門,是王身邊的侍奴白奴。
“嗯,知道了。”白羽用慣用的口氣說。
“好的。”白奴是個惜字如金的侍奴,這一點是白羽最欣賞他的地方,也是王之所以看重他的地方。一個從不逢迎拍馬卻能得到眾人賞識的僕人是該慶幸的吧,至少,他生對了時間,也來對了地點。


白羽——天使的翅膀

“祭司,對於昨晚子時的星隕,您怎麼看?”王高高坐在高高的寶座之上,俯首問立於寶殿右側的白羽。
“那王怎麼看呢?”和白奴一樣,白羽也是個惜字如金的人。
“ 星隕于子夜,且墜於西北方向,生於兇時,隕於兇位,這必是一顆煞星。民將擾矣,國將不安啊。”王滿臉焦慮地說。作為白晶國第二百三十九代王,他確是白晶國 至今最最英明,最體恤下民的一位王,白晶國民以有這麼一位王而欣慰,而驕傲,而安享太平。他卻也是一位很悲苦的王,畢竟,一生為民,卻苦於膝下無兒繼承自 己的國,好不容易晚年得子,卻因一場並不致命的小疾而夭折,難道真如那個詛咒,白晶國民迎不來他們的第二百四十位王,白晶將毀於他手中?為什麼,為什麼他 註定成為白晶國第二百三十九位王?
“王多慮了,這雖然不是一個普通的天象,但也絕不會像王想像的那麼嚴重。我夜觀天象,發現西北方為確實有一顆將星隕落,卻也不是什麼大兇之兆,不過,王可能要失去一名得力助手了。”白羽依舊平靜的說。
“您說的屬實?那會是哪一位呢?”王試探地問,他知道,依白羽的性情,他不會那麼輕易透露的。
“這個我就不方便直說了,不過王很快就知道了。”白羽笑了笑,轉過身離開。
作 為白晶國最年輕且法力最強的祭司,白羽是很受人尊敬的,這可能跟這個王國的習俗有關,或許,更多的原因是跟白羽的身份有關吧,即將成為王唯一女兒夫婿的白 羽早就是人們心目中白晶國的第二百四十位王,即使那個預言像魔咒一樣深深刺痛著白晶國每一位國民的心,但他們相信,只要白羽在,白晶國就能得救,他是白晶 國的神話。當他還在繈褓中,就用他神奇的淚水,拯救了那場千百年難得一遇的瘟疫中國民的生命,為了讓更多人得救,幾乎一夜間,他流盡了一生的淚,所以在所 有心中,白羽是不會流淚的,但是他的淚流淌在每一個人身上,每一個人心中。
話說三百年前,有就是白晶國史上最有雄心的一位王——白桀在位時,為了 滿足自己的野心,無限制向周邊擴張,挑起一場場戰爭,其中,當屬黑白兩國的戰爭最為激烈。黑晶國位於白晶國西北方向,是一個神秘的王國。黑晶國女子天生具 有神奇的魔力,能在眨眼間將一座山幻化於無形,又能在揮手間呼風喚雨,其中,最讓那人驚嘆的當屬當時黑晶國的女王——黑靈,傳說,她是黑晶國聖使——黑女 巫的化身。黑靈擅長所有女巫魔法,其中最厲害的是詛咒。本性善良黑靈一般不輕易使用魔法,但是,三百年前,作為黑晶國第二百四十代王的她對白桀及其子民下 了一個對于白桀來說,是相當嚴重的詛咒,就是“白晶國將亡於第二百三十九代”。這句詛咒是黑靈臨終前,面對自己千瘡百孔的國家,面對自己深愛卻親手毀滅自 己國家的那個偽君子——化名為黑衣的白桀所下的詛咒。或許至今,人們還能想像黑靈死前掛在嘴邊的笑容,那麼痛苦卻又那麼詭異,黑靈笑著對白桀說:“雖然不 可能有機會,但我還是應該歡悅,我願用黑晶國最後一位生者的鮮血來交換一個黑女巫的承諾,那就是‘白晶國將亡於第二百三十九代’,我要白桀看到,他的野心 換來的不過是一個短暫的繁盛,他的國將迎不來第二百四十位王,我要白晶國歷史比黑晶國歷史整整少一代人。”說完,黑靈從袖口拿出一根木針,刺進自己咽喉, 然後笑著倒下。黑靈的血染紅了白晶國大殿,任所有人想盡辦法,黑靈的血怎麼也止不住,直到流盡最後一滴。
十八年前,白晶國大王子白陵繼位,成為白晶國第二百三十九位王,噩夢便從此刻開始。
白 陵登基當晚,白晶國天降煞星,與白陵登基慶典的焰火一同點亮了夜空,照紅了白晶國的河水。第二天,路過河邊的人們都驚訝地發現,白晶國那清冽的河水河水一 夜之間,竟全部變成暗紅色——與黑靈染紅大殿的血液顏色一樣,不久,白晶國便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瘟疫,死亡民眾數以萬計。人們都飽嘗著朝不保夕的滋 味,白晶國人民頓時陷入恐慌之中。白陵廣招天下奇人異士,以解白晶國之急。瘟疫持續七個月之後,也就是白陵登基的第八個月,白晶國終於迎來了一位可以拯救 眾人的奇人。那人法號“空靈子”,自稱前生曾受過白陵的恩惠,今生為報恩而來。其實,白陵很想相信空靈子的話,但是,前面幾天的經歷讓秉性善良的白領開始懷疑人們的靈魂了,畢竟,苦尋兩百多天的結果是每一個自稱能解白晶國之急的奇人都是為那一大筆賞金而來。
那天,白陵永遠記得那個特殊的日子。
如往常一樣,白陵穿上那身象徵白晶國最高權力的衣服,坐在象徵至高無上王位的寶座上,心�略帶些許嘲諷和憤怒,直視著殿前那位雖長相不凡卻看不出有任何過人之處的雲遊僧人。淡淡地問:“如何報恩?”
那 僧人只是抬眼看了白陵一秒,然後說出令眾人驚訝不已的話:“白晶國之所以有此劫,是因為白晶國曾經有一位很重要的人欠了某個人的債,現在只是還債罷了。所 謂‘血債血償’,便是此劫最好說明。”頓了頓,那僧人繼續說,“此時也是我該還債的餓時候了,前世受您一水之恩,今生將用我一生的淚水來償還,我院用我的 淚水來稀釋黑晶國的血液,淡化黑靈的仇恨。”說罷,那僧人轉身面向西北方,說,“極西之西,極北之北,怨之源起,靈之所歸。”說罷,化作一縷白煙消失不見 了。
半個月之後,白晶國便流傳一件奇事,在白晶國最西北的方向出現了一個只流淚,不啼哭的嬰孩,最奇怪的是,這個嬰兒的淚水竟能治療此次瘟疫。白陵聽說此事,不禁想起了那個奇怪的僧人留下的一番話,派人將那嬰孩迎至白晶國王都,這便是如今的白羽。


藍影——海神的化身

在當時雄霸一方的白晶國東南方向,有一個比較不起眼的小國——藍晶國。相傳,藍晶國的祖先來自海上,在此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國家。藍晶國人都能從水中獲得力量,並能溶于水中幻化於無形。
八 百年前,藍晶國第十代王,也就是傳說中海神——藍晶國唯一神靈的化身執政,藍晶國力量漸強。權力的膨脹導致王野心的膨脹,於是,藍晶國開始向外擴張,最初 的敵人便是位於藍晶國與內陸相交處的童話般的王國——紫晶國。七百八十三年前,藍晶國向其鄰國紫晶國挑起了戰爭,但由於紫晶國的強大,這場戰爭最終以藍晶 國的失敗而告終。紫晶國抓住藍晶國離不開水的弱點,將藍晶國將士困於孤山之上達十天之久,藍晶國不戰而降,擴大版圖的計劃也宣告破產。當時的王含恨而終。
藍 晶國經過數的努力,而今已漸漸躋身到大國之列。藍晶國發展至今,已經歷了九十九代。如今在位的王——藍瀚熱衷於狩獵,不理政事,政權曾一度落入外戚手中, 藍晶國也曾陷入混亂之中。紫晶國不計前嫌,派兵幫藍瀚奪回政權,藍晶國也因此免於一場浩劫,藍晶國與紫晶國結為秦晉之好,許諾等藍晶國王子成人之後,便迎 娶紫晶國王的掌上明珠——紫晶國小公主為妻,當時,藍晶國王子藍影年僅十歲,卻已是才學淵博,靈力超人。
相傳,藍影出生時藍晶國的天空若藍色水晶一般發出迷人的藍色光芒,猶如海的影子,故而得名——藍影。
藍影天生對海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他不知道那種情緒是喜歡,是熱愛,還是依戀,抑或還夾雜著些許厭惡,些許無奈。因為藍影出生時的奇異天象讓藍晶國聯想起藍晶國海神的傳說,所以民間還流傳著藍影是藍晶國守護神——海神的化身。
藍 影不快樂,但他本是快樂的。在人們漸漸淡忘的記憶中,藍影是那個一不留意就會偷偷溜到海邊跟海浪海水嬉戲的孩子,是那個整天沒事就纏著大家講奇聞異事的小 孩,是那個永遠笑嘻嘻的小孩。但是現在,藍影變了,變得如他眸子一般憂鬱,長大的俊臉上很少再見到笑容。藍影有著一雙深藍色如海一般深邃的眼睛,總讓人猜 不透他在想些什麼。父親王位的險些旁落讓藍影變得不太相信別人,甚至於自己的母親。那一次政變讓藍影瞬間長大,藍影不知道母親為何要背叛父親,不過現在, 他明白了,僅僅是為了權力,為了他看來一點也不重要的權力。藍影開始明白,人與人間的相處並不像他想像的那樣簡單,連父親深愛的妻子都能背叛父親,那這世 上還有誰能相信呢?
雖然還是一樣喜歡去海邊,但是藍影不再喜歡和別人嬉戲,不再喜歡追隨海水和海鷗的腳步。藍影會在海邊站一整天,只是靜靜想著一 個個奇怪的夢,似乎是前世的記憶,又好像是發生在昨天的一般。他常常夢見自己站在一座陌生的山頂,憂心忡忡地看著山下的人,看著漸漸變少的水,一股恐懼感 油然而生。作為海的後代,水的缺失對於藍晶國的人們來說,是致命的。藍影看著一位位熟悉卻又陌生的國人在自己面前倒下,那一雙雙哀怨的眼睛望著自己,似乎 在等待著什麼,藍影明明知道他們企望什麼,但他不能滿足他們,藍影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藍影問自己。一雙雙無助的眼睛逼近自己,一遍遍重復那句話“為什 麼”……藍影總在這樣的噩夢中驚醒。藍影不知道,這個夢跟自己有什麼關系,那座山又在哪里,還有那一雙雙眼睛,那麼驚惶,那麼無助。
藍影的成人禮很熱鬧,藍晶國的國民很早就擠到海邊,等待著他們的王子溶入水中的那一刻,他們相信,那個伴著天空海的影子出生的孩子一定是海神的化身,他一定能溶入水中,讓水中那棵沉睡已久的海蘭綻放出最純凈的藍花,至今為止,藍晶國只有一個人讓這棵海蘭綻放出純凈的藍花。藍晶國的人,每個人成人禮都在海上舉行,儀式從成人禮的主角躍入海中那一刻開始,在一刻鐘內,身體能融入海水中越多的人,跟海越親 近,在藍晶國便越受人尊重。一是第二項便是遊到藍晶國的聖地——海中先祖上岸時從海底帶上來種在海邊的那棵海蘭邊,有自己化成的水,也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 分澆灌那棵海蘭。若海蘭開花,就說明是海的一部分,收到海神的祝福,如若沒有開花,就說明今生將用自己的身體來償還欠了藍晶國人的債,因為該人前世受過海 或是藍晶國人的恩。海蘭花的顏色也有來判定該人在藍晶國的地位,血統越純正的藍晶國人,花的顏色越純凈,相反,就說明該人與還得淵源越淺。
藍影一 步步走進海中,人們發現,藍影身體入海即溶,等到藍影完全沉入海中,人們便見不到藍影的影子。人們歡呼著,為他們的王子而高興,也為自己見證了藍晶國這重 要的一刻而高興,更多的是他們更確信,藍影是守護他們的海神的化身,他能給藍晶國帶來好運。祭司召喚先祖靈魂,只見海水慢慢分開,爾後水上出現了一顆枝葉 茂盛的但沒有開花的蘭花。溶入水中很久的藍影在海水分開的地方漸漸現身,手心捧著一滴水,輕輕滴在那棵蘭花上,人們很詫異,藍影怎麼能只用那麼一點點水澆 灌蘭花呢?但是這種疑問並沒有困擾人們多久,因為奇跡出現了,蘭花竟開始吐穗、結苞,然後花苞慢慢長大,最終開出了百年難得一見的純藍色海蘭花。站在海邊 的人們頓時爆發出驚呼聲。
接下來是在宮殿舉行的長達十天的慶祝宴。藍晶國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藍瀚整天笑得合不攏嘴,藍影卻不是很高興,成人禮結 束後就說明自己成年了,成年了就得履行對紫晶國的承諾,和那個沒見過面的紫晶國小公主成婚。藍影不禁想起成人禮儀式前一天晚上做的那個美得不行的夢,要是 世界上真有這樣的女子該有多好啊,轉念一想,即使有這樣的女子對自己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不過是徒增煩惱罷了。大殿好吵啊,藍影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一個人 呆一會兒。


紫淩——花仙子的羅紗

這的確是個很美的地方,深深的院子,精緻的亭子,滿園藍色的花,還有開滿藍蓮花有著不知名魚兒的池塘,還有……
“你是誰?什麼時候站在這兒的?”紫淩轉過頭,被一個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邊的陌生男子嚇了一跳。
“欸,”紫淩見男子沒有反應,便揮揮袖子在那男子眼前晃動。那男子雙眼直直地盯著紫淩,弄得紫淩渾身不自在,“你怎麼了?”
“好像——我們見過——我記得我們見過。”那男子回過神,第一句話就把紫淩嚇了一跳。紫淩努力回想,但還是沒有印象。紫淩很認真地再次打量了那男子一遍,發現他的那雙眼睛是藍色的,很深邃的藍。
“你的眼睛,好美哦——我可不可以摸一下?”紫淩的有些想法,有些舉動真的很讓人摸不著頭腦,雖然在勾心鬥角的王室長大,紫淩仍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如蓮花般,不被玷染,永遠單純得如同孩子。
藍影被紫淩的話嚇到了,從來沒有人這麼提議過,也沒有人這麼做過。
見藍影似乎有些為難,紫淩微笑著說:“如果不行,那就算了吧。”
那笑容——藍影心�猛地很暖很暖,對,就是那個笑容,若有若無的笑。就是她了,還有身上那襲長裙,燈光下雖看不出淡淡的紫色,但藍影相信,這就是夢中的那個女子。
“小公主——”從花叢中探出一個小小的腦袋,邊喚著紫淩邊朝亭子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我該走了——”紫淩微笑著轉身朝那個喚她的人走去,兩人一同離開。
望著那人的背影,藍影陷入沉思——

同 樣晴朗的天,同樣繁花似錦的地方,同樣讓人如夢如幻的紫色世界。藍影盲目地走著,不是轉過身環視四周。這是什麼地方?似曾相識的感覺。藍影想從這一片花叢 中走出去,但無論他怎麼找都尋不到出口。忽然,眼前出現一個亭子,好熟悉的亭子,好像——對了,就是晚上遇見那女子的亭子。近了,近了,在,那個女子居然 還在。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好像很玄的文章列∼∼∼ 很不錯的感覺∼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