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4:49:49

 一輛客機,墜毀在茫茫沙漠之中。
  宛如一粒石子擊入水中,摔落的飛機在大漠中激起一股股沙塵漣漪,于烈日下蕩漾開去。
  機組和空乘人員無一生還,大部分乘客……
  夏荷很幸運。她虛弱地睜開眼睛,在撲面襲來的陣陣熱浪中,感知著自己的生命力。機體斷裂后,巨大的沖擊波將她遠遠地甩離飛機,甩在松軟的沙丘上,這也是她能夠活下來的原因。她跪坐在地上,晃了晃頭,努力使自己的意識清醒過來。滾燙的沙子使她不得不立即從地上站了起來,搖晃著望向飛機殘骸。
  忽然,她仿佛在自己左邊三米開外,發現了什么。她努力使精神集中起來,定睛一看……腳印!大大小小的腳印!這就意味著,她不是唯一的幸存者!燃燒的殘骸加上毒辣的烈日,使得這個區域的沙子仿佛都燒成了紅色。夏荷踉蹌地轉過身,試圖離開這里。就在她轉過身的一剎那,她看見了并排站在她身后的五個人!
  一個帶著金絲眼鏡、身上西服已經破爛不堪的人,用手指著夏荷,詭異地笑道。
  一個學生摸樣的小女生哭著跑上前,抱住了夏荷。這小女生,在經濟艙里與夏荷是鄰座,兩人一路交談甚歡,頗有共同語言。夏荷一只手抱過她,一只手摸著她的頭,隨即望著眾人:
  “咱們還是走吧,朝南方走……剛才在天上我一直留神著這塊沙漠,飛機已經朝南飛很久了,繼續向南應該馬上就會出沙漠了。因為,這個地帶不可能會有太大的沙漠。”
  聽了夏荷的話,眾人紛紛表示同意,于是大家前后排成縱隊,向南方走去。
  李慶,42歲,略胖,一家保險公司的區域經理。
  王雷,26歲,戴著金絲眼鏡,某品牌瓷磚的推廣員。
  趙小娜,20歲,學生。
  古景林,39歲,探險愛好者。
  蘭天明,40歲,記者。
  一行人由古景林在前面帶隊,在越來越大的風沙中艱難地前進著。正走著,突然,隊伍中的趙小娜尖叫一聲,整個身子陷進了沙子!很顯然,她踩進了松軟的沙坑中。在沙漠里,這種沙坑經常將人和駱駝一起吞沒掉。
  跟在她身后的蘭天明趕忙“緊急剎車”,一步也不敢再向前走,高聲呼喊著前面的人。眾人一齊圍了過來,望著沙地中只露出一顆頭顱的趙小娜,紛紛伸過手拉她。然而,沙子越積越重,趙小娜感覺自己就要窒息了,驚慌的臉由紅漸漸變白。夏荷跪在地上,雙手飛快地挖著,可是毫無用處!
  就在這時,探險愛好者古景林迅速取下背包,從里面拿出一把折疊的登山鏟,組裝了起來。弄好后,他推開眾人,拿起鏟子,在趙小娜的身旁挖了起來。然而,沙子積壓得很實,盡管登山鏟十分鋒利,但仍未起預期的效果。挖了幾下后,古景林直了直腰,深吸一口氣,雙手抓住鏟子,對準沙坑,用盡全力,猛地刺了進去!
  這一鏟不知刺了多深,剛才還在下面掙扎著亂叫的趙小娜,突然靜了下來!她嘴巴張的大大的,直直地盯著古景林!古景林預感到了什么,哆嗦著手,費力地慢慢抽出鏟子……鏟子的前半部分,一片血紅!
  夏荷尖叫一聲,沖過來將古景林推開,隨即跪倒在趙小娜的頭前,哭喊著要她堅持住。趙小娜眨了眨眼睛,突然朝著古景林詭異地笑了一下,隨后閉上了眼……
  還未走出多遠,人就死掉一個,這對于他們這些求生的人來說,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古景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苦說不出地將鏟子遠遠扔了出去,隨即點上一支煙,皺著眉頭猛吸起來。
  他剛吸了兩口,李慶便走過來,拿過他嘴里的煙,扔了出去。是的,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如果就這樣原地不動地郁悶下去,他們只有死路一條。李慶從古景林的背包里拿出登山繩,分別在眾人的腰上繞了一圈,一齊抓著向前走,防止有人再陷入下面的沙坑里。
  也許夏荷的判斷真的是正確的,就在眾人走得筋疲力盡,身體搖搖欲墜時,最前面的蘭小明忽然高叫了起來——遠處,出現了森林!沒錯,是森林,夏荷抿了一下干涸的嘴唇,艱難地集中精神望去。可是,讓她奇怪的是,即便是到了沙漠的南端盡頭,森林也不該出現的這么早,這顯然不符合樹木的生長規律……如果是一小片綠洲,還說的通。可是……可是真的是一片漆黑茂密的森林!
  “沒有任何綠帶的過度痕跡……為什么會直接生出森林來……”夏荷開始懷疑是幻覺。
  可是,其他人的歡呼聲,打消了她的疑慮。大家連滾帶爬,使出最后的力氣,爭先恐后地走出了沙漠,紛紛一頭栽倒在黝黑的泥地上。夏荷趴在地上,頓時感覺到了泥土的冰涼。那份涼從四面凝集而來,掠過她的肌膚,沁入心中。眾人愜意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讓冰涼的泥地來緩和發燙的身體,一時好不舒服!過度的勞累,使得他們的體力嚴重透支。慢慢地,幾位男士便響起了鼾聲。
  不知睡了多久,夏荷醒了。當她的大腦恢復意識流時,渾身的酸痛感便一齊涌了上來。她費力地支起身子,坐在地上,揉著胳膊和腿。蘭天明已經醒了,正靠在一顆樹底下,玩著PS機。古景林仍然鼾聲如雷地睡著。漸漸地,夏荷感覺到了不對勁……陣陣涼風不斷地從森林深處侵來,泥地也越發的冰涼。天逐漸晚了,如果他們就這樣待下去,一定會凍死在這里!
  夏荷用力地站了起來,大腿顫抖著,挨個推著正在睡覺的人,告訴大家該出發了。李慶哼哼了幾下,坐起身,不住地揉著眼睛。古景林對夏荷打擾了他的睡眠十分不滿,煩躁地邊起身邊打著呵欠。夏荷推著王雷,卻發現他怎么也不動。她試探著將手指伸到他的鼻子下,驚恐地發現,他早已沒有了呼吸!
  又失去一個人,現在只剩下了夏荷和其他三個男人。四個人確定了一下方向,安置好王雷的尸體后,繼續前行。不知走了多久,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四人在黝黑的森林中走著,卻感覺到好象一直在原地,如何也走不出去。就在死亡的恐懼感襲上夏荷的心頭時,李慶忽然伸手一指前方,叫了起來。大家看去,就在前方約一百米的地方,隱約出現了一座房子!
  “也許是供獵人休息的小屋……如果里面有補給物品的話,我們就得救了!”夏荷想著,不覺一陣興奮!
  四人走到房子前,蘭天明上前敲了敲門,漆黑的房子里面靜悄悄的,無人回應。他試探著用手輕輕推了下門,那門竟然開了!蘭天明回頭沖大家做了個鬼臉,搶先走了進去。古景林將手中的應急燈放在了地上,發現屋子里面有四張床,奇怪地安放在屋子的東南西北四個角落里。夏荷發現,北角的那張床,鋪著一張白被單,下面仿佛有一個人!
  她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哆嗦著伸出手,慢慢掀開了被單的一角……床上躺著的,竟然是在沙漠中被古景林失手殺死的趙小娜!她的尸體依然張著眼睛,忽然左眼的瞳仁,猛地看向夏荷!
  “啊——”夏荷尖叫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家嚇了一跳,紛紛趕了過來。李慶從地上拉起了夏荷,古景林摸了摸床,回身好奇地望著夏荷。夏荷面無血色地看著那張床——床上什么也沒有。
  夏荷雙手捂著臉,告訴自己,也許真的是勞累過度了,產生了幻覺。古景林讓大家都躺下,隨后調好了鬧鐘,約定睡兩個小時以后,大家起來吃東西,補充能量。于是,疲憊不堪的四個人,在東南西北的四張床上躺下了。夏荷覺得這座房子有種說異樣的感覺,可是抵御不住陣陣襲來的困意,很快也睡著了。
  兩個小時后,當鬧鐘發出刺耳的鈴聲時,夏荷一個激靈,猛地在床上坐了起來。古景林煩躁地踢開被子,起來關掉了鬧鐘。他伸了個懶腰,表示這一覺睡得十分香甜。他望了望坐在床上的夏荷,伸手從床邊的背包里掏出幾袋餅干,遠遠地扔給她一袋。隨即,他又轉向蘭天明的方向,用力地扔過去一袋,想將睡夢中的他砸醒。那袋餅干,正好打在了蘭天明的后腦勺上面。古景林捂住嘴,剛要笑,卻發現,蘭天明的腦袋微微晃動了幾下,骨碌一下滾下了床!
  餅干從夏荷哆嗦的雙手中滑落,漆黑的森林中,突然回響起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古景林跳上她的床,猛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叫聲被捂住了,化成淚水從她的眼眶中流下。古景林轉過頭望向東床的李慶……不用過去叫他了,從他發青的臉上可以看出,他也已經死很長時間了。
  夏荷推開古景林的手,低聲哭著。古景林慢慢掏出煙,哆嗦著點燃,目光空洞地望著眼前這一切。突然,他發瘋似的沖到背包前,拿出登山鏟,抬起頭四下吼道:“混蛋,是誰?是誰在裝神弄鬼!有種你他媽的出來!”
  就在古景林拿著登山鏟四下亂吼時,夏荷突然發現,他手中的鏟尖上,滴下了幾滴鮮紅的血!她閉上眼睛,發出了絕望的哈哈笑聲:“你不要再裝了,殺了他們的人,就是你,古景林!”
  “你說什么?”四下里發泄的古景林忽然停住了,怔怔地望著夏荷。
  “就是你殺了他們!”夏荷坐在床上,撕叫著。
  “你他媽是不是嚇傻了?我殺的他們?”古景林怒吼道。
  “你看看那把鏟子,上面還有未干的血!”夏荷死死地盯著他,“你擔心我們包里的食物,不夠支撐四個人走出森林,于是你就殺了他們!”
  聽到夏荷這么說,古景林低下頭看手中的登山鏟……果然,鏟尖上還有血正在滴!他頓時嚇得一下子松開了手,丟掉了鏟子!
  “不是我,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古景林哆嗦著向后退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應急燈忽閃了起來,顯然電池已經用完了。明亮的光漸漸變成藍色,暗了下來,隨后消失了……寂靜,死一樣的寂靜充斥著整個屋子。仿佛隨著燈光的消失,整個世界變成了真空。
  “古……古景林……”夏荷被黑暗壓得幾乎窒息,輕輕地呼喚著。
  沒有人應答。
  夏荷拉過被子,緊緊地裹在了胸前,一種出離恐懼的感覺圍繞著她。此刻她覺得,死亡竟是最好的結果。忽然間,應急燈忽閃了幾下,又漸漸亮了起來,備用電池開始工作了。隨著周圍的黑暗被驅散,夏荷發現……古景林安詳地坐在自己的床上,那把登山鏟從他的前胸穿過,一直插進了床板里,支撐著他……
  夏荷徹底崩潰了,她爬下床,跪在地上猛地嘔吐了起來!她已經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雙手按著地面,用盡最后的力氣支撐著身體。
  “小娜,是你回來了么?小娜,我好害怕……你帶我走吧……”
  說完,她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
  當夏荷醒來時,她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輛救護車里。她的右手骨折了,正被夾板固定著。她用左手支起身子,向車窗外望去,巨大的飛機殘骸,就在遠處。
  救援人員正在緊張地核對著上百具尸體的身份,以便給大使館備錄,通知家屬。然而另救援人員大為不解的是,有四具尸體,竟然呈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在遠離飛機殘骸的地方躺著。還有一具尸體,被放在不遠處的沙坑中。
  這起比亞沙漠(非洲東北部)的墜機事件,引起了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一個月之后,在醫院的夏荷,才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原來,飛機墜毀后,劇烈的撞擊和沙漠的炎熱,使得夏荷的大腦受到嚴重刺激,導致精神分裂。她從尸堆中,先后抱出了蘭天明、古景林、李慶、王雷和趙小娜的尸體,一個個向南方拉動著,幻想著與他們一路同行。她將趙小娜的尸體放在了沙坑里,翻出古景林背包中的登山鏟,刺穿了趙小娜的尸體。又將剩下的尸體按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放置,幻想著與他們躺在了森林中的屋子里……
  森林、屋子、燈光,一切都是她腦中的幻覺。她,在飛機墜落之后,是唯一活下來的人,唯一的幸存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發現的人這么厲害哦∼∼ 這樣都知道?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6 02:33:07

發現的人這么厲害哦∼∼
這樣都知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