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9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5:15:04

  那年冬天,桂林下了一場特大暴雪。風停雪住那天,邙僮從海南島橋梁建造工地匆匆趕回桂林。手捧一束鮮紅的玫瑰,走近“河語梅瑰”。

  白雪覆蓋著一排排的房頂和�頭,酸棗樹暗褐色的枯枝上掛滿冰淩。

  小院大門緊閉,門上貼著一張紙條,上書“暫停門診”四個字,字跡娟秀得令人心痛。

  按響門鈴,無人應答。

  再按,門鎖自動彈開了,有人。

  門邊的迎春花還在白雪覆蓋中堅強地綻放著,花瓣及花枝上都覆蓋著積雪。庭院中央的玫瑰、杜鵑、月季都已經凋謝了,積雪覆蓋在盆沿上,不見花枝,不見花紅。整個院子都覆蓋著一片純凈的白色,從院門到廂房的小過道上沒有一個腳印。

  一陣寒風襲來,邙僮只覺得一陣陰森森的涼氣直逼胸口,全身一陣顫栗,手上的鮮花差點沒掉地上。

  “梅瑰,你在家嗎?”邙僮大聲問道。聲音在小院中飄散,四周安靜得可怕。

  門開了,彌漫出一股白色的暖霧,霧中夾帶著玫瑰花香。

  梅瑰穿著厚厚的棉睡衣出現在廂房門口。

  色彩越絢麗,開得越燦爛的花兒,其凋零往往更惹人憐惜。兩個月沒見梅瑰,她似乎變得憔悴多了,也虛弱了許多。也許是第一次看見梅瑰不穿白大褂的樣子吧,邙僮覺得她像變了一個人。

  兩個月來,邙僮無數次想像過和她再次見面的場景,無非是再見到她那友善、溫和,但保持一定距離的笑容,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發髻和一塵不染的白大褂……

  眼前的梅瑰卻向他展示了一副全新的形象——一頭長發淩亂的披散在胸前,厚實的睡衣包裹下的身體顯得那樣軟綿無力。

  梅瑰接過鮮花,笑笑說了聲“謝謝”,插在在桌子上花瓶�,領著邙僮,穿過診療室,走進了�屋。

  邙僮還是第一次進入除診療室之外的另一間屋子。

  這是一間起居室,佈置得相當簡樸但不失雅致。進門是寬大的沙發和色調柔和的長毛地毯,左邊是一間小餐廳,右邊是書櫃,對面�上還有一扇小門,緊閉著。

  梅瑰看了一眼盯著門的邙僮,說:“�面是臥室……大河睡著呢!”

  邙僮用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反應過來,大河,世界上最能睡的男人,也是這家的男主人。

  梅瑰給客人沏了一杯玫瑰花茶。

  透過透明的杯子可以看到,暗紅色的花瓣半懸半落,花朵在水中由乾燥緊縮到潤澤綻放,最終緩緩沉入杯底。

  喝一口,一股暖流遍佈全身。

  “這花茶,如同一個女人的生命歷程,所謂‘從來佳茗似佳人’……”.熱茶暖身之後,邙僮談興上來,預備來一番關于花茶與女人的演講。雖然邙僮學理出身,但對各科知識涉獵廣泛,別號“雜家”,有足夠的聊天資本。

  梅瑰喜歡聽邙僮說話,這男人身上的味道深深地觸動了她內心深處的女人心弦。這個家到底想要幹什麼?

  離別三個月,她想念他,又害怕再見到他。此刻,她又可以近距離看他那張風采依舊的臉孔了,她心底最害怕的事情即將變成令人恐懼的現實。她的毛孔開始收縮,她的面頰開始著火。“不,不行,”她思忖著,“不是這�,不是現在。”

  邙僮的聲音突然打住了,打住他的是梅瑰的眼神。

  那是一種邙僮從來沒有見過的眼神,深不見底的目光好像穿透了他的靈魂。

  “梅瑰,我想你……”邙僮喃喃地說。

  “是想跟我在一起,對嗎?永遠?”梅瑰一開口便直奔主題。

  “是的,永遠……”

  女人的目光開始變得柔和,柔和得很模糊,漸漸的,女人的整個臉龐都模糊了……甚至,女人的身體,身後的窗,窗外樹梢上的積雪都模糊成了一片迷茫。

  “好吧,我成全你……”隱約聽到女人這麼說了一句,邙僮已搞不清是幻覺還是現實,只是覺得自己正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拽向了深淵。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有點緊張了∼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6 15:59:32

看的我有點緊張了列∼∼∼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