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3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5:16:13

  邙僮墜落在雲端,雲層輕輕地托住了他的身體,四周是鮮紅的雲朵,柔軟而舒適的雲朵,散發著芳香的雲朵……其實雲朵並不是紅色的,只是雲上開滿鮮花,是紅玫瑰。鮮紅艷麗的玫瑰在雲層上綻放,芬香襲人。

  邙僮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面對著被刷滿紅油漆的天花板。

  “這是哪兒呀?誰會把天花板刷成紅色呢?莫非我剛才夢見的紅玫瑰就是天花板?也不對啊,分明有花香嘛……”邙僮抽動了一下鼻翼,循著香味側過臉,果然,看到了一片紅玫瑰,一片從白雲上綻放出的紅玫瑰。

  不,那不是白雲,那分明是一具人體!高挺的鼻樑,濃密的黑發,雪白的脖子、肩膀、胳膊……依然能夠看出,那是一個側影英俊,肌膚細膩的男人。讓邙僮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是,鮮花鉆破了男人的皮膚,正從不同角度在身體外怒放著。

  邙僮使勁眨了眨眼鏡,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他掙紮著想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的四肢已經被人用皮帶禁錮在了床鋪四角。

  這是一個封閉的房間,窗戶上擋著厚厚的暗紅色絲絨簾子。房間�沒有傢俱,只有兩張床,那個(不知該說那“具”還是那“個”)開滿獻花的男人在一張大床上,而自己躺在一張醫用床上。

  床邊有個活動醫用工作臺,白色搪瓷托盤上整齊地擺放著手術刀、鉗子、鑷子、酒精燈和脫脂棉等醫用工具。

  這房間活脫脫是一個小型手術室,而且寂靜得如同地獄。

  耳畔傳來開門的聲音。

  “醒來了?親愛的。”梅瑰進來了。

  梅瑰還是穿著厚厚的棉睡衣,伸手摸了摸邙僮的面頰。她的手柔軟濕潤,綿若無骨,邙僮的血一下子湧上來,他真希望那手再用力一些,好讓他感覺到她的真實存在。

  “你不是說想永遠跟我在一起嗎?我成全你……”梅瑰幽幽地說,“哦,對了,給你介紹一下,大河,我老公——他說要一輩子給我種花,我成全他了。你呢?你想一輩子為我作什麼?”

  邙僮眼前閃現出一幕橋毀人亡的情景,人有旦夕禍福,生命是那麼不堪一擊啊!邙僮再度試圖掙脫束縛,但很快放棄了,本來就要脫口而出的“你這個變態女人!”也生生咽了下去。

  邙僮合上了眼簾,他需要冷靜地分析一下目前的狀況。

  他想到了巷口的花橋。很少有人知道,這座七百多年前建造的石拱橋每過一百九十七年便會坍塌一次,原因是橋墩下沉。

  假如一座橋梁即將倒塌,懊悔與咒罵是無濟於事的,惟一的辦法是迅速找出是否存在設計時的漏洞或施工時的缺陷,迅速查出橋體材料最薄弱的環節進行防範挽救,才可以度過危機。

  “還好,我現在還活著,就如同一座尚未坍塌的危橋。”邙僮明白了,在目前的處境下,必須用科學手段拯救自己,也許,還可以拯救這個女人,這個自己深愛了相當長一段日子的女人。

  他鼻子一酸,一顆眼淚滾落眼角。邙僮不會演戲,這滴眼淚是為愛而流。這滴不由自主落下的眼淚,突然令邙僮想到了酸雨。酸雨對鋼鐵橋梁構成了巨大威脅,它能加速金屬腐蝕,使其出現空洞和裂縫,強度降低,損壞橋梁。

  眼淚就像酸雨,能軟化最鋼鐵的心腸。比眼淚更具有心靈摧毀力的,是無怨無悔的深情。

  想到這�,邙僮睜開了眼,一字一頓地說:

  “我能給你一個擁抱。”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不是她殺了自己的丈夫是吧∼∼∼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6 16:05:04

該不會是她自己殺了自己的丈夫吧∼∼∼

{:3_308:}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