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5:17:13

  梅瑰點燃了一支香煙,在這之前,邙僮從來沒見到過她吸煙。

  邙僮的冷靜態度讓梅瑰深感意外,特別是這句“我能給你一個擁抱”,幾乎催出了女人的眼淚,原本設計好的臺詞和計劃被這簡單的一句話推進了死角。

  寂靜,死一般寂靜。在一間陳列死屍的房間�,兩個會呼吸的人,用沉默進行了一場無言的對抗。

  邙僮知道,面對這樣一個女人,任何多餘的話都會激起她的情緒的波動,說錯一句,便絕無生路。

  最終,還是女人忍受不了這樣的壓抑氣氛,率先打破僵局:

  “擁抱?當著我丈夫的面?”

  “天啊,這是什麼丈夫,分明是一具死屍,不知被她用什麼變態手段處理成的一具乾屍!哦,不能,一座搖搖欲墜的橋梁是經受不住超載車輛穿行的。”邙僮咬了咬牙關,把滿口的苦澀咽了下去。開始在大腦中迅速搜索記憶庫底層收藏的心理學知識,試圖把它們拼湊成合適的語句。

  “回答我。你就忍心當著我丈夫的面抱我,親我,和我做愛?”梅瑰的語調開始升高,她彎腰俯下臉龐,室內暖氣充足,光線明亮,邙僮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眼睛�閃爍著的瘋狂火花。

  一座橋梁只有在承受不了壓力時,才會發出巨大響聲;一個人的聲音變高,也就意味著底氣降低。邙僮相信自己贏得了第一個回合。

  “我,我可以和他決鬥!”邙僮開口了,聲音不高,但每一個字都清晰而肯定。

  “哈哈哈……你這個瘋子!沒看出他已經死了嗎?”邙僮的回答顯然再次令梅瑰大為意外,事實上,是再次擊敗了梅瑰。

  “這傢夥太好玩了,簡直比我還瘋狂,真是低估他了。”梅瑰心想。

  邙僮突然想笑,還有什麼比被一個瘋子罵成“瘋子”更好笑的事呢?不過,他沒笑,他知道還不到笑的時候。

  讓梅瑰親口承認她丈夫已死這個事實,就是最大的勝利。邙僮決定乘勝追擊。

  “我也可以死!為你而死——方式由你來選擇。”說出這段話,邙僮緊張得心跳加速,冷汗不停地滲出腦門。

  “你撒謊了,邙僮。”梅瑰用鑷子夾了一塊藥棉,輕輕擦拭著邙僮的額頭,“瞧你這滿頭大汗,任何人撒謊都是這樣的反應的。你沒那麼勇敢,你只是想哄我開心而已。說吧,有什麼詭計?想哄我放你走?”

   邙僮搖搖頭:“我今天來了,就沒打算離開,除非你跟我一起走……現在看來,不可能了。沒關系,我就死在這兒好了,得不到你,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他 的額頭不再流汗了,但身體卻開始微微顫抖。因為這段話並不是他臨時編排的臺詞,而是這三個多月來,反復縈繞在他腦海中,發自肺腑�的真實想法。

  古往今來,熱戀中的男女總會用“死”字來表達自己的愛情誓言!邙僮也不能免俗。

  梅瑰再度陷入沉默,男人坦誠的目光和顫動的身體證明,他沒撒謊。

  “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欲渡水水無橋。”邙僮突然念出兩句詩。

  “什麼?”梅瑰沒聽明白。

  “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欲渡水水無橋——唐代詩人顧況的詩句。”邙僮年輕時,特別喜歡唐詩宋詞中詠嘆橋梁的詞句,也是因為這個愛好才選擇了橋梁工程設計專業。

  梅瑰沉默了。邙僮的目光,落在她劇烈顫抖的肩膀上,女人哭了。邙僮突然覺得她很可憐:這麼多年了,傷心難過的時候連個依靠的肩膀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承擔,太辛苦了。

  梅瑰哭得很無奈很無助,邙僮好想把她緊緊擁入懷中,告訴她:“其實我懂,懂你的心。”

  “梅,過來,趴我胸前哭。”他柔聲說道。

  梅瑰聽話地轉過身,趴在邙僮身上繼續痛哭。哭得聲嘶力竭,哭得痛徹入骨,最後化作悄無聲息的抽泣,又漸漸變成輕輕的鼻息聲……她睡著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6 16:08:27

緊張緊張∼∼∼{:1_22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