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popilu00
大公爵 | 2009-6-25 15:18:58

  梅瑰的眼神直愣愣地定在邙僮臉上,目光忽冷忽熱,最後又化歸一片寒冰。

  “你知道大河怎麼死的嗎?我殺死的。”

  “……安樂死?”

  “不,當初那場車禍是我策劃的。”女人的語調已經泛起一絲殺氣,聽上去不像瞎編,“還有,你注意到庭院�花圃嗎?泥土下面還埋著一個女人,一個叫韓青青的女人。她是大河的初戀女友。”

  雖然被手腳被束縛了一整夜,四肢已經麻木,邙僮還是禁不住全身顫抖起來,上下牙床劇烈地磕碰在一起。

  他總算明白了女人的用心,她是要他生不如死,以代替她的植物人丈夫。他剛才還為自己熾熱的表白而通體發熱,不料卻被女人一番話又打入冰窖。

  邙僮閉上了眼睛,一座巨型橋梁在眼前轟然倒塌。

  “叮咚——”門鈴響了。

  梅瑰警覺地掀開窗簾,往外看了看。然後操起一卷紗布,塞進了邙僮口中,轉身出了門。

  老房子隔音效果比較差,邙僮清楚地聽見梅瑰將客人引進屋�的聲音,來人好像有兩三位。

  邙僮用舌頭頂了一下嘴�塞著的紗布卷,發現居然有些松動,使勁一頂,居然頂出去了。邙僮心中一喜,剛要張嘴高呼救命,門外傳來的談話內容卻令他感到遲疑。

  “這兩位是安全監察廳來的同志,想找你瞭解一個情況。你的病人中有個叫邙僮的,是吧?”一個男人問道。

  “邙僮?有的,好幾個月沒見到他了……”梅瑰答道。

  這女人真會裝蒜。不過,他實在想不明白,監察廳的人找他幹嗎?很快,一個熟悉的聲音解答了他的疑惑。

  “是這樣,你看今早的新聞了嗎?一座即將建成的橋梁發生坍塌事故,五名工人遇難,作為橋梁工程設計師,邙僮是主要責任人,我們希望你能幫找到他。”說這話的是老梁,邙僮單位安全總監。

  假如說剛才梅瑰充滿殺意的表白,令邙僮如墜冰窖,那麼,梁總的這番話,已經使得邙僮陷入了生不如死的境地。

  過去這三個月,邙僮人雖在工地,整個人的心思卻處於“縹緲飛橋跨半空”的狀態,日夜思念著梅瑰。現在仔細想來,臨返回桂林前,自己好像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匆忙中,似乎是把一張數據錯誤的圖紙交給了施工人員。

  天啊!五條人命……

  “好的,假如他再來看病,我一定通知你們。”梅瑰送走了客人。

  她回到房間,一眼就發現邙僮嘴�沒了紗布,卻沒法呼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別笑了,你殺了我吧!”邙僮說完,全身又一次劇烈顫抖起來。

  梅瑰止住了笑,眼神變得詭異而冷漠,她從工作臺上取出一管注射器。

  死,真是一個很奇妙的字眼。

  我們常常把這個字眼掛在嘴邊上,似乎死並不可怕。可是死亡又是那麼的讓人恐懼,更可怕的是,你知道自己必死無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