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02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tpili
騎士 | 2009-6-26 05:25:17

2152年的除夕夜,家家戶戶都在家裡團圓圍爐的時刻,
在高雄火車站前卻有一名黑衣人孤單的走著。
痀僂的身影,乾瘦的體格,外加上一件和身材不搭調的黑色大風衣。
由於夜色已深,黑衣人又戴著帽延極寬的紳士帽,
所以看不出這名黑衣人的外貌如何,以及是男是女。
只能從服裝上來猜測,應該是一名男子。
「先生,你有什麼困難嗎﹖天氣這麼冷,你要不要快點回家呢﹖」
一名年輕的女子見黑衣男子衣服破爛,上前詢問了一下。
「小姐,妳人真好。」黑衣男子一開口,聲音十分的低沉且平淡。
「需要借你一點錢坐車嗎﹖」那女子發揮著她的愛心。
「不要緊,我不需要錢。對了,小姐,妳做過好事嗎﹖」
黑衣男子的口中說出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好事﹖」
「把妳做過的好事還有妳的名字告訴我,我可以替妳延壽…我看妳人很好,所以才告訴妳…」
黑衣男子詭異的說著。
此時,一輛轎車經過,車燈正好照在黑衣男子的臉上,
那女子看見了,卻是失聲尖叫。
「啊∼∼∼∼∼∼∼∼∼!你…你的臉…」
女子指著黑衣男子的臉,退了好幾大步,驚嚇的說不出話來。
原來那黑衣男子臉上並沒有皮膚,而是完全赤裸的肌肉,
有些部分還是腐爛的,爬著一隻一隻的蛆蟲。
「不好意思…我是長的難看了一點…不過我絕對不會騙妳…」
那男子見到女子驚慌的表情,臉上露出十分為難的神色。
「有鬼啊∼∼∼∼∼∼!」女子嚇的落荒而逃。
「唉…果然又是這種結果…」黑衣男子歎了一口氣。
「伯伯,你沒有家嗎﹖」從黑衣男子的背後,傳來一個稚嫩的童聲。
黑衣男子回頭一看,是一個年約八歲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盯著黑衣男子的臉,一副好奇的神色。
「伯伯,你的臉受傷了嗎﹖會痛嗎﹖」男童好奇的問著。
「還好,伯伯已經習慣了。小朋友,你怎麼沒有在家吃飯呢﹖」
「喔…因為吃飽了很無聊,所以我就到外面來玩,伯伯你呢﹖」
「我本來有家,可是很久以前沒有了,發生了一些事情…」
黑衣男子說著,表情似乎有點哀傷。
「為什麼呢﹖」
「這個故事很長,你想聽嗎﹖」黑衣男子從口袋裡抽出戴著手套的手,摸了摸男童的頭。
「嗯!」男童用力的點著頭。
兩人走到高雄中學的校園內,在一個亭子坐下,黑衣男子開始緩緩說著他的經歷…

***

事情發生在2002年的春節。
一切的一切開始的那一天,也是像現在一樣,充滿過年的歡樂氣氛。
我的老家在澎湖,獨自一個人到高雄來找工作,
好不容易在一家進出口公司找到不錯的工作,
所以我犧牲過年的時間努力加班,希望能更鞏固我的職位。
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一個女孩,因為她是董事長的千金,
我希望能讓她看到我認真工作的模樣。
她的名字叫姿甄,是我最鍾情的女孩。

「正弘,這麼晚了你還不回家嗎﹖」姿甄熱心的問著。
「嗯…還有一些報表不太對,我要把它更正一下。」
我回答著,一方面為了姿甄對我的關心感到竊喜。
「我爸爸說…你一個人獨身在外打拼很辛苦…所以…所以…」姿甄有點害羞的說著。
「所以怎樣﹖」
「他問你…要不要來我們家…跟我們一起圍爐…」姿甄臉變的好紅,那模樣真的好可愛,
我不禁看的入神了。
姿甄也發現我在盯著她,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到底要不要啦…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嘛。」
「嗯,我一定去。等我先把這些東西弄完就去。」我開心的回答著,那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嗯…那我就先回家等你嘍。」姿甄向我丟了一個飛吻,轉身走出門外。
我傻傻的對著門揮手,不斷回想著這幸運的遭遇,我的努力總算得到回應了。
我心裡面這樣想著。
「真是恭喜你了,好哥兒們。」說話的人是吳天,他跟我同期進公司,是我最好的朋友,
也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他也喜歡姿甄,不過我們平常一向是君子之爭,我是這樣相信的。
「還可以啦,你不是也升官了嗎﹖」我笑著說。
「唉…比不上你啦…事業得意,情場也得意。」吳天調侃的說著。
「哈哈…好說好說…如果到時候真的能夠娶到姿甄,我一定要你當伴郎。」
「嗯…一定一定…」吳天答應著,不過表情卻有點不對勁,但我也沒考慮那麼多。
「對了,你先回去吧,這邊交給我來就好了。」吳天說著。
「不好意思吧,這案子我們共同負責的,我怎能都交給你收爛攤子呢。」
「沒關係,你還是趁店門沒關先去買一些禮品什麼的,到董事長家才不會兩手空空。」
吳天熱情的說著,說的我也心動了起來。
「好吧,那就不好意思要麻煩你了。」
「別擔心,玩的開心點。」
「好,那我先走了。」

不過我卻沒想到…原來吳天早就想對付我…
開市那一天,那個案子的客戶一大早就打電話來破口大罵,
直說我把他們的帳目給弄得亂七八糟,手續也都沒有辦好,從此再也不跟我們合作了。
我把事情報告給董事長,董事長簡直是暴跳如雷。
「陳正弘,你搞什麼鬼!合作二十幾年的大客戶,讓你經手沒兩下就弄得人家要撤銷計畫,
還虧我女兒那麼看的起你…我告訴你,今天要不是有吳天在,說不定我們這家公司就要毀在你手上!」
董事長怒喝著,旁邊的吳天則是給他遞了杯茶。
董事長接了那杯茶,神色總算平復一點。
「吳天,你這次做的很好,要不是你後來及時安撫客戶,作新的計畫給客戶,這個案子真的會毀掉。」
董事長說著,又白了我一眼。
「你滾出去,我今天不想看到你!」
「正弘,你先回辦公室吧,董事長我會安撫的。」吳天說著。

我坐在辦公室裡面,心裡越想越鬱悶。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為什麼客戶不滿意我做的計畫﹖
我想不通…我一定要查清楚!
「miss 劉,把xx公司的企劃拿進來給我看一下。」
我要秘書把資料拿來,我要看清楚哪裡出了錯。
資料拿進來,我一翻開,卻發現那些資料跟我原本作的都不一樣。
根本就是…只能用一團遭來形容。
一定有人在我完成企劃交出去之前又做了修改,我左思右想,
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只有吳天。

那天下班,我在公司樓下等著吳天,要問清楚他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吳天出來了,但是卻不是一個人。

姿甄挽著他的手,兩個人的樣子十分親密。

我的腦袋轟然作響,已經完全無法思考…
我一個箭步衝上前,攔住吳天。
「是不是你改了我的計畫。」我冷冷的問,沒想到我竟然那麼冷靜。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冷漠的說著,跟之前跟我稱兄道弟的誠懇態度完全不同。
「正弘,發生什麼事了﹖」姿甄問著。
「姿甄,妳要相信我,我這次會失敗是因為吳天改了我的企劃。他忌妒…忌妒我跟妳在一起…
所以他才想要破壞我的工作…妳相信我…」
我拉住姿甄的手不停的說著,這時我最希望得到的,就是她的信任。
「正弘,你冷靜點好嗎﹖事業有不如意是難免的,我不希望看到你這樣怨天尤人,你應該
要更加努力才對啊。」
姿甄像是要安慰我一般的說著,不過這些話廳在我的耳中卻是無比刺耳。
「姿甄,我們走吧,董事長在等。」吳天拉走了姿甄,留我一個人呆站在公司的前面。
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我得不到姿甄的信任,就等於失去了我所有的信心。

從那一刻起,我變了…我心中充滿了報仇的意念,我要奪回我應該有的!

就在我有那個念頭的同時,有一個老人出現在我面前。
「年輕人,你是不是覺得很不公平﹖」老人問。
「…...」
「我有一個法寶,你拿著。」那老人交給我一隻形狀奇特的毛筆。
那毛筆的握把上有許多小小的突起,而尖端的毛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所製成,
染著鮮豔的紅色墨跡。
我握著那支筆,呆呆的看著那老人。
「你試試看,在我的面前寫,與此人增壽拾年整。」老人說著。
我照作,在老人面前的空中寫下這些字。
說也奇怪,當我決定要寫下這些字的同時,空中就像是出現了一面透明的牆供我書寫。
那毛筆碰到那牆,便留下紅色的墨跡,當整行字寫完,
一排紅色的字便化為一陣清煙流入那老人的身體。
而毛筆上的小突起全都張開來,變成一個一個的眼珠子,發著紅光,我一時暈了過去。
我醒來時,躺在我住的地方的床上,手上還握著那支筆。
我床頭的鏡子留下了兩行紅色的字跡:

判生死命,此筆由之。


後來,我大概有一個禮拜沒去上班。
想當然爾,我被開除了。
但是那一個禮拜我完全沒有閒著,我完全迷上那支筆,
我有時一整天不吃不喝不動,只是握著那支筆打坐。
那支筆好像有靈性,我光是那樣握著它,就完全明白它的使用方法。
如果我要增減某人的壽命,我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是在那人的面前寫上:與此人增(減)壽某年整。
第二種則是在心中想著那人的模樣,寫著:與xxx增(減)壽某年整。

後來我試著使用那隻筆,但是我突然發現到:
就算這支筆真的有效,我又要如何知道它的效果何在﹖
假設一個人有著六十年的壽命,我要如何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減少或增加了﹖

於是我想到一個方法…

我到遊民聚集的火車站前,挑了一個看來垂垂老矣的男人。
他趴在地上不住的磕著頭,向來往的行人乞討。
我看周圍沒有旁人,於是在他面前寫上了:

與此人減壽伍佰年整

沒錯!就算一個人再長壽,也不可能長壽過五百歲。
我寫上這麼大的數字,如果這支筆有效,那結果就是這個人將會死在我的面前。
九個字化為煙霧流進那遊民的身子。
他的身體猛然一震。
他抬起頭看著我。
七孔同時流出血來,睜著眼睛,就這樣死在我的面前。
一點聲音都沒有出,只有眼神,充滿疑惑的眼神,像是在說:「為什麼﹖」
他死了。
他真的死了。
這支筆有效。
這支筆真的有效。
我心中充滿了興奮的感覺,完全忘記我讓一個人失去寶貴的生命。
哈哈哈…太愉快了…我現在掌握了人的生死大權。
我要什麼,就可以有什麼。

我向高利貸借了兩千萬,開設了一家營業性質完全相同的公司。
我原本就有優良的經營頭腦,再加上我利用筆的力量,剷除了每一個我遇到的競爭對手。
終於,我的公司規模已是市場屬一屬二的。
現在,就是我復仇的時機。
我調查到,現在吳天已經成為姿甄她家公司的實質負責人。
我要先狠狠的打敗吳天,然後再讓他死在姿甄的面前。
一想起來我就覺得興奮。
我利用現有的關係不斷的打壓他們公司的業務,再用我個人的名義貸款給他們,總算得到
他們公司大部分的股權。

「如果沒有異議的話,我建議由陳正弘先生擔任公司新任的董事長。」
其中一個被我收買的股東大聲的說著。
「贊成!」
「好啊。」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其餘幾個我陣營內的股東也大聲的附和著。
我轉頭看著旁邊坐著的吳天。
「我沒有意見…」他低頭慢慢的說。
「嗯哼。」我清了清喉嚨。
「很感謝大家的支持,小弟不才,有幸能夠執掌公司的領導權,今後,希望大家能夠一起
努力,為公司創造更好的未來。」我
話一說完,所有人立刻熱烈的鼓掌,除了默默走出會議室的吳天。
「現在後悔當初動那些手腳了嗎﹖」
我走到廁所,站在吳天的背後說著。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是你的實力,我沒有懷疑。」吳天淡淡的說。
「哼,繼續嘴硬吧。我會全部要回來。」
我離開了現場,準備進行下一步計畫。

「沒想到你真的成功了,真是恭喜你。」姿甄對我祝賀著。
「姿甄,其實我做這些都是為了妳。」我默背著預先想好的台詞。
「我不懂。」
「我現在能夠有這麼傑出的成就,完全都建築在對妳的愛之上。因為有妳,才讓我有動力
去追逐更高的目標。」
「別開玩笑了啦…」姿甄淺淺笑著。
「我是認真的,而且,我已經決定今生非妳不娶。」我握著姿甄的手。
「我…我已經跟吳天訂婚了…你應該知道。」
「我明白,不過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我會等妳。」我心中竊笑,
吳天很快就要上西天了,到時候妳一定會嫁給我。
「嗯…」她抽開手,無言著。
我在那天晚上,寫下一行字。

與吳天減壽壹仟年整

太暢快了。
看到隔天報紙的報導,我不禁喜從中來。
這支神奇的筆,這次也為我除掉了一個該死的人。
哇哈哈哈……
吳天啊吳天,希望你到陰間能夠好好的後悔,下背子別再作一個背信忘義的小人吧。
之後,如我計畫的一樣。
我安慰了傷心欲絕的姿甄,並承諾會愛她一輩子,然後,順利的步上禮堂。
在此後,我還是不斷的使用那支神奇的筆,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陳先生,很遺憾,你罹患的是末期的肝癌,而且已經轉移到全身。」
醫生無情的宣布著我的檢查結果。
姿甄已經哭的不成人形,而我只是默默的看著醫生。
「還有多久﹖」我問醫生。
「大約一個月。」
其實之前我就想過要用那支筆來延增我的壽命,不過延壽不比減壽,
要替人延壽十分困難,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支筆無法對自己使用。
迫於死亡的恐懼,我做了一個讓我後悔不已的選擇。
「妳拿著這支筆,在我面前寫,與此人延壽貳拾年整。」我將那支筆拿給姿甄,
姿甄則是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這是…」
「這是判官筆,它可以增減人的壽命,但是無法對自己使用,所以我要妳幫我。」我冷冷的說。
「別這樣,正弘。」她把筆推還給我。
「為什麼﹖妳不愛我嗎﹖妳難道不想跟我一起生活久一點﹖」我詫異的問。
「我當然愛你,可是,這都是命中注定的啊!我們怎麼能夠輕易改變這些事情呢﹖
就像吳天,他那麼年輕就過世了…」她說起吳天,竟然流下了眼淚。
「妳還愛他﹖妳為什麼要提到他﹖」
「不…我只是要告訴你,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管是他的夭折還是你的病終。」
「夭折﹖我告訴妳,是我用這支筆殺了他!要不是我殺了他,妳一旦嫁給他哪有現在的好
日子過﹖更何況,像這種卑鄙小人根本死不足惜!」我大吼著,把一切真相都告訴姿甄。
「原來是你…你為什麼要殺他﹖」
「他背叛我的感情,他在背後動手腳陷害我,我把他當兄弟一樣,卻被背叛了!」
啪!姿甄打了我一巴掌。
「你是瘋子!」她流著眼淚大叫。
「妳再說一次。」
「要我說幾次都行,你是瘋子、喪心病狂、殺人不眨眼的怪物…嗚…」姿甄失控的哭著。
「罷了,反正我要死了…我本來以為到死為止都能跟妳相愛…沒想到就在我死前的一個月
…妳 會 比 我 先 走 。」我握緊筆,緩緩在姿甄面前寫著。

與此人減壽伍佰年整

「正…」姿甄伸出手,無力的倒在我面前,地上流滿了她的血,還有死後流出的穢物。
後來,我把家裡的人也順便殺光了。
我獨自到火車站前的旅社,等著死亡的來臨。
但是,我沒有死。
我找了密醫作診斷,每個密醫都很驚訝,
我的身體已經失去生命的跡象,但是我的意識仍然清楚。
我感到恐懼。
比死亡更加恐懼。
無法結束生命的恐懼。
我放乾了血,一點用都沒有,只是徒增痛苦。
日子一年一年過去,我的身子漸漸腐壞,但這種恐怖的生命不知道要何時才會結束。
我只能拖著漸漸發臭的身體,躲避人群,獨自尋找解除的辦法。
我想也許,是因為濫用那支筆所得到的報應。
我曾經聽過宗教的說法,眾生壽命總數本是固定。總數不變,有人夭折則有人長壽。
也許我扣掉別人的壽命,全變成加在我的身上…

從此,我醒悟了…
我開始想盡辦法替別人延壽…
只為了求得一死。

***

「事情就是這樣,會不會很難懂呢﹖小朋友。」黑衣男子看著那男童。
「嗯。」
「那…小朋友,你有沒有作過什麼好事呢﹖伯伯可以替你延壽喔。」黑衣男子問著。
「好事…我做過的只有壞事耶…」男童的表情突然變的陰森。



「你說的對唷。被判官筆減壽的人減去的壽命,會轉加到使用的人身上。」男童的身影漸
漸變的模糊,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個瘦小的老頭的模樣。
「還沒自我介紹,我沒有名字,但是你可以叫我判官。」
「你…就是…真正的判官…」黑衣男子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其實你早就見過我…當初就是我把判官筆交給你…」
「你不懂吧。這一切只是一個試驗,試驗你真正的本性。」
「其實更改你的文件的人是我,你的好朋友一直都想幫助你,
但是你卻以為是他在背後動手害你,我這時再出現把判官筆交給你,
你果然如我所料的非常'妥善'的使用了這支筆。」
「嘻嘻…真是有趣…哈哈哈哈…」判官的身影漸漸往天上飄去。


「是…是我…我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只是為了…我的誤解…你的遊戲…」
黑衣男子激動的不停抖動著,乾枯的眼框早已流不出淚水。



「嗯,我的確犯了錯…所以我要受到應有的懲罰…哈哈哈哈」判官的聲音從天上傳來。


男人的手,不由自主的從口袋裡抽出那支判官筆。
開始寫著:


與判官減壽壹萬年整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4 + 4 很好看列∼∼ 這個文章∼

總評分: 名聲 + 4  J幣 +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gtpili
騎士 | 2009-6-26 05:30:25

這個故事具有警示的效果,拿到判官筆可以延長壽命或減少壽命都是個人決定,但是也是一種考驗

判官筆:可註生註死,一但被壞心之人拿到之後便會拿來做盡壞事,被善心的人拿到,可以用來

看這個人是否有做過善事,如有的話就會增添壽命,但是不能增加自己的壽命。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跟死亡筆記有點像列∼∼^^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6 23:07:32

跟死亡筆記有點像列∼∼^^
回覆 使用道具
gtpili
騎士 | 2009-6-27 01:28:19

[quote]跟死亡筆記有點像列∼∼^^

跟死亡筆記本落差很大喔~死亡筆記本是直接讓人到仙山賣豆乾

而且不能延長壽命。

判官筆可延長壽命和減壽命 所以有此落差^^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哦哦∼∼ 原來有這樣的差別哦∼∼ 謝謝你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7 02:21:48

4# gtpili


哦哦∼∼
原來有這樣的差別哦∼∼
謝謝你的解釋哦∼∼∼^^

只是不懂∼∼
那一個效用比較好列∼∼

{:3_346:}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