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6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7 15:10:13

生日了,生日了,過了這個月,高峰就過二十歲的生日了。作為女朋友的路西沒有可能不為他準備生日禮物,為了要給高峰一個意外的驚喜,路西決定了,親手炮制一份別出心裁的禮物給高峰。

說到做到,糾集了兩人一眾的死黨,路西開始行動了。被這分好奇心折磨得要死的高峰,一個勁的追問路西,可路西就是死也不開口,嘴角還帶著意味深長的笑。

高峰和路西都是在校的大學生,在一次校慶中認識的,一個郎有情,一個妹有意,再加上各方好友的推波助瀾,一段可歌可泣,經天地,泣鬼神的愛情正式開始了。死黨們都這樣說。為了更進一步的行動,兩人都搬離了校舍,在學校不遠處另租房屋,組織“愛巢”。

相安無事的過了幾個月,日子過的有滋有味,除了高峰幾次的出格行為。各位不要誤會,我說的出格行為不是高峰不“君子”,而是……
“你看你,老毛病又犯了,把廚房的東西剁的希吧爛!”大清早,路西就在廚房驚天動地。

睡眼蒙鬆的高峰走進廚房,當時就傻眼了:冰箱裡的肉,水果和蔬菜都被放在案板上,被刀剁的七零八落,一個大紅西瓜被放到在地板上,汁水四濺,紅彤彤的洒了一地,不清楚的還以為發生了分屍案呢!

“是嗎?”高峰不好意思的笑笑,他這人什麼都好,就有一個老毛病:愛夢遊。

以前在學校時只是外出兜一圈再回來睡。這是一個在外面和女友‘曬月光’的死黨發現後說的,那死黨一看見他在外面,閉上眼睛,伸直雙手,就知道這是夢遊了,當下不動聲息,看著小子怎麼著,(因為夢遊的人是不能驚嚇的,被嚇的人如果驚醒嚴重會嚇破膽而死!)後來,這小子在操場閒逛一圈後,就乖乖的回去睡覺了。

聽到死黨的敘述,高峰看過幾回校醫,症狀已好了七七八八。搬進“愛巢”之後,情況更好得離譜,可能有愛情的滋潤吧!難道現在又故態復萌了?沒辦法,臨睡前的高峰只好拼命催眠自己“不要夢遊…不要夢遊…不要夢遊……”可越怕見鬼越遇到鬼,一連幾天,不止冰箱裡的東西在劫難逃,就連案板也被剁了幾個口子,總之,第二天醒過來,屋子裡就一片狼籍。

“過幾天,你都不知道會不會砍人!”有一次路西半開玩笑的說,並隱隱有搬走的意思。高峰急了,又是賭咒又是發誓,差點沒把祖宗十八代搬出來,路西才勉強答應不搬走。

當晚,高峰急中生智,叫路西找來一條大麻繩,不是綁上自己,而是把床的四周圍個結實,還打上很多的死結。在綁的時候,還叫高峰背過身去,閉上眼睛。

這樣,人既出不來,又不影響睡覺。“這回,想出來也沒門了。”高峰得意的說。

自從這個招一出,情況是好轉了幾天。第五天,屋子依舊一片狼籍。奇怪的是,床上的網繩死結還是好好的,與昨晚路西綁的絲毫不差,高峰有點不明了,難道自己真的那麼大的本事,能夢中解繩?周遊完列國再當一回破壞王之後,再一模一樣的把繩子綁好?那這樣豈不比結繩記事的誰誰強多了?高峰百思不解。

在沒完沒了的對朋友大吐苦水之後,終于有一天,哥們熙珈在一本書上發現了一條偏方:‘在夢遊病人的床邊落腳出反放上一塊生鐵,據說病人如果夢遊,起床後雙腳踏落在生鐵上,鐵中的寒氣傳導到腳心,病人就會醒,有意識後就不會再外出啦。

好啊,今晚就試一下,決定了!為了挽留住路西的人。高峰豁出去了!(上一次的繩網不管用,路西又要走了。)況且也不是什麼難事,一塊生鐵而已,還怕找不到?

實驗的結果是─沒用!廚房依舊狼籍,案板上依然有幾道刀砍的口子,路西依然嚷嚷著要搬,說什麼再這樣下去,難保有一天,不會連自己也被高峰當豬剁了!

高峰一千個保証,一萬個誓願,說保証自己再不夢遊了,可這是能保証的嗎?又一天,這次可好,不止案板,連木制的家具都有刀砍的痕跡!

終于放假了,放假的前一天,就是高峰的生日,約齊死黨回家慶賀一番,幾杯啤酒下肚,高峰早醉得不醒人事,醒來時屋裡空無一人,連死黨什麼時候全走光了都不知道!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滿身酒氣的高峰,發現自己握著一把刀,滿手滿身的血,屋子裡彌漫著一股血腥味。刀鋒已被砍得鈍了,離自己的不遠處,一只斷手橫躺在地上,骨頭碎裂,皮肉翻卷,血肉模糊,手指上駭然套著高峰送給路西的銀戒指!啊─啊!酒已被嚇成冷汗,沿著面龐一滴滴滑下,生性膽小的高峰,連再看一眼那只斷手的勇氣都沒有,連衣服都沒換,奪門就跑了出去……

一路上,他的神色慌張也沒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沒一個截住他問個究竟,因為他身上穿的是朱紅色的衣服,血跡洒在身上被衣服吸收,不注意看還真看不出來。慣性的冷漠,人們也不會去刨根問底,只是奇怪這人神色慌張到底為哪般。

面無血色的高峰,在馬路上撞見了死黨之一的熙珈,高峰抓住熙珈的衣袖,劈頭就問路西的情況,熙珈咬緊嘴唇,一言不發,指了指醫院的方向……

驚魂未定的高峰,在醫院的大門看見了臉色蒼白的路西,那是一種失血過多的青白色,再看看路西的雙手,右手完好無缺,左手空盪盪的一片,只剩長長的衣袖隨風擺動,長袖上還粘有血跡!高峰再也受不住驚嚇的極限,兩眼一反,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

啊!眾人大吃一驚,七手八腳的又是幫著掐人中,又是幫著按太陽穴,經過一番忙亂,高峰終于香了,但眼光一接觸到路西的斷手,冷汗就一直從頭上,身上冒出來。

路西只是拖著一只空盪盪的袖管在旁邊看著,淡漠的表情,望著高峰,想說什麼,卻始終沒說出來。

高峰的精神已完全崩潰,又再度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已在醫院。醫生經過檢查後,証實高峰受了驚嚇,要在醫院留院觀察幾天,等情緒穩定後再出院。幾天中,高峰目光呆滯,口中只會喃喃講道“斷手,斷手“二字。

高峰穩定情緒已是三天後的事情,回到與路西合租的小屋,小屋濃濃的生日氣氛還沒散去,滿屋的凌亂。橫在地上的斷手,散發出一陣陣腐臭的氣味,眾人都忍不住,跑進廁所哇哇狂吐一番。看到斷手,高峰差點又暈死過去。

路西慢慢走近斷手,把它拾起來,放在台面上,再解開自己纏著繃帶的左手……難道,她要把腐手安放在斷肢上?高峰的心再一次刺痛,如果不是自己夢遊,如果自己讓路西離開,就不會發生著這種事情,可是,沒有如果!高峰雙手抱著頭,不敢去看眼前發生的事,又不甘心,眼從張開的手指縫隙中向外看去:一層層染有血跡的紗布被褪了下來,隨著一層層紗布的脫落,高峰的心也越跳越快,但路西卻目無表情,宛如一個置身事外的人!

最後的紗布褪下,露出的不是齊腕而斷,白骨外露的斷手,而是一只完整無缺,握成拳狀的右手!

在一屋子的人捉狹的笑聲中,高峰完完全全清楚了什麼事─他,被騙了!這場鬧劇,就是路西所謂的神秘的禮物!為了給他的生日來點新意,準確的說是給他們平淡無聊的生活來點驚喜,于是,在路西的授意下,一伙瘋狂的人設計了一個瘋狂的遊戲。

首先,故布疑陣,讓有夢遊症但已治癒的高峰以為自己的症狀又再翻發,然後,讓同屋共住的路西,在高峰睡後,把事先準備好的碎豬肉生果等擺在案板上,讓高峰以為自己的症狀加重,還不惜加上道具─被砍壞的案板,桌椅。

再通過幫高峰假意治療,比如用麻繩在床四周大上死結,在床邊地板上放上生鐵等行動,使高峰潛意識接受往事夢遊症患者,怎樣也治不好的暗示!

其實高峰根本就沒有夢遊,只不過一切都是路西在高峰熟睡後做的把戲,但正是‘道具’的原封不動,使已接受暗示的高峰信以為真,一步一步向這個騙局深入。

假手也是他們這個遊戲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實假手只是一些碎豬肉,豬骨和從小販那買來的新鮮豬血,豬肉豬骨放在膠手套裡,再裝上假指甲,戴上路西的銀戒指。

路西知道高峰生性膽小,一定不敢走近看,事實証明,他們的遊戲成功了!

馬路上的一幕,熙珈咬緊嘴唇,一言不發,只是為了要忍住笑,高峰轉身後,熙珈早就笑得肚子翻江倒海!

醫院的一幕,更是他們的精心安排,為了使高峰信服,熙珈還叫路西包著手,穿上長袖衫出來。還有路西的欲說還休,路西覺得這個玩笑開得有點過火了,想阻止,但礙于死黨的情面,又不好點破,況且這才是遊戲的高潮,這幫平時無聊萬歲的人哪肯輕易放過!?

聽完一幫死黨的解釋,高峰才知道自己被騙得多慘。

“嘿,開個玩笑嘛。別像個娘們似的!”死黨之一的平一說道。完了還重重的拍了一下高峰的後背。“就是啊!”“玩不起啊!”“……”眾人一起起哄!

良久,一言不發的高峰,終于擺了一個無所謂的Poss,但眼底卻閃現出一絲兇光,像狼!這瘋狂的目光連他自己都沒發覺!

為表示“陰謀”成功,眾人再買了一大箱的啤酒,來個一醉方休……

是夜,眾人都熟睡後,一個黑影出現在房中,影子被月光長長的拖到牆上,影子的手中拿著一把類似砍刀的東西……

沉悶的骨頭碎裂聲,風吹過,濃重的血腥味重新又再充斥著整個房間……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這次是真的的∼ 有心有意的∼∼>.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27 16:01:02

看到最後∼才知道他被整了∼

不過最後他可能知道被整之後∼抓狂了∼

結果假戲真做了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嗯嗯∼∼>.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8 00:41:43

2# 墮落的狼爪

這次是真的的∼
有心有意的∼∼>.<


唉∼∼
他們也真的玩的太過分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