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28 09:40:38

明天就是情人節了,而美佳特別期待這次的情人節。

    原因不外乎是新次在電話裡說的:「今年情人節,帶妳到一個特別的地方去。」

    是情人餐廳?還是到山上看流星?美佳也只能想出這些可能,她也不想去想太細,那會直接摧毀了令人期待的驚喜感。

    可這種又驚喜又怕受傷害的感覺,也真夠叫人難受的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情人節當晚,新次開車到美佳上班的地方接載美佳下班,但他並沒有作出從車裡拿出一大束玫瑰花的動作或是有將車裡特別佈置。

    美佳上車後,他帶著點神秘的微笑說:「走吧,我載妳到一個地方去。」

    「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可不可以先跟我說?」

    「不行,秘密。」新次頑皮地眨眨眼睛,「等到了的時候再跟妳說吧,秘密先說出來的話就不是秘密了。」

    好吧,那就把秘密揭開的驚喜感再延後一些吧,美佳也沒再問,接下來的話題就只是談談今天兩人的狀況,上班的情形而已。

    直到新次說:「好了,到了。」

    美佳往窗外看,看來是停在一個公園外面,外頭的牌子寫著「葫蘆湖公園」。

    這公園的名字美佳似乎有點耳熟,以前似乎在哪聽過,可是又想不起來。可以確定的是這公園絕對不在自己居住的城市內,看來新次已經開到外縣市來了。

    「呵,走吧,別怕。」新次打開車門,「這公園現在看起來雖然陰森,但不會怎麼樣的,妳跟我走進去就知道了。」

    葫蘆湖公園故如其名,裡面有個湖,就叫做葫蘆湖。

    新次帶著美佳一直走到了湖邊,月光直接照耀到湖面上,晶瑩的湖面跟週遭陰暗的公園環境形成對比。

    「瞧,湖很漂亮吧?」新次拉著美佳的手,兩人一起看著湖面。

    「嗯,是啊……」如果說這就是所謂的「驚喜」,那美佳可有點失望。

    像是看穿美佳的想法,新次問:「想不想到湖上啊?」

    「咦?可以嗎?」

    「哈,跟我來吧。」新次拉著美佳的手往湖的邊緣移動,一直到了一幢在湖邊的小木屋旁,屋邊則停著許多艘小船。

    兩個人跨過了在湖邊的簡單碼頭,踏上了一艘船,新次拉著美佳一邊移動一邊說:「這裡白天劃船是要花錢租的,但晚上負責租船的人就回去了,現在我們要怎麼劃都沒關係。」

    「這……不要緊吧?被人看到的話……」

    「不要擔心了,坐好,我要劃了。」新次剛說完,手真的拿起槳開始劃了起來,隨著槳的擺動,船慢慢離開岸邊。

    新次劃船的功夫不算太好,但也還過的去,船有幾次雖然猛烈晃動了幾下讓美佳嚇的全身緊繃,最後新次越劃越熟練,最後劃到了湖中心,月亮就在正上方,星空一覽無疑。

    很漂亮,幾乎讓美佳看的失了神,在都市裡要看到這樣清楚的星空可是沒有半點機會的。

    「美佳,你知道這裡為什麼要叫做葫蘆湖嗎?」新次放下了船槳,看著月亮。

    「嗯……因為這湖的模樣像個葫蘆吧?」

    新次笑笑:「哈,不是喔,這個湖的形狀一點也不像葫蘆,雖然不知道怎麼說他的形狀,但絕對不會是葫蘆形的。」

    「那到底是為什麼要叫做葫蘆湖呢?」

    新次這次反而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搔搔臉說:「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個湖有些故事呢。」

    「什麼故事啊?」

    「比較有名的有兩個……水怪出沒的傳言跟在湖面上的殺人事件,妳知道嗎?」

    真是個讓人洩氣的答案,美佳原本還期待是個牛郎織女之類的浪漫故事,沒想到是這種事。不過這也讓美佳想起了是什麼時候聽過葫蘆湖這個名字來,正是在社會新聞上,一個年輕檢察官在葫蘆湖湖面上槍殺另一名男子的新聞。

    「嗯,是有聽過……」美佳不太想去注意這些事,又望著星空,出了神。

    兩人就這樣望著星空,什麼也沒做,或許也沒做其他事的必要,這樣子對他們兩人來說已經夠了。

    不知道維持這樣過了多久,一個蒼老的聲音迫使兩人將視線從天空移回湖面:「你們好,要不要買包魚飼料?」

    一艘更小的船不知道什麼時候停在了兩人小船的旁邊,一個老太婆坐在上面,船上堆滿了小包小包的不知道什麼東西,而她手上正拿著一包搖晃著:「一包十塊而已。」

    「啊,不用了,我們等一下就要走了。」新次揮手拒絕了,心裡一邊奇怪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來賣魚飼料?

    「新次別這樣,那我們就買一包吧。」美佳手往身邊探了探,想起包包放在車上,於是推推新次說:「欸,你買一包啦。」

    新次趕緊跟美佳使了個眼色,仍拒絕了那老太婆:「阿婆,我們真的要回去了,不用了。」

    「喔?要回去了?」老太婆提高了音調,發出一串詭異的怪笑:「咭咭咭咭咭……真的要回去了……咭咭咭咭……」

    雖然說笑聲就是從眼前的老太婆發出的,但這串笑聲卻忽大忽小,詭異至極地環繞在湖面上,似乎使兩人全身的血液都凍結了起來,直到老太婆的笑聲跟小船從他們船旁消失,兩人的身體還是無法聽自己使喚。至於老太婆是怎麼走的,他們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

    「美……美佳……」新次帶點結巴斷斷續續地說:「那老太婆……一看就知道有問題……你還買什麼……魚飼料?」

    雖然自己也有點魂不附體,但美佳還是作出了最合理的假設:「可能……她是住在湖邊的吧,平常就在湖上向租船的人賣魚飼料,今天剛好看到我們在湖上,就來跟我們賣了……」

    新次奇怪地瞄了美佳一眼,眼神似乎在說:「妳說那什麼鬼話?」

    「妳也聽到她的笑聲了,那根本不正常……如果她是剛好看到我們,為什麼船上會有一堆魚飼料?應該只要拿幾包來賣我們就好了吧。」新次的聲音總算正常了一點。

    「或許她的船平常就是那樣的吧,隨時都堆著魚飼料準備到湖上賣……」

    真是掰不過美佳,新次嘆口氣拿起了船槳,開始往岸邊劃去。

    「真的要回去了?」美佳問。

    「那個老太婆一來妳還有心情留在這裡啊?真是服了妳。」

    新次繼續往岸邊劃著,湖上的驚喜被莫名其妙的老太婆壞了,現在只能把美佳帶到自己家裡,讓她看看自己精心佈置的晚餐。

    但隨著新次手臂上的力量一點一滴流失,他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就連美佳也發現了這點。

    「新次……你說……」

    「別吵,我在劃船。」新次已經劃的滿頭大汗,但……

    「新次,我們是不是沒有動?」美佳伸手到湖面碰了碰水,「雖然說水流有隨著你的槳動,但是……我們其實沒有動吧?」

    「唔……」新次終於放棄,碰的把槳摔在船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都沒有在移動?」

    瞬間,兩人同時想到了一件事,就是那個老太婆。

    「該不會是那個老太婆搞的鬼吧,媽的……」新次恨恨地說:「剛剛就有感覺,那老太婆有問題……」

    「怎……怎麼了?那老太婆……」

    「不知道,但我總覺得她不是……」

    「不是什麼?」蒼老的聲音促然在船邊響起。

    那艘小船、滿堆的魚飼料、發出詭異笑聲的老太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新次他們的船旁。

    又像是,根本沒離開過似的。

    「現在……要買包魚飼料嗎?」老太婆又搖著手中的那包東西,「一包十塊。」

    這次新次哪有不買的理由,手往口袋裡一伸就要拿錢包出來付錢。

    ……

    ……

新次的臉僵住了。

    他剛剛猛然想到,他的錢包也放在車上。

    老太婆那隻拿著魚飼料的手仍不斷搖晃著,另一隻手則手心向上對著新次伸長。

    新次看著美佳,不曉得該不該說出事實。

    這種沉悶死寂、又充滿著絕望的氣氛,一直籠罩著湖面跟兩艘船,不曉得還會持續多久。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8 23:03:36

2# syyou


很有可能他們進入了不應該進入的地方∼
如果不買∼
就出不來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