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65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6-29 08:03:33

李陽壽 記者 | 2009.06.29 08:48



1997年2月12日,黃長燁先生在北京政治避難。當時正在中國研修的記者潛伏采訪了黃先生避難的北京韓國領事館。為了躲開中國公安森嚴的詢問和制止行為,記者在街道機智地徘徊著,等待著黃先生有可能乘坐的車輛。為此,記者在北京冬季那冷到骨頭裡的北風中度過了半個月。

但使記者更感到心寒的是韓朝兩國在黃先生問題上的幕後爭奪戰。兩國的外交官和密使們向中國政府展開了一場“泣訴戰”。雙方似乎展開了一場“拉力戰”——上午韓方人士前腳剛離開中國外交部大樓,下午,朝方人士便接著拜訪中國外交部。為了不讓對方知道,韓朝雙方甚至將車牌掩蓋起來進行偽裝。手握“處分權”的中國則用類似禪語問答般的答復令韓朝兩國焦急萬分。

“以夷制夷”,這個詞語曾一直盤旋在記者的腦海中。這讓筆者慘烈地領悟到:如果韓朝兩國相鬥,那將永遠無法擺脫中國的陰影。

此後,12年過去了。期間,無論在質的方面,還是在量的方面,韓中兩國關系都取得了史無前例的跨越式發展。另一方面,朝中血盟關系則漸漸淡去,江澤民時代之後,東北亞轉向“實用外交”。韓國李明博政府上台之後,韓中兩國關系被提升為“戰略合作伙伴關系”。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朝鮮的5·25核試驗讓中國再次意識到一直貫徹實行的“兩個韓國”路線。當前,中國胡錦濤政權的政策方向並不是改變擁有核武器的朝鮮,而是維持韓半島的當前局勢。2006年10月朝鮮進行第一輪核試驗時,中國曾表示將減少對朝原油供給量,但這次中國卻沒有采取這樣的制裁措施。25日,對於記者有關中斷對朝援助的提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回答道:“作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中方認為各國都有義務認真執行安理會有關決議,同時有關措施不應影響朝民生和正常經貿活動。”即使在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對朝制裁決議案的時候,中國仍表示制裁不應過於嚴厲,充分考慮了朝鮮的立場。12年前,中國的一位官員曾說:“中國歷史悠久,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政策的改變需要一定的時間。”中國對韓半島的政策就與此類似。但中國學者們的卻不這麼認為。筆者的一位知識分子朋友曾在郵件中表示:中國的意見領袖們在非公開場合曾表示對“六方會談”持有“無用論”,但大家普遍對五方安保會談的提議表示贊成。

中國領導人向來對國家利益非常敏感,但他們卻對朝鮮核武器持默認態度,他們心裡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呢?難道他們認為擁有核武器的金正日體制會提高中國的身價嗎?亦或是中國歷代王朝對周邊國實施的“以夷制夷”基因再次發揮作用了呢?

這裡,我們必須指出韓國外交力量的蒼白——韓國外交無法說服中國。韓國政府的對朝政策內含著一個相互矛盾的命題——朝鮮是韓國的假想敵對國,同時又是將來必須與之結成聯盟的盟國,這也是韓國保守勢力和進步勢力之間無法擺脫內部糾紛的原因之所在。加上有像中國一樣對韓朝實行等距離外交的鄰國,朝鮮核問題的解決則更是遙遙無期。

亂世出英雄。我們不能用“外交修辭”來美化當今韓國外交的失敗。外交安保專家中,不斷有人指出李明博政府執政以來,倒退最大的領域便是韓朝關系和對中外交力量。

1300多年前,金春秋(太宗武烈王)使韓半島的一個弱小國家——新羅成為統一三國的主力。金春秋懂得漢語和日語,是當時最偉大的戰略家和外交家,不斷地穿梭於高句麗、中國和日本之間游說,曾一度被長期監禁,險些喪命。為了拜見唐太宗,金春秋曾在100多天內行程5000多裡才到達長安,打動固守以夷制夷戰略的唐太宗的正是針對唐朝的“新羅—高句麗聯盟”的可能性。

部分人士樂觀地估計,在當前朝鮮核危機的形勢下,如果放棄金正日體制,那麼韓半島的統一有可能會被提前。

但只要韓國無法再出現一位具有金春秋一般勇氣和能力的偉大人物,以上討論都是無意義的。朝鮮核問題的長期解決方案應該是:李明博總統帶頭改變這種“滅山火式”的修補外交,開展安保、繁榮、統一的“遠景外交”。如果金正日體制始終堅持擁有核武器並主張朝韓對決,那麼韓國應努力說服周邊國家,7000萬人口的統一韓國將成為它們更具魅力的鄰國。在這一意義層面上,以韓中日三國經濟合作體為基礎的東亞合作構想將成為同時適合朝鮮和中國的遠景。
回覆 使用道具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6-29 08:05:49

60%的韓國民眾認為“我國也應擁有核武器”

樸信洪 記者 | 2009.06.29 08:15


據調查結果顯示,韓國民眾十人中有六人同意韓國也應當擁有核武器這一主張。另外,據調查,三人中有兩人認為如果韓半島爆發戰爭的話應當參戰。

這是《中央Sunday》(中央日報的周刊)和東亞研究院(EAI)委托韓國調研公司於20日以800名年滿18歲的成人為對像實施的“關於安保問題和國內政治問題的輿論調查”的調查結果。

調查結果顯示最近民眾對於安保狀況的不安全感越來越強,52.9%的受訪者回答“非常或者有些不安”。今年3月份東亞研究院做調查時僅為29.5%,這個數值在短短三個月內竟然增長了兩倍以上。回答說不安的人在4月份朝鮮發射遠程火箭時顯示為32.8%,在6月初朝鮮進行了第二次核試驗以後實施的調查中數值逐漸增大,顯示為48.4%。對於韓國擁有核武器這個問題,60.5%的人表示同意。與2004年(50.7%)相比,增長了10%。表示不同意的占37.2%。另外,有63.0%的人回答說如果韓半島發生戰爭的話,應當參戰,回答不參戰的人占33.3%。

相反,對於2012年的收回戰時作戰權這個問題,“應當按預定的規定收回”的意見(55.3%)比“應當拖延時機或使其變成一紙空文”的主張(37.5%)更多。對於朝鮮核試驗問題的解決方案這個問題,“期待六方會談”的回答占大多數(77.2%),但其中倍受矚目的是對於除朝鮮外的五方會談持“不提倡”的見解(51.9%)比“提倡”的主張(42.5%)更高。

對於李明博總統的國政運作問題,34.8%回答“很好或大體上做得很好”,比前總統盧武鉉去世時的水平(5月23日,32.4%)呈現恢復狀態。在政黨支持率這一方面,大國家黨以29.0%的優勢壓倒了民主黨(23.9%)。但是對於李明博政府的國政基調和統治方式表示應當改變的意見成為大勢所趨。回答者中的41.1%表示“國政基調和統治方式應當全部改變”,28.0%的人認為“可以維持現有的國政基調,但是統治方式應當改變”,13.9%的人認為“可以維持現有的統治方式,但是國政基調應當改變”,“兩方面都應維持現狀”的回答僅有9.6%。

對於自己的理念趨向,30.0%的受訪者回答說是進步,35.1%的受訪者回答說是中立,28.2%的受訪者回答說是保守。
回覆 使用道具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6-30 07:59:16

有必要努力使中國擺脫“強迫觀念”

金錫友(前統一部次官, 21世紀國家發展研究院長) | 2009.06.30 08:53




中國似乎對朝鮮金正日政權的核試驗持旁觀的態度。上月25日,朝鮮強行進行了第二次核試驗,此後,中國參加並贊成了聯合國安理會有關制裁朝鮮的第1874號決議,但卻在決議通過過程中竭力減輕對朝鮮的制裁力度。上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表示:有關措施不應影響朝鮮民生和正常經貿活動。這反映出中國並沒有中斷向朝鮮提供石油和糧食的意圖。

朝鮮的核試驗到了即將引發韓國、日本和台灣的核開發“多米諾骨牌”效應的地步,但中國仍舊未放棄偏袒朝鮮的立場。國家安全角度的強迫觀念在中國政府政策決定上起到了很大作用。中國擔心朝鮮這塊緩衝地帶突然不復存在,將導致美軍直逼中國邊境,給中國的國家安全帶來巨大危險。因此,無論朝鮮政權此前多麼“不聽話”,多麼“鬧事”,中國始終努力避免朝鮮政權走向崩潰。

現在的韓半島迎來了歷史轉折點。震源地是朝鮮。朝鮮進行導彈發射,強行進行核試驗,其根本原因在於去年8月金正日健康狀況惡化之後,為了阻止在權力世襲過程中出現的內部動搖。為了生存,朝鮮必須改革開放,但此次事件卻讓朝鮮錯過了好時機。其結果是,朝鮮政權的崩潰已經不會讓任何人感到驚訝和奇怪。

筆者認為,現在到了同中國“推心置腹”地就韓半島的未來進行協商的時候。1992年8月韓中兩國正式建交之後韓中關系取得迅猛發展,韓國應說服中國統一的韓半島將不會對中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兩國還應逐步就防範緊急事態的應急預案進行商議。

誠然,這一過程必須以韓美日間的緊密合作為基礎,尤其應該修補過去10年間韓美同盟關系產生的裂痕,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強化韓美同盟關系。美國在說服中國的過程中能起到很大作用。中美兩國的戰略利害關系無法像同盟國般一致,但至少應該消除彼此之間產生誤解的一些因素。始於2005年的美中戰略對話,美國已經讓中國認識到,在韓半島問題上,中國已經不是單純的中介國,而是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國(stakeholder)。因此,定於7月在華盛頓召開的希拉裡·克林頓和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之間的戰略對話倍受世人矚目。美國應讓中國明確意識到,即使朝鮮崩潰,美國的軍事力量也不會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如果能找到具體的保障措施,中國將不會對朝鮮一味的挑釁行為視而不見,從而做出強度更高的制裁決定。

韓國政府也應擺脫“馬後炮”的陋習。現在急需做的事就是在秉持韓半島統一藍圖的同時尋求能夠取得中美兩國合作支持的戰略性思考。
回覆 使用道具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7-1 07:32:30

韓國防部計劃增加10萬預備軍以維持將來收復朝地的安定


金珉奭 軍事記者 | 2009.07.01 08:19

國防部30日稱,為了保障戰時朝鮮地區的安全穩定,韓國計劃增加預備軍10萬名。國防部相關人士稱:“為了維持戰時韓國軍已收復的朝鮮地區的安全和穩定,韓國將增加10個預備軍軍團”,“預備軍將負責保護已收復地區的朝鮮居民的安全,以及擊退抵抗韓國軍的殘存勢力等,主要執行一些民事作戰的任務”。

該人士還指出:“負責民事作戰的軍團在戰時由全國十個鄉土軍團編制而成”,“將在戰爭爆發後50-60天左右被派往朝鮮”。戰爭爆發後兩個月之後派出軍團全面負責民事作戰是因為預計韓國軍隊擊退南侵的朝鮮軍,收復朝鮮地區會花費很多時間。由預備軍構成的民事作戰軍團擁有“1萬名+α”規模的兵力。國防部稱,到2020年,預備軍的人數將由現在的300萬名縮減到185萬名,並對其進行精銳化訓練。計劃從2010年開始對這些將參加民事作戰的預備軍進行訓練。

◇“朝鮮正在進行鈾濃縮”

在30日召開的國會國防委員會上,韓國國防長官李相熹就朝鮮為抗議聯合國第1874號決議宣布進行鈾濃縮一事表示:“朝鮮肯定正在推進鈾濃縮作業。”關於朝鮮的接班人金正雲的問題,他表示:“雖然有很多說法,但對於金正雲是否已經被確定為金正日的繼承人,還需要更多的情報來進行確認”,“ 以現在獲得的情報來看,還不能下這樣的結論”。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