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6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30 09:31:26

小沙,小空和阿寶是同系同班的好兄弟,他們就讀的大學位于某市的郊區。男生宿舍的二樓的過道有200米長,過道兩邊是廢棄的實驗室,大約有十幾間那麼多,前,中,後有3座樓梯通往二樓,陰森恐怖,除最後一條通往三,四樓寢室的樓道有一盞暗暗的過道燈,其余的地方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一天,小空和阿寶,晚上上網回寢室已是晚上十點,小空帶著一絲顫抖對阿寶說:“有膽到二樓上廁所嗎。”“你敢嗎,你敢我就敢。”兩人徑直走上二樓,心裡都十分緊張。“走,上廁所去。”進了廁所,四周很黑,但沒啥異樣。他們放鬆了警惕,阿寶不以為然地說:“小空,不過如此,以後我們長來。”正在此時,仿佛聽到了一點聲音,是腳步聲,穿著拖鞋,“啊,救命。”兩人連爬帶滾逃到了四樓,回到寢室。

  小沙正躺在床上背單詞,看見他們兩個失魂落魄的樣子。取笑道:“見鬼啦?”“你怎麼知道?”小空下意識地回答。說著兩人便把前面的事講述了一遍。小沙天生膽小,不過挺靈活的,還是硬撐著說:“開玩笑,哪來的鬼?我不信。”阿寶不服氣:“你不信,有種跟我們走一趟嗎?”“我是沒空跟你們瞎編,後天,英語考試,單詞背了嗎?”說著,又躺到床上背單詞了。

  考試之後,三人感覺都不錯,決定去校外的網吧,比試一下[反恐精英],一致同意來它個通宵,兩天前的那一幕,早就忘得九霄雲外了。又是十點的時候,小沙和小空的眼皮都開始打仗了,惟獨阿寶還玩的興頭上。小沙說:“哥們兒,我們回吧。”“我也撐不住了。”小空昏昏欲睡。“你們掃興不掃興,說好通宵的!”阿寶不高興了“要睡,你們回去睡去,我還沒玩夠呢。”“對不住您啦。”說話間,小沙和小空離開了網吧。

  來到宿舍底樓,小沙突然說:“你們不是說二樓很刺激嗎?今天你幹嗎不一人嘗試一下,說不定有新收獲。”小空學著阿寶說了一句:“你敢嗎,你敢我就敢。”小沙說道:“我對這事不感興趣,還是你上吧。”小空知道小沙膽小,準備嚇嚇他:“好吧,上就上,我們倆分道上二樓,你在過道燈那裡等著我,我從這裡上,在那裡我們匯合。”小沙應了一句:“好。”兩人分開了,小空並沒有直接上二樓,而是跟在小沙身後,保持一定距離,走向二樓,由于距離較遠,加上二樓燈光很暗,小空隱隱約約看見小沙在往黑暗處張望。心想:這下你死定了,非嚇破你的膽不可。

  小空躡手躡腳地來到小沙身後,用力拍了一下小沙的肩膀。誰知小沙沒任何反映,也沒回頭,小空又拍了兩下,小沙回頭了,眼珠向上翻,嘴張得老大,發著非常奇怪的聲音,小空頓時傻了眼,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沙哈哈大笑:“我早就用余光看到你啦!想嚇我。”小空這才知道中了計,站起來打了小沙一拳:“你小子反將我一軍,嚇死我了。”兩人吵鬧之間,二樓的燈熄了,黑的叫人害怕,嗒,嗒,嗒,又響起了那熟悉,恐怖的穿著拖鞋的腳步聲。

  瞬時間,過道兩側的實驗室的門都打開了,幾百雙綠眼睛向他們逼近。小空見勢不對,拉起小沙就想跑,哪知小沙拉起他的手不放,並立定原地不動,當小空回頭看時,站在他身邊的也是雙綠眼睛。小空拿出隨身攜帶的瑞士軍刀向拉住他的那只手砍去,然後拼命往四樓跑,以前特別熱鬧的“男生一條街”,今天一個人也沒有,小空心裡有種怪怪的感覺。   打開寢室大門,看見室友甲,正在啃自己的手臂,看到小空開了門,便向小空撲來。小空扭頭就跑,快跑到四樓的樓梯口時,那一雙雙綠眼睛已追了上來,小空走投無路,與其被你們吃了,還不如跳樓自盡,小空豁出去了,爬上中間的窗戶,一閉眼,跳了下去。他感覺沒落到地上,定睛一看,他摔在一堆白布上,同時,一條條白布,正從女生寢室那裡向他飄來。

  經過一夜艱苦的戰鬥,阿寶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寢室,在他的眼裡一切和往常沒有區別。他覺得好累,眼睛裡充滿著血絲。寢室裡沒有人,在他認為他們都去上課了。沒有多想,連衣服都沒脫,就一頭沖到床上,抱著軟軟的枕頭,睡著了。他醒來已是中午十二點了,可是寢室裡還是沒有人,他覺得很奇怪。便來到食堂找他的兄弟。終于,看見他一夜未見的兄弟們。本想與他們大聲交談一翻,但是沒有一個人搭理他。更令他納悶的是,整個食堂都悄然無聲。一雙雙眼睛都在注視著他,但當他把頭抬起時,他們便又把目光收了回去,這頓午飯便在十分安靜的情況下進行著。   今天是星期三,下午沒有課時安排,大家吃完午飯就回到了寢室,往常大家都會開心的聊聊天或著運動運動,打打籃球。今天,誰都沒有興致。個顧個的幹著自己的事。不知不覺,天黑了。每個星期三是大家定的“全民洗澡日”,今天也不例外,到了時間,雖然大家不說話,但都不約而同的拿起了洗澡用具,起程去洗澡。一路上,仍然一言不發。阿寶這人天生心粗,沒有察覺到什麼,反正你們都不說話,我幹脆也不說話,一路來到學校澡堂,更衣洗澡,“真舒服!”洗個澡,對一夜沒睡的阿寶來說是件挺棒的事。
  “哎呀,洗發水用完了,不好意思,沙哥哥,借點洗發水用用。”但小沙卻沒反映。阿寶揉清眼睛,發現大家都用詭異的笑容對著他,使他非常不自在。身邊忽然有一股血腥味,這才看見自己頭上流的不是水,而是血。此時,再看周圍的人,都露著尖尖的牙齒,眼睛發綠光。說是遲,那是快,阿寶撩起毛巾,一個勁地沖出澡堂。一路上,頭也不回,這時最能看出人的本性,阿寶的求生欲望一點不漏的表現了出來,因為沒來的及穿鞋,他光著腳就出來了。腳被地上的石子磨得都是血,然而,他還是不故一切的,盡可能快的跑著。

  逃出校門,說也是巧,正好停著一輛出租車。阿寶也沒多想,上去在說。正要上去的時候,車上下來一個人,是大胖,他昨晚回家拿東西了,他看到阿寶的這身打扮,不解地問:“你在幹什麼!”阿寶二話沒說把他拖上車,叫司機開車。車啟動了,阿寶這才放心,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大胖,大胖膽子大,就像他的身體一樣。他安慰阿寶道:“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到學校探個虛實。”不一會兒,到了阿寶的家,阿寶下了車,目送大胖離去,這才上了樓,阿寶的母親,正在切菜。阿寶開鑰匙進門,母親問了一句:“怎麼今天就回來了。”阿寶平時挺硬的小伙子,哭了,同樣,把事情告訴了他媽媽,母親這才轉過頭,阿寶發現,母親也有著一雙與他兄弟們一樣的綠眼睛,他想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就是怎么樣? 發生事情的那一天∼ 他就到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30 15:46:21

1# 西諾


就是怎么樣?
發生事情的那一天∼
他就到了另一個空間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