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6-30 12:10:35

對我來說,我認為那是足以令我嚇壞的事。

1999年,我當時還只是一個小六學生,剛滿十歲。我們小學在考試之後辦了一次告別宿營,地點是在烏溪
沙。第一夜我們玩得非常高興,第二晚也一樣,直至第三夜……

第三夜在飯堂吃飯時,才剛剛七時左右,碰巧遇上了刮颱風,令原本風勢就很強猛的烏溪沙空地,更是霪
雨連綿、陰風呼嘯。

已經越來越夜了,我和朋友珮文不管風吹雨打,兩人撐著一柄傘子,拚命頂著狂風暴雨,從飯堂跑回女生
宿舍。沿路盡是森森鬱鬱的林木,風吹草動,草木皆「魂」。一聲聲雷響,更加重了心頭的驚怖。


我們回到宿舍的時候,全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根本和不打傘一樣。兩人都是渾身濕透、寒冷入骨。我們
第一時間洗身換上乾淨衣服,然後躲在床上什麼都不做。那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夜,風雨纏綿交織,外頭沒
一個人,偌大一間宿舍也只有我倆(另外幾個同學還沒回來),默默地擁著一窩棉被,在床舖角落瑟縮著。
終於,我實在挨不住心頭那種揮之不去的驚惶,打算到浴室洗一洗臉,好讓自己冷靜下來……我打開通向
浴室的門……然後……

「啊——————!」我幾乎是哆嗦地慘叫著。

那是一柄傘子。

我們從飯堂跑回來,撐的就是那柄傘子。

傘子在屋裡也不要緊,問題是……

傘子是打開了!

珮文做了一件怎麼的蠢事!她竟然把傘子放進來烘乾!

因為根據我外婆從前曾經在外接觸靈異事件的經驗,我們家相傳,雨傘是「遮陰」的媒介體,無論是如何
地濕漉漉,也千萬切記不能把它拿進屋裡打開烘乾,那是會一起把「靈異世界的好朋友」也請進來的。


那一剎,我馬上把傘子收起來,扔在浴盆內,然後跑回床上蒙頭大睡、不敢動彈。凍入心肺的寒氣越發冰
冷,我一個冷戰,也叫珮文留意了。「什麼了﹖」正在她發問的時候,我清楚感到身週一股寒流凝結著,
正在漸漸靠近我倆。

好冷……冷得快讓我凍僵了……我勉強應了一聲珮文,叫她拿了一本書給我。她雖然不明所以(其實我也
不明白為什麼會想抱著書本睡覺),還是照我的說話去做了。她把一本《天龍八部》從棉被下遞給我,我
還沒有拿緊,書本就滑上地板了……珮文再一次從棉被下把書遞進來,又是和剛才一樣,輕輕地、沒有任
何響聲地滑上地板了……一本厚厚的《天龍八部》掉在地上,怎麼可能全無聲息呢……﹖

我腦海中靈光一閃。

確然,「運氣好」的我們,有「好朋友」找上了。


正在此時,壓在身上的綿被竟然也自動掉落在床底下了!我和珮文面面相覤,一下子,心也涼了半截。我
的手抖起來,從床底下拾回綿被,我和珮文再次「大被同眠」。然而,無論我們把棉被壓得多緊,一種無
形的「力」,從床沿邊一下又一下地拉扯著棉被,反反覆覆,我倆給玩得嚇傻了!漸漸地,我們都感到那
股「力」從臥室裡消失了……但我們仍然緊緊摟著,害怕得不斷發抖……

然而那「朋友」,卻益發興高采烈,越來越是猖獗!

我們的同學(我們的房間住七個同學)也回來了,我們滿臉發白,卻勉力撐起身子趕緊迎出去。這次珮文
學了乖,也把傘子收起來放到浴室去。這時,四周卻響起了細微的腳步聲……清晰可見的,是從臥室走到
浴室的濕腳印……我一見,忙壓低聲音把珮文喝住,拖著其中兩個同學,一起踏進浴室……

很好……什麼事都沒有,興許我們的「人氣旺盛」,嚇唬了那位「好朋友」……就在我們放置好傘子的那
一刻,大伙兒都聽到「滴滴、嗒嗒」的滴水聲……我和珮文的心裡未免開始起了一個疙瘩……是不是「好
朋友」又在搞鬼了……﹖

我們匆匆地關起了浴室的門,什麼都怕敢去想……

我和珮文不斷提醒自己睜開眼睛……卻終於撐不下去了,真的睡著了。到了半夜時份,我睡得正香,身側
的珮文卻搖了搖我,低聲說道:「是不是誰在浴室﹖水開得這麼大,都吵醒我了……」

我揉揉眼,架上眼鏡,看了看錶:已經快三時了,怎麼會有同學在洗澡啊﹖我數一數一大班同學……一、
二、三、四、五、六,計算我在內就是第七個……還有第八個在浴室……等等!第八個﹖我和珮文對望著
對方蒼白的臉,大被蒙頭裝著大睡了……


不久,水聲就逐漸竭止了……我和珮文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手……

過了一會,我又支持不住睡著了,而我之前「掉棉被」的厄運,卻轉移到珮文身上(那是第二天時她告訴
我的)……她又驚又怕,卻發現,「他」竟然「魘」在她身上!珮文手腳冰冷,全身動彈不得,身體的負
荷亦越來越是沉重,她閉緊了眼睛只是禱告,希望會有人打救她。到後來,她被「魘」得近乎窒息,她幾
乎是苦苦哀求「他」:「請您好好回去……高抬貴手吧……」可是「他」卻完全沒有罷手的意思……

「陪……我……走……」珮文聽到「他」夢囈般的一句,更是驚心動魄……

珮文觸到母親給好的護身符,腦海中突然略過一句喃嘸阿彌陀佛……順口,便唸了出來……只是一瞬間的
事,身上的束縛竟然煙消雲散……只是,珮文仍然不敢張聲,整夜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第二天醒來,我看到珮文睡的床舖,柱腳邊一大灘水,濕漉漉,彷彿一個全身濕透的人站在地上一樣……
我心裡一涼,心想:難道「他」還沒有走……﹖於是我把全屋的窗簾都打開了,希望藉以壯壯膽。然後,
珮文跟我說了昨天更令我心寒的經歷……


早餐之後,我們幾個向老師申請換宿舍,結果兩個老師跟我們對調房間。興幸的是,此後的四日「他」再
沒有騷擾我們。

這一次,算是令我心寒的靈異事件了。


後記:

回到家後,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有這些經驗的朋友A君。
以下是我和A君的對話:

我:前幾天我怎樣怎樣怎樣……(概括地講述了那夜的事)
A君:烏溪沙近水嗎﹖多人去遊玩嗎﹖
我:是的,跟那件事有什麼干係﹖
A君:那個「異世界的朋友」可能是溺水鬼,畢竟去觀光游泳和出海謀生的人不少,如果曾經有人遇難的
話,那是一點也不稀奇的。
我:那麼為什麼只有我和珮文感覺到﹖
A君:年紀小的人很容易感應到異世界的事,特別是八字輕的人,珮文可能也屬於八字輕的人。但你則是
被她「感染」的。而其他人不是感應不到,只是沒有留意而已。
我:什麼……(聽到這裡我根本完全不明白)
A君:……
我:……
A君:再見。(對話結束)


而外婆則如此表示:
如果珮文那天真的「陪他走」,那麼,她很可能在第二天會被發現溺死在水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7-1 02:11:45

我還是給最后那句話∼
嚇到了∼=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